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昨夜三弦
昨夜三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939
  • 关注人气: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大梦谁先觉(1)

(2012-08-15 06:20:42)
标签:

杂谈

单位租来的特长大巴依例停放在距离学校大门最近的主干街道上。大巴车身被涂成了五颜六色,偶尔露入眼帘的是恐怖的血色狰狞,而眼色稍加游移,却又会看到一大块阳光下的洁净无尘的碧绿草地,令人舒服与舒心。当然也有一大块的留白,是无喜无忧的青灰。

 

同事们三三两两托着行李带着老小笑语喧哗陆陆续续地从大道上走向大巴。我在街道一侧的商店里装作漫不经心的闲逛。其实我早已收拾妥当了出行物品,只是那些在一起也有几年的同事,没有一位是可以和我相伴着自由出行,为了免得在热闹而自由的环境里落单,我尽量想最后一个上车,不去选择也不去计较,任凭留下来的空余位置在哪里,我便填充哪里。

 

母亲走来递给我一双家常的旅游鞋,是我平常出游常穿的那一双。可是今天我不想穿这双了,我想穿上那双简单轻巧的布鞋出去。

 

大巴呜的鸣了一声,是在催促大家赶快上车了。我才开始往学校跑,发现办公室集体宿舍里都早已空空,而前后门都没有落锁。我去关掉后门,才发现后门的锁舌突出来,无论怎么用力也锁不上,掏出钥匙还是锁不了。我奇怪是谁弄坏了这锁而又听之任之呢?找来一张课桌把后门堵上,看看空空的房间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偷的。找来我的布鞋一看,鞋跟却不晓得什么时候变得破了一块,松松跨跨,左右两只的颜色竟然也变得深浅不一,我把它套在脚上,是穿着夹脱的感觉了。

 

大巴开始慢慢开动了,我在后面叫喊着,然后它慢慢停靠在街边。我从只开了一道门缝的车门里挤进去,果真整个车箱满满当当了。车上许多都是我不认识的人,看到这些陌生的面孔,我突然觉得心安了许多,没人会在意我是谁了。车子前排的双排坐上坐着两个瘦瘦的男人,他们便指使我和他们靠一靠吧。

 

陈带着她的两岁的儿子也坐在边上。她一边逗着儿子一边和我说话。我心不在焉的没听见她在说些什么。只是看着这辆大巴往前开去,路两边的景物我一点也不熟悉;车过一个岔道口,正疑惑着它会往哪一个方向开,却不料这大巴把车身一转,竟然掉头,轰的一声加速起来,风驰电掣般往来时的路上开去,驶上了与之相反的另一条主干道。

 

天色一刹时黑了下来,身手不见五指,除了车箱内一点点昏黄的光。还好这昏黄的光是温暖的。

 

然而这车要开往哪里呢?我浑然不知,望了望四周陌生的面孔,想问,却只是用轻得连我自己也听不见的声音嘟囔了一声。

 

四周一片安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