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皖籍张凯
皖籍张凯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8,781
  • 关注人气:2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记事■ 缘起缘灭20载,养子以怨报德虐父竟“合

(2007-10-08 12:43:00)
标签:

家庭

青羊区法院

父子

干爹

黎德元

成都

分类: 【社会纪实】

20多年前,鳏居的黎德元老汉收养了一个流浪的孤儿,并将自己的手艺倾囊相受,为他娶妻,赠他房产,但20多年后的今天,养子竟将身患癌症的他赶出家门。2005年2月24日,悲愤的老人一怒之下将养子告上法庭,满心期望法院能给自己讨个说法,然而黎德元老汉等来的却是被赶出家门竟然“合法”…… 

   

缘起缘灭20载,养子以怨报德虐父竟“合法”

 

                       ■本刊记者  张凯

 

  2005年大年初四的晚上,千家万户都沉浸在过年的温馨与欢乐之中。可在成都市郊区的一间极其简陋的出租屋里,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把酒杯斟满巨毒农药,用颤抖的手端起准备喝下去结束自己的生命,所幸的是被邻居李费的妻子发现……究竟老人为什么会独自一人?又为什么去自杀?

 

施善埋祸端  拣来的孤儿得赠房产

 

   老人叫黎德元,今年61岁,独身20多年。他自杀的原因是脖子右侧有一个巨大的肿瘤,疼痛难忍,病魔使他的右手失去了活动能力。老人说,癌症对他来说还只是一方面,真正让他寒心的是相处20多年的养子忘恩负义,硬硬把他往死路上逼。

  1984年3月的一天,黎德元和单位的李师傅一起在火车站见到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衣衫褴褛、饥肠辘辘的样子,就给他买了一碗面条吃。黎德元和李师傅走的时候,哪个少年就跟着走,我们走了好远,回头发现他眼泪汪汪地跟在后面走。

  当时,李师傅半开玩笑地说:“德元,你不如把他领回家养着吧,老了好歹也有个照应。”就是这句玩笑话改变了黎德元下半生的命运。

  听了李师傅的话,黎德元心里一动,回过头来一问,得知他叫覃必成,是个孤儿,这让黎德元不免心生同情,也觉得孩子跟自己有缘。黎德元有过一次短暂的婚姻,有一个儿子,但在2岁的时候丢失了,算起来跟流浪少年一般大了,看到流浪儿无依无靠的样子,黎德元不禁想起了他丢失10多年的儿子,鼻子一酸,两行浑浊的眼泪流了下来,看着眼前的流浪儿,不加多想,就把这个流浪儿领回家中。

  他想,自己亲生的儿子丢了,现在却拣了一个回来,在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感觉孩子很本份、懂事,黎德元很高兴,有一种失而复得的兴奋,于是对覃必成视亲生儿子一样疼爱,不自觉地开始为他的将来做打算。黎德元当时在一个单位的食堂做厨师长,就把孩子带在身边打杂和一心一意教他厨师的手艺。

  一天,黎德元下班回家,对覃必成说:“孩子,我没有儿子,你没有爸妈,以后你就是我的儿子,我就是你的爸爸,你只要好好工作,给我养老送终,这房子以后就送给你了。”覃必成扑通一声跪在黎德元的面前:“爸!您就放心吧,我就是您的儿子,您就是我的亲生爸爸,爸爸您老了,我养活您,给您养老送终,您对我那么好,我要是做了不仁不义的事,遭千刀万剐。”覃必成这番掷地有声的话,使黎德元的眼里充满了泪花,拉着覃必成说:“儿子,起来吧,我没有白疼你。”父子俩抱成一团,泪水浸湿衣襟。

  转眼间25岁的覃必成了开始恋爱了,可是,谈了好几个都是因为家境不好而告吹了。当他和第四个女朋友因没有房子大吵一架而分手后,覃必成很伤心,服毒自杀,差点一命归西。康复后,覃必成伤心地对黎德元说:“爸,我都谈了四个女朋友了,人家都嫌我没有房子和我吹了,您要是把房子给我,我再谈对象的时候说话也有底气,我要是结了婚,您就可以抱孙子了。再说,我虽是您的养子,但您待我恩重如山,我就是您的亲儿子,养条狗还能看家护院,知恩于报,何况我还是人,您就放心,我要是忘恩负义的,遭五雷轰顶,死无全尸。今后您的生老病死的义务全有我来承担!”

  黎德元老人听儿子这么一说,心理塌实了许多,以为没有白养活这个孩子,当初收留他是对了,自己亲生的儿子又能怎么样?现在不是有许多儿子不买老子的帐的吗?儿子不也有打老子不给老人饭吃的吗?想到这,黎德元老人心理乐滋滋的。老人眼睁睁地看到和他同龄的小伙子都娶妻生子了,也看到儿子的女朋友一个一个地吹了,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如果儿子名下有房产的话,也许女朋友就不会和他吹了,早点结婚,自己也能早日抱上孙子,他不希望养子今后也像自己一样单身一人。黎德元想,只要他和未来儿媳妇待我好,我还有什么舍不得的呢?反正我就一个人,我死了什么也带不走,别说房子是他的,就连家里的一草一木都是他的。

  黎德元从儿子的前途考虑,为使儿子安心,他于1999年3月20日,提出将自己的住房赠予养子,双方签下了赠予合同,并到成都市青羊区公证处对赠予合同进行了公证,然后又到成都市房管部门办理了房产变更手续。

  在青羊区公证处办理公证时,公证员还告诉老人可以办理遗赠,也就是等他过世以后,养子就自然继承了房产,但是老人没有采纳这个意见,只是在赠予合同上注明养子接受赠予后要负责自己的生养死葬。实际上黎德元和覃必成的这份赠予合同是属于有偿的,也就是附条件的赠予。

  覃必成在得到房子后果真如愿结了婚,并且有了孩子,小夫妻俩在外面挣钱,老人在家带孩子,天天一老一幼在街坊邻居面前走来走去,日子过得幸福美满,令大家羡慕不已,覃必成也成了大家公认的孝子。这样三代同堂的日子对黎德元来说就是成都人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安逸。他也以为这份安逸会一直陪伴自己安度晚年。

  这样安逸的日子过了四年,然而世事难料,在他们认识的快21年的时候,也就是2004年底,老人被检查出患了淋巴癌,疾病不仅侵袭了老人的身体,也摧毁了他的那份安逸。

 

以怨报其德  不孝子赶养父出家门

 

  覃必成得知黎德元老人患的是淋巴癌后,他的心理就只有自己的小家了,视养父为拖累的包袱,其态度也发生了极速地转变,有意地疏远老人,采取软拖硬抗的措施,不出钱给老人治病,以前的誓言全都不兑现了。

  2004年9月的一天中午,黎德元到医院看病回来对覃必成说:“儿子,医生叫我住院治疗,你能不能先出钱给我交上?”覃必成听后爽快地回答:“我没有钱!”黎德元一连几天向覃必成催要住院费,覃必成都不给,于是,黎德元很气恼地说:“当初你可是拍着胸脯说要给我养老送终的呀?现在我病了你怎么能一点不管!我赠房子给你的时候,我们可是签了协议的!”听了老人的话,覃必成想了想,说:“你得的是癌症,不是一般的小病,不是花个三五千块钱能治好的,不如省点钱,给你买点好吃的吧,我们何必花这个冤枉钱呢?既然你说我们签了协议,我也不装孬种,这样吧,我就一次付给你2万块钱,但你以后不能再找我要了,我也不再承担赡养你的义务,我们两清,谁也不欠谁的了。”  

  黎德元老人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和难以接受的是自己收养了21年的孤儿会说出这种没良心的绝情话。气得他一下子血压升高而休克过去,被救护车拉到了医院。就在这样危急的时刻,覃必成就连抢救费都不愿意替老人支付。从医院拣回一条老命的黎德元得知儿子不愿意替自己支付抢救费的时候,悲从中来,不禁老泪纵横,再次病发。

  这次病发,黎德元老人不得不住院治疗,随后医院便下达了病危通知书。但是覃必成装着不知道,连医院也不去,坚决拒绝给钱做手术。直到他背弃信义的事情被成都新闻媒体报道后,迫与社会舆论压力和市民的指责,覃必成才拉到医院看一眼对他恩重如山的养父。

  就在老人病危被抢救后的第四天,黎德元老人还没有出院,覃必成就找来搬运工,把黎德元老人的床从家里搬出去。随后将老人赠予自己的住房卖了11万多元,然后又贷款买了一套近100平方米带电梯的公寓楼。

  2004年9月24日,覃必成主动来到医院,但不来照看老人的,而是要求和病重的黎德元老人签定协议,大概内容是:黎德元的房子买了11万多元,黎德元同意将近几年来覃必成承担了老人的生活费,以及他对老人的关心、照料所发生的费用折算下来共9万多元,再支付的2万元就正好11万多元,相当于把房屋归还给了老人,以后,该房屋归覃必成所有,双方同意并撤消附带义务的《赠予合同》。也就是说,这份协议实际上把两人20多年的父子亲情一笔勾销!

   成都市公证处副处长屈心彪告知他们要反复考虑,特别是黎德元你的年龄比较大一点,还患了癌症,希望他们回去再反复考虑考虑,你们应该充分协商,然后达成了一个更好的协议。

  屈心彪还对黎德元说,覃必成在协议上明确地写着,在你交出家中的钥匙后才能拿到那2万元钱,离开时只能带走一张床,从此双方生养死葬,互不相干。你要慎重地考虑啊!

  老人说:“我对养子彻底地绝望了,从前我把他当作我全部的依靠,没有为自己做任何打算,而今却落得如此下场,为了解决看病的费用,我也是万般无奈的同意了养子覃必成提出的解除赡养关系的要求,又一次办理的公证手续。”

  出院后的黎德元老人回到家,看到自己住了一辈子的房子已经换了主人,他知道自己已经是无家可归了,无奈之下,孤独的老人在郊区租了一间极其简陋而便宜的房屋住下来。他尽量地节省开支,几个月下来,那2万元钱已经所剩无几了,只能依靠一些普通的药物来缓解暂时的疼痛。为了节省每次60元的穿刺费用,老人不再去医院做穿刺了,而是自己用不太灵活的左手来操作,就是把肿瘤外面的皮肤刺破将里面的浓血放出来,不然就会胀痛难忍,并且是每天至少一次。

  老人穿刺的情景简直让人感到震惊,可以想象,他在生理上时刻遭受着难以治愈的病痛,在心理上又承受着难以淡忘的伤害和背叛,在经济上也面临着难以维持的地步,黎德元感到自己已经走投无路了。而在这个时候,老人的养子又在哪里?他又怎么能够不闻不问?

  老人租住处的邻居们了解到他的遭遇,个个愤愤不平,在大家的支持下,黎德元决定再回去找覃必成论理。

  当老人打通覃必成的电话,可在通话中再也找不到一丝20多年父子情的痕迹,双方的沟通也毫无意义,老人想跟覃必成进行面谈,,可是覃必成一声不吭就把电话挂断了。老人无奈之下,只好拖着虚弱的身体硬撑着找到覃必成工作的酒楼,但覃必成却避而不见。

  2005年1月25日,黎德元老人的病情忽然加重,脖子上的肿瘤变得更大,更加疼痛,因为没有钱买药,他就只好躺在床上硬熬着。贫困交加的他已经欠下房东好几个月的房租了,房东很同情老人的遭遇,才继续让他住下去。

  大年三十,为了过个年,尽管黎德元被病痛和孤独折磨得要死了,他还是自己爬起来熬了一碗稀饭喝下。善良的邻居李费和妻子给他端来一碗热腾腾的水饺,这就是老人最丰盛的“年饭”了。风烛残年的黎德元孤独地呆呆地坐在一张破旧的小桌前,想到的还是和他生活了20多年的养子和他那可爱小孙子,他多么希望覃必成带着小孙子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他面前,他可以忍受病魔给他带来的疼痛,他更可以忍受大过年买不起一点年货的贫苦,但他无法忍受冰冷的小屋里这种孤独。

  邻居李费和家人年初四回到成都,推开黎德元租住的屋门,惊呆了,黎德元老人已经淹淹一息了,李费两口子的眼泪哗啦流了下来,于是他们两人给老人做饭,到医院买药。

  当晚,万念俱灰的黎德元在恢复一点体力的时候,他拿出电线挂在墙壁上,准备了结自己痛苦的一生,在李费夫妇苦苦劝说后黎德元才稍微安静了些,而当他们一出门,黎德元又开始想办法寻死,弄得李费夫妻两人轮流看守在他身边。

  2005年2月15日元宵节这天,成都满城的烟火,满城的欢乐,但也无法激起老人对生活的信念。黎德元老人趁李费夫妇回家照顾孩子的时候,他从桌下摸出一个瓶子,把酒杯斟满,他颤抖地举起酒杯……

  李费的妻子不放心老人,正在这时又返回来看他。她一推开门,小屋冲满了浓烈的气味,一把夺过了老人手中那斟满毒药的酒杯:“黎大爷!你要干什么?!”

  “让我死吧!我还指望活下去啊!”老人见求死不能,突然放声大哭,那哭声将要把成都喧嚣的夜淹没,那哭声是多么的悲切和凄凉啊!

  在邻居们的劝说和关怀下,老人终于放弃了死的念头,并拿起法律武器决心向覃必成讨个说法,于是,悲愤的黎德元老人终于将20多年的养子覃必成告到青羊区法院。

 

深冤向谁诉  无奈判决老人两鳃泪

 

  2005年2月24日黎德元在邻居的陪同下来到成都市青羊区法院。法院的工作人员见了他都一阵揪心。尹红副院长说:“当时成都的天气还是比较冷,他来的时候只在内衣外面套了一件睡袍,冻得他一直发抖。”由于老人的情况符合司法救助的条件,因此律师陈军表示愿意免费为贫病交加的老人代理案件。

  2005年3月24日上午,成都市青羊区法院开庭审理此案。

  在法庭上,覃必成和他的代理律师失口否认这段父子关系。覃必成说:“我本来是重庆垫江县人,1983年8月1日来到成都找工挣钱,在成都好多天也没有找到工作,那天,我到火车站准备买票回家,他看到我就问我是哪里人,问我多少岁,我告诉他我16岁到17岁,有16岁半了。他就说我们那里的食堂缺一个勤杂工,你愿意去吗?我说好的,就这样他就把我带回去了。我一直都是靠自己打工来养活自己,跟本就没有叫他来抚养过,我不承认我们是父子关系,我只认为是师徒关系。我和他见面的时候就告诉他我的家庭地址和父母姓名,我不是孤儿,也不是流浪儿,更没有当过什么叫花子。”

  究竟是老人所说的救助还是覃必成声称的招工,暂时不能判断,但有一点是邻居们早先就证实的,俩人共同生活了20多年,并且以父子相称。

  法庭在调查时问他,如果你不认可他是你父亲的话,为什么会在合同当中你们会以父子相称?

  覃必成大言不惭地说:“既然他送房子给我,别说叫他干爹、老爸就是叫我叫他爷爷、老祖宗我都愿意,当初还不是为了达到目的。”

  在庭审期间,他的代理律师出示覃必成老家的户口本说:“覃必成的户口1993年以前一直在垫江县,以后虽说迁来成都,但并没有落在黎德元的户籍里,双方并没有形成事实上的养浮子关系,因此覃必成自然没有赡养黎德元的义务,也不应当承担黎德元的赡养费。”

  庭审期间,覃必成还说了这样一番话:“当初接受黎德元赠予的房屋只有20平方米,拆迁后换成了50平方米的两居室,补交的房款是自己出的,黎德元没有出钱,那50平方米的房子我卖了11万多元;这些年来我关心、照料他,再加上我每月承担他的生活费,折算下来共有9万多元,再加上我最后一次性支付给他的2万块钱治病,就相当于把将房子还给了他,现在双方已经毫不相干了,无论在感情上还是在经济上已经两清了。当初在赠予合同上写的房子赠予我,要管他的生养死葬,是因为他太狡猾了,把我套进去了,我现在才知道被他算计,上当受骗了。”

  在法庭上,覃必成毫不讳言当初在接受赠予享受利益的时候不顾一切,等到老人患病需要花钱治疗该尽义务时,他却只想摆脱负担,并且在良知和道德上没有丝毫惭愧感,反而说自己是被老人算计,上当受骗。

  黎德元老人说赠房的当初自己根本不可能预料到多年后会患癌症需要花钱,是由于覃必成跟女朋友为了住房而吵架分手后,他伤心地自杀未遂,我实在看不下去才将住房赠予了他,街坊们也有所了解。怎么能说我算计他,有怎么能上我当受我的骗呢?

  律师陈军认为黎德元老人和覃必成养父子的关系成立,覃必成应该尽赡养义务,应该为老人支付40000元的医疗费和每月500元的生活费,同时提供住所和答应老人提出的精神赡养的请求。

  成都市青羊区法院法官刘平说:“已经落到这步田地的黎德元老人希望覃必成能够回心转意,和妻儿一起定时去看他,关心一下老人,年纪大了就孤独了,随时看他一下,或者你打个电话问候一声也能安慰老人孤独的心。

   在构不构成赡养关系上,覃必成提出我家里有父母,他们都70多岁了,要我赡养。据老人说在20多年前认识并且救助覃必成的时候,覃必成说他是他是孤儿,直到多年后才知道还有父母健在,家人都在重庆。

  覃必成的母亲说:“儿子一走就是10年,杳无音讯、生死不明,家人也无处找,我们就是找不到。

  “他在出走10年后又突然回来了,我们得知儿子在大城市成都生活得很好,得知儿子做了大厨师,改变命运,成了大城市的人,真是多亏了好心人,他的干爹黎德元的帮助。

  “儿子告诉我们,干爹(黎德元)那年看见他在火车站躺着,他就对他说,你是怎么了?儿子说饿得起不来了,干爹(黎德元)就买面条给他吃,又带他回家,教他手艺,后来又花钱给儿子娶了媳妇,又把房子送给我儿子,他真是好人,难得的好人。不孝顺人家,真该遭雷劈死!”

  从覃必成母亲的话里可以证明了两个问题,在道德上,覃必成否认在危难时得到了黎德元雪中送炭的救助完全是谎言。而在法律上,覃必成的亲生父母健在,那么跟黎德元的养父子关系就不能成立,覃必成就没有赡养黎德元老人的义务。

  成都市青羊区法院法官刘平是这样解释的:“ 根据法律规定覃必成必须和亲生父母解除了关系之后,和黎德元的养父子关系才能成立,他才有赡养黎德元的义务,对此,法院也显得非常无奈。“

   2005年,成都市青羊区法院对癌症老人黎德元状告“养子”不赡养一案做出一审判决。青羊区法院认定,黎德元和“养子”覃必成认识的时间是1984年,而不是1983年,那时被告已经满16周岁。国家收养法规定:被收养人必须是14周岁以下,因此他不符合收养年龄。原被告事实收养关系不成立,驳回了黎德元所有诉讼请求。

   老人对于法律上的道理已经明白,但是在情感上他仍然难以面对,在心中那20多年来的父子情竟然不能够被认可,而在这同时,屋露偏逢连天雨,老人因为经济困难,连每月100元的房租都已经拖欠几个月了。

  成都市青羊区民政局黄瓦办事处,副书记张革平说:“我们对老人的住房、治病、生活来源等三大问题,做出了合理、妥善的安排:每月给老人解决100元的房租;为老人申请一次性医疗救助;给老人按每月210元的标准发放最低生活保障金。”

  在民政局、法院、律师及街坊邻居的关怀和帮助下,老人的着落问题基本解决了,另外,他的状态也逐渐有了变化,不再像当初那样提起过去便老泪纵横,现在豁达了许多。但是,那来自与自己一父子相称而共同生活20多年的覃必成的背叛与伤害,对于癌症缠身的黎德元老人来说却是永远无法痊愈的创伤和死也不瞑目的遗憾……

 

【编后语】

  编完这篇《缘起缘灭20载,养子以怨报德虐父竟“合法”》的文章后,我想到一个寓言故事,在寒冷的冬天,农夫把一条冻僵的蛇放进了怀里温暖,可是苏醒后的蛇却恩将仇报地咬了农夫一口。这个寓言不是让我们吝惜对别人的帮助,而是警世我们人跟蛇存在本质的区别,人具有感情,应该懂得知恩图报。与此同时也使我想起了在国际大专辩论赛里,大学生们曾经为“道德和法律关系问题”而争论不休。但是,无论是正方还是反方,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在一个法制社会里,道德是必不可缺的。在老百姓的心中,衡量道德的标准就是“良心”。即使有人钻了法律漏洞的空子,违背了道德而去伤害他人,法律无法来制裁他,电脑是这个社会会以另一种方式来惩罚他。因为一个没有良心的人,无法获得别人对他的尊重,更不会获得真正的幸福,回受到良心的谴责。一方当事人覃必成虽然赢了官司,但他的良心却输得一塌糊涂,被街坊邻居唾骂为缺得鬼,良心被狗吃了的忘恩负义的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