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旭师父
陈旭师父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6,656
  • 关注人气:5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纪实小说】《嘿!社会!》(第一季完整版)[陆]

(2010-08-11 17:51:13)
标签:

杂谈

第二十六章 舞痞子

 

此时,陈九日成了几十人瞩目的焦点。一声声恭维的话,一张张恭维的脸,都是那么多余,都成了陈九日偷瞄珠珠的挡路石。欣慰的是,此时的珠珠也正欣赏的看着他。从珠珠的眼睛里能看得出来,她心里在说:“呦,这小子还挺厉害的嘛。”可是让陈九日没想到的是,珠珠居然走了过来,贴到他耳边,咬着他的耳朵小声说:“我今天晚上不想回家了,你陪我玩吧。”

陈九日被痒的激灵了一下。对于陈九日来说,这绝对是个意外,以陈九日此时对女人的阅历,根本承受不了这么大的刺激,他也根本想不明白,更理解不了女孩为什么是这样的。他不知道只有珠珠这样,还是所有女孩都是这样。不知所措的陈九日使劲用手揉搓着耳朵,脸憋的通红,尴尬的看着大家。不过他发现好象其他人没听见,心里也就放松了许多。这时候陈九日忽然发现到自己一个弱点,他意识到自己的耳朵怕痒。尤其是珠珠的湿润的嘴唇碰到他的耳朵的时候,他的全身都麻了一下。瞬间,大脑一片空白……

当天晚上,陈九日就和珠珠悄悄来到了江边……

长椅上……

聊天……

瞎聊……

聊了一夜……

到清晨,陈九日连珠珠的手都没碰一下,只是聊天,他觉得只要和她在一起待着,就很幸福,很开心。可是他不知道珠珠是怎么想的。直到后来珠珠说困了,陈九日就走着送她回家了。

 

第二天下午,矶哥这个名号就以与小鸟平起平坐的身份在小野拜了所有的码头,结识了大部分当时叫的上名号的大哥。也在尽力熟记那些包厢和卡坐是谁的,哪些可以坐,哪些不能坐。同时也了解了自己这帮的位置和地位。一直到飚舞开始。

舞池中,所有人又自动围了一个圈子,等待观看斗舞。陈九日和小鸟这帮人站在圈里的第一排。第一批跳进舞池的几个人穿着很奇怪,上身休闲西服,下身肥裤子,大头皮鞋。陈九日不解的问旁边的南南:“他们怎么穿成这样?”

“哦,他们都是SH人,他们这帮强项是跳重步舞,就MC汗默那样的,所以穿成这样。”南南边看,边兴高采烈的说到:“跳舞圈里分几类人,舞痞子,就是混混,也跳舞。他们跳舞为了泡妞,耍帅。还有舞腻子,他们都为了斗舞而跳舞,都是真喜欢跳舞的,你看那边站不住的那帮韩国人就是。”

顺着南南指的方向,看到一帮穿着很HIP-HOP的人在对场一脸不屑的跃跃欲试。

“这怎么哪的人都有啊?”陈九日问南南。

“矶哥,你不知道,全国上下,只有咱们这个地方最开放,不管什么新鲜事物,这里的人都敢第一个尝试,所以咱们这是全国最早能飚舞的地方,也是最有名的地方,所以什么城市的的跳舞的都会来这比比。因为在这最牛,就敢说是全国最牛的。”南南自豪的说着。

看到南南那么得意的样子,陈九日追问到:“哎,那你会跳舞吗?”

 南南瞥了一眼陈九日,说到:“会啊。咱们这帮都是舞痞子,不止我会,小鸟他们也都会。”

陈九日一听,来了兴趣:“那你们上去飚一下啊。”

南南一听陈九日这么说,又嬉皮笑脸起来:“矶哥,我这水平……他们不在的时候的瑟一下还行,他们在这,我可飚不过。”

“他们很厉害吗?”陈九日问到。

“不会吧?矶哥!你看他们不强啊?这两帮是这里跳的最狠的了,尤其是那帮韩国的,听说他们都是跆拳道三段,是用跆拳道的底子练的技巧,才会这么强的。他们两帮比过几次,都挺强,可是风格不一样,后来合了。就无敌了。只要他们来,其他的跳舞的就只有看的份了,谁都不敢上,也就是三疯,毛毛,大仙那帮舞腻子还有时候敢对付一阵。不过他们不总来,他们都有自己的场子,很少过界。”南南说着说着,忽然想起来矶哥的话,似乎矶哥并不觉得他们跳的很强,要么就是矶哥也会跳舞,而且很牛,要么就是他对跳舞一窍不通,于是就试探着问到:“矶哥,你会跳舞吗?”

陈九日歪嘴一笑:“会点,不多。”后面的话还没等说完,就见陈九日一个踉跄冲舞池中间。撞到了正要上场的一个韩国人面前。紧接着,掌声,尖叫声就哄的一下子响了起来。陈九日并不知道,这个舞池已经被这帮人霸占了太久,一直都是这帮人的表演赛。大家早就盼望能有人站出来跳一场争霸战了。所以有人一下跳进舞池,对于这里的观众来说,是一种久旱逢甘雨似的震撼和欣喜。这些掌声和欢呼声推动着陈九日不得不硬着头皮斗这场舞了。

 

爬得越高,跌得越惨,防止跌落最好的办法就是永远向上爬。

 

 

 

 

第二十七章 斗舞约战

 

那韩国人一看到有人冲到自己的面前,先是上下打量了一下,然后又是一副不可一世的表情。开始用WAVE和POPING做着各种挑衅动作,最后还做了一个技巧收尾,然后伸手指着陈九日的鼻子,把大拇指伸向了地下。

这时候,陈九日意识到,全场所有人都在看着他,没台阶可以下。必须争回这个面子。跳,不跳不行了。于是简单跳了几个舞步,直接做了一个当时很流行,但是很少有人会做的单踢接一周半。瞬间,全场惊呼了起来。南南、小鸟、珠珠,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矶哥会跳舞,而且还会这个动作。其他跳舞的人也好象看到了希望,似乎被这些人舞蹈压迫的日子就要被推翻了。在全场振奋的同时,陈九日的脑子在飞快的想对策,因为他自己知道,这是他第一次真正的上场飚舞,在美国只有看的份。这个也是他会的最难的动作,对手肯定比自己强,要是他们再做出什么高难动作,自己肯定就撑不住了。

那几个韩国人和SH人一看到终于有对手出现了,都按耐不住要往舞池里冲,几个人围着陈九日一个人跳各种挑衅的动作和技巧,一时间舞池空间就显得不够用了。势单力薄的陈九日一看形势不好,借着舞池拥挤就大肆做起了连续的一周半,他的宗旨就是:“踢着谁算谁,要是打起来最好,正好可以解围。打起来的话,那就是我的强项了。”

不出所料,正好踢到了那几个韩国人的身上。本来斗舞过程中,误伤是经常有的事,如果是舞腻子都不会计较,只会从舞蹈中争输赢。可是,这些通常都被舞痞子当作挑衅开战的借口。那几个韩国人本来算是舞腻子,可是他们在这里高傲惯了,加上传说的跆拳道三段,所以根本就没把眼前的这个小子放在眼里。于是就先动起手来。

领头的韩国人跳起来就是一个后旋踢,在他空中转身的那一刹那,被陈九日一个正蹬踹的掉在了地上。他们不知道陈九日也是打拳的底子,而且打的是泰拳。

韩国人刚倒地,两边的人就都控制不住了,同时冲向中间打了起来……

刚一开战,两边的人就被看场子的保安一顿乱胶皮棍子给隔开了。不过,保安们都认识小鸟这帮人,所以就拉偏架,嘴里一边喊着都别打了,一边把棍子砸向韩国人那边……

音乐停了,灯光亮了。保安队长(看场子的大哥)在中间说了句公道话:“一飚舞就干仗!一飚舞就干仗!你们能不能让我省点心?要打出了这个场子打,我不管。要在这玩就得给我这个面子。”说完,看了看两边的人。

陈九日看着保安队长点一下头。保安队长看这小子挺识趣,就转过身去,用棍子指着那几个韩国人说:“我不是跳舞的,不管你们的事。不过你们几个跟人家一个人比,的确有点不讲究。”说完看了看那几个人,就转身走了。临走扔下了一句话:“以后在这个场子玩规矩点。”

保安队长出面了,这仗肯定打不起来了,不过两边谁都没咽下这口气。两边都正在想辙找茬的时候。那边的SH人说话了:“我叫阿鑫,你们都知道我对不拉,酱紫,我们这里出五个跳舞的,你们也出五个,给你们半个月的时间准备,半个月以后,我们在这里斗一斗好不拉。这样也算是有腔调对不拉。”

正在气头上的陈九日听到这样娘们的语调,差点没笑岔气过去。也没考虑那么多,为了面子,必须应战,当时就答应下来:“好!15天后见。”说完,转身就向大门外走去。大家也都跟了出去,都想重新仔细看看这个应战的新血(黑话,新人的意思)到底还有什么本事。

刚出了小野门口,陈九日回头就喊到:“说!刚才是你们谁把我推进舞池的?”

 

无论你在什么时候开始,重要的是开始之后就不要停止。

无论你在什么时候结束,重要的是结束之后就不要后悔。

 

 

 

 

第二十八章 摇旗

 

这话引的大家哄堂大笑,陈九日一看大家都在笑,自己也就不好再发脾气。他估计就是小鸟推的,于是就一把把小鸟搂到一边,问到:“说,是不是你推的?”

小鸟笑笑说:“我说不是你信吗?”

“不信。”陈九日说。

小鸟又笑着说到:“那我说是珠珠推的你信吗?”

陈九日心里咯噔的惊了一下,他听出了小鸟话里有话,他暗中不得不佩服小鸟的脑子如此的聪明,同时也明白了小鸟真的像传言一样,是用脑子当上老大的。

简单的几句对话,大家都没当回事,只有聪明人才能听出里面的意思。陈九日怕小鸟再说下去,赶快转移话题说:“你是我兄弟吗?是就帮我找出五个能跟他们飚舞的人。”

“我靠,我上哪给你找去,你不在H市你不知道,跳舞他们几个最强,剩下的强的都不合,各在各的场子,拢不到一起的。要不这样,我给你介绍那几个人,你去找他们谈……要是人实在凑不上的话我算一个,我去练舞,帮你,这样够意思了吧?”

 

当天晚上,小鸟就带着陈九日来到ZY大街找人,边找边说到:“无论哪个场子的,晚上都会来这条街上玩。我们先找大仙和毛毛。他俩是满族人,以前是和那帮SH人一起跳舞的,水平不错。不过自从那两个SH人跳到韩国人那边以后,他们就对立了……敌人的敌人,也就是朋友。所以他俩应该最容易说服过来帮咱们。”说着说着就走到了ZY商城门前。陈九日一看,吓了一跳。这的场面和小野门前差不多。这几乎是混混和跳舞的另外一个聚集地。

还没等小鸟开口,大仙先找到了小鸟,慢吞吞的说到:“听说~你找我呢?听说~有人约战了是吗?行了~你不用说了,这事~我得去,前仇旧帐一起算。”

陈九日和小鸟对视了一下,会心的一笑。

“这是我兄弟,叫洛杉矶。今天就是他结的梁子。”小鸟介绍到。

大仙用手拨开他挡住半边脸的长发,上下打量了一下陈九日,叹到:“哎~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陈九日也仔细看了看大仙,过肩的长发,一边别到耳朵后面,一边挡住半张脸。挺酷,就是说话慢的有点像李菁。于是,也微笑着,学着大仙的样子说起话来:“我这应该叫~后生可畏。”后半句恢复了自己的声音,语气有点强硬。

大仙平时只研究跳舞,也不混,所以对他的语气并没有出现反感。反到和他们谈起舞蹈来了,大仙给他们讲对手的情况,特长……

 

自己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朋友。

 

聊着聊着,很晚了,大家有的回家了,有的去夜场玩了。陈九日又和珠珠偷偷去了江边……

又聊天……

又瞎聊……

又聊了一夜……

 

第二天上午,陈九日就和小鸟几个人去北北旱冰场,去找三疯了。

刚一进场,小鸟就被人认了出来,呼啦一下就被一群人给围住了。

“不好好在你的小野待着,跑我们地盘来干什么来了?过界了你知道吗?”领头的一个小子大呼小叫的比划着。

小鸟手指夹着烟,用手点着叫喊的人的头说到:“他妈的,没大没小的。今天不是来踩场子的。三疯呢?找他有正事。叫他出来。”

那小子扒拉开小鸟的手,仗着人多势众,又叫嚣到:“我不管你们来干什么的,来了就别想出去这个门。”

陈九日有点看不下去了,生气的说到:“你是真傻假傻啊?小野离这就五分钟的路,动了我们,你以为你们能跑的了吗?””

“你就是洛杉矶吧,你今天也出不去了。”说着,就伸手示意场里的人关门,“大门被关死了,看谁能救你们。哈哈哈哈。”

陈九日还没反应过来为什么自己的名字传的这么快。“咣”的一声,大门就已经被关死了。气氛开始紧张起来。几个人变换了站的位置,背靠着背已经准备好了大干一场。

 

人怕出名猪怕壮,人出名了,即将迎来的是未知的;猪肥壮 了,即将迎来的就是死亡。  

 

 

 

 

第二十九章 一战上位

 

南南悄悄跟陈九日说:“矶哥,保护好自己,过几天你还得飚舞呢。”说完,把自己的身体挡在了陈九日前面。

陈九日歪嘴一笑,从兜里拿出手机,悄悄塞到了小鸟的手里。然后又挪身挡到了小鸟的前面。小鸟感觉手里被塞了个东西,以为是刀呢,低头一看,明白了。笑着拨通了电话。

那个领头的只顾着得意的笑了,根本没注意到他们的这些举动。

只几秒钟的时间,小鸟就从后面把手机塞到了陈九日的兜里,凑近几个人的耳朵说:“打五分钟就行。”

陈九日几个人心里都明白了,异口同声的笑了出来。这一笑,笑的对手很纳闷。又很生气,就问到:“都笑什么笑?……我让你笑!”说着就挥手冲着陈九日打了过来。

陈九日早有防备,一脚就把那人踹倒在地上。紧接着一步冲上去,照着他脑袋上又是一脚,直接把他的头跺到地上。不知道是踹的力气太大,还是他的头落地的时候撞的,总之,他晕死在地上了……

陈九日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就高喊一声:“都把手里东西放下!”

场子里比较空旷,所以回声比较大。加上那个领头的没几下就被陈九日打倒了,晕了还是死了谁都看不出来,他的脑袋还在陈九日的脚底下踩着。这个场面着实让在场的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围圈的人都吓的往后退了退,手里的家伙也都悄悄的放下了。

陈九日一看这个情况,借机又吼了一句:“都有你们事吗?没事的都给我滚!”

这句话喊的妙,这句话的另一层意思就是:“这不是你们自己的事,你们不至于卖命。”既给了对方台阶下,又减少了敌人。陈九日喊完这句话,围圈的一大半人都装做看热闹的散开了。仅剩下的十几个人也站在原地,谁都没敢动。小鸟一伙人也松了口气……

 

一阵疯狂的砸门声……大家都有点惊……不知道是警察还是谁……

门被砸开了,冲近来了几十个手里拿着家伙的人,什么都没说,进来就冲进圈子,见人就打……矶哥,小鸟他们的救兵到了……

十几分钟后,看热闹的人都贴在场子一头的墙角。谁也不出声。新冲进来的人围了一个更大的圈子。圈子里原来站着的人都趴下了,矶哥,小鸟他们几个人坐在趴下的人的身上,抽着烟,聊着天……

陈九日踢了一下领头的那人的脑袋,说到:“鸟,这人谁呀?”

小鸟回答:“他叫铁子,在这看场子的。”

“我去。玩大了!……哈哈哈哈,活该!哈哈哈哈……”陈九日狂妄的笑声印到了在场所有人的心里,这一仗,让他一战上位(上位:黑话,出人头地的意思),让其他人明白了矶哥为什么一夜入道,一夜就和小鸟平起平坐。

 

也许有人帮你爬上去,但是站稳要靠自己。

 

“三疯呢?”陈九日踢了一下旁边躺在地上的人问到。

那人捂着胸口,咳了两声,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后台,睡觉呢。”

陈九日,小鸟几个人七绕八绕的来到了DJ台后面的一个小屋里。三疯正躺在沙发上睡觉呢。

“我说,行不行啊你?外面打成那样了,你还能睡的着?”小鸟一边推三疯一边说着。

三疯揉了揉他那睡不醒的眼睛,看了看眼前的几个人,说:“鸟啊。这么早来干啥来了?我还没睡醒呢。”

“昨晚上又喝大了啊?起来吧,别睡了,找你有正事。”

小鸟跟他说明了情况,威逼加利诱说服了三疯加入他们的飙舞。

 

矶哥、大仙、三疯,加上小鸟也一共才四个人,挑遍了H市所有跳舞的怎么也凑不到五个够水平飚舞的。这几个人都很着急,可是怎么研究也都没有办法。为了能赢得比赛,这几天四个人没有在小野跳过舞,而是每天上午和晚上在矶哥以前的拳队里秘密练起了新的动作。三疯是朝鲜人,所以手里有几盘韩国的舞蹈录象带,他贡献了出来让大家扒里面的动作。在那个年代,录象带就像舞林秘籍一样珍贵,要不是为了共同的敌人,谁也不会拿出来的。

 

陈九日不想和大家都练的一样,所以一空下来就去游戏厅,去研究“97格斗王”里二阶堂红丸的侧手转,和七加舍的拖马斯。那时侯还出了一个新游戏叫“铁拳”,正好里面有个巴西的跳舞的,里面有很多新动作,风车,倒立转……大家都觉得矶哥有病。而他,则每天乐在其中,只是时间有点紧,想练成几乎不可能……

对了,陈九日每天半夜还不忘找珠珠到江边瞎聊一会,尽管珠珠有些不情愿。主要问题是矶哥每天只聊天,什么都不干。

比赛一天天的临近了,马上就要到了,可是看现在这几个人的状况,想赢,几乎是梦。于是,几个人又开始研究另一个计划。

 

人生的意义不在于拿一手好牌,而在于打好一手坏牌。

 

 

 

 

第三十章 决战

做成一件事要占尽天时、地利、人和,才能成功。

俗话说乱世出英雄,在地下社会里,这天时都是大家制造出来的,也就算是占了。地利呢?这也算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小野毕竟是矶哥、小鸟的主场,所以这地利,也占了。现在就差人和。总是凑不出第5个人。

也许是洛杉矶或小鸟这一群人里谁正鸿运当头,有如天助,就在他们巡街的时候碰上了对手之一——SH人阿鑫。

阿鑫是对手那几个人里性格最软的,也是最见利忘义的。而且小鸟和南南看得出来他对自己这边的一个女孩彬彬有意思。于是决定让洛杉矶去威逼,彬彬去色诱。没费多少功夫阿鑫就把那帮韩国人的底一点没剩的全部出卖了。而且恨不得自己再卖一送十。总之尽力讨好洛杉矶、小鸟这帮人。

知己知彼了,稳赢了吧!不,这才知道自己这帮人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只有几天了,迅速升级可能吗?舞蹈可不是电脑,说升级就升级的……除了临阵磨枪,还要做第二手准备。

 

比赛的当天,开场前的两小时,小野门口就已经聚集了上千人。小野的老板不愧是个商人,唯独这天,把门票提高了一倍,他知道,今天的这些人都是非进去不可的。不过女士免票。

这一千多人当中,小鸟找来了200多人,都是出来混的。来了各路大哥加小弟几百人,来看热闹,看帅哥的小姑娘几百人,还有100多人是奔着洛杉矶来的。全都是听了洛杉矶的战绩慕名而来,想见识一下单挑王的风采。见面不如闻名啊!想不到传说中的矶哥这么小。不过出来混的就是出来混的,话到礼到,面子到。全都是一样的口吻:“矶哥,听说道上杀出一匹黑马,久仰大名啊。我是哪哪哪的谁谁谁,交个朋友,有事说话。必到!”不过矶哥也是个讲究人:“既然兄弟们这么给面子捧我的场。兄弟们今天的门票我包了。人实在太多,照顾的不周到的地方别见怪。”说完把兜里所有的钱全部交给南南,让他点人头买票,剩下的钱全部买烟。

 

开场以后,将近3000人把小野的一、二、三层挤得水泄不通。不过还是很有秩序的。三楼各个包厢的防弹玻璃墙后面里坐着各路大哥。其实应该叫大叔。二楼的卡座里坐着20多岁的各种有头有脸的年轻一派。一楼的飞机吧台和周边散落着各路小将。地下的舞池里挤着俊男靓女们。一派歌舞升平的和谐景象。唯独那帮韩国人迟迟不到。洛杉矶这帮人等的十分焦急。直到比赛前30分钟,韩国人才出现在厕所旁边的空地上热身。算来算去,他们连外挂加起来也一共才八个人。他们脑子不至于幼稚到这种地步吧?

 

各位叔叔阿姨、阿姨父们。各位老少爷们儿、娘们儿们。今天灯火灰黄,今夜星光烂颤。大家期待已久的斗舞比赛终于开始了!舞池中大家依旧自动散开,让出了一个圈。两队选手站在了舞池的两侧。DJ用高亢的嗓音介绍两边选手的名字的时候,一边的尖叫声震耳欲聋,一边嘘声,骂声,也是震耳欲聋。

青龙方洛杉矶队首先出场的就是一套全队的组合动作。说实话,动作设计很精妙,不过动作是照录像带扒的,没人知道。完成质量一般,但欢呼声一片。大家都很振奋。

白虎方韩国队,学圣和乌鸦用一套两个人的组合动作应对。也很精妙,完成质量很高。不过由于阿鑫泄过底,所以洛杉矶队都知道动作也是扒的。至于观众们,都看不出来,都觉得很强,不过没有一个人叫好。总之只要洛杉矶队的任何人出场都是欢呼尖叫。韩国队出场的时候不是鸦雀无声就是倒彩,还时不时有人从他们后面偷偷踹一脚……

一面倒的强势对弱势,让韩国队的那几个人压力越来越大,几个很拿手的必杀动作都没做好。加上洛杉矶练成了《格斗之王》《铁拳》里的那些托马斯、侧手转、倒立转(现在BREAKING里的2000)抵挡了那边一次又一次的必杀。可韩国队实力毕竟是强,一个风车连头转让所有人都愣在了那里。(在那个年代,能把POWER动作练起来是个奇迹)。这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谁都没有能对抗的动作拿出来。在万分焦急的情况下,三疯发挥了作用。不愧是原来和那些韩国人在一起的。没白混。三疯急中生智,又疯了!先是用头撮着地滑了出去,然后跳起来双脚踹向韩国人的脸上。这是一个极端自残的动作,手脚腾空用头在地上滑,然后跳起来用脚指向对手然后后背落地,很疼。这本来是一个比狠的舞蹈挑衅动作,谁知道乌鸦以为是要踢自己,抬腿就是一脚,把三疯从空中给踹了回去。韩国人也比较有默契,紧接着学圣就冲上来一个飞脚踹向三疯。也正是学圣在空中的时候,矶哥看出不对,一脚把学圣又给踹了回去。于是,就这样打了起来……

这一个小风波激起了观众们的蹭拳欲望,(蹭拳,一个特殊群体的特有现象,就是在别人打架的时候,一些好战分子也进去参战。)大家刚要冲上去蹭拳,就被小鸟给拦住了。

 

这一幕很戏剧,几千人从热烈关注一场从斗舞到欣赏一场泰拳VS跆拳道,1挑2的比赛。洛杉矶在这个道上人聚的最全的时候,在众目睽睽之下,用实力证明了单挑王的称号。赢得了各路大哥的赏识,众多小弟的崇拜,追随,以及N多小美女的痴迷。不过只有珠珠成了他的女人。现在知道这个被天助的人是谁了,天助的是陈九日,不,现在应该叫洛杉矶。又是一夜间的转变,洛杉矶这个名字不再和小鸟齐名,而是升了一级。真正的有了自己的地位,名震一方。在大家眼里小鸟,则也顺势升了半级,成了矶哥的军师。不知道小鸟有意让洛杉矶一人挑多人是什么意图。因为本来应该是洛杉矶1对5,通常韩国人心齐,就算再弱势,也会一起上的。如果是1对5,就不知道洛杉矶还能不能赢了。可是偏偏那三个人没上手,不知道是吓的没敢上还是识时务。也不知道小鸟是有意制造机会考验洛杉矶的能力呢?还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一个人幸运的前提,其实是他有能力改变自己

 

比赛结束以后,洛杉矶并没有难为那些韩国人,还是放他们走了。并跟大家说我们不以多欺少。因为此时跟随在矶哥左右的兄弟已经几百人,轰也轰不走。按惯例,这之后应该去巡街,炫耀势力。然后大摆筵席,招待兄弟们,感谢大家帮忙。也庆祝一个字头(黑话,新帮派)的诞生。喝个一醉方休。可是陈九日已经身无分文了,别说请客喝酒了,就连车钱都没有了。就这样,窘迫的带着兄弟们走着去ZY大街巡街。借口是矶哥晕车。几百人过街绝对堵塞交通,一大群人一过街,不管红灯绿灯,两边的车都得被迫停下来等着。就这样,几百人一路影响交通来到了ZY大街。

在东北没有AA制的习惯,所以这宴席肯定是要洛杉矶来摆的。这个真是一分钱难死英雄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