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格桑贝姆
格桑贝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014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高原的记忆(四)

(2011-04-11 13:23:22)
标签:

藏传佛教

达扎活佛

喇嘛

还俗

情感

分类: 书写日子

脱下袈裟的旦巴

 

     认识达扎活佛有多久,就认识旦巴有多久。

    旦巴是达扎活佛的弟弟。小时候,父母带着最小的兄弟在远牧放牛羊,大哥在生产队劳动,年纪相近的旦巴和活佛就跟着姥姥一起生活。白天,活佛带着弟弟去多玛村的学校去上学;晚上,活佛带着弟弟睡在姥姥的脚底下,兄弟俩性格温和、相亲相爱,非常要好。活佛16岁初级中学毕业到拉卜楞寺出了家,留下小旦巴和姥姥在家生活。一个人上学的日子很孤单,旦巴就是在对二哥哥的思念中度过了小学时光,待他一到16岁很自然的也就跟着活佛到达扎寺做了出家人。那时候达扎活佛还没有被认定成五世语的转世,兄弟俩跟着舅舅---一个修行很好的老喇嘛一起勤奋地修习佛法。后来活佛被认定为转世活佛,旦巴就自然的给达扎活佛作侍者,跟着活佛去过北京、天津,山西等很多地方。前些年,达扎寺院办过一个内部交流杂志,旦巴因为自己的才学和修为成为编委之一。寺院的生活规律单调,小旦巴跟着哥哥静心修行,学业精进,诗写得好,贝姆后来见过在这个杂志上的旦巴的诗,可惜我不识藏文,自然也不懂旦巴的诗。

 

    大概是十年前的一个夏天的下午,临近傍晚,太阳还老高的挂着。

    旦巴打电话说他到成都了,已经住进我为他预定的房间。

    我满头是汗地爬上位于成都老西门西北街28号的阿坝州信托大厦5楼的招待所时,512房间的门开着,走进去,床上,一个身着汉装、盘腿而坐、朝我微笑着的男子,我视而不见的满房间寻着那着朱红袈裟的熟悉身影,他就那样一直微笑着,既不急切,也不应答,像个局外人似的看我着急,又像是等着我认出他。待我焦急的目光收回在这男子的脸上时,才发现他就是我要来看的人----旦巴,若尔盖达扎寺七世达扎活佛的侍者,一个身材单薄、目光羞涩、喜欢用藏文写诗的喇嘛。

    从来没有见过穿汉装样子的的旦巴,对我的惊疑,旦巴没有给我任何的说明和解释,只是客气地请我帮忙订一张去拉萨的机票。不久,进来一个高挑长发的藏族女子,旦巴说是他的朋友,从阿坝调去拉萨工作,他是来送她去拉萨的。

    过了段时间,听说旦巴还俗了。

    贝姆一直纳闷:不是才花了3个多月的时间历经千辛万苦的徒步去拉萨朝了佛,怎么就还俗了呢?

    再后来,活佛的在若尔盖的岭噶多宾馆开业,贝姆在岭噶多宾馆旁边的藏家乐里见到了正忙得不亦乐乎的旦巴,他和姐夫一起忙上忙下的打奶茶、做和尚包子,也忙前忙后地给我们斟茶倒水,活佛说这是旦巴和他妹夫一起开的藏家乐,那个夏天,生意还不错。

    那年的冬季,天太冷,藏家乐不能开了,受活佛之托,我介绍朋友帮旦巴在若尔盖开了家西餐馆。一段时间后,生意不好,改开茶坊了。

    应该是7、8年了吧,收到活佛带来的旦巴结婚的请柬,可惜的那时候瞎忙,竟忘记了具体的日子,等记起时,已经错过了参加婚礼的日子。贝姆心里因此一直很羞愧。

    那年过了春节,达扎活佛来成都,旦巴也随行,带着他的新婚妻子,不是我帮着买机票去拉萨的那个女孩儿,是一个叫卓玛的美丽的藏族女子,比旦巴小7、8岁,是从马尔康民族师范学校毕业的中专生。

    结婚后,旦巴和卓玛有了一个漂亮乖巧的女儿,卓玛开了家儿童服装店,据说生意不错,常常会来成都荷花池进货。

    这些年,每每达扎活佛来成都,大多时候旦巴都会一起来,一是陪活佛,顺便也给卓玛的童装店进货。我们因此也能一起喝茶吃饭。

    一次,贝姆好奇地问起还俗的原因,旦巴只是笑笑,淡淡地说想还俗就还俗了。至今,也没有求证过是否是为那调去拉萨的女子。也或许因为活佛带他见了太多的世面,太多世俗文明的诱惑也不知道呢。

    旦巴还俗后,头几年一直不是很顺利。一个从小就出家的人,尽管和社会有很多联系,但毕竟寺院的生活和世俗生活太多差异,世界观和生活方式也是完全不同的。尽管还了俗,做人做事仍然习惯于按照出家人的观念要求自己,这和赚钱做生意的确有太多冲突。前几年,每次看着旦巴那因为操劳显得疲倦的面容,想起以前给活佛作侍者的那个优越、纯静的旦巴,忍不住会问他后不后悔还了俗,旦巴总是平静地摇摇头。说每天忙着生计、忙着挣钱,忙着接送上幼儿园的女儿,老婆有点小脾气,但能干、顾家,但对他也很好,心里挺满足的。

    这两年的聊天中,知道旦巴和朋友一起买了装载机,趁着若尔盖也和全国各地一样大力加强公路交通建设和房地产建设的大好时机,和朋友一起做着沙石生意,效益还不错。前年旦巴和卓玛在县城买了房子,按照自己的意愿做了装修,家里特别设了经堂,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菩萨上香。说自己的时候,旦巴的目光柔和,平静而满足。只有说起自己的女儿,旦巴那双略带忧郁的眼睛一下就很亮很亮,让人觉得那小美女一定是天下最美最乖做聪慧的女儿。问起像他这样还俗的和没有出过家的藏族男人的生活会不会不同,旦巴回答说不一样的。因为从小在寺院养成的习惯,看不惯赃和乱,每天会自己动手收拾房间、自己洗衣服,把家里搞得干净整齐才会觉得舒服;虽然还了俗,每天的功课还是按时做的,一空下来就净心念经;日常的生活也不会像在家人那样没有禁忌,自己不敢杀生,连看别人杀生都会很害怕......

    还俗了,旦巴还是旦巴,出家人的信仰、出家人的思维、出家人的处事......那种虔诚是骨子里的。

    还俗了,旦巴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旦巴,身上没有了红色的袈裟,替而代之是奥索卡的羽绒服、牛仔裤;是活佛的弟弟,但已是女人的丈夫、女儿的父亲......

    不管出家还是在家,对贝姆而言,旦巴还是我的兄弟,无论那红色的袈裟是否在身,只希望旦巴有着幸福的日子。

    此时,华灯初上,透过玻璃,望着楼下二环路上的车水马龙,想象着在冰天雪地的若尔盖冬季的傍晚,卓玛在厨房忙着晚饭,旦巴盘脚坐在他家客厅里铺着羊毛坐垫的藏式沙发上,陪着他那聪慧的小美女唱儿歌、讲故事,教孩子说藏语,被旦巴擦得铮亮的铁皮炉子里,炉火正旺,炉子上熬着藏茶的茶壶滋滋作响,藏茶的清香被水蒸气发散到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煮熟的牛肉香从厨房也飘进了客厅,和炉火的温暖一起酿成了旦巴还俗后的生活的气息,世俗也诗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