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旭师父
陈旭师父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6,656
  • 关注人气:5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纪实小说】《嘿!社会!》(第一季完整版)[柒]

(2010-08-11 17:52:31)
标签:

杂谈

第三十一章 祸水

 

看来这没钱是当不了老大的。做老大不光要有势力,还要有实力——钱。

正好杉矶想起来一件事,过几天就是自己的生日,这可解了燃眉之急。他跟大家说:“过几天21号我生日,咱这立门宴和庆生宴一起摆了,双喜临门嘛。”大家都很赞成。“还有一个事,大家别再叫我洛杉矶了,我算了一卦,洛字不吉利,直接叫杉矶吧。”

……

 

钱这个东西可是让杉矶重重的摔了一跤,必须解决这个问题,否则以后这老大可不好当。真是鸿运当头挡都挡不住。又是天助,正当杉矶发愁的时候,小野的后街,偷偷的开起了一家和小野差不多大的场子,叫“KISS”。那的经理为了把场子炒热,找到杉矶让他把自己的兄弟们带过去玩,终身免费,还送果盘酒水。

第二天,陈九日和小鸟直接找到小野的老板,谈到:“你知道我是谁吧?来这玩的人现在你也知道都是冲着谁来的吧?‘KISS’的经理找过我了,以后我的人免费,送果盘酒水。小野是我老家,没意外我是不会过江的。咱们也不用什么果盘酒水,以后只要我带的人都免费就行。小兄弟我这点面子,大老板你还是会给的吧?”话说的客气但坚硬。 

门票的问题解决了,交通费也解决了。因为小老大杉矶晕车,所以小兄弟们也就自然的跟着他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打车去吧。这个晕车的现象也产生了让人意想不到的蝴蝶效应(连锁反应)。因为每天都能看见一票人浩浩荡荡的横逛市中心——小野与ZY大街之间,这引起了路人、市民、百姓的强烈关注,纷纷询问是怎么回事?

这些人看上去都是年轻人,看穿着打扮不像学生,从气质、神态上看得出也不是什么好人。可令大家奇怪的是,领头的竟然是看上去比其他人都要小的青年……这人是谁呢?原来他叫杉矶,可是这些年轻人的年龄都在叛逆期,他是怎么能让这么多比他大的青年都甘心服从他的呢?这个年轻人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一时间“杉矶”这个名字在H市名声大噪,每天都能看见他搂着珠珠肆无忌惮的游街,身边跟着的兄弟也越来越多。这么庞大的群体自然没人敢招惹他们,就连上一辈的各路大哥也会心存芥蒂。因为杉矶这票人最大的也不超过25岁,这些正处于青春叛逆期的年轻人,做事是从来不考虑后果的,而且这些人里多数是属于家庭里、学校里都得不到温暖,就独闯社会,没家、没业,要钱没有,有什么?只有烂命一条。都可以称得上是亡命之徒,而杉矶在他们里面恰恰是拳头最硬的。对他们又都很义气,他们也都很忠。这样一个有凝聚力的群体真是很难得。而那些40岁以上的大哥都是大家大业的,自然顾忌也就多。正验证的道上的那句话,江湖越老,胆子越小。他们不可能用半生拼搏才积攒下来的资本去和这些无牵无挂的人去拼。这就像是一个千万富翁和一个要饭的单挑。赢了,以大欺小,名声不好,输了,又晚节不保。所以怎么算都划不来。再说,杉矶不但没有招惹到他们,还很给每个大哥面子。何不共建和谐社会呢?

 

江湖水很深,非请勿入。

 

杉矶这群人虽然每天招摇过市,但也没给社会和百姓造成什么影响。警察看在眼里,但是也没有抓到什么把柄。因为陈九日并没有想过要欺行霸市,只是觉得朋友越来越多很开心。不过这只是他一个人的想法。林子大了,什么尿都有。祸水自然也会殃及到地主的。 

由于每天都是前呼后拥的,杉矶虽然开心有这么多朋友,可是这些替代不了他憋了18年的男女感情,他还是想留一点私人时间给自己和珠珠享受二人世界。可是珠珠向往的正是大嫂式的生活。终于如愿以偿。她从小没有经历过太多的事,自然也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爆发式的膨胀,于是经常招惹是非,再让杉矶给她平事,反正有靠山,什么都不怕。这样就发生了一件又偶然,又必然的事。

 

一天傍晚,小野散场之后,照例大家游街到了ZY大街。杉矶想单独和珠珠待一会,就让大家解散,自由活动了。他们两个人则甜蜜的逛起街来。路上又遇上了自称是韩国人的苏磊和他的第128个女朋友,就一同逛吧。(在这插几句。苏磊一直和小鸟比谁马子多,小鸟目前是139个。)

“老公!你看这帮山炮,真土!哈哈!”珠珠兴高采烈的评价着身边的过客,声音也毫不掩饰的大。平时路人也都听的见,多数都是看他们身后跟了一帮面相凶狠的角色。也就不敢招惹,忍一时风平浪静。偶尔落单呢,对方也都认得出杉矶这张阴阳脸。没人敢说什么。可这次只有他们四个人,恰巧这些人又不认识他,好玩了!

 

杉矶并没有意识到珠珠的这句话会招来那么大的祸,只是和往常一样一笑而过。还继续看自己眼前的衣服。可是没一分钟,忽然觉得耳边的喋喋不休怎么突然消失了?一回头,看见珠珠她们三个被五六个人围在中间。陈九日冲了进去,推开想要打珠珠的人,强硬的说了一句:“不好意思,我女朋友不懂事。这事就这么算了。”对于一个不认识陈九日的人来说,这事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更何况他们是六个人,又都是男的。女的不算的话,六对二,肯定是要讨个说法了。

在这块地盘不认识杉矶不要紧,今天就让你们好好认识认识。没等杉矶动手,就从四面八方跑过来一些混在ZY大街的人,都站在杉矶身后。准备蹭拳。而杉矶看了看身后这些兄弟,把手一拦,又说了一句:“不好意思,我女朋友不懂事。这事就这么算了。”对方一看敌众我寡,就闪身走了。

没打起来,战士们有些失望。可杉矶一是不想欺负人,就算是打,他还是喜欢自己解决他们。这点正和小鸟相反,小鸟喜欢人多欺负人少。用他学大飞的话说就是:“都新社会了,还单挑,挑你妈呀!”二是杉矶实在厌倦了每天替她平事。虽然心甘情愿,可也不想因为维护她而不讲道理。三是不想打断他和珠珠的二人世界。于是叫兄弟们继续自由活动,他们四个人在江边找了一个朝鲜饭店喝酒去了。

 

喝完酒,逛完夜市,四个人来到了2路车站旁边的小花园溜达。酒后的杉矶失去了以往的警觉。他们已经走出了自己的地盘,身边已经有二十几个人,全都藏着刀,跟着他们十分钟了,杉矶竟然全然不知,还惬意的说:“呀!今夜的星星真美,看,街上年轻人真多!”话没说完,珠珠就被身后的人一脚踹趴下。同时,苏磊一声惨叫被人用刀扎倒了。他女朋友也被圈踢。杉矶这才醒酒,意识到眼前发生的事。其实三个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倒下,显然对方比较专业,分几组同时下手。

杉矶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后脑也被扎了一刀。这一刀扎的很寸。刀扎进头骨里了,但是没扎透。还没等那人把刀拔出来,杉矶就下意识的回手一拳把那人打个后仰。于是就出现了一个人脑袋上扎着一把刀,赤手空拳的冲到一群拿着刀的人群里拼命的一幕。可是毕竟猛虎不敌群狼。十几个人围着一个人打,再是单挑王也不行。

 

很多事看似偶然,其实都是必然的。

 

杉矶头上的刀一直没拔出来,血也就没像电影里演的那样喷射出来。当时真实的状况是,头上的血不停的涌出来,由于有头发挡着,加上东北的冬天格外的冷,血在杉矶的脑袋上凝成了血豆腐状。在打斗的过程中不停的落下来。此时杉矶的半边脸和身子早已浸泡在血浆之中。可是杉矶根本顾不上那么多,依旧没命的厮打着……

此时的苏磊和她的女朋友已经被扎的爬不起来了。

 

“拖到花园里宰了他!”

“杉矶!救我啊!”珠珠的叫喊声唤醒了打的红了眼的杉矶。他听到声音,发疯似的冲向珠珠那边,可是一只眼睛被血给封住了根本睁不开。就这样,冲向珠珠的时候,腿又被人扎了一刀。冰冷的刀扎入体内,第一感觉只是凉一下,过后才感觉到疼。

杉矶这边其他三个人都倒下了。此时的杉矶全身早已被血浸透了。除了深红色,身上几乎看不见其他颜色,一个人赤手空拳的面对二十多个手里拿着刀的职业混子。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个目的,救出珠珠。剧痛,生命的危险,都挡不住他,他仍然不要命的往上冲。

也许是眼前这一幕太惨烈。也可能是那些人不想闹出人命。也可能他们被这个把生死完全置之度外的人的气势给吓到了。总之,他们退了。之后路人看到的一幕就是一个赤手空拳,满身是血的人,把一群拿着刀的人追的到处跑。

估计这么搞笑的一幕,也只有在喜剧片里才能看见。可是在那个年代,这样的事的的确确发生了。也许只有在陈九日,不,那时候应该叫杉矶,也许只有在他的身上才会发生。但是在地下社会里,这个事,不能就这么结束,这个事还远远没有完。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三十二章 复仇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话在陈九日的脑子里就是两个字——扯蛋!人跑了,不追上,以后哪还能找到人报仇啊!可是陈九日左右为难,一边是远去的仇人,一边是倒下的兄弟和自己的女人……

陈九日,不,那时候叫杉矶。他还是回到了珠珠和兄弟身边,几个人都倒下了,不过还都没死,只有杉矶勉强还能站着。但他从头到脚都已经被血浆浸透了。血流的太多,身体上,周围的路上,到处都是血的腥味……

又是一番痛苦的周折,杉矶伸开双臂挡在马路中间,勉强拦下一个敢拉他们的出租车,又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把珠珠和其他人托上了车,告诉司机地址,给了一百块钱,说了句:“不用找了。”然后就倒在了车里……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司机叫醒了杉矶。几个人又连拖带拽的回到了他们租的房子。

 

出来混,难免磕磕碰碰,所以云南白药、纱布一类的跌打、刀伤药都是必备的生活用品之一。陈九日找出两瓶云南白药,给自己和苏磊这两个被刀扎了的人各吞了一粒保险子。然后找来酒精倒在自己的头上和腿上,忍着疼用棉签和纱布把伤口里外都冲洗了一下。再把云南白药全部洒到了伤口上,用纱布一包,这就算自己治疗完了。苏磊的女朋友有点看不下去了,就问了一句:“你伤的这么重,怎么不去医院啊?”杉矶歪嘴笑了一下,甩下了一句话:“出来混的,生不入官门,伤不入医院。”说完,就一瘸一拐的又出去了,谁都没拦住。

 

出去还能干什么?找人啊!找自己人,也找仇人!陈九日几个电话分别打给了分配到各处的JC学校的同学、FB部队的同事和道上的兄弟们,陈九日放出话:“找到人告诉我在哪?一万,帮我做掉他们,十万!”这一夜H市黑白两道全市大搜捕。抛开关系,兄弟朋友帮忙不说,至少在那个年代,万元户是不多的,当时道上寻仇的价格,一条腿才5000。这十万,你应该能明白是什么概念了吧?谁都知道陈九日没那么多钱,可是为什么大家都相信陈九日就能拿得出这十万块钱呢?因为有一部分人听说过陈九日父母的名号,背景和势力。相信无论怎样,他都能拿得出来那么多钱的,所以都会卖命的找人。

这么大的动作,不可能找不到人。当晚,就打来电话,说在九站附近的居民楼里,有二十多个年轻男女住在一起喝酒,玩闹。估计是他们,就先都抓到某所关了起来。等陈九日过来认人。

 

有钱能使磨推鬼。

 

 “是他们吗?”

陈九日看都没看一眼就回答:“那还用问,肯定是啊!把所有人都拷到暖气管子上!”说完找了根电棍走到了隔壁的房间。

“你可别整太过了!”

陈九日没说话,直接把电棍按到了隔壁房间的暖气管子上。两个房间的暖气管是连着的,暖气管和手铐都是导电的。一时间隔壁房间惨叫声,骂声一片。因为那二十多个人根本就不知道是谁电的……

电棍没电了以后,陈九日也稍微解气,稍微清醒了一点。走到隔壁房间窥视窗边一看,瞬间就冷静了!这二十多个人,没一个眼熟的!好像抓错人了!

……

错就错了吧,反正这些人肯定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折腾了一夜,所有人都疲惫不堪了。陈九日谢过大家之后,用残存的一点精力回到家,给珠珠和苏磊他们弄了点吃的,就倒下了。到中午的时候,被噩梦惊醒了。调整了一下,给自己和兄弟换了药,亲了一下熟睡的珠珠,就和小鸟去小野开会去了。

 

今天地球爆炸了,明天太阳照样从东边出来。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一夜之间,仿佛全城都知道了杉矶落单的事情,传的很邪乎,除去一些完全不靠谱的,筛选出其中几个版本与大家分享一下。

版本一:杉矶落单,被砍了七刀,半残。

版本二:杉矶落单,被二十几个人砍了五十几刀,面目全非,挂了。

版本三:杉矶被最好的朋友背后扎倒,然后正面两板砖拍死了。

版本四:杉矶一个人赤手空拳打倒十多个,最后还是挂了。

……总而言之,就是挂了。

 

 话,越传越邪,越传越真。三人成虎,人言可畏。

 

当杉矶脑袋上缠着绷带,以不死鸟的形象立在小野门前的时候,引起了众人的恐慌,大家纷纷四处逃窜。到处都能听到远去的:“鬼呀!!!”类似的声音。后经小鸟拍胸脯的保证,发誓,才有人敢靠近杉矶。还有个胆子大的人说要摸杉矶的皮肤不是凉的,说如果不是凉的,那就不是鬼。

好,摸吧。“呀!!!凉的!!!鬼!!!”摸完,那人吓得跳了起来,好容易靠近的人又都跑了……

只有杉矶在那喊:“你有病啊!大冷天不带围巾,你脸也是凉的啊!”

 

一小时后,小野二楼,道上的年轻的都聚在一起问杉矶昨晚的情况,纷纷证实传言是不是真的。杉矶只说了两句话:“你们都看到了吗?要是看到了为什么不帮忙?”

……

所有人都不说话了,都老实听杉矶分配任务了。

 

下午4点50。飚舞时间到了,斗舞的音乐响起,杉矶会也不开了,一瘸一拐的跳着就进了舞池,跟新来的人飚起舞来。刚跳几下,就感觉有水从裤子里流了出来,低头一看,是腿上伤口又扯开了。血已经渗透到裤子外面了……这时候旁边有个人说了一句:“这二货,这样了还跳呢。”杉矶回头看了他一眼,对着他笑了一下,然后一甩手反手给了他一个嘴巴,又笑了一下说到:“我乐意。”说完,被兄弟们搀扶着送了出去,身后留下了圈踢的场景。

 

刚回到家,杉矶就接到电话,说那些人查清楚了,带头的叫车小钢,他们当天连夜坐火车跑路到了AD市。收到消息,杉矶马上带上了必要的东西,问小鸟:“跟我一起去吗?”

“不去!强龙不压地头蛇,猛龙不过江的规矩你也不是不知道,那不是咱们的地盘,去了,你很容易死在那。”小鸟一个劲的摇头。

“你不去我去!”说完杉矶转身就走,还没出门又退了回来,一瘸一拐的走到珠珠身边说:“我绝对不会让你受欺负的!等我回来!”然后又对苏磊和小鸟说:“帮我照顾好珠珠。”说完,就头也没回,一瘸一拐的去了AD市。

 

是狼,走到哪都吃肉;是狗,走到哪都吃屎。

 

 

 

 

三十三章 背叛

 

仇人找到了吗?

皇天不负有心人——-这通常是只有在故事里才有的话,主观思想再迫切也没用,现实就是现实。陌生的城市,茫茫的人海,找一个人哪有那么容易?何况JC都找不到。陈九日,不,现在叫杉矶。一腔热血,一瘸一拐的找了几天都没有找到,终于肯面对现实,打道回府了。不过回去的很低调,没有告诉任何人。他想给大家一个惊喜。

清晨,下了火车,直奔家里,想第一时间见到珠珠。一开门,不只看到了日思夜想的珠珠,还有共患难的兄弟苏磊。两个人还在一起睡着,地上有几张沾了点血的卫生纸。杉矶的大脑和身体瞬间冻住了,给大家的礼物掉在了地上,连同杉矶的心也一起摔碎了。突然,一股火冲上了杉矶的大脑,他想冲进去杀了他们两个。可是身体动不了了。

又是一边是兄弟,一边是最爱。杉矶极度纠结着,勉强挪动着身体退了出来,把门关上。没有冲进去不是为别的,只是想给珠珠留最后一点脸面。毕竟她以后还要做人。

 

此时,谁都没有醒,杉矶装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个人走到了小野,看着这个让自己战斗过、深爱过的地方,一幕幕片段在脑海里冲刷,百感交集,终于忍不住——仰天长啸。声音停止后,杉矶放下头的那一刻起,就像变了一个人,变的更冷了,眼神中充满了杀气、仇恨。此时的他绝对是一个危险人物,任何人靠近都会有生命危险。

 

下午,小野开场了,大家都感觉到杉矶变了一个人,不过都以为是因为被扎的事。都前呼后拥的问杉矶找到人了没有。杉矶只是冷冷的说了声:“没有。”周围的人又发誓又拍胸脯的说一定要找到。有的人说要晚上给杉矶接风洗尘,说订了酒店。无论大家说什么,杉矶只是又冷冷的回了句:“好的。”其实现在所有的事对他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他脑子里想的只有珠珠。

 

晚上,南南在小鸟原来的地盘上包了一个饭店,给杉矶接风。请了很多走的比较近的弟兄,当然小鸟、苏磊他们也都在,也包括几个赫赫有名的老大。不过,这次宴席一个女的都没有。这是规矩。

杉矶本来就憋着火呢,那几个老大还仗着有钱有势,就坐在杉矶的对面装腔作势的。在他们的言语中能感觉到,他们认为他们自己是黑社会,而杉矶这票人,就是一群混混。杉矶的两个眼睛充满了血丝已经憋成红色了,终于,杉矶忍不住了,干脆借着酒劲把仇恨都撒到了那几个人身上……

几个人倒下后,杉矶用手里沾满血的半截酒瓶子指着苏磊,怒吼了一声:“你给我出来!”说完扔下酒瓶子走出了门外。

苏磊哆嗦着跟了出来,杉矶强压住火哽咽的说了一句:“给你个机会,我们还可以做兄弟。”苏磊什么都明白了,一下跪倒在杉矶面前,哭着边磕头边说:“矶哥,我错了!我对不起你!那天我喝多了……你杀了我吧!我对不起你!”

说实话,杉矶当时真想杀了他,可是被小鸟抱住了……最后,杉矶还是放过了他。

 

那晚之后,杉矶和他的初恋分开了,然后在后脑上用刀刻了一个大大的恨字。而且杉矶放倒了几个老大的传说又被传的沸沸扬扬。女孩们都说杉矶越来越酷了,男的们也觉得他越来越爷们了。可谁知道。一个人是不会无缘无故变成某种样子的。反过来说,一个人变成了什么样,背后一定有原因。比如说,陈九日变成单挑王,是因为从小被人欺负,他不得不练拳来保护自己。这个名号完全是在一次次战斗中磨炼出来的。再比如说,陈九日人生中第一次经历爱情,把生命,一切全部都投入进去了。还没享受甜蜜,就不得不把心撕开,真的,比死还难受。都说初恋是不完美的,可是陈九日的初恋根本就提不上美字,完全是残忍的。第一次恋爱就遭遇了爱情最致命的打击,以后哪还敢相信爱情啊?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身上的伤还没好,被扎的仇还没报呢,感情上又经受了这么透彻的伤痛。而且,那天晚上被放倒的那几个老大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此时的陈九日,危机四伏,生不如死……

 

如果背叛是一种勇气,那么接受背叛则需要更大的勇气。

 

 

 

 

第三十四章 江湖

 

  事情总是两方面的。一方面,杉矶放倒了几个真正的大哥,想必是已经被下了追杀令了。只要露面。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身体的和心理的伤都还没好,万一遭埋伏,必死无疑。

另一方面,人言可畏,杉矶放倒大哥的事在江湖上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了。而且依旧越传越大。最后把杉矶捧成了有背景、有实力、有义气、有势力的四有新人。名号越来越响,地盘越来越大,追随者越来越多。真的可以形容是杉矶一跺脚,地下都颤一颤。
    杉矶没有躲避,每天依旧出入在小野,ZY大街这些固定的路线。不同的是,他不再回那个租的房子了,他不想触景生情、回忆起珠珠,每天都吃睡在各个CLUB里。
    他不怕再次落单吗?不怕被寻仇吗?说实话,这时候的杉矶根本就不认识怕这个字。他知道,该来的总要来的,躲也躲不掉。也正是他这样的性格和作风,让很多小弟死忠的跟着他,同时也吸引了许多小太妹……

 

    该来的来了,被放倒的几位大哥很讲究,没有偷袭,也没有暗算,而是养好了伤,带着人一起来直接给小野换血。
    将近一百人围在小野门口。里面收到风,很多人劝杉矶快闪,杉矶歪着嘴笑笑说:“咱这没后门。”然后一个人走向门口。大家都愣住了。
    走了几步,杉矶转过身来,问了一句:“兄弟们,我欠没欠你们什么,要是欠了快说,我现在还给你。”大家互相看了看,都摇头。心里都有说不出的滋味。可是还没等想明白,杉矶已经走出去了……

几个包扎着的大哥,和小一百人眼看着杉矶一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先是愣了一下,都想不明白这小子是送死来了还是真有这么牛?一个人居然敢单独来会这么多人,谁都没敢轻举妄动。心里刚有点莫名的佩服,就看见一个小身影的背后蜂拥似的冲出了比自己多几倍的年轻人,一个个全都视死如归的表情。几个大哥有点后悔来的太草率了,真没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有这么大的号召力。但是碍于自己是大哥的面子,这个仗是必须要打的。
    我来算一下利弊:
    大哥方:一百人对三百人,赢的可能性为百分之三十三,但是,如果赢了,也算是以大欺小,江湖名声不好。如果输了,以后别混了。
    杉矶方:陈九日本来以为是一对一百,赢的可能性为零。万一赢了,那就是战神!不,是斗战胜佛!输了呢,也虽败犹荣。也活在大家心中。哥虽然离开了江湖,江湖上依旧流传着哥的传说!可谁知道他平时的人品和作风,换来了支援灾区似的局势扭转,变成了三百对一百。赢了,没什么,毕竟自己人多。输了,也没什么,毕竟人家是大哥。

陈九日,不,这个时期叫杉矶,他当时也没算计这么多,只想要是打起来,身后的兄弟毕竟会有死伤,后事怎么都不好交代,所以就先开口说话了:“几位大哥伤好了?真不好意思让你们这么劳师动众的,还好我兄弟也不少。”中间的一位大哥说话了:“别说没用的,咱们这事你必须给个交代。选个死法吧。”

“我能选不死吗?”杉矶歪着嘴笑着说到。

“不能!”几位大哥的后槽牙都咬碎了,估计这是他们这辈子第一次跟小孩废话。可是他们不得不废话。

“那这样吧!各位大哥,前面那事是个误会。你的小弟,我的兄弟们都在,我在这给几位大哥鞠个躬,说声对不起,这事就算过去了。”然后杉矶又小声说:“面子我给足你了。这是我第一次认错,是为我的兄弟,也是为你的兄弟,真动手,你自己算算谁能活?”

几位大哥怔住了。不知道是算明白了还是怎么,总之过了几秒钟,几位互相看了看,还是中间那位眯着眼睛点了点头。扔了句:“行!小子,讲究!大哥这次饶了你。”说完,拽着身边的人回头往外走,可是走不出去,还被很多很多的人围着呢。广场上人围的水泄不通。杉矶看大家似乎就没有想放他们走的意思,就大声的喊了一嗓子:“给几位大哥让路!”这才开出一个小口,那一百人像牙膏一样的被挤了出去。

没打起来,看的有些失望吧?但现实往往就是这样的。当一件小事发生了,很多人可以不计后果的闹下去。非要讨个说法。可当小事闹成了大事,闹到无法收场了,人就后悔了,就和谐了。人是挺那什么的。所以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这话是句废话。说了没用。反正我觉得,做事之前最好先想想,如果你认为扛的起,或是原则和尊严问题,那就做。江湖上都是彪悍人生,无需解释。
    杉矶的光辉形象已经给那些小太妹们迷得不行了。女孩们都知道那朵蔷薇科植物的根茎已经不再插在蹄角类牲畜的排泄物上了。所以都开始蠢蠢欲动了,开始使用各种手段和攻势接近陈九日。这一轮的胜出者是这样一个女孩……

 

做老大有两种,一种是让人都怕你,不得不听从于你,另一种是让人都敬佩你,死心塌地的跟着你。

 

 

 

 

第三十五章 序幕

 

钓凯子的招数有很多,不过我敢肯定这个你没亲身经历过。事情有点复杂,我慢慢跟你说。

自从陈九日和珠珠分开后,苏磊,也就是导致他俩分手的人消失了一阵,突然有一天,他带着一个女孩突然出现在杉矶面前。

杉矶见到苏磊心里很是别扭,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苏磊打破了尴尬的僵局:“矶哥,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今天我来还你。这个是我妹妹,空姐学校的,她是你的了。”

杉矶翻滚的心当时就冷了!这什么情况?还有这么还的?杉矶扫了一眼那女孩,一米七左右的身高,高鼻子,细长的眼睛,小嘴,招风耳,身材不错。就是穿的高跟鞋,看起来比自己还高。陈九日的怨气还没撒出来呢,一看苏磊这个还账方式,脑子越来越乱了,索性,就这样吧,把这女孩收了。然后不耐烦的对那女孩说了一句:“以后不许穿高跟鞋,走路跟在我后面,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女孩开心得蹦蹦跳跳的站到了杉矶的身后。杉矶顿时感觉到完了!上套了!刚要退货,然后就听苏磊说了一句:“矶哥,那我走了。”再一看,人已经闪远了。

陈九日无奈的看了一眼女孩问到:“你叫什么啊?”

“八岁”女孩嬉皮笑脸的说。

“没问你多大,问你叫什么?”杉矶更不耐烦了

“八岁啊,我就叫八岁,我十七岁。”女孩依旧微笑……

 

从此,杉矶身后多了一个尾巴。杉矶一直还在怨恨之中,经常把所有不如意的情绪都发泄在这女孩身上。虽然大家都知道那女孩现在是杉矶的女朋友,可是杉矶连她的手都没牵过。至于那女孩其实性格很不错,对杉矶百依百顺的,无论杉矶怎么对她发脾气,从来都是微笑的哄他开心。不过杉矶真没时间理她,还有很多事要忙。

现在的杉矶已经不用靠跳舞来取悦老大们了,因为他自己就是老大了。但是他还是会时常去拳馆里自己练练拳,再练练舞蹈,因为他已经慢慢的喜欢上HIP-HOP舞蹈了,可能他是当时唯一一个跳舞的老大。

 

自从那次舞蹈比赛过后,大仙和他的朋友们也经常在陈九日过去的那个拳馆里练舞,不过一直都没和杉矶碰上,直到杉矶的事平定了一些,有时间和心情练舞了,才遇到了一起。自从比赛之后大仙他们一直想组个队跳舞演出,可一直都少一个合适的人,这次遇到杉矶才顿悟,众里寻他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杉矶正是个合适的人选,就是不知道他愿意不愿意,他们那几个人只有大仙认识杉矶,自然就是大仙和他谈了。没想到杉矶也很感兴趣,居然一拍即合,一个队就这么组成了。

下面介绍一下这个队和各个成员。

队名:TC BOY(TC,铁锤的缩写,寓意演一场砸一场,很有自知之明的队名)

成员:

金子,队长兼经纪人,主要负责联系演出和带队演出,管钱的,跳舞一般。人很花。很小气。

大仙,负责跳舞,其他什么都不管不问,跳舞在当时算不错的。

玄学,韩国人,跳舞不错,很有感觉。性格有点怪,但是和杉矶一见如故,相见恨晚,并邀请杉矶去他家玩,正好杉矶不想回租的房子,就在他家蹭吃,蹭喝,蹭睡长达半年之久。

金惠子,朝鲜族女孩,负责后勤及一切男孩不愿意做的事,比如家务等等,跳舞不错,任劳任怨。

杉矶,真名陈九日,主要负责舞队安全保卫工作,跳舞时间少,其他的事比较多。 

 

杉矶的事还真是挺多,舞队刚刚组建起来,买了演出服装,排好舞蹈,就又有事情打乱了稍稍平静的生活。

小野的二楼,楼梯被封住了,只有杉矶和舞队的在那研究舞蹈,突然一个电话追来:“矶哥,车小刚回哈尔滨了,刚下火车!”

“给我盯住,随时汇报位置,我10分钟之内到。”

还记得车小刚是谁吗?就是扎了杉矶两刀的那个人。有好戏看了!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