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父亲,我是你的眼

(2017-12-12 16:49:09)
标签:

杂谈

父亲,我是你的眼

父亲,我是你的眼            
      
   “我看改革开放四十年征文"

       每每想起父亲病情危重的情形,我都不禁潸然泪下,那是刻骨铭心的记忆。
        1981年6月,父亲迎来了生命最煎熬的时刻。他被省城一家大医院的权威判了死刑:肝癌晚期,最多活3个月。
       我当兵刚退伍,陪护父亲去看病,在哈奔波了一周,得到这样的结果无法接受,也不敢相信是真的,精神一下子崩溃了。
        在苦苦哀求无用的情况下,我们乘长途公交返回到了镇上,离我家一个小林场还有三十四里路,不通车。无奈,请林场派来一个“28"大型胶轮车头,我对开胶轮的上海知青小丁师傅千恩万谢,那情形至今难忘。
       父亲回到家,我们用尽了各种办法救治,打针吃药,尝试各种偏方,父亲苦苦支撑两个多月,在无限痛楚和期待中撒手而去,年仅46岁。他撇下妻子一干儿女,真的是闭不上眼,母亲和我们兄妹哭干了眼泪。
      母亲没有工作,也就意味着没有收入来源了。我家兄妹5人,我是老大,当兵回来正等待安置。一家人的生活主要靠国家抚恤金,每人每月十八元。等我在林场当工人上班后每月有36元工资,后长到42元。这些就是我们全家的生活保障了。
    我当兵回来恢复了高考制度,原打算复习参加高考。一位高中女同学已经考上了东北重型机械学院。她帮我在县一中联系了辅导老师。
      县一中,省重点。特别值得我骄傲的是,我父亲曾是建国初期的县一中学生,他在"九千五"是寥寥可数的考上县一中的考生。父亲到县城念书,从山沟里到县一中130多里,全是用脚板量。渴了饿了就钻进路边的庄稼地里,找黄瓜、柿子和香瓜垫补。后因家里太穷不能念书了,去当了一名林业工人。
     天有不测风云,由于爸爸的突然逝去,我家顷刻间断了擎天柱,彻底击碎了我的高考梦。我迅速成为“当家人"了。面対养家糊口的巨大压力,调整了人生坐标,在工作中学习吧。我上班不久,跟马车拉粪、踏着没膝深的积雪伐木、打带、测量挂号,上山拉运木材啥活都干。两年后,县林业局选调一批年青人到各乡镇林业站“以工代干",我报名了,被分配到离家300多里的一个小镇。我上高中就喜欢舞文弄墨,还代表全镇新兵发言呢。到部队当过文书,也写写画画的。到镇上后经常写些"豆腐块"文稿在农村报、省电台播发。也经常写些典型,帮哪个单位总结经验,弄个领导讲话。利用业余时间参加中央广播电视大学中文专业学习。后来县林业局选写材料的人,就把我调去了。
      我在县林业局工作整十年,后到县政府办公室当了四年秘书。1995年6月,我有幸选调省委某机关工作,一干又二十多年,直到今年下半年退休,写了一辈子材料,爬了四十多年的格子。到省城工作后,每年能回到林场一次,逢年过节或回家祭祖,每每感受新的变化,让人觉得亲切。国家投资,从镇上到林场修了水泥路,林场的旧砖房改建成集中供热的楼房,很多家庭买了小轿车。俩个妹妹家也都甩开膀子找发家致富的门道。大妹家栽了上百亩的松树、杨树,还搞林粮间作,种了100多亩地,每年能收入十万、八万的。小妹家养鸡、养猪,还一度开过小酒坊,折折腾腾,多少也挣几个。林场的人日子挺殷实,尤其人的思想观念变化更大。我大妹和小妹两家居然各买2台轿车,先给儿子买一台开着,后来大妹夫和小妹夫各自给自已买了一台八成新的二手车“北京现代"。我对此颇有些不理解,问大妹妹,小亮和他爸每人一台轿车干啥用?大妹妹说,小亮把一台,他爸种地开车,闲着钓鱼开车,他就稀罕那玩艺。晚上开车去百里开外的二龙湖找"窝子”,一坐一宿;有时上人家养魚池钓鱼,交上百元大钞。钓到魚放到一个椭圆型大木桶里,放不下就送人了,自家并不吃多少。好这一口,图个开心。
      苦熬加苦干,一切都在改变。尤其是十八大以来,党和国家更加重视生态文明建设,加大了对林区的支持力度,这些年对林区经济社会建设的投入力度、扶持举措年年加码,天保工程延展,棚户区改造补贴,每家每户都是受益者,大家的生活确实慢慢地好起来。孩子们也都长大了。我们兄妹5个人都生的“独苗”,3个妹妹生的都是男孩,俩个在林场工作,二妹的儿子暨南大学研究生毕业后,进入某省金融系统工作。小侄女医大毕业,在某地区人民医院上班,女儿大学毕业到一高校当辅导员,结婚后随爱人去一海滨城市,她爱人是北航的毕业生,如今是南航某分公司的机长、飞行教员。
     岁月无痕,今非昔比。回想当年陪爸爸看病,交通阻隔、行动不便的情形,今天变化太大了,仿佛不经意间我们这个大家庭已进入汽车时代了。母亲去世三周年祭奠时,自已家就出6台轿车。我退休后,和老伴帮女儿看孩子。每天看到女婿一会儿从大连飞广州,一会又去首尔,在东京或大阪刚回来,又飞北京了,就像我们小时候去一次镇上那样便利。我仿佛觉得自己心胸越来越宽广了,好像和世界上的每个地方都挨得很近。
        要是父亲能活在这个伟大的时代,该有多好!几十年过去,他仿佛一直生活在孩子们中间。我和他常常梦中相见,倾述家常里短和人世变幻,我相信,孩子们的幸福生活他一定会看得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