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前往喜马拉雅山》(罗宾德拉纳特·泰戈尔)

(2011-04-14 00:01:15)
标签:

中外名篇

生命理解

人生态度

思想信仰

散文名篇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前往喜马拉雅山》(罗宾德拉纳特·泰戈尔)

前往喜马拉雅山

○【印度】罗宾德拉纳特·泰戈尔

作者简介:

罗宾德拉纳特·泰戈尔(Tagore,Rabindranath,1861——1941),印度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著有诗集《新月集》、《飞鸟集》、《吉檀迦利》等。

选自《一世珍藏的130篇散文

削发、左肩挂圣线的宗教仪式即将举行,我急得整天抓耳挠腮,愁眉苦脸。挂着那玩意儿怎么去上学?洋人的孩子对印度的牛抱有浓厚的兴趣,但绝不会看得起我这个年幼的婆罗门!即便不朝我的光头投掷什么破烂取乐,奚落嘲笑是免不了的哩。

正当我心事重重的时候,我被叫上三楼。父亲问我,想不想跟他去喜马拉雅山。我若石破天惊地大叫一声“想”,这是道出我真实心情的回答。我就读的孟加拉学院附小,岂可与神奇的喜马拉雅山同日而语!

前往喜马拉雅山之前,我们先得在波罗普尔住几天。

不久前,二哥萨登特罗那德曾和父母游览波罗普尔。我听他讲的旅行故事,十九世纪高楣名门的见过世面的少爷绝不会相信。我那时尚未学会准确判断哪儿是可能与不可能的界线,卡里达斯、伽斯罗摩达希对我不肯鼎力相助,彩色连环画和小人书也不提醒我注意分辨真假。我是上了当,摔了跤,才晓得人世间凡事都有铁的规律。

二哥煞有介事地对我介绍,没有特别的能耐,上火车非常危险,脚一滑就完了。火车启动时,必须使出吃奶的力气坐稳,不然让人一推,便没影儿了。我走进车站,心里真有点忐忑不安。等我毫不费劲地上了火车,还猜想真正的“上火车”在后面哩。

火车轻快地启动了,我仍未发现任何危险的征兆,感到十分扫兴。

火车向前飞奔,列车两侧,一排排绿树镶嵌的广阔原野,葱郁树木掩映的一座座村落,画一般迅速往后滑动,仿佛蜃景里的湍流。日暮时分,我们准点抵达波罗普尔。上了轿,我立即闭上眼睛。我宁愿波罗普尔的一切奇迹明天闪现在我清醒的眼前,提前在苍茫暮色中窥见奇迹的影子,明天的乐趣将是不完整的了。

翌日清晨,我怀着怦怦跳动的心走到外面。先于我游览此地的二哥告诉我,波罗普尔与世界其他地方最明显的不同之处,是当地的卧房与院里厨房之间的甬道上,尽管没有布篷什么的,走在甬道上,却完全感受不到阳光的照耀和清风的吹拂。我到处寻找这种甬道,读者听了大概不会觉得奇怪,我至今尚未找到。

我是在城里长大的孩子,从未见到稻田。书中读到放牛娃的故事,就在想象的画布上,一丝不苟地勾画放牛娃的容貌。我从二哥口中得知,波罗普尔遍野是金黄的稻谷。和牧童做游戏,是他每天必做的事情。主要的游戏,是从稻田运来雪白的大米,煮成香喷喷的米饭,和牧童坐在一起享用。

我急切地举目四望,唉,沙漠边缘地区哪有什么稻田!牧童可能在荒原的什么地方放牧,但一时无法和他们结识。

未遇见牧童的懊丧,转眼间云消雾散了。我观赏的景物,对我来说,已经够多的了。这儿,仆人不来管束我。职司方向的女神,用地平线在遥远的地方画了个大圆圈,我在圆圈里行动自由,不受干扰。

我当时还小,可父亲并不阻拦我外出游玩。旷野表层的土壤让雨水冲走,裸露出绛红的鹅卵石,形状奇异的小石堆,洞穴,一条条细流,颇似小人国的地貌。当地人称起伏的沙丘为“库亚伊”。我用衣摆兜着捡到的五颜六色的石子,欢天喜地地回到父亲身边。他没有现出不悦的神色,也不说我耐心地捡石子是可笑的举动。相反,他惊喜地赞叹:“啊,这些石子真好看,哪儿捡到的?”我洋洋得意:“还有好多好多,成千上万颗呢,我每天去捡。”“很好,很好,用石子装饰那座土山吧。”他为我出主意。

当地人挖池塘,因下面土质坚硬而作罢。挖出的泥土堆在南边,形成土山似的高台。父亲拂晓上高台坐在蒲团上祈祷,旭日在他前面的地平线上冉冉升起。他鼓动我用石子装饰的就是这个高台。离开波罗普尔回家的时候,我未能带回我捡的一堆堆石子,心里很难过。我还不懂得运石子不容易,运费惊人。其实,并不非要与攒积的东西保持关系不可。然而,心理上至今不愿接受那种事实。那天,天帝倘若大发慈悲,满足我的心愿,说:“你可以一辈子捧着那些石子。”此刻谈及此事,我恐怕笑不出声来了。

沙丘地里有一个蓄满雨水的深潭,碧澄的水漫过潭口,汩汩流向沙地,几条小鱼神气活现地逆水游泳。我异常兴奋地向父亲报告:“我发现了一股十分美丽的泉水,弄几罐来,可以喝,也可以冲澡。”

“太妙了!”父亲快活地附和,旋即派人去汲水,以此作为发现者的奖赏。

我常去勘探那片沙丘地,寻觅前人未发现的“矿藏”,我是面积不大、鲜为人知的这个小王国的李文斯顿。这是用倒置的望远镜观察到的国度:沙丘低矮,涧水细瘦,孤零零几株矮小的野黑浆果树和野枣树,几条游鱼约一寸长。不消说,发现者也很小。

大概是为了培养我的责任心和谨慎办事的习惯,父亲给我几块钱,要我学算账。并把他那只昂贵的金表让我上弦,全然不管可能蒙受损失。

早晨,他带我出去散步,遇见化缘的僧人,吩咐我布施。最后结算,账目怎么也对不上,剩余的钱比账面上的数字多出许多。父亲跟我开玩笑:“看来我应该聘你当我的账房先生,钱在你手里会膨胀呷。”

我及时而认真地为他的表上弦。由于认真得过了头,金表不久不得不寄回加尔各答修理。父亲有一本梵语摩诃婆罗多,他喜欢的章节全划上记号,他叫我抄录那些章节及孟加拉语译文。我在家里是个无足轻重的男孩,此时受此重任自然感到不胜荣幸。送别了一本破旧的蓝色练习本,我搞到一本精美的日记本,从此我的注意力集中在利用日记本及其考究的封面维护诗歌创作的光荣上面。写诗的同时努力在想象的面前树立自己的诗人形象。

在波罗普尔逗留期间,我爱坐在花园旁边一株幼小的椰子树下,伸直腿在纸上写满诗句,然而充沛的激情未能使那些诗作免遭失传的下场。它们最合适的载体封面考究的日记本步它兄长(蓝色练习本)的后尘也杳无踪影了。

离开了波罗普尔我们先后在萨哈卜甘杰达那普尔阿拉哈巴德坎普尔等地小住尔后到达旁遮普省首府阿姆利则在我的心目中阿姆利则的金庙和天宫一样好几天早晨我跟随父亲前去瞻仰湖中央锡克教的庙宇那里经常举行宗教活动我父亲坐在锡克教徒中间突然声调悠扬地与他们一道赞颂神明他们听见一个异乡人竟能唱他们的颂神曲惊异之余极为热情地对他表示欢迎他归来时总带着他们馈赠的冰糖和甜食我们在阿姆利则住了将近一个月四月下旬向达拉霍希进发喜马拉雅山的热切召唤已使我心神不定在阿姆利则再也待不下去了我们乘坐滑竿上山一路望见山谷里一片片早熟的春季作物象蔓延的绚丽的火焰我们早晨吃了牛奶面饼起程傍晚在一座客店里投宿我怕漏看了什么一整天眼睛睁得大大的山路转弯处沟壑里挺拔的树木枝茂叶繁浓荫匝地山岗像千年修行的隐士几泓涧水似他的女儿在他怀里撒娇随后淙淙奔出冷寂的暗洞穿过树荫滑下苍苔斑斑的褐黑的岸石脚夫在阴凉处放下滑竿稍事休息我在心里贪婪地说为什么离开景色幽美的山区呢在这儿定居多么快活啊到了帕格罗塔亚我们住在最高的山峰上虽说已是五月天气仍然寒冷阳光照不到的阴坡冰雪尚未融化住所下面的山坳里生长着一大片雪松我常常拄着铁尖顶手杖在树林里玩耍巍然矗立的雪松像巨大的魔鬼拖着长长的身影他们都几百岁了那天一个渺小的男孩坦然地在他们身边走来走去他们对他没说一句话!进入树荫产生的特殊感觉很像触到阴冷滑腻的蛇皮树底下枯叶上糅杂的光影有如原古巨蟒的奇特花纹靠外一间屋是我的卧室夜里躺在床上透过玻璃窗遥望朦胧的星光下山顶的积雪闪着暗淡的光泽记不清多少天夜里我睡眼惺忪地看见父亲身穿赭色道袍端着蜡烛台轻手轻脚走到外面镶玻璃的游廊里坐下做宵祷凝望着红日喷薄升起晨祷完毕父亲喝一碗牛奶命我肃立身侧又诵念奥义书中的经文做一次祈祷之后他带我出去散步他走得很快别说我连成年仆人也跟不上他途中我只得走羊肠小道抄近路赶回住所父亲回来后我照例学一小时英语十点左右用冰冷的雪水洗澡一回也不许少仆人不敢违抗他的命令往雪水里羼一瓢热水为了壮我的胆他讲述年轻时如何在不堪忍受的冷水里洗澡的情景喝牛奶对我来说是一桩苦差事我父亲能一连喝好几碗牛奶我不敢肯定能否继承他喝牛奶的本领我必须跟他一起喝无奈只得求仆人做手脚不知他们可怜我还是关心他们自己往我碗里倒的奶沫往往比奶多用完午餐父亲再次授课但我已经支撑不住了清晨丧失的睡眠开始报复过早的起床我一面听课一面打瞌睡看我实在不行了父亲宣布下课可一刹那间我的困意冰消雪化了,精神抖擞地出了大门,朝众山之王——喜马拉雅山奔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