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皖籍张凯
皖籍张凯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8,594
  • 关注人气:2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微型小说■年秃子【原创】

(2011-06-01 22:57:35)
标签:

李大燕

姓庄

秃子

牲口

旺财

杂谈

分类: 【微型小说】

年秃子

■张凯


  刘家拐子紧靠涡河码头。老古董们常说,刘家拐子这地方,人际复杂,是三教九流鱼目混杂的疙瘩窝,出几个能人,不足为奇。年秃子就是刘家拐子的能人之一。
  年秃子姓年,是淮源有名的兽医。他每顿能喝二斤半白酒,人们当面叫他“海量兽医”,他听了高兴;因小时候头上长疮,留下烂梨一样的秃头,背后都叫他“年秃子”,即使听到了也不生气。年秃子给牛治病,那才叫真本事。两眼看看牛的嘴讶,左手摸摸牛肚子,右耳听听牛的肠胃,说,积症,没事。说着抽出一尺长的钢针,朝牛肚子扎下去,牛一连串的响屁后,掰开牛嘴,一瓢青灰塞进去,牵着牛房前屋后遛几圈,开始倒沫,病好了。
  年秃子记不清给方圆几十里地的人家,瞧好多少牲口,劁了多少猪,骟了多少羊,割了多少牛蛋,从没有让乡亲们笑话,但他说,这辈子做了两件进了棺材都让人笑话的事。
  四十年前的七月十四那天,年秃子的女人打脾寒(江淮之间方言,疟疾类综合症),高烧后,盖了几床被子,还是冻得她蜷作一团发抖。村上人劝他,把老婆送到医院瞧瞧吧,他说几百斤重的牲口我都能瞧好,她就这么点高,一百斤不到,难道我还瞧不好?他掀开被子,摸摸额头,取来一瓶兽用盐水,加了两支安乃近和青霉素,打上点滴后,让女儿在家看着,自己就跑出去喝酒了。不到一袋烟功夫,女儿跑来叫他说,爸快回家,我娘厉害了。年秃子跑到家一看,顿时捶胸顿足,呼天叫地半个时辰后,悲泣长嘶,天啊——人倒霉,盐罐子都生蛆。年秃子老婆尽管被他医死了,依然没有人怀疑他给牲口瞧病的本事。给老婆烧过五七,他照样乐呵呵地到处去给牲口瞧病。
  十年后的八月十六那天傍晚,年秃子给七姓庄的李大燕劁猪。李大燕男人前年冬天死在淮源医院里,撇下她和儿子旺财相依为命。晚饭的时候,年秃子一瓶禹王大曲下肚,他那滴溜溜的眼珠瞅着矮墩墩胖乎乎,浑厚溜圆的李大燕,竟一把抓住她圆嘟嘟的手臂说,旺财他娘,我就想,你该……唉——还是不说了。大兄弟,快别这样,我一个寡妇家的,虽说难熬……唉——我认命了,怎么说都得给他守着。
  饭后,李大燕收拾好碗筷,安顿好旺财睡觉,两人坐在堂屋一直聊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对面李大燕硕健巨大的乳房,在微弱灯光里显得分外醒目,年秃子借着酒劲猛然抱住她,身子不停地蹭她的胸。李大燕越是反抗,年秃子胆子越大,那只拿骟刀的手直往裤腰里钻,拽掉裤的扣子,撕烂了裤头,李大燕还是半推半就地满足了他。
  年秃子趁星夜回家后,李大燕流着泪,跪在她男人的灵位前说,他爹,你都看见了,我没有他劲大,扭不过他,我不想干丢人现眼的丑事。天麻麻亮,她拿着被年秃子撕烂的裤头,走进派出所。公安人员的突然出现,年秃子笑哈哈地说,公安同志,你们先坐下抽袋烟,喝碗茶,等我劁完这窝猪,你们就给我戴小铐子。
  李大燕听说年秃子被公安铐走了,心里沉到井底,知道自己闯了大祸,多对不起他。悔恨和莫名其妙的杂味一直在心里翻腾,逢人便说,我一个寡妇,叫他占了便宜,就想叫公安吓唬吓唬他,怎么就坐牢了呢。年秃子在劳改农场改造,他不但给农场的牲口瞧病,还在管教人员看护下到农场附近的村子给牲口瞧病,因表现好,减刑三年,提前出狱。
  出狱后的年秃子,照样喝酒,照样给牲口瞧病,照样劁猪骟羊割牛蛋,从不遮掩蹲劳改这件丑事,每每酒后,大言不惭地说,蹲劳改吃国家饭,去给牲口瞧病,领导还给我当保镖。哈哈,就快活那几下子,吃了八年国家饭,值了。喝酒的人便说,李大燕都后悔去告你了,还去找她干吧。哈哈哈,他奶奶的,酒后壮胆我就摸了她大奶子,开始还推我,推着推着就楼我腰,要不也快活不上,你说她能不后悔吗?唉——话说回来,这些年她带着旺财也不容易,我也对不起人家,要不是我那次,说不定人家早改嫁了,现在谁还要她。
  往后的几年里,年秃子常常帮李大燕拉粪,犁地,种庄稼,家里家外帮衬着。李大燕不反对也不欢迎。渐渐地七姓庄的长舌妇的话传到他耳朵里,年秃子还想蹲劳改。他听了哈哈大笑说,蹲劳改吃国家饭,有什么不好。
  前年八月十五,李大燕把老房子收拾得干干净净,把旺财爹的灵位擦了又擦,燃一炷香,跪在灵位前说,他爹,不要怪我,虽说都老了,我也给你娶了儿媳妇,孙子也给你带大了,你就好好享福吧。他爹,我要人陪我说说话,你在那边就睁只眼闭只眼吧。然后把灵位用红布包好,放到箱子最底下去了。下午旺财按照娘的吩咐,到刘家拐子硬是把年秃子请到家里吃饭。饭桌上,旺财媳妇说了句,古话说得好,子孙满堂不如半路夫妻啊,年叔、娘二老你们说,这话对吗?虽没挑明,但他俩都明白。
  等旺财一家三口走后,圆圆的月亮已爬上树梢。坐在矮板凳上的年秃子,望着坐在床上的李大燕,猛地站起来,甩掉褂子,突然抱住她。李大燕似乎还有点忸怩地说,看看,都六十多了,还猴急,过去把门插好,等会孙子进来看到咋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