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京非非
北京非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806
  • 关注人气: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看电影之《低俗小说》:一种漫不经心的流畅

(2007-03-22 09:07:29)
分类: 电影声色(我原创)

一种漫不经心的流畅

——美国黑帮电影《低俗小说》

□北京非非(原创作品)

    电影《低俗小说》到底说了些什么故事?

    其实,我觉得用“故事”这两个字稍嫌迂腐了。我甚至怀疑导演昆汀·塔伦蒂诺并没有调用与“故事”相匹配的诚意,他极少,或者,根本不乐意让电影在任一维度任一尺度上迎合一个“故事”所必需的圆滑圆满。他设计了一个全新的容器,然后去各处搜寻了一些东东来,一并装到里面,盖上盖子,晃晃,再交给我们。这样做的聪明之处在于,它把很多种味道掺杂在一起,让你不知道吃的是什么,但你会认为它的味道还不错。

    昆汀的电影就这样以它特殊的肌理征服了我们:花哨而富有深意的语言,漫不经心地谈论许多具有挑战性的文化热点问题,看似随意拼贴其实十分机巧的叙事结构,流畅滑动的叙事角度和叙述视点。昆汀是个电影怪才,在《低俗小说》里,他当然知道自己想要讲述什么,也知道,该怎么讲会使得电影更有力量。

    影片最开始出现的是两个不务正业妄想不劳而获的烂仔式小混混,女的称男的为“南瓜仔”,男的称女的为“小白兔”,这两个人将抢劫想象得简单无比。接着是由文森特和朱尔斯带来的第二个层次。朱斯杀人前背诵圣经几乎成为这部片子的最经典之处,这个人物似乎承载了影片关于价值讨论的最重戏分:他不吃猪肉,认为那很脏;他想脱离帮会,去浪迹天涯。他虽然杀人不眨眼,但导演将他的价值参照与普通人的价值观放在同一水平面上,从生活的角度看,他是能够生存的适应者,也是一个正在力图寻找“出路”的人。第三个层次是老大马沙拉与拳击手布奇,在这两个人身上则突出了关于命运和生存的意义,两人有个相同点:都极看重自己的尊严,但两人都被被迫失去,前者收了钱要去打假拳,后者被男人鸡奸。当然导演也将传统黑帮片的传奇色彩也赋予二人,二人都化险为夷。

    昆汀摒弃了好莱坞式的传统方式,而以视点间离的手法将全片叙事处理成一种首尾呼应的“圆形结构”,其巧妙之处在于它既颠覆了传统电影的线性时空观念,极力保存了自己的灵动性,使整部影片的结构显出一种看似漫不经心的流畅,又没有由于手法过于“实验”而丧失广大观众,相反,他把每个故事讲得条理清楚,每个故事都对中心主题进行一个侧面的补充,从而在各个方面对其进行揭露和展现。

    这一结构的高妙之处在于,它使这部长达近三个小时的电影,变得分分钟引人入胜、值得一看再看。影片带点幽默,带点不羁,简简单单漫不经心地从昆汀·塔伦蒂诺的手中被制造出来,它丝毫无意于理清些什么轮廓,只是真实的记录坏人的每一天——暴力、色情、死亡、输赢,这都只不过是他们的正常生活——

    先说“输赢”。马沙拉是一个可以左右拳击赛的胜负,可以让不听令于自己的人不得不亡命天涯的人,换言之是个可以操纵别人生死的人。但布奇和马沙拉却戏剧性地相遇了。我无意复述一遍故事,但这一段确实是整部影片中极具有传奇色彩的一段。当强者和弱者一旦跌入一个全新的环境中的时候,起初的强弱关系便不复存在,势力又将被重新分配,取决于这一切的,也许是更强大的势力的操纵,也许竟然只是一些偶然得不能再偶然的因素。于是当大家都回到同一起点,胜负赢输又是另一番天地了。

    再说“救赎”,在文森特和朱尔斯一起杀完人之后,朱尔斯就萌生了退意,从影片前后来看,确实是去意已定,到餐厅一幕,他应该已经彻悟了,并最终离开了这片厮杀的江湖。文森特却没有,他仍然在马沙拉手下听令。朱尔斯是个基督徒,他以前往往在杀人的时候自命上帝,如果说他的顿悟在于看见了真正的“神迹”,看见所谓的“神将一切不可能变为可能”,那么文森特看起来就有些冥顽不化了。后来,当他从厕所中施施然出来的时候,恐怕连自己都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被布奇干掉了——文森特明知道自己身处一个自己相对劣势的环境,却没能和朱尔斯一样在某一时刻激流勇退,而是选择在江湖中沉沦,沉沦,直到万劫不复。看来世上没有救世主,能拯救自己的只有自己。死不足惜,死得不明白才弥足可惜。

   关于“圣经”。朱尔斯杀人之前总是要朗诵一段圣经,据他所说是《圣经》以西经书第25章17节,可是饶舌的他总是将圣经中的话任意发挥成了这样:“正义的人的道路给邪恶的人自私和暴行的不公平所包围,以慈善和好意为名的人有福了……我报复他们的时候,他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几乎所有有关这部电影的评论都不放过这段话,以为是解开电影的关键密匙所在。其实扮演者塞缪尔后来自己都说了,这段话不过是他信口胡说的。朱尔斯说那段话的时候,杀人似乎成为了一种仪式,而他就是那个仪式的施行者。可是到最后,他自己也说不清自己是什么角色,究竟是邪恶呢还是正义,只是有一点可以明白,枪口下的人都是弱者。

    关于“杀人”。有人看完《低俗小说》后说:“这里面怎么杀人跟游戏一样啊!”是的,昆汀带我们近距离观摩了那些边缘人的生活轨迹,他的镜头的焦点越过重重血腥暴力的外部包装,直接落入生活的真实底层。在那里,所有人都可能瞬间成为危险人物,所有人也都是弱者,可能随时会被别人像捏一只小蚂蚁一样捏死。只不过,和其他大批黑帮片相比,《低俗小说》显然更具一副平和的眉目,不急躁,不狂妄,不轻松,也不故作沉重,甚至那眼角眉梢还透出些笑意。在你迷迷登登不知所以然的时候,文森特、朱尔斯、布奇……开枪了,哪怕只是汽车抖动一下导致枪走了火。

    昆汀·塔伦蒂诺这个录像带出租店老板兼超级影迷出身的导演并不讳言他的电影中的许多地方都是东抄西抄拼凑起来的,可是,能把诸多别人的段子运用成这样,也是本事啊。别忘了,影片获得了1994年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大奖,票房更是一路风光。

 ◆◆◆◆◆

北京非非乐意与您有更多交流与合作。

任何形式使用此作品,需经著作权所有者同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