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回归

(2007-11-06 22:44:24)
 这块地荒了很久,今天还有人打电话给我说在看我的博客,真让我羞愧得恨不得撞墙。现在已经算重新开工了吧!最新写的一篇口述是关于陈立夫的。之前母亲大人听说我在采访此事,又是好奇又是担心,生怕我分寸掌握不好又惹麻烦。目前为止,一切还好。“三联”的博客群上转载了片段,看看了网友的评论,煞是有趣。支持陈立夫和反对陈立夫的都在指责对方不懂历史。真正的“懂”是什么样子的?想来我也怅然。或许还需要沉淀更长的时间才能看清某些事、某些人的真实面目,想来还算幸运的是,至少,“陈立夫”可以公开发表在我们的杂志上。
   
 
    摘抄一段陈的儿媳讲述的一段与《色戒》有关的往事。也算是小八卦。采访时,她还讲了蒋经国、蒋纬国的一些家常里段,甚是有趣,可惜不让我发表。等待时机成熟后,我想会有讲那一段历史八卦的一天——如果还有人感兴趣的话。
 

最近《色·戒》的热映,中统的那段历史又引起很多人兴趣,这里面也有公公和丁默邨的一段故事。

1927年,公公奉命成立国民党中央组织部调查科,下面有三个组:第一组组长是徐恩曾,第二组组长是戴笠,第三组组长为丁默邨。后来一组、二组分别发展壮大成中统局和军统局,丁默村的三组被撤销。丁默邨交游甚广,和周佛海很熟,最终被拉进了汪精卫的伪政府里,成立76号秘密工作室,倒过来对付军统和中统,戴笠的不少人都被他害了,所以军统的人特别恨他。

但丁默邨跟了汪精卫数年以后,很快发现汪精卫也坚持不住,他托关系找到我公公。公公说你回来可以,但要将功折罪。他列了三件事——坦白地说,都是为了避免新四军地盘扩大——让丁默邨帮助完成。丁默邨当时在汪精卫政府里担任“浙江省主席”,能量很大,也完成了任务,其实他也算被我公公“策反”了,公公兑现诺言,答应保他的命。

这段时间如果丁沉寂的话,他完全可以保住命。他后来保外就医,但不甘寂寞,有一天游山玩水,被中央社的记者认出来了,写了篇文章《丁默邨逍遥玄武湖》,结果被蒋介石看到了,这让他颜面过不去。他很生气地说“丁默邨应该枪毙”。我公公写了封信给丁,大意是这次你触犯得实在太大了,我无法帮到你了,是你自己不好。丁默邨在被处决前也写了封信给公公:“我很感激你,我也知道你很帮我的忙,我自己不当心,都怪我自己铸成了大错……”

公公在世时,和我们聊天时偶尔会说:“人啊,要守本份。我过去有一个姓丁的手下……”我们那时就当故事听,也不知道这“姓丁的”是谁。最近这部电影出来,我才知道原来就是丁默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