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昨夜三弦
昨夜三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950
  • 关注人气: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短途旅行

(2013-03-24 22:02:19)

2013年3月22号,周五,晴,极好的阳光,激起出游的冲动。

上午上Q。与珍对话。

出去玩?

哪?

贵阳。

恐怕没时间。要值班。去干什么?

玩。阳光好,月假,不去浪费太可惜。

我试试找人代班。你等我信。

 

中午回家,想着可有可无的事。忐忑中等信,无消息。

3点10分,上课下课。收珍短信,去,喊我,叫辉一起。

 

(三个月前我们仨曾经成功即兴游一次。午后一点联系,午后三点一十七分的火车,目的地镇远。因为我先买票,马大哈中把票价15.50元看成出发时间三点五十,差点让珍误了火车,大笑,说我做活动组织者不合格,但我们是合格的旅伴。有人说,路上的行走,不在于风景,而在于与你行走的人)

 

电话辉,她回答很爽,说,好。

我说,四点出发。

 

骑单车飞奔回。上楼,换衣,拿包,四点,刚刚好在目的地集合。

往贵阳出发。

 

五点差十分到玉屏,买火车票,辉说,我现金仅三百。只带卡。我说,我有。可是我一摸钱包,却只发现现金仅五百,特意从旧包取出的银行卡却忘了带上。无可奈何的笑。珍说,我有现金八百,却忘了带身份证。

 

现金付路费与住宿费毫无问题。珍在火车站民警的免费帮助下也顺利办了一张临时身份证。

连晚饭也忘了吃。临上车,才急急忙带上了一盒方便面。

 

六点二十分,暗夜的火车充满了惊喜。

 

如果不是自认你依然一如既往地喜欢我,就象我依然一如既往的喜欢你,我不会轻易打扰一个人。

 

但现实常常给我的感觉以肯定。就象珍,辉,象琴。

想给琴一个惊喜。却还是发了一条短信,说,“我来了,请我吃饭。。。”,不见回,想,你总是把手机丢在一边。

 

与人谈天。

 

九点,看手机,有来自琴的两未接电话及一长长短信:“不及时回你信息,又不接电话,不会就此生气?。。。你的火车几时到,我来车站接你。”

 

我说:“火车上信号不好。你放心,我不宰你一餐不甘心,火车午夜到达,我先在这里住下,明天你陪我逛街”。

贵阳的午夜,风凉,夜淡。

 

我们仨挤在一间双人房,畅聊到凌晨三点。过往点滴,兴奋的或哀伤的交织。

我们的交情一如最年轻时。却比那时多了更多的富裕时光。儿女远行,我们依然年轻。这样美妙的岁月,这样自由与自在的不带功利的一碰即成的行程。

 

贵阳在许多人眼里都算不得大城市。而在我们的眼里就很好,它是这样的小巧玲珑,恰巧适合我们的缓慢悠闲。昨夜微雨,今晨有淡淡的阳光,浅浅的树梢新芽间流动着清新无比的高原之风,陪伴着我们的轻言碎步。

 

从火车站前的通达饭店出发,一站路,便到了它的文化广场。几经变迁与修缮,这文化广场越来越大,主题雕塑也变成相互支撑如人字形的长短不齐的铜管芦笙,以及十二生肖的雕像。不晓得这主题公园意味着什么,只觉得这雕塑有粗制滥造的嫌疑,也许设计者是想表达一种粗疏之美?但是,若朴拙可称美,若灵动可称美,若精巧可称美,而笨蠢似乎与美无缘。管它呢,我们还是找到了各自的属相甚至爱人的属相,一通乱拍,我曾来过,曾在这里想起各自的亲爱。

 

然后,沿着大街,步行四站路,便到了它的大十字和喷水池边的时代广场、南国花锦、百盛购物中心,走走看看,分别买了衣服鞋子,品尝了它的小吃,烤小豆腐片,凉皮,酸菜、土豆条炒饭,麻辣魔芋,平素被我们称为病西施的辉,因为这异乡的新鲜的风景与空气,说腰不疼了脚不酸了。四点过后,认为买无可买,便停止购物,去琴的位于从前叫金阳现在改名为观山湖的金源世纪城的新居。

 

即使多年不见,那样的感觉依然恍如昨日。一身素黑,更加衬托出琴的白嫩的脸庞。这个与不熟悉的人几不多言的琴,依然有一张与多年前一样熟悉与天真的笑脸。据说每一个女子都有同性恋情结,琴,这个高大微丰性格直爽的山东女子,却常让我疼爱与怜惜。

 

她带我们走上金源购物中心的美食城,如往常一样,任我作主,品尝了一家名叫三只耳的连锁火锅店的鱼火锅。一百四十四元,在我们眼里都算得便宜,味道却十分好,宾主尽欢。

 

饭后,夜色在灯影里若浓若淡。天上一勾弯月空悬,沿北京西路往琴位于龙慈苑的小区走去,看她一个人布置的小家,黑色的大理石桌面,棕色的座椅,灰白的沙发,粉灰色的窗帘,浅明黄色的卫生间墙砖,这淡雅的色彩是我所喜欢的。

 

晚间,要她一件厚衣服来披着。她递我一件粉红色的珊瑚绒睡衣,与她曾经嘲笑过我的粉红色装嫩的睡衣色彩一样。我笑她何以如此转变,但笑过之后心里才一惊,这个个性偏男性化的女子,依然是一个纯纯的女子,只是,无人可识别强势性格下她的温柔一面,今生今世,那个可以疼她爱她呵护她懂得她的好男人,依然还躲在哪里呢?

 

亲爱的琴,我多么希望有一个好男人,可以代替我今天的样子,睡在你的身边,拥抱着你。

 

离别的时候阳光依然明媚。我说,你不要老年痴呆,你要多运动,你要记得我,记得有一天,我要和你一起出去旅游。

 

我们仨走了,剩下你一个人站在那里,这样的城市太空旷了,你未免有些孤单。

 

回程的列车是起点站。车上的人不多,车厢干净整洁。

我们刚坐下,一对老年夫妇带着很多行李和一个三岁左右的孙女儿,气喘嘘嘘的坐到边上。听我们说起只有十点半,那穿着羽绒服的老妇含笑埋怨老头,不看时间,以为来不及,走得这样匆忙这样累。

 

她的孙女干净整洁,却也是一样的穿着单衣绒衣还有棉衣呢子衣。我们都只穿一件薄衣裳,问她们何以穿得这样多。老妇说带的包包太多,装不下,便只好都穿在身上。

 

她说他们年内去贵阳过年,现在才回三穗的家。

 

那小女孩一坐下便吃着桔子,一瓣接着一瓣。然后,停下来,笑笑的看着这边,与我坐对面的珍与她笑着,哄她说话。

 

平素不怎么晓得逗弄小孩子的我,也扭头过去,望着这个小女孩。却不成想,这小女孩,脱口就叫我一声妈妈。

我诧异,奶奶说,这小女儿一生下来就没有妈妈了。

 

母性大发,我赶快伸出手去,把这小女儿搂在怀里,一面温柔的亲她的小脸,一面听她奶奶含笑带泪的说她妈妈的故事。

 

她妈妈是河南人,在外地打工与她儿子认识,也扯了结婚证,却不习惯返乡后这里的生活习惯,生完她后,执意地丢下了她,回河南去了。这孩子,从记事起,便从没有见过母亲的面。

 

真是惹人爱怜。我说,如果你们肯,我一定愿意当她的妈妈,将她哺养长大。

爷爷说,如果我交给你们,将来她母亲回来,怎么向她交待?

我说,如果她母亲回来,你就来这里带走她,反正,我们也相隔不远。

 

虽然只是玩笑,这女孩子却是十分聪明顽皮,在我身上笑着闹着,一会儿挠我的痒痒,一会儿将我的头缠下来绕上去,一会儿剥香蕉吃,趁我不注意,将香蕉丝,披在我的头发上,大笑。

 

她不理会爷爷奶奶要她叫我娘娘,只是凑在我的耳边,趴在我的面前,叫我妈妈妈妈。听我温柔的回应着,她便起身与我玩笑,与后座的小朋友玩笑。

 

这个小小的孩子,在她小小的心中,便充满了这样浓的对母亲的渴望。

 

伸手进她背上,发现潮湿如水流。奶奶说那就还是脱一件衣服吧,接她过去,脱一件呢子衣,轻薄了些,她便又朝我伸出手,妈妈妈妈的叫着。

 

我抱她过来,她依恋如真正的女儿。

我说,妈妈带你走好不好?她说,爸爸呢?

我无言。我说,那你与奶奶爷爷一起,奶奶爷爷爱你,你要听她们的话,妈妈会来看你。

我说,你住哪里?她说,长吉。

 

三穗长吉,我们曾骑自行车行经那里。

这女儿,于是头朝下,将脚翘到我的脖子上,我双手提着她的两腿,一使劲,帮她做起前滚翻。

她便得意,一做再做。

 

列车快到镇远,他们即将下车。她拉着我,拖着我,说,妈妈下。

让人心酸。

她年迈的爷爷挑着一担重重的行李,那行李挑了又散。散了捆了再挑。

她不负责任的母亲,怎么舍得生下她,又丢下她。

我抱着这个女儿,送她下到车下,放下她就转身,不忍心再看她一眼,不忍心看她再失望一次。这个小小的女儿,在这么小的年纪,便充满了一次又一次的疑问:我是这样的活泼开朗,我是这样的聪明灵秀,为什么为什么妈妈,总是一次又一次地丢下我不管?

 

妈妈是什么样子?妈妈的怀抱总是温暖的吗?妈妈的声音总是温柔的吗?妈妈的语言总是慈爱的吗?妈妈。。妈妈。。

 

如果可以,请我幸福。如果可以,请让你幸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