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昨夜三弦
昨夜三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939
  • 关注人气: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只要出发,终会到达----“五一”梵净山骑行记

(2013-05-01 22:13:31)
标签:

梵净山

长途骑行

喜欢越来越多的悠长假期,喜欢每一个或长或短的假期里都有朋友愿意相伴着在两个轮子上飞汗如雨的骑行。

 

“五一”的三天小长假我们肯定也舍不得让它无所事事的溜过去。

 

几个常见面且时间能由自己自由控制的骑车党----我与老姚,小付,老王早就约好了趁这个时间去梵净山骑行,出发前在网上呼朋引伴,又招来三位爱好骑行的朋友----尹、縢、吴,出发前我们查天气是有雨,单程有177.5公里,按理说这样的行程和天气并不妙,因为第一天必须到达目的地,第二天必须得爬梵净山,下山后还得往回赶一段路程,第三天才可按时回家,这里面除吴医生是懵懵懂懂(他买车刚刚有一个月,从未骑过长途)是跟着跑,不明就里以外,我们其实都明白这样的距离和天气还是有点吓人,但或者是太想去了,都异口同声表示没有问题,而且一定要风雨无阻。

 

于是,各自准备装备,假期第一天早七点半,在崔克自行店前集合,八点左右,动身。

 

车队刚刚起步,雨便一滴两滴落下来,我们没有回头,这雨越落越快,稀里哗啦,大家刚刚出到城边,便只好停下来穿雨衣,我以为要等雨稍停再走,没想他们穿好雨衣说声注意安全便冲了出去。于是在雨声笑声吆喝声,在雨里泥里兴头里,爬上出县城往贵州方向去的第一座山坡---约五公里长的洞坡。

 

平时爬上洞坡,必得休息一次。翻到贵州地界田坪,又必得休息一次。但这一次路途遥远,计划到50公里外的铜仁吃中饭,所以沿途都不休息了,我才体会了一点点长途骑行的味道。

 

这雨下着下着,又休息一会,休息一会儿又继续的下。害得我们的雨衣也是穿了脱,脱了穿。眼看着走过了二十五公里,头上的云层越来越黑,电闪雷鸣之间,那雨铺天盖地落下来,让人眼睛都睁不开,我只穿雨衣,只盖得住上身与腰部,一刹时鞋子全湿,裤脚湿了大半,于是一面寻找一处避雨的地方,一面说笑着想寻找一副安雨刷的眼镜,尹说真的有卖。当看到一座小小的有长长屋檐的两排房屋的院子时,我们便将车推进去摆放街沿口。干燥的街沿口前有一长长的水沟,我眼见得小付将车一举提上街沿,双足就毫不犹豫往水沟里踩过去,方知披雨披的他们也和我一样的命运,只有上衣是干的,于是同笑。

 

但是大家没有一丁点抱怨的意思,相反觉得这雨中骑行除了不安全一点缺点之外,是优点多多,嗓子湿润,又凉快又舒服,空气洁净无比。

头上的黑云变薄了一点,雨点也随之变小,我们又重新上路了。近十二点,按时赶到铜仁吃午饭。

贵州的许多县市在西部大开发中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铜仁也不例外。印象中的铜仁只有沿河两条窄得不能再窄的街道,商户不堪。可是现在,简直再看不到从前逼窄的样子,环城开挖了那么多的山坡,城中宽阔笔直的大道不输任何地市。

 

吃过中饭,小吴拿出手机不停看自动导航,说还有一百三十公里,眼神中泄露了害怕和恐惧的意思。原来他第一次骑行这么长的距离,长长的五十公里后,全身都不自在,特别是双脚,有些不听使唤了。我们都说你查的是旧路,现在有新路了,人家说只有五六十公里了,说你一定能行,我们自己也是半信半疑,但管他呢,人总不能先泄气,精神胜利法总是要用一用。

 

幸好,果真才出铜仁,路口真的显示只有七十三公里,虽然这路途不算短,但相较于一百三十公里,近了大半,信心一下子就提起来了。吃得又香又饱的我们,只能边骑边休息边促进消化,又上路了。

 

过了印江县城,又遇上了一场狂风暴雨。我们除在桥下避了一会儿雨外,基本都是冒雨赶路。

 

这一路向西,表面看没有明显的上坡,其实都是一直缓缓的上,很消耗体力。十公里十公里的前进着,除了小吴外,我们的状态都还非常不错。在离梵净山将近二十公里的时候,小吴与小縢都饿了,见到小商店便停下来买零食吃。我们在前面五公里处等他们,吃他们带过来的大饼时,也是觉得特别的好吃。人一累了,吃嘛嘛香,真正不错。

 

夜幕低垂,无风无雨的宁静黄昏里,我们终于赶到了目的地。

在事先联系好的两棵树民居, 真的是风尘仆仆满身泥水状如乞丐的我们,安顿了下来。


梵净山脚下的那条黑水河,还是一样哗啦啦的唱着歌,两岸的青山,远看去,还是给人以厚如绒毯,软如绸缎的温暖感觉。

 

这一次与我家老姚一起出行,我是第一次坚决要求自带行李。因为我一直想有长途骑行的打算,所以我带的行李最周全(比如我带上了一双女儿军训时穿的解放鞋,笑),这样风雨交加的路途中,不该打湿的东西全都保持干燥。而我家老姚,平时出差最多,总是他收拾行李的时候多,而今天,他的装备就差了防雨一着,换洗衣服全湿透了,且不是速干的,我大笑。告与女儿知,女儿笑我不厚道。

 

晚饭后,他们都要出去买鞋。除了漂亮妹妹小滕怎么都不愿穿解放鞋外,小付小吴老姚竟然都买了一双解放鞋回来,一个队伍里竟然有四双解放鞋,真是搞笑得很。特别是我,第二天,穿着小西装,挎着休闲腰包,穿着解放鞋,堂而皇之的招摇,这不伦不类的穿着打扮,放在城市间,真让人笑掉大牙。可是我穿得自由自在,本性也是不怎么看别人眼色的人,但实话实说,穿这样的解放鞋爬坡,舒服极了。

 

路上还说到点了玩一会儿牌,谁知大家都有些疲倦了,我是倒头就睡着了。没成想第二天早上四点楼上便有人走来走去,公鸡又一刻不停的叫着,我便再也睡不着了。小滕比我更惨,她头天晚上没睡好,第二天又被娄上吵醒了,只有三四个小时的睡眠时间。我们不约而同的想旧时的木屋人们,怎么可以堂而皇之的过日子呢,偷笑。

 

第二天小滕与小吴怎么都不肯爬坡,说要么现在坐缆车,要么明天坐班车,我们还是愿意他们骑自行车。于是,分为两路,他们坐缆车上去,我们走路上去。我是第二次爬这梵净山,这八千多级石梯,果真走得是又有趣又艰难:满眼动人的绿,缭绕的云雾,偶尔残留的杜鹃,此起彼伏的歌啸,小孩的蹦跳,老人的微笑,情侣的拥抱,朋友的谑闹,人间仙境,大约便是这种模样了。

 

三个小时零十分,我们爬上了最高峰新金顶。这梵净山,真是远非十年前简单的两座石头与遇而不遇的日出可赏。现在,他们在最高最险的山的背面,都开凿出无数条垂直上下或左右相通的甬道把一座又一座如蘑菇样的石头群连接起来。今天浓雾,五米外都几乎看不清人影,但是顺着甬道在这样的石头群间穿梭,真是惊、险、奇、趣,样样不缺。若不是因为浓雾与通讯信号若有若无联系不上队伍,再加上时间关系,必须赶下山,否则我真愿再走一遍其余的料峭的石峰,或在极顶上,静静的呆坐一会。

 

当我们往下山的缆车处赶,果真发现老姚、老王、尹已坐在那儿等我们了,包上一切能护住身体的任何东西,厚衣,雨衣,雨披等,方发觉这夹带着厚重雨水的浓雾里,有一阵深过一阵的冷意。他们说一直在浓雾中呼唤我们的名字,但这样又空旷又嶙峋的山间,哪能听到半点呼喊的声音。

 

坐上缆车,回到两棵树民居,近四点。对了,这五一,梵净山的游客特别多,在来回坐小公交进山出山的过程中,都排了近一个小时的队。它门票价格不升反降,从110下调为80元,好像有点小小的惊喜。

 

我们一回到民居,一面安排吃中饭,一边收拾行李。店家看我们准备要走回江口过夜,便告诉我们好像可以上高速。那高速绝大部分路面修好了,但还没有正式通车。只有一些工程车在路面上跑,这条路可以一直通到铜仁,甚至大龙。这激起了我们的兴趣,吃过饭,五点过八分,我们作别店家,往回飞赶。这回程畅快许多,一路下坡,自行车用最大档,扶摇直下。六点过,轻松驶过近二十公里,看到高速公路路口,推车上去,然后又是飞奔。这空旷的公路骑车太舒服,大档一直往前冲,我们便不约而同的想往五十公里外的铜仁跑,连一直想坐车回去的小吴都不例外,大家时速可以保持在二十公里左右,最快时达到了三十八公里。其间有一短短路途,泥泞不堪,踩着淹没脚面的泥浆过去,跨上自行车当车轮一转动时,那泥点子便前后往人身上喷。不得已找路边水塘简单清洗,然后又飞霎起来。

 

晚八点多,离铜仁十七公里,高速路面终于行不通。下国道,在暗夜里前行。

 

我发现我的速度慢慢跟不上大队伍。他们的影子都看不见了,我却好像越来越使不上劲。我说我的轮胎是不是没气了,老姚说不会,没气你哪能骑。我于是说那肯定是我没气了,慢慢走好了。

 

再走一会,发现他们在前面等我们。我不停步,越过他们走了一小会,发现车子真是有问题,摇晃,重心不稳,看后面货架包,往一边歪,整理时,一压轮胎,瘪瘪的,果真是一点气都没有了。

 

此时,九点整。离铜仁还有十三公里。于是大家停下来靠边,老王拿手电提醒来车避让,小付则动身卸下轮胎,准备换一个新的,小尹协助。小付带了备胎,一看,与我的车子汽嘴配不上,便只好决定补胎。他带的一次性补胎粘合性不行,幸好老姚与小尹都带了很好的来替换。我在一边照手电,一边慨叹自己的人品差,怎么我一个人车胎被扎。补好胎,又发现带的两把打气筒不是我车子的型号,我的车子刚刚从小付的店子里买来,他骑的是与我同一型号的车子,于是便嘲笑他怎么连这气筒与普通气筒不同的问题都忽略了。他说高档车的气筒都不同,笑。

 

他们一边想着打气的办法,比如用嘴吹呀,用布缠着汽嘴使劲打呀,我听他们言谈便想我大概必得搭车回去,可这时公汽稀少,或者转弯抹角找铜仁的骑友帮忙,或者找警察来帮忙了。一边的小吴说用餐巾纸打湿了水缠着试试,于是,他们一人打气,两人按着汽嘴及湿餐巾纸,车胎竟然胀了起来,压力越大时,他们的手便承受不住,说我个子轻,大约这一半气也可以对付余下的路程了。果真,我轻轻松松的用这一半的气骑了这最后的十几公里。只是修车用了近半小时分钟。暗夜里,速度不能快,到达市区,十点半了,找住宿,大酒店全部客满。吃完饭,十二点过。问店家,说附近有一私人家庭旅社,小付与小尹去看了看,说有床位,大家也便不挑了,看看还算干净,住下来。

 

小付晚上喝了点啤酒,还觉得不过瘾,小吴又请客。于是,近一点了,小付小吴小滕又出去消夜喝了啤酒,大约三点才回来。我被吵醒,与小滕拉拉杂杂的闲话到凌晨四点,早八点半又被喊醒起床了。

 

睡眼惺忪之间下楼,发现小尹的车胎被玻璃扎通,我不禁得意的笑,果真还有差人品陪同!更好笑的是,小滕看她的车,也一点气都没有,一检查,与我的车一样,是高速路上正在施工留下的细细的铁丝戳通了内外胎。大家更是大笑。补好胎准备回晃,沿途问了两家自行车修配店都找不合适的打气筒,我便说不要了,慢慢骑回去算了。途中知道小付的车也是气不足,也无法打气,便觉好笑又好玩,同样的状况都要成串发生。

 

回程的阳光很好。我们骑得不快,但还算得轻松。只是可怜小吴,第一次骑这样的长途,脚疼得要命,吃止痛片都好不了多少。出铜仁城的六公里长坡,差不多是推上来的。小滕陪着他慢慢走。翻过这长坡,便几乎是一路下坡,在这条线的中点处老山口吃中饭,然后一路长坡,飞奔而下。到离晃十五公里的田坪,我与小付才打上气,去追在前面等我们的大队伍。在离城约八公里处,小付的车胎完全彻底没气了,这时才发现原来他的车不是气不够,而是也被扎通了。无可奈何,他推着车走,我们怎么忍心让他一个人走呢?于是大家停下来,想就用昨天我的车用的方法,补上,打半气,勉强支撑。将就将就,好歹一路骑回县城。

 

四点半,我们顺利回到县城。有骑友喊我们吃晚饭,他们去了,我困得实在不行,洗洗睡了。


三天一晃而过了。这三天小长假的旅程,状况频出,但大家相互照应,把困难当乐趣,没有一个人抱怨过任何一句话。小付年纪最小,却充当管家和跑腿的角色。小尹经常户外,餐饮安全注意事项他全包了。老王年纪最大,体力却不输任何一个人,总是一马当先。小滕又漂亮又爱美,却也不怕吃苦受累,懂得照顾别人。小吴从没长途过,却给我们介绍了一个经验,让我们的无气筒的车得以正常行走。他走得最艰难,却也一路微笑,走走停停,还是一起去一起回,没有坐班车,也没有拉下太大的距离。

 

我则与他们一起,充分享受了一回又快乐又紧张、又轻松又疲惫、又协作又独立、又热闹又宁静的旅行的乐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清明一梦
后一篇:骑行生活小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清明一梦
    后一篇 >骑行生活小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