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昨夜三弦
昨夜三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950
  • 关注人气: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2-12-14

(2012-12-14 19:30:22)
标签:

杂谈

一晃间,曾在眼前留着娃娃头满地打滚的那个小女孩,就要出嫁了.

 

我们算得非常要好的朋友,比近亲还要亲近.小孩远嫁,亦准备送行如闺女.只是这几天,因为养家糊口的所谓工作的关系,依然只能在各自的单位和家庭里面呆着.今日周末,突然想起,小孩后天就要出嫁了,却一点都感受不到喜庆的气息.当然是站在我的角度.

 

也是因为,想起当年乡村的婚嫁习俗来.

 

乡下没有大事,生老嫁娶便是人生的大事之一了.从女孩一出生,母亲便开始准备嫁妆了.记得小时候,母亲为我们姐妹仨准备床上四件套,被子,垫单,枕头,蚊帐,被里与垫单都是家织粗棉布,被面是大红的牡丹或鸳鸯图案的苏州丝绸被,蚊帐是麻布帐子,看起来不怎么好看,其实非常耐用也非常暖和,蚊帐还有冬暖夏凉的特点.后来因为我读书成绩非常好,大家便笑说我今后如果成为公家人,就不会要母亲的这些粗糙东西了.可是母亲坚持要做,说即使不用,也是一件母亲的念想.

 

我的婚礼是在父亲去逝后完成的,那时母亲体弱多病,我也因为那劳什子的工作关系,也是能简则简,没有什么仪式.但是我清楚的记得姐姐们出嫁时的情景,差不多一年半载前母亲姐姐及村上要好的妈妈娘娘姐妹们,便着手做布鞋,绣花鞋垫,快要出嫁的那十天半月,相好的姐妹们更是天天处在一起,说话,聊天,作手工活,直至深更半夜.快要出嫁的前三天,更是差不多通宵有人陪伴着.出嫁的前一晚上,是不睡觉了,有亲戚来,还要哭几声,以示留恋.等到第二天,婆家提着灯笼来接人了,除了还要玩许多捉弄婆家亲戚的花样,新嫁娘们更是哭得异常伤心.也是真的伤心吧?从此以后,远离养育自己一二十年的父母,要到另一个陌生的父母家去了.我清楚的记得二姐出嫁的那天,父亲靠在晒壁上,泪流成河.二姐是家里最懂事最勤快最体谅父母,也是帮衬家庭最多的一个人,素来坚强的父亲,也是那样的难舍难分.

 

那样的婚礼,总是算得隆重的一场人生要事.

 

可是今天,住在这样鸽子笼般的城市里,面对这样的人生大事,作为婚姻的主人,当然也有算得隆重的婚纱照和算得隆重的一场婚礼,可是在我眼里,那婚礼则更像是萍水相逢的人打一次平伙,凑钱吃一顿饭一样地轻描淡写.虽然有要好的姐妹们也很想能一起会会,一起送别,也都因为求学或工作,天各一方而作罢.

 

让人有一点淡淡的怅惘.

然而,也许这样的轻描淡写才是最好的吧.越是隆重的离别,越加的让人难过.越是深刻的记忆,就越象是有一把刀子,在心上刻了一道印痕,记忆有多长,印痕就有多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012年12月13日
后一篇:2012-12-15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2012年12月13日
    后一篇 >2012-12-15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