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格桑贝姆
格桑贝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096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渴望但已永远失却的爱

(2007-08-23 20:58:19)
标签:

情感故事

亲情

怀念

父爱

伤害

悔恨

分类: 血浓于水
爱我的那个人走了13年又7个月零5天了。这个世间唯一一个会无怨无悔无条件对我付出一切的男人走了13年又7个月零5天了。在我儿子11个月的时候。
 

渴望但已永远失却的爱

 

从此,我成了一个没有父亲的人。
我的儿子长大后也只能对着他的照片喊:姥爷?!姥爷?!
儿子再长大些,初冬的夜晚。沿着梭磨河,路灯射出清冷的光,娘儿倆呼吸着同样清冷的空气,大手紧紧地牵着小手,踢趿、踢趿地走在高原小城清静的街上。很认真地说着话。
妈妈,姥爷到哪儿去了?
姥爷去世了。
去世是到哪儿呢?
去世就是死了。
那死了到哪儿去了?
死了就到天上去了。
是和星星住在一起吗?
是啊!
我能看见他吗?
我们再也看不见他了。
哪他可以看见我们吗?
我想他一直在看着我们。
哦。那我吃饭不乖他也看得见?
嗯。应该是。
儿子仰起小脸,一双稚气的大眼睛在满天的繁星中搜寻。
 
我的钱夹里一直珍藏着他的照片,这样我就可以天天看见他。
那是一张年青、英俊的脸。气质儒雅,五官俊秀,但眼睛里透出些忧郁。我不知道拍那张照片时他的年龄,我也没有去问过母亲。
按理,年青时的父亲应该是春风得意、意气风发的,怎么有着去世时都还有的忧郁?我知道我永远都得不到真正的答案了。
 
在一次次乘车远行的途中,我曾无数次的幻想着:有一天,一个不知名的地方,空旷的原野里,一座亮着灯的屋,里面住着父亲,我走进去,走进父亲慈爱的目光,走进父亲温暖的怀抱,就走进了父亲丰富的内心里!
 
渴望但已永远失却的爱
 
潜意识中,也许我太渴望父亲温暖宽厚的怀抱。
 
因为工作,父亲和母亲一直长期分居两地。小时候,父亲一年回家一次,很少有机会抱我。那时候,一个年青的北方男人也是羞于抱孩子的。于我,他是陌生的,我怎敢把自己交到一个陌生人的怀抱?我已经读书了,都还是不肯叫他!对着一个陌生的男人喊“爸爸”,我的喉咙里怎么也发不出这两个音节。待我长大后,上有老、下有小、工作、家庭的压力使父亲很累,我能看到的永远是一副严肃而疲惫的面容,哪里还敢指望得到父亲的爱抚?
 
因为缺失,所以需要。想要得到补偿。
 
在父亲去世的那个夜晚,我一整夜坐在他的床边,牢牢地抓着他的手。窗外,槐树的枝丫光秃秃的,在腊月的寒风中不停地颤抖。窗下笨拙的暖气阀没有关紧,白色的气体呼呼的冒出来,在玻璃窗上结成水,一滴、一滴的落下来,象我那时的眼泪,伤感而无望。
“孩子,你是太固执了”!昏迷中,父亲说出他给我的最后一句话。缓慢中充满了无奈。
凌晨,父亲停止了呼吸。父亲张着的嘴好久没有合上。我知道他一定有很多的话对我说,有太多的牵挂、留恋和不舍:年迈的母亲、聚少离多的妻、四个仍需要父亲呵护的儿女......那一刻,撕心裂肺般的疼痛,我知道我将永远失去他了,把脸紧紧地贴在他的脸上,双臂紧紧地抱着父亲已经瘦弱的身躯,试图用我的体温温暖父亲渐渐冷却的身体,用女儿的爱唤醒他睡着了的意识......我在悲伤中哭坏了嗓子,但一切都是徒劳,父亲再也没有醒来。
那年,他52岁。
 
大学快毕业时,父亲到学校来看我。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一脸的憔悴。带着北方一所城建大学的接收函。我知道,为这张纸,父亲肯定红着脸去求人了。我也知道,这样做对一个一生孤傲的知识分子有多难!
在后校门旁边卖豆花儿饭的小餐馆里。父女倆默默的吞咽着简单的饭菜。父亲忧郁的眼中,多了些伤感。我再一次伤害了父亲。我拒绝接受他给我的安排,即使去遥远而艰苦的地方做中学老师也不肯回到父亲所在的城市。
爱太浓,年少的我更向往外面的世界。叛逆,执拗,父亲终究没有将我带回。我终究辜负了父亲的爱,一个人去了高原。在父亲后来的信中,看到了父亲的宽恕和原谅,也看到了父亲的失望和不甘心。直到他去世前昏迷状态中,内心仍然无法放下。
 
现在,我的儿子读初中了。突然间知道自己竟是那么自私的一个女儿。完全不顾父亲的感受,叛逆,固执己见,伤害如同钉子,生生地钉在父亲的心上。只因为父亲爱我、宠我,不管多少次,伤得多深,我都能得到他的谅解和宽恕。悔恨,一直折磨着我,自父亲走后!可我无以表达,父亲永远不能象以前那样再一次给我机会了。
 
殡仪馆的火化炉前。父亲就要就要被推进去了。我再一次和父亲拥抱,不!是我最后一次拥抱父亲!父亲的身体已经冰凉,四肢僵硬,原来张着的口已经合上了,神情安然,如睡着一般。知道父亲已经走了,心里也要放他走了,可扣在父亲身上的双臂却久久不愿松开,象是要把所有亏欠他的和他亏欠我的都补回来,直到被人生硬地拉开......用手一把一把地抚摸着父亲的骨灰,骨灰的温暖透过我的手、我的皮肤、我的血液流入我的心。停留,至今。
 
声明:文中照片系前段时间从一博友的博上下载的,未经允许,擅自使用了,请博友见谅。贝姆在此道声“对不起”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达扎书院
后一篇:要去流浪了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达扎书院
    后一篇 >要去流浪了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