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昨夜三弦
昨夜三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928
  • 关注人气: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清明一梦

(2013-04-05 03:35:04)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我被梦吓醒了,睡不着,梦境历历在目。觉得一切似乎真有因果,记之。

 

晚看书到一点半,散文。平和,绚丽,优美,当然,惆怅是免不了的一种情绪。

如果不是文章太过吸引人,早睡了。掩卷之时,还一直为作者深沉而又含蓄的表达方式感叹不已。也不过如此,总是很易就进入梦乡。

 

梦一开始真是很美好,喜欢的女友带着她家的宝贝和我一起玩耍,漂亮的小宝贝叫我婆婆,女友离开,让我带她玩会,我便去找正在桌前工作的亲爱的,叫他公公,在他脸上亲着,在他身上摩挲着,让他做不成事,他停止工作了,笑着站起来,我却发现女孩不见了,转身去找,却被他把手拉着,往怀里拥抱,有甜蜜的爱和熟悉的身体体味混合的味道。挣脱,进入旁边一热闹的房间继续寻找,这房间人很多,姐姐,侄子,女孩,五六个不认识的人,还有,母亲!过世二十年的我的娘!娘坐一床边,骂我,东跑西跑,不晓得归家。我回嘴说我都那么大了,还要管我,一面隐约记得娘早不在了,但还是走过去想抱抱娘,可当我伸出手,娘身上的灰色衣衫马上变黑,越来越黑,我惊呼着缩回手,母亲的衣服变成了离去时她穿的寿衣的模样。我特别的害怕起来,躲姐姐身后,娘还是追来,我跑隔壁房间,找爱人求救,跑进刚才是宽敞明亮有着爱人有着办公桌椅的房间,却发现里面早已面目全非。房间里晦暗不明,杂物横陈,蛛网密布。母亲仍然继续想追进来,想抓住我,我躲无可躲,在恐惧中尖叫,在尖叫声和极度恐怖里醒来。

 

此时方知,南柯一梦。看表,两点半,窗外,有细细光亮。

梦里的情景历历在目,此情此景与过去相对照,觉得有些意外。

 

意外这一次梦境的反常。父母亲去世二十多年间,我梦见他们无数次,梦里都知他们已离世,但无一丝一毫害怕过,想反,我总是极为珍惜梦境里那一分一秒的难得相见的时光,我清醒的知道一旦醒来,父母亲的身形话语再无一丝半点痕迹可寻。梦里的我总是像一个小小的乖女孩,把头埋在母亲父亲膝盖上,认真听他们讲东讲西,认真体会有父母亲爱怜的温暖。可是今天,梦境怎么大变了呢!

 

这和我清明的行事有关吗?

是因为昨天我第一次破天荒的买了香纸来,默默的烧着,第一次以这种方式,祭奠我的父亲母亲吗?

是二十年来,我虽然每每说及父亲母亲,总会落泪,但我从不为他们烧过一回香纸而今天有了改变吗?

 

从不买香纸悼念他们的我,第一次有了破例,是因为,潜意识里,我真的相信他们再不与我有了关联吗?正如人所说,当你保持沉默不曾表达爱意,是因为你知道爱在心中,而当你开口絮絮叨叨无休无止时,则一定是爱人已经远离??也许直到这一个清明,潜意识里的我,方才直接的肯定,我与父亲母亲的人世因缘,已经消失殆尽?

 

如果真是这样,父亲母亲,原谅女儿,人世间本就是这样一场一场的相遇和别离,我只有珍惜每一次值得珍惜的相遇,放弃每一份不忍放弃的回忆。

 

爹娘,愿你们在今世里安息!在另一个我暂时无法知晓的世界里,细心体会属于你们的独特滋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