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皖籍张凯
皖籍张凯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094
  • 关注人气:2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社会纪实■脑死亡父亲割肾救女  爸爸在远方惦记着我

(2007-03-23 14:49:36)
分类: 【社会纪实】
■社会纪实■
 
       生命就如一团火焰,渐渐燃尽自己,但当一个新的生命降临了,他就得到了一个崭新的火苗,众生就这样相互传递着生命,正如赛跑的人一样,互相传递着生命的火把。

                        ——题记

■社会纪实■脑死亡父亲割肾救女 <wbr> <wbr>爸爸在远方惦记着我

 张 凯

    2006年3月26日,在解放军桂林181医院,全国首例亲属间脑死亡患者肾脏移植成功,于是在广西乃至全国以及医学界引起很大的震动,一个传奇的亲情故事更让人们感叹。车祸前,父亲林广政与患尿毒症的女儿林涛涛一次又一次在关于生命的拷问面前,深沉父爱与拳拳孝心战粟碰撞;车祸后,面对已经脑死亡父亲的肾脏能否移植给患尿毒症而生命垂危的女儿,手足同胞亲情、夫妻俩恩爱情与母女之间骨肉情产生了剧烈冲突。而当纯洁、无私的同窗友情潮涌而来之际,亲情、爱情、骨肉情受到强烈震撼,进而迸发出全力拯救少女的人性光华。

 

突降厄运  乖女患尿毒症仁慈父遇车祸

 

    林善琼家住广西桂林市荔浦县荔城镇沙洞村,与丈夫林广政靠做小生意维持生活和供两个女儿读书。生活过得虽然拮据,但家庭和睦,两个女儿乖巧,给这个家带来幸福。2003年11月灾难突然降临到这个幸福的家庭。

    在父母的眼中,两个女儿都是聪明、懂事、善良的好孩子,特别是大女儿林涛涛,不但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还乐意帮助同学。林涛涛原来就读于荔浦中学尖子班,2003年被石家庄经济学院录取,到学院报到一个星期后,她又回到了桂林中学复读。11月25日林涛涛回家说这段时间连续感冒,就连上一层楼都要休息很长时间,咳嗽得难以入睡。当天父亲就带她到荔浦县人民医院去做检查,但医生给的却是“死亡通知书”,林涛涛被确诊为尿毒症晚期。

    林善琼对记者说:“那天检查结果出来前,医生把我和他爸爸叫到医院办公室,看到医生的表情我心中就‘咯噔’一下。接着医生就问我们有几个女儿,我们被这话问懵了。等我们恢复了平静,医生就说,你们的女儿得的是尿毒症,而且还是晚期,这是很难治的病,她怕是活不长了呀。”

    医生还说挽救涛涛生命有两个办法。一个办法是做血液透析,但维持生命要一直透析下去,另一个办法就是换肾。但换肾需要很多的钱,少说也要二三十万,换肾还要有肾源,换肾后要养肾,养肾的费用更高,每年要四五万元。

    他们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女儿是尿毒症,而且还是晚期!一时间林广政和妻子林善琼几乎瘫倒在地!这么一个出众而且懂事的女儿,怎么竟在青春年少的花季陡然被命运之神抛入生命的谷底,残酷的事实让他们感到天要塌下来了!林善琼哭着对丈夫和涛涛说:“涛涛,你是娘身上掉下的肉呀,你要是得了别的病多好啊,怎么就得了这个病呢?”女儿的不幸一下子压在爸爸的肩头。一夜之间,这位强壮的汉子仿佛瘦小、苍老了许多。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了,涛涛的病也一天比一天严重。林广政总是轻声地安慰女儿,然后怀揣着从亲友那里东拼西凑来的几万元的救命钱,背起女儿踏上了求医的路。从荔浦到桂林,从桂林到南宁,从南宁又到广州,从广州再到上海、北京……“每当爸爸背起我的时候,我总感到一份难言的愧疚。在我即将长大成人时,本来应该帮助爸爸承载生活的沉重时,我却像儿时那样压在他的肩上。”这封涛涛留给同学的信立即在荔浦县一中引起很大的反响,短短的几天时间,全校师生就为她捐款1万多元。■社会纪实■脑死亡父亲割肾救女 <wbr> <wbr>爸爸在远方惦记着我

2005年5月底,在广州中山医院肾脏科治疗的涛涛不得不做起了血液透析。父亲林广政记得医生说的换肾可以救女儿的命,这时父亲悄悄做了检查,结果发现他的肾与女儿的肾配对成功率比较高,他立刻直起腰杆对医生说:“把我的肾挖一个给涛涛!”然而涛涛听到了坚决不同意,她流着泪对爸爸说:“我已经把你压夸了,不能再要你的肾了。再说,就是换了(父亲林广政生前与患尿毒症的女儿林涛涛惟一一张合影)

你的肾,我还要长期每月花三四千元来养肾,这样会把你拖累死的,妈妈和妹妹更需要你啊!”

    一时间,全家人哭成一团。妈妈说:“你爸爸给你一肾,是救你的命,至于以后吃药的钱我们还能挣,没有了你我们还怎么过。”然而女儿说:“爸、妈,你们什么也不要说了,再说给我捐肾,我现在就去死。”最后父母只好妥协,让女儿继续透析治疗。半个月后,涛涛的病情再次威胁到这个如花的生命,爸爸再次提出把自己的肾给女儿一个,但女儿的态度更加坚决:“爸爸、妈妈你们已经为我辛苦了20年,我不能在二老的背上压一辈子。现在为我已经花了快10万元了,我只求二老放弃治疗吧,求求爸爸、妈妈让我回家,就是死也要死在家里,我不想死在外面,死在医院。我死了也会托生到二老的膝下做你们的孩子,好好地孝敬你们!”涛涛的话让所有的人流下了眼泪。对这对可怜的父女来说,血浓于水的亲情和医疗技术条件已经完全有了拯救女儿的生命的可能,然而,贫穷却让女儿宁死也不愿意接受爸爸救命的肾。

    一个月后,涛涛的病情基本稳定,这时涛涛回到了荔浦县的家里,继续在当地医院做透析。

    2005年7月27日,他们来到了北京。在北大医院,病重的涛涛再一次拒绝了爸爸捐肾的要求。在涛涛病情基本控制继续恶化的情况下,爸爸只好把她背回了广西荔浦县城的家。一天夜里,林广政在妻子林善琼的面前再次流泪了:“我看到孩子全身难受的样子,心里简直像刀割一样。我真想从6楼跳下去呀,那样我就可以把我的肾给涛涛了。”妻子抱着林广政流着泪说:“广政,不要乱说,有你在孩子才有信心啊!”

    此时,一家4口人住在郊外租的两间平房里。爸爸告诉两个女儿:“为了多赚点钱,家里的房子高价租给别人了。”女儿哪里知道,到现在已经为她花去了20多万元了,爸爸、妈妈已经把家里的房子卖掉了!

    当涛涛的病情继续恶化的时候,他们哪里知道,一个更残酷的灭顶之灾正向这个摇摇欲坠的家袭来。2006年3月20日上午9时,林广政骑摩托车到荔浦县修仁镇建陵中学送东西,11时许,从建陵中学回来路过青山中学时与一货车相撞,林广政当场昏迷。

 

父脑死亡  同胞情夫妻爱母女心大碰撞

 

    2006年3月20日下午2时许,林善琼突然接到交警队的电话:“今天中午青山发生了一起摩托车和大货车相撞的恶性交通事故,大约50岁的男摩托车主当场昏迷,现在在县医院抢救,你去看一下是不是你的丈夫。”

    心急如焚的林善琼急匆匆赶到医院,当她看到手术室外那件沾满血迹的衣服,脑海里顿时一片空白。医生把她领到手术室,她看到面目全非的丈夫,再也支撑不住,昏倒在手术室里。

    三个小时后,林广政的手术艰难地结束了。医生对林善琼说:“情况很不好,即使能活下来,恐怕也是个植物人,你要有最坏的心理准备。”医生的话字字都像锥子刺痛她的心。这时,林善琼悲痛欲绝。医院里躺着濒临死亡的丈夫,家里的床上睡着患尿毒症晚期的女儿,双重的灭顶之灾使她一夜之间白了头。她告戒自己:为了女儿,一定要挺住!为此,她一边料理医院的事情,一边照顾女儿。3月21日中午,涛涛问妈妈:“爸爸呢?他去哪儿了?”她对女儿说:“你爸爸去桂林办事去了,要过几天才能回来……”

    3月23日,林广政的第三次脑部CT结果出来了,此时,林广政在重度昏迷中停止了自主呼吸,医生只好为他用上了呼吸机,一旦撤下呼吸机,他将失去一切生命迹象。医生对林善琼说:“你丈夫的脑可能已经死亡。”

    在撕心裂肺的悲痛中,林善琼根本接受不了丈夫脑死亡的事实,她想如果丈夫死了,我一个女人带两个女儿,一个有病,一个还在读书,以后怎么活。那天晚上,女儿说她不舒服,连下楼的力气都没有,她又背不动女儿,想起以前女儿不舒服,都是她爸爸背她下楼,就特别伤心。这天,林善琼彻夜未眠,她想不能让丈夫走了,女儿也跟着走,她脑海里反复浮现丈夫几次要把他的肾捐一个给女儿而没有实现的心愿。现在专家鉴定丈夫不行了,还不如完成丈夫捐肾救女儿的心愿。”

    第二天一大早,林善琼找到院长说:“我丈夫一直想把他的肾捐给患尿毒症的女儿,由于女儿坚决不同意,丈夫一直没有如愿。医生,既然丈夫已经没有希望活过来,就把他的肾移植给我们的女儿,帮我丈夫圆上最后一个梦吧!”

    院长听了林善琼的话,对他说:“现在你丈夫要是有意识,能表达把肾捐给你们女儿的意愿,我们现在就能帮你做移植手术。可他现在是脑死亡的人,我们没有处理的依据和权力。你的心情我很理解,我马上就给你联系专家,为这事咨询。”

    很快,院长联系到了国内知名的肾移植专家、桂林解放军181医院肾脏科主任眭维国。对于这个棘手的问题,眭主任也拿不了主意,便立即和中华医学会常务会员、脑死亡理论专家、武汉同济医院陈忠华教授联系。陈忠华教授表示:“中国传统死亡以心跳停止、呼吸停止作为标准,脑死亡以前在中国不算死亡,所以要慎之又慎。就拿广西的这起案例来说,我不会因为家属希望为亲人做换肾手术,就草率地作出脑死亡的判定。脑死亡的亲体肾移植在我国还没有出现过,但我十分支持这个亲体肾移植,因为救助有希望的生命是最关键的。如果确认患者已属脑死亡,我会专程去协助完成这个移植,但患者直系亲属的意愿必须得到充分的尊重,他的直系亲属全部同意签字。只要有一个直系亲属不同意签字,都有可能涉及到法律问题。”

    这时,林善琼的心里忐忑不安,她不知道每一个亲属能否同意接受这个事实。她反复考虑后,决定先与在广州打工的妯娌联系。弟媳在电话中说:“林广祥(林广政的弟弟)正在回老家的火车上,我争取说服他。”

    林广政兄妹5人,他是老二。老四林广祥是家中最有文化的人,获知哥哥出事后,正在广东打工的他,于3月21日凌晨5时赶了回来。他说,听医生介绍情况后,就猜到哥哥已经救不活了,但还是立即回广东,凑了一笔钱回来。

    23日再次回到荔浦时,听说了嫂子想换肾的事,他想换肾在广东常听说,脑死亡也曾听说过,但发生在自己身边,总认为还不到要换肾的程度,所以当时他没有表态。

    而大哥当时则很不理解:“脑死亡我听都没听说过,但我知道弟弟只要一取肾,人就没了,哪怕只要有一丝希望,我都希望是先救人,取弟弟的肾我不同意!”很快,林广政的哥哥、姐姐和妹妹都知道了,他们一下对林善琼翻了脸:“你放下丈夫不去救,却要彻底把他弄死!安的什么心?”“嫂子,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面对指责声一片,林善琼如万箭穿心。她没有想到,为了救女儿,林家人竟如此不理解她。她流着泪说:“你们都知道,我自从嫁到林家,一直与广政和和睦睦,他是我老公啊!我怎么能对他有坏心?他要能活过来,我宁愿替他去死。但医生都说了,他根本没有活过来的可能了,这种情况下实现他生前的意愿,是罪过吗?难道涛涛这孩子不是你们的亲侄女?不是你们林家的骨肉吗?”

    林广政的姐姐哭着说:“广政的事我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医生虽然讲了,但我就是不相信!”他的妹妹也说:“退一步说,哥哥就是没救了,我也不愿意让他在最后挨上一刀啊!”

    此时此刻,他们在生命抉择面前,同胞情、夫妻爱、母女心遭遇了截然相反的激烈碰撞。

 

友情无敌  父爱的灵魂托起如花的生命

 

    3月24日,林广政出现了心脏衰竭的前兆,医生有些焦急地对林善琼说:“你丈夫的病情一旦失控出现心衰,势必造成肾死亡,到那时再移植根本就不可能了。”至此,涛涛已经到了全身浮肿的危险境地,生死已是千钧一发!

    而最让林善琼焦急的是,丈夫的家人到现在还接受不了脑死亡的事实,更接受不了在他还有一口气的时候取他肾的事实。女儿能够生存的路似乎被彻底堵死,林善琼只有仰天嚎啕大哭。

    “阿姨,我是涛涛的高中同学潘自全。”原来,当他知道涛涛的病和林家的不幸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的潘自全立即和更多的当年荔浦尖子班的同学联系。于是,南开大学的莫顺强、厦门大学的邹乔远、哈尔滨工业大学的卓义、湘潭大学的董莉、湖南大学的乔志等40多位同学,他们在电话、手机短信、电子邮件里传递着“涛涛尿毒症晚期,她的爸爸在车祸后脑死亡,我们各尽所能,省下一点伙食费,为她筹款做肾移植手术……”      涛涛在全国各地40多所大学读书的中学同学、校友正齐心协力地为她筹集捐款,希望这位正处花季的女孩能挺过这一个坎,拥有自己生如夏花般灿烂的人生。短短的两天时间,这些从荔浦县考出的苦孩子就为她捐款2万多元。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就读的潘自全、南开大学的莫训强和在北京读书的廖娟说:“我们三个人和涛涛同窗9年。目前,我们筹集了将近3万元的捐款,都是发动同学为她捐助的。大家都希望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帮助涛涛。”

    记者了解到,莫训强的家庭条件非常困难,但这一次为了涛涛,他一次性就捐了5000元。而这些捐款,全部都是莫训强的“西部助学金”。涛涛的妈妈在得知靠助学金读书的莫训强,将自己的助学金全部捐献给女儿以后,不禁感动得失声大哭:“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们,你们这些大学生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我们的女儿肯定能好起来的,因为有这么多的人关心她,她一定要好起来……”

    涛涛的母校荔浦中学也十分关注她的命运,为她换肾捐款1万元。此外,社会的许多爱心人士都在关注着这个命运多舛的女孩,桂林解放军181医院捐款1万元、桂林红十字会捐款1万元、荔浦县工商局职工捐款3000元……越来越多的人们为来自亲情与友情的双重感动而表达着美好的祝愿。面对着这些同窗的真情和社会各界的友情,林善琼百感交集,禁不住泪水长流。

    面对有这么多好心人在关怀姐姐,涛涛的妹妹流下了感激的眼泪:“为了妈妈,为了姐姐,为了所有关心我们的人,我一定要努力考上大学,将来可以报答这些好心人。”

  而涛涛远在重庆大学读书的表弟也激动地告诉记者:“谢谢这么多人关心我的表姐。表姐以后欠的医药费我来帮她还,这些好心人我们一起来报答。”

    同学们除了马不停蹄的为她筹集医药费,还一直关心她的病情,安慰她的情绪。

  在涛涛的手机里,有数百条短信都是她同学、社会爱心人士发给她的。在短信里面,大家鼓励她,安慰她。“涛涛,你的事就是我们理化一班所有人的事”、“涛涛,我的电话24小时为你开着,只要你需要,就给我打电话……”一句句的问候,一份份的深情。涛涛的妈妈说:“涛涛可以坚持到现在,全靠她的同学和许多关心她的人的鼓励。也正是因为有这些,我才有决心送她来换肾。”

    而在涛涛的班级公共邮箱里面,记者看到近百封表达对涛涛关心的信件。涛涛的同学、老师和同学的父母等,都在里面为涛涛鼓劲、加油,为给涛涛筹集医药费想办法。

     此时,林善琼面对林家人再也控制不住了,“扑通”一声给家人跪下了:“这3万多元钱都是些可怜的大学生硬挤出来的伙食费,他们大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啊!求求你们,救救涛涛,救救我那可怜的女儿,救救你们那苦命的亲侄女……”

    面对着真挚的同窗友情和炽热的母女亲情,林家人深深震撼了!经过几分钟短暂的沉默之后,林广政的弟弟林广祥开口激动地说:“对不起哥、嫂,我们应该同意的,只是我们一时接受不了。”这时,林广政的姐姐也泣不成声地说:“我同意,完全同意签字。”终于,林家人达成一致,同意救涛涛!他们说:“虽然我们不富裕,但我们会在经济上尽力帮助涛涛。”

    3月25日,林涛涛被母亲带到181医院时,她收到“涛涛,你有了救命的肾脏了”这条同学发来的短信,这条短信使她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当日下午,林涛涛的大姨无意中透露了她父亲病情危重的消息后,聪明的林涛涛立即意识到,她将要得到的肾,很可能来自父亲。

    为了求证她的猜测,25日下午,她不停地给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的潘自全发短信,其中一条写道: 

   “我跟我爸是那种命运相连的人,如果他出什么事情,我也没有动力活下去了,我的头快要爆炸了,你跟我说实话好吗?”

   “你跟我妈说,我想最后看我爸一眼,这是一个非常小的请求,让我摸一下他的脸,你能答应我吗?我爸永远离开我了,我居然不能见他最后一面,你知道我爸的肾还能换给我吗?我刚做完血透,我爸的心愿还能不能实现,要是能够的话,我会好好地活下去的。只要我活着,我就总会认为我爸还在远方惦记着我,我一直没看到我爸的样子,他应该是好好地在那里躺着,我也要为他好好地活下去。”

    3月25日晚,武汉同济医院的陈忠华教授乘飞机来到桂林,他与桂林解放军181医院肾脏科主任眭维国于3月26日凌晨1时50分赶到了荔浦县人民医院准备把林广政接到桂林。

    但此时林广政的体征出现了全面恶化的迹象。凌晨2时20分许,陈忠华教授为林广政做了检查,并确认其为脑死亡。在这种情况下,陈忠华教授和眭维国主任决定在进一步确认患者脑死亡后立即实施取肾手术。紧接着,林广政的哥哥和妻子填写了器官移植申请表。

    3月26日凌晨3时,专家和医生对着林广政的遗体默哀一分钟后,取出了他的肾脏,放进低温箱,连夜送到桂林解放军181医院。5个小时后,林广政的一只肾脏成功地植入他女儿涛涛的体内。而另一个肾,按照林家的意愿,捐给了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分会,由陈忠华教授带回武汉,于3月26日晚6时至8时,移植给了武汉一位52岁的女性患者。

    涛涛终于被来自脑死亡父亲的肾脏拯救了生命,而其中一系列动人的情感经历与激烈地冲突与碰撞最终归为气势磅礴的人间大爱,这份大爱将会深深感动着我们每一个人。从一种父爱和拳拳孝心的战粟冲突到手足亲情与母女骨肉情的交锋,最终在同窗纯洁友情和社会各界爱心的影响下迸放出如潮般大爱。中国首例脑死亡亲体器官移植闪耀着人性的光辉!

    5月9日晚,记者接到林善琼打来的电话:“涛涛今天出院回到家了,身体恢复得很好,非常感谢大家!”林涛涛接过电话对记者说:“是爱拯救了我。感谢所有帮助过我的亲人和同学,感谢社会各界帮助我关心我的人们。我一定好好学习,来加倍报答拯救我的人们,以告慰在远方惦记着我的爸爸!”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