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哲理小品:《瞬间》(尤·邦达列夫)

(2011-03-28 17:21:26)
标签:

哲理小品

名家美文

哲理美文

哲理散文

散文名篇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哲理小品:《瞬间》(尤·邦达列夫)

瞬间

○【俄】尤·邦达列夫

作者简介:

尤·邦达列夫(1924~)俄罗斯作家。1924年3月15日生于奥尔斯克市。出生于南乌拉尔的一个职员家庭,1931年随家迁居莫斯科。反法西斯卫国战争期间一直在炮兵部队服役。曾两度负伤,经受了血与火的考验。这在他以后的创作中留下了深深的痕迹。《两个营请求炮火支援》和《最后的炮轰》两部战争题材中篇小说问世后,以写战壕真实出名。长篇小说《寂静》,揭露个人迷信的危害。长篇小说《热的雪》取材于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开始把战壕真实和对战役的全景描写结合起来。1970年与人合作完成电影史诗《解放》,翌年获列宁奖金。

原文地址:http://www.paradiseofspirit.com/SanWen_QingGan/ShunJian_BondalevYuriVasilievich.html

她紧紧依偎着他,说道:

“天啊,青春消逝得有多快……我们可曾相爱还是从未有过爱情,这一切怎么能忘记呢?从咱俩初次相见至今有多少年了——是过了一小时,还是过了一辈子?”

灯熄了,窗外一片漆黑,大街上那低沉的嘈杂声正在渐渐地平静下来。闹钟在柔和的夜色中滴答滴答地响个不停,钟已上弦,闹钟拨到了早晨六点半(这些他都知道),一切依然如故。

眼前的黑暗必将被明日的晨曦所代替,跟平日一样,起床、洗脸、做操、吃早饭、上班工作……

突然,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这脱离人的意识而日夜运转的时间车轮停止了转动,他仿佛飘飘忽忽地离开了家门,滑进了一个无底的深渊。那儿既无白昼,也无夜晚,更无光亮,一切都无须记忆。他觉得自己已变成了一个失去躯体的影子,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隐身人,没有身长和外形,没有过去和现在,没有经历、欲望、夙愿、恐惧,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活了多少年。

刹那间他的一生被浓缩了,结束了。

他不能追忆流逝的岁月、发生的往事、实现的愿望,不能回溯青春、爱情、生儿育女以及体魄健壮带来的欢乐(过去的日子突然烟消云散,无踪无影),他不能憧憬未来——一粒在浩瀚的宇宙中孤零零的、注定要消失在黑暗的空间沙土是否也有同样的感受呢?

然而,这毕竟不是一粒沙土的瞬间,而是一个上了年纪的人在他心衰力竭的刹那间的感觉。由于他领会并且体验了老年和孤寂向他启开大门时的痛苦,一股难以忍受的怜悯之情油然而生,他怜悯自己,怜悯这个他深深爱恋的女人。他们朝夕相处,分享人生的悲欢,没有她,他不可能设想自己将如何生活。他想到,妻子一向沉着稳重,居然也叹息光阴似箭,看来失去的一切不仅仅是与他一人有关。

他用冰冷的嘴唇亲吻了她,轻轻地说了一句:“晚安,亲爱的。”

他闭眼躺着,轻声地呼吸着,他感到可怕。那通向暮年深渊的大门敞开的一瞬间,他想起了死亡来临的时刻——而他的失去对青春记忆的灵魂也就将无家可归,飘泊他乡。

选自《流行哲理小品(外国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