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旭师父
陈旭师父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6,656
  • 关注人气:5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纪实小说】《嘿!社会!》(第一季完整版)[叁]

(2010-08-11 17:46:28)
标签:

杂谈

第十一章 冠军之战

 

“叮”一声铃响,比赛开始,双方都用自以为很帅的姿势甩下战袍。本来是应该在赛前脱战袍的,可是那个年代的拳手都爱装酷,不知道从哪流行过来这么个歪风邪气,把大多数拳手都传染了。不过还真能换来尖叫声。

在对手脱下战袍的那一刹那,陈九日愣住了……

“呀!教练!”陈九日兴奋的蹦出一句话来。

“别说话,先比赛。”对手皱了一下眉头。

“好几年不见了?你还好吗?”陈九日依旧兴奋的说着。

“挺好的,先别说话了,比赛吧!”教练客气了一句,心想:“他怎么还是这个样?”

“呀!教练!你怎么来比赛了?不教散打队了啊?”陈九日继续聊了起来。

“……”对手无奈的皱了下眉头,不知道怎么回答好。

“咋了教练?混不下去了?”陈九日嬉皮笑脸的说。

对手有点急了:“别废话,先比赛,其他的下去再说!”

陈九日:“好好好,先不说了……哎?对了教练。预赛时候看到很多新人,是你的学生吗?”

“有的是。你先闭嘴行吗?你现在怎么比以前还讨厌啊?”对手真的怒了。恨不得给他一个大嘴巴,可是带着拳套呢,手伸不开。

陈九日看出来教练发火了,赶忙安慰他:“教练,别生气,咱俩慢慢聊。”

“聊个屁,赶紧比赛!”对手就快要抓狂了。

陈九日:“教练啊。都这么长时间没见了。你想不想我啊?队友们都想不想我啊?”

对手真的抓狂了,愤怒的喊了起来:“想你妈想!没你队里可平安了!我告诉你,你把嘴给我闭上,再说话我就揍你!”

陈九日:“别急教练,就算我不说话。咱俩比赛你不还是得揍我吗?我就再问最后一句。”

“有屁快放!”对手长呼了一口气,强压住愤怒,说了一句话。

陈九日:“教练啊,你怎么来参加比赛了呢?真混不下去了?”

“你!……”对手实在忍不了了。像爆发的野兽一样冲过去,冲着陈九日的脸就是一拳。

“叮”的又一声铃响了,宣布第一回合比赛结束,教练的拳被裁判拦了回去。现在是休场时间,教练依然疯一样的去打陈九日。结果被裁判罚了一张红牌警告。气急败坏的教练突然感觉眼前一黑,晕倒在了拳台上。不知不觉,第二回合比赛开始的铃声已经敲响了。

陈九日休息过后走到拳台上,看见对手倒在了台上,赶忙上去拼命的摇晃他:“教练!你怎么了教练?醒醒啊!快醒醒啊!你再不醒往你脸上撒尿了啊!”

奇迹出现了,教练睁开了眼睛,愤怒的看着陈九日,想动手打他,可是身体动不了。

陈九日看到教练醒了,高兴的问到:“啊!你醒了教练!哈哈,你还没回答我呢,你怎么来参加比赛了呢?真的混不下去了啊?”

“你……”教练话没说完,再一次急火攻心,再一次晕倒在了拳台上。

这次任凭陈九日怎么摇晃,他都没醒过来。“裁判,我看他真不行了,数8吧。”

“1。2。3。4。5。6。7。8”裁判8声落下,教练还是没醒。宣布比赛结束,陈九日胜出。

如果不是这样,陈九日根本没办法获胜,因为在一路打近半决赛的过程中,陈九日被对手打掉过两颗牙,也踹断了两根肋骨。

 

很多不可思议的事,也许就发生在你身边。没有奇迹,就给他创造一个。

 

就这样陈九日夺得了H市自由搏击大赛的冠军,并以搏击特长生的资格进入了他那无敌爸爸给安排的H市人民JC学校。

 

入学报道的第一天,各家少爷,太子都聚在了一起,学校门前各种名车,各种特权牌照欢聚一堂。仿佛所有人都是来炫耀背景的。陈九日和爸爸坐的加长的林肯车,显得格外的多余。

“这群耀武扬威的人在一起,肯定事少不了。”爸爸说完,下车走进了学生宿舍楼,在楼里喊了一句:“这里谁是老大?出来!”

“我!”“我!”“我!”一些人争先恐后的答应着冲了出来。“你是干什么的?什么事?”

“我不管你们谁是老大,只要是在这学校里说话有分量的就跟我走。”爸爸说完,转身走了出去。那些人也不知道这个人什么背景,要做什么,再猖狂也不敢轻举妄动,就疑惑的都跟了出去。

 

江湖中,到一个新的地盘,要先拜码头。

 

 

 

 

第十二章 JC学校第一天

 

一群人跟着爸爸来到了附近的一个大饭店,爸爸摆了一大桌酒席叫大家都坐下。这时候大家的心都放下了,至少不是来找事的。菜上齐后,爸爸叫来了陈九日,站了起来,举起酒杯再次说话了:“到江湖先拜码头。我不是你们这条路的,但算是你们的长辈,今天请大家过来,是因为我儿子今天到你们这,让他认你们做个大哥,以后多照顾一下。以后你们在地方上有什么事,尽管找我。不多说,我先干为敬,给面子的跟我一起干了!”说完,一杯白酒一饮而尽。

这群学校里的‘老大’再怎么说也还是学生。根本没见过这种社会上的阵势,都被震住了。愣了半天,才有个人反应过来,带领大家把酒都干了。之后,陈九日叫那些“老大”大哥,那些老大叫陈九日的爸爸大哥。大家欢声笑语的喝个痛快……

醒时合交欢,醉后各分散。酒足饭饱的大哥们一路欢声笑语的护送陈九日回到学生宿舍楼下,正好敢上都在站队列等待分床。新生们看着一群老生搂着一个小孩回来,还一口一个老弟的叫着,心里都犯了嘀咕。“这小子怎么回事啊?到底是谁亲戚啊?不会他爸这么能生吧?还都送这来了?”

“这小孩男的女的?”

“呀?还有这么小的学员呢?”

“这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啊?”

不管怎么样,所有新学员心里都明白,这小孩欺负不得。

长发飘飘的陈九日被分到了二楼一个二十多人的大寝室里,在一进门的上铺,靠窗。刚把行李放好就蹿到了自己的上铺上看窗外的新鲜事。窗外的操场上,JC学校的队长正在迎接来军训的WJ教官们。屋内的一屋子新学员谁也不认识谁,又全都是各种领导人家的太子,谁也不肯先说话,都在那装酷。无奈,陈九日只好自己在窗户边上一边抽烟,一边观察屋里屋外 的一切,并且时不时的往窗外弹烟灰。一只烟已经抽完了,太子们依旧你看我我看你谁也没说话。陈九日顺手把烟头扔出窗外从床上跳了下来。“各位哥们,能不能都说句话?知道电线杆子怎么死的吗?站那一动不动,活活酷死的。”话刚说完,就听见“当”的一声巨响,门被踹开了,队长和WJ教官们气冲冲的冲了近来。为首的排长生气的喊到:“谁是靠窗户的?出来!”陈九日吓的心里咯噔一下,又看了看这个房间,只有一扇窗户,战战兢兢的回答到:“我……怎么了?”队长和WJ教官们也愣了一下:“呀?这么点小孩?不能是他,走,肯定是楼上。”说完怒气冲冲的全部冲向楼上的那个房间了。临走前陈九日才看见那排长的头上还冒着烟……

“不是我!不是我!教官打人!我不念了!你们等着!啊!……!”随着楼上门口吵闹的叫喊声,所有学员都跑出来围着看。陈九日眼看着一个学员被一群教官群殴着,心里想起来就后怕。他明白,这个全校第一个挨揍的本来应该是自己。是自己扔的那个烟头扔到了排长的脑袋上。是自己幼稚的长相救了自己,让一个不相干的学员做了无辜的替罪羊。

 

面由心生,但是不能以貌取人。

 

风波过后,开始发服装,每人两套衣服,迷彩服和勘察服。队长下命令让所有人都换上迷彩服,然后到操场集合。陈九日领的是最小号的,可穿上还是大的夸张,肩牌掉到胸上了,袖子长的可以甩水袖,衣服长到膝盖,裤子肥到两条腿可以穿到一条腿里,把裤子提起来,正好到陈九日的脖子。帽子实在没办法戴了,戴上盖住半张脸,眼睛就什么都看不见了。后来同寝室的学员给出了个主意,往帽子里面垫报纸,这样,一份晚报就和帽子一起勉强带到了头上。衣服用武装带一扎,踩着裤腿就下楼集合了。

队长一直都是很无奈的表情看着这个集合好的队伍。看了能有半分钟,终于说话了:“看看你们都像个什么?”

“民工!”陈九日不假思索的回了一句,话刚说出来,就觉得有点后悔。其实说的是心里话,可看到周围所有人都用着惊诧的目光看着自己,不免觉得有点心里发毛。

“说的对,你们现在的样子就像个民工!说话那小子,你出来!”队长的话让陈九日又喜又怕。“首先先从形象上把你们和民工区分开,给你们三个小时的时间自由活动,都出去把你们的头发给我剪成不超过一厘米长的。谁要是剪的不合格,那就我来给你剪。这小子不用出去,他的头发我来剪。好,解散。”说完,队长拽着陈九日的脖领子,把他拉进了队长室,硬按着剪了个狗啃的头。

三个小时后,平头,板寸,卡尺,狗啃头全部端着一样的屎黄色饭缸集合在操场上等待吃饭。队长说规定吃饭前必须唱首歌,因为唱的不齐,和有的人不会唱。足足唱了不下三十遍才可以上楼吃饭……陈九日假唱,光张嘴不出声。

“妈呀,终于能吃饭了,饿死我了!”大家刚松一口气,又被叫回来重新站队列,重新唱歌,因为有人说话了……

再上楼可没一个人敢说话了,可还是被叫回来重新唱歌,重新上楼,因为队长说队列走的不齐……

千辛万苦,学员们终于见到吃的了,十五个人一桌,四盘菜,一盆馒头。“啊!这么少啊?这怎么够吃啊?”又是因为这么一句话,继续下楼,重新站队列,重新唱歌,重新走队列上楼,重新分桌……

直到能吃上饭的时候已经两顿饭并成一顿饭了……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规矩,就是把各种形状,打磨成一同个形状。

 

饿了一下午的学员们再也顾不上装酷了,都疯抢着仅有的一点吃的。陈九日刚抓了一个硬邦邦的馒头,吃了一勺菜,再想吃第二勺,已经没了……

吃完饭,队长直接把所有人拉到操场上站着,而其他的教官们,就在屋子里面翻所有人的行李。两个小时后,几筐吃的和烟酒被抬了出来,还有两筐刀。

“队长,你们凭什么翻我们的东西?”终于有一个学生憋不住说话了,他说的也都是大家想说的。

“JC学校禁止出现一切零食,烟酒等额外物品。以后禁烟、禁酒、禁零食。”队长义正严词的回答着。“这些烟、酒、零食,全部没收,我们全部帮你们消灭。”

“你妈!”陈九日在心里骂了一半,没敢骂出来。再看看其他学员,也都憋了一肚子火。

“除了这些也就算了,咱们中队一百多人,居然搜出二百多把刀来?你们来这混社会啊?还是卖艺啊?谁让你们带刀来上学的?”队长越说越火,一脚把装刀的筐给踢翻了。“带刀就带刀,还有人带安全套来。在这你是能用上是怎么的啊?你们同性恋吗?”

队长说完,所有学员都憋不住笑了,只有几个人没笑。大家心里也都有了数。

 

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屎都有。

 

“立正!”队长一声喝令,开始了正式的训话:“我不管你们在社会上是有头有脸的大哥,还是谁家的少爷,总之到了这,是龙,你给我盘着,是虎,你给我卧着!是手插兜,是棍撅折!到了这,就要听我们的!无论我们说什么,要你们做什么,你们只有一个字可以回答,就是‘是’!合理的叫训练,不合理的叫磨练!你们都得给我听着,都得给我做。违抗命令的,别怪我们不客气!整你们的招多的是,不服的就试试!”

队长环视了一下队列,所有学员都有点敢怒不敢言。

队长又说话了:“对了,刚才谁说凭什么翻你东西来的?出来!我告诉告诉你凭什么?”

 

 

 

 

第十三章 紧急集合

 

集体目睹了酷刑之后,已经是晚上十点了,终于可以熄灯就寝了。陈九日躺下之后,脑袋里不停的浮现白天的画面,想想不由得有点后怕。其实大家也都睡不着,都想找人说点什么,可又都不熟悉,只好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想着想着,睡着了。

 半夜三点左右,所有人都熟睡的时候,突然走廊里传出一阵急促的哨声,声音又快又尖,听的揪心。

“吹他妈什么吹?都睡觉呢!”同寝的一个人愤怒的喊了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咣”的一声,门被踹开。一群教官冲进来喊到:“紧急集合!三分钟之内打好背包楼下操场集合!”紧接着就看到教官们抓着各床铺的人往床下扔。下铺的还好点,有一个上铺的战友急了,喊的声音都变了:“别抓我头发!”说话的同时,已经被教官给摔到了地下。那个战友爬起来就要打教官,结果被一群教官群殴了一顿。大家一看来硬的不行,就老老实实的穿衣服下楼。有个别的牛人雷打不动,还在睡。教官冲去拽他起来,他抬头看了一下,把被子又蒙到脑袋上说了一句:“教官,我困!”说完又睡下了。“困你妈!给我下来!”教官说完,一顿皮鞋把他踹下了床,踹出了屋子。然后看到了上铺的陈九日,说:“你还不给我滚下来?”陈九日焦急的说:“教官,背包怎么打啊?拿什么打啊?你也没教啊?”教官一拍脑门,犹豫了一下,说:“抱着被,走!”

陈九日抱着被往下冲,走廊里可以听到各寝室里的鬼哭狼嚎,顾不上那么多了,冲吧。

刚冲到门口的时候,被一个有力的胳膊拦住了。然后就听到教官喊到:“三分钟时间到,从现在开始,再下来的都算迟到,每人五十个俯卧撑。”

后来下来的人站成了若干排,不管能不能做,都被迫做了五十个俯卧撑。做不下来的就在地上趴着,所有人等他做完为止。其实没做俯卧撑的只有二十多个人,所以大家心理还都算平衡。

大家重新站队列,等待上楼睡觉。

“这次紧急集合的任务,是五公里越野跑,二十一分钟,所有人都要跑回来,每中队为一个单位,每中队最后一个跑回来的人的时间,就是你们全中队的成绩时间,超过二十一分钟,集体五十个俯卧撑。”教官说完这些话的时候,所有人都忍不住骂了起来。

“扯蛋!二十一分钟你跑个我看看!”

“大半夜的不让人睡觉!还跑什么五公里,有病啊?”

“拖后腿的,跑的慢的自己挨罚,我们跑的快的也跟着一起,凭什么啊?”

“你背包还没教我们打,就让我们打背包下来啊!迟到也不怪我们啊!”陈九日趁乱也喊了一句。

“都闭嘴!”队长手里挥舞着武装带又要抽人了:“二十一分钟是达标基本合格的成绩,检测的时候,跑不下来的,不给毕业证。”话音一落,所有人都瞬间闭嘴立正了。

“半夜跑五公里不算什么,残酷的日子还在后面!我再重复一遍,到了这,是龙,你给我盘着,是虎,你给我卧着!到了这,合理的叫训练,不合理的叫磨练!有气,你们都给我忍着、憋着,有啥不服埋心底,稍有表露,干灭你!都听到了吗?”

“听到了!”全体愤怒的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三个字。每个人在这之前都没受过这样的气,又不得不忍着。

 

忍无可忍,继续再忍。

 

 教练又开始训话“从今以后,你们是一个集体,为了加强你们的集体作战观念,以后所有的项目都只算集体成绩,全队成绩最差的那个,就是你们的集体成绩。有意见吗?”

“没有!”在大家说这句话的时候,明显听的出来,没字声音很小,有字声音很大。

陈九日其实还想说这事,因为觉得自己有理,可看其他人谁也没张嘴,自己出来说怕再被收拾,再说他发现这里也似乎不是个能讲道理的地方,也就憋回去了。就当是顺应集体观念。只好跟着队列去跑越野。至于那些中途掉队的,还有队长骑着摩托车在后面撞屁股。

 不出所料,没有一个中队能够按时间回来,最快回来的一中队,时间是四十五分钟,陈九日所在的二中队,时间是两小时五分钟。

当所有人跑回来的时候,教官们又开始检查J容风纪。检查鞋带没绑好的,帽子戴歪的,背包没打好的,每项五十个俯卧撑。对,还有扣子没扣好的,一个扣子五十个俯卧撑。

陈九日往自己身上一看,吓的全身冒冷汗,差点晕过去。他扣子不是没扣,是扣串行了,这个怎么算啊,是算上下两个没扣,还是六颗全算啊?

 

 

 

 

第十四章 俯卧撑

 

教官排查到了陈九日的面前,上下打量一翻,又无奈的拍了一下脑袋,皱着眉头说:“这被你还抱着呢?”

陈九日冤枉的看了教官一眼,没说话,心想“你也没教我打背包啊?不抱着我还能扔了啊?扔了晚上睡觉盖什么啊?再说了,还要拿这被子挡着这六个扣串排了的扣子呢。这要被你发现了,三百个俯卧撑,我可做不下来。”

“背包不整齐,五十俯卧撑。帽子戴歪了,五十俯卧撑。一个鞋带没系,五十俯卧撑。”

教官一样一样的查着,一样一样的数着。每个字都深深的痛击着陈九日的心。

“教官,我做不了一百五十个俯卧撑,我最多做过五十个。”陈九日终于憋不住了,这句话也说出了大多数人的心声,不过大多数人都没说。

教官愣了一下,看了看眼前的小子,又拍了一下脑袋,突然用更大的嗓门喊到:“让你说话了吗?说话之前要喊报告知道吗?谁允许你私自说话了?”

陈九日忽然感觉胸口憋了一股气,又冤枉又愤怒的说到:“你之前也没说要打报告啊?”可是话还没说完,就听到教官又喊:“队列中私自说话,再加五十个俯卧撑!”

……

二百个俯卧撑对瘦小的陈九日来说是个噩梦,可是还好,至少那六个串排的扣瞒过去了,总的算下来还少做了一百个。想着想着,已经坚持过了自己的极限,已经做了大概六十个俯卧撑了,陈九日实在有点做不动了,动作越来越慢……

教官也看出来了一些情况,可是依然寸步不让的说到:“做不下来的就给我在地上趴着,趴到做完为止,全中队都等着你们!”这一句话彻底打消了大家混过去的念头,能做的就继续死命的撑下去了。

当陈九日撑起来第一百个的时候根本不能相信这是自己做的,这时候的身体已经冰的和地是一个温度了,只有两个胳膊和大脑烧的难忍,胳膊已经没有一点力气了,勉强支撑着沉重的身体,这个时候感觉脑袋都沉的多余。是刺骨的凉风,不停的穿过身体的各个关节,才让人知道自己还有意识。陈九日抬起昏沉的头看了一下身边的人……我去!有用腰做俯卧撑的,有胳膊弯一点就起来的,最夸张的是还有用头做俯卧撑,嘴里报数的。这也行啊!那我还在这死命的做个什么劲啊!,心理强烈不平衡的陈九日一冲动站了起来喊到:“报告,还剩一百,实在做不了了!”

……

全场愣了半分钟,几百双眼睛盯着这个站起来的小个子。这时候,一个手电刺眼的光直射陈九日的脸上。陈九日睁不开眼睛,只听到光的那边传来队长的声音:“做不下来是吗?好!让大家替你做。都听好了,全体加做一百个俯卧撑!”……

队长话音一落,谁也忍不住了,操场上骂声一片,就差冲上来群殴陈九日了。陈九日一看这个情况马上喊:“队长,我能做!!!”

骂声停了下来,所有人都在期盼着队长再次说话……

半分钟后,队长终于说话了:“你能做也晚了。刚才集体队列中说话没打报告,全体再加五十个俯卧撑。”……

全中队人都憋着气,咬着牙,强忍着闭嘴,歪着头,怒视着陈九日,强忍着做着一个一个的俯卧撑……

队长和教官们看出了大家的意思。把陈九日叫到了队列的正前方,用手电照着陈九日的脸,说到:“他叫陈九日,在二中队,二区队,二班,门口上铺。一会做完俯卧撑列队回寝以后,今天晚上我就不管了。”

……

 

"危机"两个字,一个意味着危险,另外一个意味着机会。

 

 

 

 

第十五章 群殴

 

“141,142,143……”

集体俯卧撑已经接近尾声了,眼看队长就要喊解散了。陈九日站在队列前面,看着大家仇杀般的眼神,知道今晚死定了。

“146,147……”随着即将做完的俯卧撑,大家也逐渐兴奋起来,怒火已经转化成了动力,大家做俯卧撑的动作又逐渐快了起来,喊口号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大家都知道,这所有的愤怒,都即将全体爆发,所有人的怨恨和不满都将发泄在陈九日一个人身上。

“148,149”,陈九日再也忍不住了,不能干等着送死,打吧!!!打不过这么多人!

跑吧!!!对!跑!没等大家数完最后一个数,陈九日撒腿就跑向宿舍楼里……

大家一看陈九日跑了,也等不了队长喊解散了,全都爬起来,咆哮着冲向陈九日跑的方向。到处都是歇斯底里的叫骂声。可以肯定的是,只要抓到,陈九日一定活不了。

 

陈九日边跑向楼道边喊:“大哥!大哥!我是九日,有人要打我!”随着喊声的方向,冲出来十几个,不,变成几十个了!快要上百个了!上百个上几届的老学员瞬间冲了出来……原来集体做俯卧撑的喊数声吵醒了他们,他们早就不耐烦了。只是一直在楼上看热闹。再说老生修理新生是JC学校历届的传统,大家都在等待这第一次亲密接触。加上老学员当中的几个头目,都被陈九日的爸爸安排的非常到位,自然就特殊照顾这个小老弟了。几个老大一呼百应,全体老生也终于等到了这一个绝好的理由,谁也不肯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合理的修理新生。

 

很多事请的爆发,都是一点一滴的积累到一定程度后,稍有一点火星,就会借着它爆发。

楼道里,陈九日看见冲出来这么多人,着实吓了一大蹦,没想到那几个大哥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后面追上来的人也被这个阵势震住了,谁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不相信这个小孩能叫出这么多自己学校的老生。追吧,谁也不敢再往前多走一步,不追吧,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谁欺负我弟弟了?”老生的老大一嗓子让整个楼道都安静了下来。新生们没人敢回答。全都像压路机压柿子一样,被压的稀烂,又没办法再鼓起来。

正当大家都在僵持着。两个跑的慢的新生刚刚跑进楼道,边跑边骂着:“陈九日呢?给我出来!”喊着从人群中冲到了最前面……

老生们正愁没借口开战呢,这两个傻小子一冲过来,老生们连话都没说,一拥而上群殴这两个傻小子。凳子腿打断了,桌面砸折了,到处挥舞着拖把杆,床栏杆,凳子腿。从楼道打到了操场。从操场打到了校外。那场面真是惨不忍睹……

队长们和教官们在旁边象征性的喊几句“别打了!”这样的口号。新生们一退再退,一躲再躲,彻底的感受到了真正的镇压。因为所有人都看出了一个现象,老生们谁也不惯着,就像过瘾不要钱似的疯打。

 

天渐渐亮了,也该出早操了。老生们也打累了,这才给队长们一点面子停手,纷纷回了寝室,虽然什么也没说,但是也起到了作用。仿佛一句话飘在空中“陈九日不能惹”。大家都在怀疑陈九日在学校里有什么背景,除了队长,估计没人能想到老生打新生的真正原因,只是延续一个传统。至于陈九日,他只是一个导火索。一个替罪羊。不过和往年一样,这个事件也就不了了之了。

 

平息完事件之后,队长指挥重新列队,然后开始训话:“现在时间是早上6点整,到了出早操的时间,你们也正好不用睡了。今天才是你们三个月新兵训练的第一天,早操的训练科目——五公里越野跑,6点30分跑回来的洗漱,吃早饭。跑不回来的就别吃了,接上白天的训练。”

……

 

孙悟空当年打妖怪,没背景的都被一棒子打死了,有背景的都被神佛给救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