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萧萧
马萧萧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7,736
  • 关注人气:3,6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马萧萧词典体长诗《中国地名手记》节选(2)

(2012-02-22 03:21:05)
标签:

地理

地域

马萧萧

诗歌

诗人

分类: 长诗

中国地名手记(词典体长诗节选•2)

 

马萧萧


M
 
马鞍山啊
 
马鞍山啊,马萧萧背上的山啊
这会儿我只想把鞍卸下
只想让夜色,背好这张床
让这张床,背好我自己
背好她的喘息和梦呓
而一觉醒来、一醉醒来
我们已如两节充得满满的电池了
该马的时候,我们马
该萧萧的时候,我们就萧萧
2008.6
 
又见马牙雪山
 
天苍苍,谁茫茫?
风吹我低,又听见云朵被嚼碎的声响
又,感觉身后有一只隐形的
巨兽,早就咬着了、但一直还没
咬动我影子里的小脊梁
2014.6
 
在玛曲
 
那一日,话是圆的,风是扁的
天是云的,地是草的
流水是远方的
鹰是可以把自己读成第二、第三、第四声的
我借了诺布的骏马
而诺布仍然是属于央金的
唯有青稞酒,是大家想醉成什么样就什么样的
2016.2

蒙山
 
蒙山者的工具
无非是自产的几重雾
或艳遇的几片云
或每日一换的
几张夜色而已
 
蒙山者蒙住鸟,蒙不住鸟鸣
蒙山者蒙住溪,蒙不住溪水
一如我无法用微笑
蒙住自己的呻吟和泪滴
2007.8
 
民勤县的西瓜熟了
 
盛夏,情人眼里出西瓜
有一个问题,我实在像
巴丹吉林沙漠、腾格里沙漠一样
难以消化:小小的
藤蔓上,为何能结出这么大的瓜
而且还这么甜,而且还刚好是在
人们需要解渴的盛夏
这问题,或许只有无所不能的神,能回答
当我一瓣一瓣,啃着这些
鲜血淋漓的果肉时,真的感到害怕
怕那无处不在的神,突然变卦
2016.7

 
N
 
那命
 
一个第二声的人,要活出第四声的命
2016.9
 
那曲草原之秋
 
这雪水滋养的生活,多么美好
 
如果自己是一头野驴、野牦牛、藏羚羊
或者是一只角百灵
甚至,是一棵小蒿草
在这儿过一望无垠的、人迹罕至的、自由自在的
生活,多么美好
 
作为生活的总开关,雪山,多么高傲
 
乃至于眼下这个即将冰封数月的海子
也替来年那嗷嗷待哺的夏天
露出欣慰的微笑:雪山,又在悄悄长膘……
2015.7
 
 
内江
 
每个人体内都有一条大江。每个人的
浪花,常常因别人而溅起
看别人鹰击长空,自己也鱼翔浅底
轻舟过后,万重山下惟余精打细算时光的涟漪
2016.9
 
  
O
 
瓯江游记
 
谁扬白帆,向这一江秀色打出投降的白旗?
 
松涛,喊绿草……
芦花,笑卵石……
田园,写炊烟……
 
山转,水转,眸光乱转
我乘竹排,把瓯江与漓江作排比!
2013.3
 
 
P
 
帕米尔来客
 
此刻,帕米尔突发暴风雪
四周几个国家的人民
大多还没有准备晚餐
从新疆往东,天色渐暗,越往东越暗
嘉峪关落日了,西安的商场已下班
黑龙江一个醉酒的大老爷们
正抱着媳妇在炕上打鼾
 
而古丽和她的羊群,还在一步一挪,翻越达坂
她和每一只羊,都咬紧了风雪、牙关
咬紧了山那边河谷里
属于全家的杏花、鹰笛、炊烟、火炕
 
在兰州一边收看着五一小长假的旅游盛况
一边念叨着帕米尔的乳名葱岭
念叨着,念叨着,满脸通红的古丽
已从六千里外,赶着她一只都不能少的
羊群,迈进了我家的门槛
2016.5

夜宿秦皇岛
 
这世界,越来
越小、越来越透,越来越寂寞
总有一天,连空气里也会
自带无形的翻译器
人类、动物、植物
乃至整个自然界的任何声音
都可即时转换为你所听得懂的
单调无味的语言……而如果
每个人都可设置三种声音禁止翻译
我想我一定会选秦皇岛郊野
上午的美妙鸟鸣、中午的奇妙鸟鸣
下午的微妙鸟鸣
2016.5
 
 
秦岭_淮河
 
那些南望故乡的人
那些北望故乡的人
一直在用生活的橡皮,擦着秦岭_淮河
擦着一条
南稻北麦、南船北马、南腔北调
南热北冷、南湿北干、南柔北刚
的分界线
擦着、擦着,已没那么明显
 
我脸上的斑痕,越擦越现
2017.10
 
 
青海湖观鸟
 
这些群起而欢之的
闪电——班头雁、棕头鸥、赤麻鸭、鸬鹚……
人间如此之近, 而人类要像它们一样
自由自在翱翔,那你至少得有一双空空的翅膀
看看自己的双手,啥都想抓,啥都想
抓住不放,哪里还飞得起?
2016.7
 
青海湖听涛
 
这面明镜里,这面满腹经纶的明镜里
天之蓝、云之白、草之绿,纷纷就座
鸟之语、花之香、风之影,济济一堂 
 
你,被孤立于沙滩之上
面朝大海,听着它们交头接耳的声响
2016.7
 
酒后望月于青莲镇李白故里
 
今夜我必须讨厌科学,讨厌宇宙飞船
讨厌它们,竟然论证了月亮之上,除了荒凉还是荒凉
嫦娥、玉兔、桂花树,除了虚无还是虚无
写过一千多次月亮的李白,活到今天还不活活气死?
今夜我至少讨厌电,讨厌电的发现者、利用者
让世界变快了变小了,变亮了
让黑暗,反而在诗人们心里越聚越多
2012.8
 
致青藏高原,及其格桑花
 
世界这么大,我只爱一朵花。我要狠狠
吸入它所有的馨香,吸到肺腑里,吸到每一个细胞里
并且,想象它在我的体内怒放
最后,醉后,我和我身边所有的苍老事物,都长成了
一朵朵反季节的花儿模样……
在兰州我是你的一个郊区啊,青藏
在哪里我都是你的一个灌区,青藏
此刻你哗啦啦的花香,又在我笔下奔涌黄河长江
2015.5
 
 
青藏雪
 
当唐古拉山
数完最后一树黄叶和金币
开始赊斜阳
醉雪
 
当雪花,一夜间撕下
青海湖的绿色挂历
冷落冰湖,成为候鸟嘴下
那杯隔夜的茶
 
是一排胡杨,硬挺在寒风中报数
是一只火狐,在鼓励另一只火狐
要点燃日月山以西的人烟
 
是一支军车队
如一枚银针
从容地,穿起了青藏线
 
缝呀,补呀,为青藏补一件远大的寒衣
2000.11
 

R

如皋盆景
 
这些松、柏、榆、梅、榉、朴、黄杨、六月雪
这些被活生生绑扎、修剪出来的
云头、雨脚、美人腰、刘海顶、鸡爪根
观赏者如云,畅销得很
我也挑了几盆,摆在窗前,反衬流水行云
有时瞟一眼它们,像是看到了自己的替身
2018.2
 
乳山
 
在乳山,我尝到了可口的
阳梨
糕饺
喜饼、千层饼
羊肉锅
渔家风味饭
 
这乳字,还让我想起妈妈
想起我呱呱落地后
她胸前细水长流的早餐、中餐、晚餐
 
乳山只是县级小市,而妈妈的
乳房
比国家大,和地球一个尺码
2015.7
 
若尔盖
 
让我成为空心人。让我
把身体里那些看不见的
胀痛,都赶出来,赶出来放牧
让它们还原为我看得见也摸得着的
星云、大地、海子……
2013.3

 

 

T
 
 
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与诗友座谈
 
大诗人见面不谈诗。笑看
你左手欠右手太多的累,上半身欠下半身太多的真
前胸欠后背太多的光彩,老年欠少年太多的激愤
我,在欧美的三两朵雨云下、唐宋的七八道闪电中
也欠下了一句喃喃自语:
“珍稀者莫过于诗人,珍惜者莫过于诗人。”
欠安之夜我在塔克拉玛干边缘拧着马萧萧三个字
从铁里,拧出那么多哗哗的雨声……
2015.8

太湖、鄱阳湖、洞庭湖……
 
打开地图吧,数一数我们的
祖国,到底有多少
公路、铁路、水路的田埂
县界、市界、省界的田埂
 
它们连成一张网,可以打捞
你我的前世今生
 
看太湖、鄱阳湖、洞庭湖
这几枚天生的砣,挂上了长江之秤
看刘家峡、小浪底
这些个特制的砣,挂上了黄河之秤
 
——称着大海,称着你我的骨肉灵魂
2005.6

泰山
 
我眼睁睁看着
一片又一片
轻如鸿毛的雪花
落着、落着
不一会儿就把
整个重重的泰山
都刷白了
2014.11
 
泰山观日出有感
 
这颗太阳,照遍伟大的
泰山,和我们渺小的头顶
它从东走向西,或者说
从幼儿园走向敬老院
仅仅一个白天,就能走完
我们由弱而强、由强而衰的一生
所谓如日中天,不过是在
东海之波与西峰之浪这一对锯齿间
苟且偷生的短短一瞬
2015.5


脚下有泰山
 
兰州市中心的海拔一千五百多米
泰山的海拔,也是一千五百多米
兰州人,相当于每天都踩在泰山之巅
如果海平面算一楼的话
兰州人就是住在五百多层楼上啦
山清水秀的东南沿海
那些住几楼、十几楼、几十楼的人们
你们醉生梦死的喧嚣传上来
传上来我已基本听不见
2018.5
 
秋游桃花岭
 
早在三月,你就开过桃花——开过一瓶瓶怒放的红酒
 
四月的蔷薇花,五月的石榴花
六月的荷花,七月的栀子花
八月的桂花,九月的菊花
十月的芙蓉花,十一月的水仙花
十二月和正月的梅花,还有二月的兰花
也是命运之中意料之外已开或待开的一杯杯醉爱?
 
越来越想,像开汽车、火车、坦克、战斗机、航母一样
催开、重开、齐开:这一朵朵不甘落定的尘埃
2013.3
 
谒腾冲国殇墓园
 
1
 
和平,只有和平
才是战士枪口上端的准星
 
2
 
怒放的鸟鸣
不懂事,太懂事
打破了人间
这一角寂静 
 
 
3
 
谁用花白头发
把自己深深的额纹遮住
似野草
敷药于涌满血水的战壕
 
4
 
那些墓碑
密密麻麻
像是大地的
充值卡     
2017.10
 
在腾格里沙漠的旅途中我一个人偷偷过生日
 
生日嘛,一切都是
生的。他
未熟,尚未被汗水泪水血水
熬熟
 
生之日,他四顾……
 
当一树梭梭,点起金月亮的蜡烛
由远而近的驼铃声,配乐着
流沙几许,浮云无数
 
他被月光放大的影子
恰恰是自己的
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                    
2012.6
 
天目山看竹
 
老天有眼,赐我
大海于东、沙海于西、草海于北
亦赐我竹海于南,荡我心胸
其实这竹,就是大草,这竹海便是大草海
将茫茫人海撒入这大草海里
每个人身小似虾,气壮如龙
看这些几十上百岁才一枯荣的离离大草
年年岁岁都以猛鞭拓疆、锐笋破土
搭就一个个枝繁叶茂的脚手架,耸于高风
我虽无其百炼钢、绕指柔
但也应是一只蝉,用歌喉参与施工
2016.5
  
铜铃山
 
青山在。我全身零件也都还在,但已半老
密林之类闯过,深涧之类趟过
风湖之类也曾渴饮过
至于这长年累月水流钻蚀而成的
壶穴奇观,今天我也毫无羞涩把它当镜子照过了
当一只只小鸟、一股股飞瀑,分别在练金嗓子、铸银牌
铜铃山的风,你拐着弯儿来找我
是要试试我的瘦骨么?
我不敢肯定,它还能否被你敲出少年时的声音?
2016.4

 
W
 
万户
 
那城里一户一户的
一户一户紧紧相邻
一户一户都是互不相关的孤影
 
我们村也一户一户的
一户一户都离得不近
一户一户被一缕乡音抱在一起抱得紧紧
2003.1

万山、马山
 
万山皆马山
万山皆如卧马、立马、奔马
而属于男人的五湖四海
总拽着河流的缰绳,不敢怠慢
2002.3
 
围场
 
有的人被权包围
有的人被钱包围
有的人被色包围
有的人,被权钱色同时包围

权钱色,成了这年月最时兴的三围?
2001.10
 
武当山问道
 
你说,乘轿上山的人,得到的是一个虚假的高度
而谷底的大树,即使没有多少阳光和风
去为它捧场,它也永远高于山顶的小草
 
哦,你又说了,最高的是鹰
太阳在鹰的眼里,是一块充饥的烧饼
月亮是一捧解渴的水
 
半山腰上,气喘吁吁我问着一朵爱说大白话的
云:“下一步我是该上呢,还是该下?”
或许该就地结庐,给路人打卦、上茶……
 
我所倚靠这块石头,被卡在这不上不下的地方了
你说,它不经意间造就的浅浅青苔
对游览的蚂蚁来说,已堪称辽阔而幽深的仙境
2016.1
 
武穴
 
别轻易去点一个文人的武穴。
2016.6

婺源花海
 
早春,残破的大地开始打补丁
早晨,洗白的天空开始绣彩云
 
通过一滴露水的透视镜,我看到老树情不自禁的
内心里,一道道流畅的年轮,俨然唱片
听,它又要播放出一曲曲绿酽酽的鸟鸣
 
那个放蜂者,可是千里之外、或汉或唐时
哪个放烽火的戍卒金灿灿转世而生?
2017.2


X
 
在西北行走
 
沙海里一叶舟:沙海里
一颗鸣沙——我,一个反弹琵琶的高手?

没有信的日子里,我只有拥抱我自己 
当野花,在故乡因重露而低
当乱草,在故乡因薄雾而迷
晾不干的乡音,成为胸中那一阵怎么也挠不着的痒
我是否要去潦草的胡杨林,哑石般卧听鸟语?
去投弹场,把高密度的隐痛
握紧、拧开,摔出一片片
即使炸成粉末
也不愿在孤寂中求全的
心事?
 
一个旱码头,在乾卦里,洋洋挥洒着北半球的帆影……
2014.9

读鹰要到西北
 
读鹰,要到西北
 
在西北读鹰
那沙海漠风、天路古堡、关山铁马
正是你一针见血的读后感
 
作为天之兵书的标点
鹰,在西北的正文里勇猛服役
作为天之戎装的纽扣
鹰,把持着高风深远的内涵
 
仅仅只需一对铁翅,鹰啊
便能点击厚土,批注蓝天
而东南平原上矮胖的大树们
它们的翅膀太多了太多了,反而
只能一动不动,凝固了远征的梦幻
 
常常,鹰翅如两张对贴的邮票
寄一封超重的战书到你檐下
常常,众鹰于花瓣般群山间翔集
如蕊。而坚果全结在你感奋的内心
2000.9
 
  
那一日与她游西湖
 
湖养的鱼儿在湖外,是青山
山孵的露珠在山下,是湖水
湖光与山色一起动,湖光与山色一起醉
谁?怕打扰画心里这微漾的美
三两只白鹭,悄悄、飞……
2013.1

  
下房身
 
我们大部分时间
生活在一间间房里
生活在房的下半身里
当我们偶尔抬头
望一眼天花板上
那盏入夜就亮的灯
是否能邂逅到
自己飘在高处的
灵魂?
2013.3
 
下面高
 
一棵树向上
十棵树向上
百棵树向上
千棵树向上
万棵树向上
十万棵树向上
百万棵树向上
千万棵树向上
万万棵树向上
 
所有的
看不见的根、根、根、根、根


2000.5
 
下三星
 
虚无缥缈的天上
那些会哼小夜曲的星星们
太多了,太挤了
太裸太露,太浅白了
看!又有三两颗流星,在为
呼之欲出的朝霞
祭旗
2007.9
 
下游松
 
通过对一条河流的
初步考察
我们不难发现
它的上游是够紧的
而下游
则放得很松了
而且越接近大海
就放得越松
或者说
它放得越松
就越近大海
2008.3
 
香格里拉
 
我对这只越听越迷茫的蚂蚁说
你所迷恋的这条裂缝
是香格里拉一个极微小部分
而香格里拉,是地球一个极微小部分
而地球,是宇宙一个极微小部分中的一个极微小部分
虽然我也意欲身退
退到一粒芝麻里切西瓜
但给它说说,也算是尽了一个老哥的责任
2012.8
 
香山红叶
 
“你的艳而不让人厌,非技巧,是境界!”
 
和她通电话的时候
窗外一只收拢翅膀的小鸟
至少望了我三四眼
 
那霜叶——那火山的喷发势在必然
当第一声的诗,总是被第四声的事
压于最底层
 
在这刚刚入秋、尚未落叶、远未飘大雪小雪的时节
我心如铁,已抓紧预热
 
——花,为煤
2011.9
 

星宿海
 
为什么我走到哪儿,满天繁星
都能把我找到?找到我这个
在地球上跋山涉水搬运心跳的渺小游客
我想它们一定是生怕我走失了
悄悄在我身上植入了什么定位器
记得儿时,我就把星星视为一闪一闪的糖精、味精
年过不惑,体内已灌满星光,并开始从发梢溢出来
但我依然叫不出它们之中任何一颗的姓名
只是抬头,只是爱,哪一颗都爱
2016.5

Y
 
盐池
 
这是谁的结晶,谁结晶的泪线
这是谁的残星,谁用残星漂泊了
 

 
天苍苍,天咸
野茫茫,野咸
 
我味蕾上一口借喻的贺兰雪
把它举到了生活的
制高点
2003.6
 
雁荡山
 
喜欢一个人,就会喜欢她的名字
雁荡,是本名,也是笔名,在美术界还享有
海上名山、寰中绝胜、东南第一山的美称
画如其人,人如其画,她自创了独特的
奇峰怪石、飞瀑流泉、古洞畸穴
雄嶂胜门、凝翠碧潭,等等技法
灵峰、灵岩、大龙湫,堪称三大代表作
灵峰夜景、灵岩飞渡等,是百读不厌的画眼
因她在山顶绘有湖,笔下的芦苇茂密,结草为荡
南归秋雁多宿于此、多醉于此,故名雁荡
我要在她耳边悄悄说,这个名字我喜欢!
2015.7

阳关加法
 
天又加云,风又加沙
古董滩,加加减减寻宝者的身影
 
有人,猛地踢出一块
比秦砖汉瓦略微坚硬的
千疮百孔小石子,在空气里打通了一条
无形的时空隧道
 
还有人,戴一副从中原购买的墨镜
自称醉酒的王维,携一句唐诗故作瞭望状
 
谁,阳光之下放大或缩小的影子
能把一个故字,加一撇,加成
西出阳关无敌人?
2014.6
 
一朵云
 
哪怕只看到一朵云
你也应该知道,天空这枚霜叶上
我所养的那一只
隐形的蚕,开始吐丝了。明天
你再看到一朵云
那是我闭关打造的飞行器
裸泳于苍茫时脱下的外衣或绷带罢了
2017.2

印江
 
江之长卷,要印上:明朗的鱼、流利的鸟
深刻的帆、通俗的浆
不怒自威太阳、平易近人月亮
 
要告诫上游的山,把沙的黄段子印得少而又少
请严防中游的厂,用油污把它的封面给弄脏了
哦,还要通知下游的城
用绿阴插图、蓝天制版
用新崭崭的桥,把它给装订好
 
尽管岁月,把我们每个人的脸面印得越来越糟
2000.10
 
阴山亮剑
 
从唐诗里,借一把刀
杀几个新诗人
是人们谈诗时
惯用的伎俩。从边塞诗里,借一位
不教胡马度阴山的
将军,我愿做他满头露水的传令兵
……滴在溪边
那些模拟剑法的草叶上
2016.10

在阴山下想起一首南北朝民歌
 
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拥有盖世之才的天,却也露出了
那么多日月星辰的漏洞
 
天苍苍,我茫茫,小小蚂蚁们正是
在大地的破绽里快乐生活
2010.1

幽州台
 
“前不见古人
后不见来者”
真正的古人与来者,都是悠悠天地之间的
隐形人
 
他在暗处你在明处
他一遍又一遍拧出你身体里的泪水
2009.11
 
风吹玉门关
 
这一站,是霍去病的酒
下一站,是李广的桃
春风杨柳,扫净玉门的雪道
 
谁人能解弯弯季节河的死结?
谁人能识貌似信号弹的流星?
谁人能射古堡里假寐的断箭?
星光每到一处,写下含沙射影的评语
千疮百孔的戈壁石,借着几斤风力
在自己身上苦苦开辟着通途
 
残破的烽燧,正好漏风
2000.5
 
雨朵
 
隐居多年的一道闪电,或许正在某处讥笑着我
前世瞒天过海的旱情。对于这个世界,我已无法
立即惊喜、立即愤怒,立即爱、或恨
还无法立即启程,甚至也不能立即死去
但动物和植物,大地与微尘,都顾不得文雅
都露出最直接的口语:“这雨啥时下能下多久?
要下多大?”我这个试图以当日晚报象征性遮头避雨的
旱区钉子户,确实也需要一场
突然袭击的暴雨,把我推进拐弯处一幅风满楼的速写
2011.5

云浮
 
大旱时节
多少云浮于天——
多少人浮于事
2008.8
 
你跑到哪个云南四川去了
 
小时候贪玩,回家晚了
妈妈总是责问我
“你跑到哪个云南四川去了?”
 
那时也便觉得
云南四川一定是最遥远的地方
也肯定是最好玩的地方
弄不好是回不来的地方
 
现在,我对着空荡的老屋
对着她的遗像,一遍
又一遍,在内心哭问
“妈妈呀,你跑到哪个云南四川去了?”
2014.4

云雾山
 
每个人都有无数云遮雾绕的小秘密
在偷偷滴灌着自己的身体
每个人的身体都被
开矿者、采药者、伐木者、打猎者
铺石阶者,修栈道者
闯天坑、地缝、溶洞、暗河者
拍照、摄影、写游记者
卖门票者,盖山庄者
弄得云已大开,雾已半散,马上
全散:看似风光,实则已被脱光
2016.8
 
Z
  
周庄
 
一朵心花,叫怒放
一朵水花,叫周庄
 
人生一世流水一场
周庄之水水的天堂水的甜糖
诗的桨橹泼刺着前世的细浪
钥匙桥已打开今生的画廊
 
哦,这幅九百岁的水墨画上
美人痣正是那一枚枚红灯笼的闲章
 
如果我不在家,一定是在周庄
如果我不在周庄
那一定是嗡嗡嗡地飞在
去周庄采蜜的路上
2009.9
 
我坚信,一个抬头者处处可见珠穆朗玛
 
大约八九岁的时候
一场雨后,在湘西南故乡的制高点
我突然看到远处云端里
似乎露出一个高傲的山头
便问:那就是珠穆朗玛峰么?
众人的大笑声中,我百思不得其解
一直到现在,也不明白
那些人到底笑的是我,还是他们自己
2015.5

株洲

很多人都把株洲
错写成株州
而我恨不得
把苏州的州
福州的州
广州的州
贵州的州
兰州的州
把中国地图上
所有的州
都写成五大洲的

让它们一株一株
都带着我的墨水
枝枝丫丫地
在空中开疆拓土
2008.3

在紫金山天文台仰望星空
 
到底还有多少颗星球,是尚未认定的民族?
 
请不要把它们看作天宇的结石
即使流星雨,也应视为辽阔时空的焰火表演
恰如扬子江,哗啦啦打开你身体的海关
 
请看这颗肥一点、那颗瘦一点的
哪一颗不是顶着露水的新芽,破宇而出破宙而出?
 
你一抬头,它就开花……
2015.7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