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昨夜三弦
昨夜三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950
  • 关注人气: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2年12月07日

(2012-12-07 22:46:08)
标签:

杂谈

她是与众不同的.

这我知道.

一直以来她的形象都在我的头脑里盘旋,总想试着写下她的故事.但我发现,我无法理解她更多一点点.

或许我能理解,却无法接受和共鸣.

 

一直在想,如果真有灵魂存在,她会在天国里告诉我些什么呢?

 

莫言的<丰乳肥臀>里,描写了一系列同母异性的姐妹们,每人的个性与人生经历和人生结局迥然不同.从前的文学人品,包括文学分析与文学评论家们,总是试图从人的成长环境去阐释人生性格各不相同的成因,而在莫言那里,除了找得到的遗传因素,找不到各人人生方向绝然不同的缘由.

 

也许,人性的复杂与美妙之处也正是在这种不可捉摸的天性.

 

很久以前我都知道我与这个世界的主流生活方式是格格不入的.尽管我是以那样格格可入的方式存在着.但我确知那堵墙的存在.它一直都在.只是我选择性地忽略了它.

 

因为这种选择性的忽略,我便常常能体会到另一种生活,另一种精密细微的生活,它常常让我有一种别样的恐慌.尽管他们一致都说着同一种大众理解的语言,只有我知道其实不是,想,你也知道,其实不是.

 

一个前些天都还十分健谈的老人老教职员工又在昨天走了.昨天的灵堂非常冷清.今天下午的学校例会上,领导们一致狠狠批评了昨晚不按排班表去守夜的老师们.记得一位领导诉说困难时说,现在的学校不是在办教育,而是在一些无关教育的条条框框里面作垂死挣扎,所以也应该理解他们挣扎时的愤恨与发泄.而今晚人员应该都到齐了,到处满满当当.我们几人便决定早些离场.当我们九点离开的时候看到几位领导站在灵堂外的空地上闲聊,想他们也许是不放心,也许是想看看谁会挣扎得更有力些罢..

 

如果人不多,如果.....我也许会想多陪一会儿.但依然提前走了.

 

今夜天空昏暗,路灯也还明亮着,其实也不至于害怕的.从前深更半夜上晚自习都是一个人的归程,只是很久不过那样的生活了,独行的时候,便感觉天空有些无边与寂寥.

 

众声喧哗,浊浪涛涛的江水奔流不息.而我只是格外喜欢江边转角处的一角清溪,喜欢那里风的轻歌与水的叹息.喜欢那双双对对的鸟儿,不用如动物园饲养的孔雀,也不用如普通人家喂养的家畜,自由自在,吃着虫儿草儿,打着旋儿滚儿,只为着,相互欣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