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个人的告别

(2018-06-01 13:55:53)

文 | 壹默了然

一个人的告别
这是新沪族的第18个故事

题记:总有一个人,一直住在心里,却告别在生活里。

 

01

周六清早,他独自开车前往富阳。

“上海到富阳,很近啊,油门一踩就到啦。”

200多公里,3小时车程,在她眼里,也就是油门一踩的功夫。

他打开CD,李宗盛那中年大叔特有的嗓音飘了出来,充满沧桑和回忆。

鬼迷心窍,对,就是这首,此刻最应景。

他喜欢的所有歌曲里,都有对她告白的语句。

一路他单曲循环,脑中一幕幕浮现和她的往事。

几个月前的同一时间,她应该在去杭州的高铁上吧。

她的外婆在富阳,每月她都要坐火车再转大巴,去看望外婆。

他呢,身为一个标准的文艺青年,若干年前就曾去富阳追寻过郁达夫的足迹。

有天中午,他俩聊起富阳的风景,孙权故里龙门古镇,《富春山居图》的黄公望,江边的造纸厂华宝斋,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

他问她,下次一起去吧,先去看外婆,然后去江边的造纸厂,接着去龙门古镇,再一路下去桐庐,去看看严子岭钓台。

严子岭钓台,郁达夫文中提过的地方,那里有她喜欢的碑廊。

她矜持了一会儿,点了下头。


02

临行前两天,他把车开到护理店,做了个精洗,副驾驶座上新添了舒服的靠枕和颈枕。

下班后拐道去了趟专卖进口食品的城市超市,选了一大包她爱吃的零食和饮品。

一切准备就绪,他满心欢喜,只待周六出发。

可是,在出发前一天的下午,他俩因为一个小矛盾,闹了起来。

一向对她百依百顺的他,那次气上心头,赌气说:“明天我不去了。”

她居然没生气,冷静地问:“你是有其它事情?”

他依旧发着小脾气,“没有,就是不想去了。”

过了半小时,她又问:“你想清楚了吗,确定不去啦?”

那会儿,他想服软了,一时又下不了台阶,还是违心地回了句,“是的。”

晚上,他气消了,意识到自己过分了,立马打电话给她。

他的声音弱弱地,“明天我们一起走吧。”

她刚从健身房出来,声音里透着一股流汗后的轻松,“我已经订好火车票了,也约好人了,下次吧。”

他没想到,就在自己生闷气的几个钟头里,她已经有条不紊地安排好了Plan B。

他急了,声音近乎哀求,“我们一起去吧?”

她依然平静地拒绝了。

她说晚上回来还要去上书法课,坐他的车来回,担心堵车赶不上。不如坐高铁快,时间也能保证。

放下电话,他感到好丧气。

为什么下午要说气话呢,明明准备了那么久的行程,到哪里吃饭都订好了。

那个双休,她一个人坐火车去看望外婆。而他,在万般思念和煎熬中,孤零零地度过。

他只盼望着周一快点带来,好早点见到她。


03

那次矛盾后,他俩的关系明显受损,她对他开始公事公办的样子,失去了以往的亲近。

他看了眼副驾驶上的《湮没的辉煌》,那是她高中时读过的书,一直留存至今,扉页上还有她的签名。

他想起和她聊大散文,他说印象比较深的,是余秋雨的《文化苦旅》。

她则不以为然,更喜欢夏坚勇的《湮没的辉煌》。

他没看过,她隔天就把书带给了他。

他一眼就注意到了她的签名,蓝色的钢笔墨水,纤细柔和的字迹,时隔多年依然清晰。

虽不及她现在的字迹老练,他却很喜欢,霸道地跟她说:“收了,不还了。”

仿佛通过这本书,能和她的过去产生连结。

那段日子真是美好,他以为这样的日子,会很长很长。

可是,好时光都是天生脆弱,经不起一点点波折。

只要一次触犯,之前纵然千好万好,也会一笔勾销。

他不相信,以为只要很认真地喜欢,就可以挽回一个人。

他像一个粘人的孩子,天天除了上班就是围着她,做了很多自以为是为她着想的事情,疯狂地在她面前刷存在感。

可是,不是每句对不起,都能换来没关系。

不管他做得多好,说得多真,她都很淡定,不再像从前那样,轻易动怒,瞬间感动。

当一个人不在乎你了,才会对你的言行不关注,对你的付出无反应。

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就不知道什么叫绝望。

最好的日子,就在他的万般不舍中,毫不留情地逝去了。


04

人最软弱的地方,是舍不得。

他舍不得就这么悄无声息地结束,然而这段感情已然不再两情相悦,再舍不得又能怎样。

“矜持”两字告诉他,爱一个人可以,但千万不要抛弃了尊严。

人世间最大的遗憾,就是我们能好好的开始,却没能好好的告别。

他决定,找个双休日,独自走一遍他俩之前约好的旅行,给他俩在一起的那段感情一个交代。

先去造纸厂,再去龙门古镇,最后到严子岭钓台, 一路缅怀,一路告别。

好像总需要一个仪式,才能告诉自己真正放下。

自从有了这个执念起,总是莫名其妙地升起一股伤感的不舍。

虽然他明白,从她消失不联系的那天开始,他俩的感情就到此为止了。但是真要面对这样的事,总是会感到无力。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地陪回忆中的她,走完那段未尽的路,把自己想说的话,想表达的情感,想做的事通通都做出来,然后,不留遗憾地离开。

于是,这个周六,他一个人出发了。


05

断断续续想着往事,很快三小时过去了。去往富阳市里的出口到了,他拐下了高速公路。

经过富阳知名的郁达夫公园,他知道,往里走,就是郁达夫故居。

他想起她说过的话,“大文豪的故居前,如今成了广场舞大妈的天下。”

他不觉一笑,思念又排山倒海般席卷而来,瞬间侵占了心房里的每一处角落。

他没逗留,继续驱车来到富春江畔的造纸厂,这儿早已变成了景点,现在叫中国古代造纸印刷文化村。

爱书者喜欢来这儿搜求几本市场难觅的线装古籍,书法爱好者喜欢在这儿带点纸张回去,不啻为一件赏心悦目的快事。

她喜欢华宝斋的纸,他挑了几卷,在快递单上填了她的地址,没有署名,然后出门上了去龙门古镇的高速。


06

半小时后,一片宏大的明清古建筑群呈现眼前,孙权故里——龙门古镇到了。

龙门古镇为三国东吴大帝孙权故里,镇上有7000多人口,其中90%以上的居民姓孙,是孙权后裔的最大聚居地。

此刻,这片安静祥和的凝固的音乐,却无法安抚他失落的灵魂。

他漫无目的地走了一圈,在镇中一处角落停步,掏出口袋里的中南海,接连吸了几支。

旁边一户居民门口,一位老大爷倚靠在竹椅上,眯着眼睛。一只大黄狗懒洋洋地躺在主人旁,眯着眼睛晒着太阳,一派静谧慵懒的乡村风光。

他想,要是她在的话,肯定会举起相机咔嚓咔嚓个不停。

她是个摄影爱好者,照片拍得好坏姑且不论,拍照的样子却修炼得超级有型,一般人都会以为她是专业搞摄影的。

他想着想着,走出了景区大门,身后刻有“龙门古镇”四个大字的迎客石,在夕阳下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


07

傍晚,他来到了桐庐,办理好入住,信步走到富春江边,一路欣赏着江景,来到了闹市区。

找了家看上去挺清爽的本地菜馆,点了几个特色菜,要了一瓶啤酒。

他不爱喝酒,但今天很想喝一点,让头晕乎乎的,心里就会好受一点。

一边喝着酒一边脑补着,如果当初和她结伴而来,会是什么模样。

而如今,只有他一个人来完成这场未尽的旅行。

几杯酒下肚,他想起,她独自去富阳的那天傍晚,他打她电话。接连拨了几次,她都没接。

半小时后,她回了个消息,说在火车上睡着了,让他别再打了,手机快没电了。

他闭上眼睛,任凭窗外的夕阳,美得像个神话。

那一刻,就是他和她关系的分水岭。

之前,他俩经常有事没事聊到三更半夜,满心欢喜,毫无疲倦;之后,他俩的关系越来越淡,渐渐连发个微信都变成一种打扰和负担。

直至分手,她删了他的微信。

他看了看桌子上的手机,他还单方面保留着过去的微信聊天记录,至今没舍得删。

想她了,就打开那个无法发送的对话框,从头到尾翻上一遍。

明知不可能,依然心存幻想,说不定哪天,她回心转意了,就可以随时加回来。

自从她删了他的微信后,他对微信少了一份期待,明显减少了刷微信的频次,也不发朋友圈了。


08

喝了大半瓶啤酒,他走出了饭店,在街头漫无目的地游荡。

桐庐的马路好窄,路边停着一辆接一辆的私家车,挤挤挨挨。

他发现路边有两辆车,前车车尾和后车车头紧紧相埃,两者间不超过1厘米的距离。

然而,车身油漆竟毫发无损。

他在车旁蹲了下来,对着两辆车自言自语:“为什么你俩挨得那么近,却能做到不互相伤害?告诉我,你俩的秘诀是什么?”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两个人在一起,开始总是美好的,可结局为什么总是那么凄惨。

也不知道在那儿蹲了多久,转身起来早已泪流满面。

多年以后,他才明白:告别,是人世间的一种常态。

学会告别,是一种能力。坦然地告别一个人,告别一个地方,告别一段往事,坦然地说再见,自己也会活得轻松。

只是,每当他想起富阳街头那一幕,依然能感受到那晚锥心的怅惘和心痛。

富阳,她外婆的出生地,那个孕育郁达夫的小城,还有相邻的桐庐,在他的记忆里,没有“春风沉醉的晚上”,只有“故都的秋”。


09

次日一早,他来到了此行的最后一站,富春江畔的严子陵钓台。

相传是东汉高士严子陵隐居垂钓之地,人文历史比较厚重,有大量石碑组成的碑廊。

她喜欢看碑文,来这里显然不错,只不过大多是现代和当代人刻的,历史不够悠久。

记得当时她说,她父母很多年前就去过那里,她则还没去过。

进了景区,沿途都要坐船,在江上乘船的感觉很不错,有点像走进《富春山居图》的感觉。

桐庐确实是一个很美的地方,走近这里的山水,感觉仿佛走进了一幅巨大的水墨画中。青山、绿水、还有似乎永远散不去的萦绕山间的白云。

怪不得严子陵会放弃高官厚禄来到富春江边,悠然垂钓,自得其乐。

只是山一重,水一重,他感觉和她的距离却越来越遥远。

游客稀少,估计大多去了名气更响的瑶琳仙境。同船有一对年轻情侣,一对老夫妻,加他才5人。

在他们成双成对的映衬下,他愈发有种孤家寡人的味道。

下了船,山脚下有一些古迹,最有名的是刻有“严子陵钓台”的古牌坊,也是游客照片中出镜率最高的。

那对老夫妻脚力不济,在古牌坊前拍完照后,留在江边的茶楼里喝着茶看风景,挺惬意的。

他一个人沿着碑廊爬上山,用他有限的书法知识,一块块地辨识,碰到不懂的,就拍下照片。

山不高,走走停停,一个多小时就转到山顶了。

他找了个石凳坐下,掏出手机,打开和她的微信聊天记录,又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翻看了一遍,仿佛要把每个字都刻进脑中。

看完后,他犹豫再犹豫,好几次拉到了删除页面,就是下不了手。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一狠心,他摁下按钮,删除了她的微信。

眼泪不可抑止地流了下来,无声地。

回到了山脚下,他掏出那本《湮没的辉煌》,翻到扉页,轻轻地抚摸了几下她的签名,端端正正地放到了古牌坊下面。

他头也不回,大步流星奔向了游船。

他怕自己一回头,就会跑回去取书。

别了,严子陵钓台,

别了,湮没的辉煌,

别了,我的爱……

既然不能相守,那么,就此相忘于江湖。从此天涯日暮,各自安好。


END·

以上人物均为化名,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图片均来自网络。

作者:壹默了然,文字里诗意,烟火中成长。讲述都市情感,职场世相,在故事中感悟人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