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格桑贝姆
格桑贝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087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黄鸭伴侣

(2007-05-15 23:58:22)
标签:

亲情友情

爱情

分类: 血浓于水
       黄鸭伴侣    黄鸭伴侣
 
完成婆母仙逝49天的法事后,公爹病了。
 
在阿妈去世的那个深夜,我们都不敢告诉阿爸,害怕年过七十的老人经受不起这失伴儿的痛苦。待他知道后,老人出乎意料的镇定,没有眼泪,没有惊惶伸出他有力的双臂揽我们哭作一团的兄妹入他宽广的胸怀:“阿妈不在了,你们还有阿爸呢”!打那一刻,74岁的老人,一边挺起他魁梧的身躯,有条不紊、思路清楚地安排着婆母的后事,一边伸展开父亲的宽大羽翼,温暖着他失去母亲的儿女。那几天,我们只顾沉溺于丧母的悲痛,父亲表面上的镇定和从容,让我们忘记了他藏在内心深处的伤悲。他就像一棵参天的大树,直面着突如其来的晴天霹雳,勇敢的挺立着,坚强承担着,支撑起儿孙们前行的信念和勇气。
 
几天几夜的操劳和奔波,阿爸圆满地实现了老伴儿的遗愿,把阿妈送到了她心中的归属。那一夜,我们兄妹们陪阿爸住在在尕米寺的那个小屋。夜半,我和妹妹在睡梦中听到了爸爸压抑不住的哭泣。早上起来,爸爸红肿的眼眸里却满是慈祥,可老人原本挺拔的身躯却有些岣偻了,人在一夜之间老了许多。
 
那几天,我们整天围坐在爸爸身边,买来他喜欢的卤猪蹄给他下酒。喝着喝着,坚毅的阿爸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我们知道,在办完阿妈的事情后,他那硬撑起的坚强和精气神儿终于被失去老伴儿的哀痛击垮了,我们没有谁能劝住,只有让他尽情的宣泄。是啊!阿妈的去世,真正最痛的是爸爸呀!从此以后,大树一样的阿爸不见了所见、所闻、所思,只要和阿妈有关,都会引来阿爸的伤心哭泣。
 
这几天,我们带爸爸回成都看病。看着老了一头的老阿爸,我又记起了18年前在若尔盖花湖上空因失去爱侣不停盘旋哀鸣的那只黄鸭......
 
那时我刚刚大学毕业,分配到若儿盖草原做教师。贪玩儿好奇的贝姆和几个朋友乘着一辆拉沙石的解放牌汽车到高原腹地的黑河牧场打猎、捕鱼。满载而归的途中,经过今天被列为中国最大的湿地保护区——“美朵措”花湖,夕阳的光辉透过天边的云斜斜地泻下来,洒落在盛开着花朵的草原,远处的几顶或黑色或白色的帐篷里飘出了袅袅炊烟,牧归的牛羊“哞”“咩”着呼儿唤女,一切都笼罩在祥和之中......路边,脸蛋儿被晒成高原红的藏族小男孩坐在马背上好奇地打望着我们和我们搭乘的汽车,一对漂亮的水鸟在被夕阳的余辉映成金色的湖面上飞翔、嘻戏,大家都把自己融入了这草原最惬意的时光里。突然,手持小口径步枪的同伴抠动扳机,湖面上水鸟中的一只应声坠落,另一只在惊吓中仓惶飞去。不久,在水鸟坠落的地方,湖水被染红了,那只被吓飞了的水鸟从夕阳的光辉里悲鸣着飞了回来,在伙伴被击落的湖面上空一圈又一圈地盘旋着,不停的发出哀痛的号叫,似呼喊、似哭泣,无奈而凄凉。
 
夕阳西下,我看见小男孩明亮的眼睛中满是愤怒。
 
司机一言不发地轰动脚下的油门,任车子在坑坑洼洼的路面上把我们颠来簸去。快到家时,同伴中的一个悄悄地告诉我,那对美丽的水鸟叫黄鸭,它们是一对情侣这种飞禽实行一夫一妻制如果其中的一个死了另一只一定会一直在那里盘旋哭泣,直至死去,他们才是真正的鸳鸯。
 

那天晚饭,吃着亲自捕捞的黄河鱼,味同嚼蜡,那只失去爱侣的黄鸭在残阳如血的湖面上盘旋鸣叫的情景定格在脑海里怎么也挥之不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