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皖籍张凯
皖籍张凯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094
  • 关注人气:2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社会纪实■紧急手术:你是我的“心肝”【原创】

(2007-03-23 14:27:18)
分类: 【社会纪实】

 

■社会纪实■紧急手术:你是我的“心肝”【原创】   

18个月大的唐紫晨,患了巨大肝母细胞瘤,瘤体如同患儿头颅大小,且到了晚期,生命仅剩下最后3个月,要挽救小紫晨的生命,换肝成为惟一的生存希望……

 

紧急手术:你是我的“心肝”

 

淮南子

厄运降临,宝宝发病生命垂危

 

    年仅18个月的宝宝唐紫晨,生于广西全州县城,父亲唐汉林是县卫生防疫站的职工,母亲唐丁香3年前下了岗,全家的生活仅靠唐汉林微薄的工资来维持。

    2005年初,小紫晨出现发热、食欲欠佳、体重不增等症状。一天,妈妈唐丁香在给小紫晨洗澡时发现宝宝的小肚子鼓了起来,在一个月里,鼓起的地方飞速膨胀。

唐丁香说:“宝宝的肚子越来越大,用手一摸,有一个大硬块,摸着宝宝的肚子心里难受,让我感到一种不祥的征兆。”■社会纪实■紧急手术:你是我的“心肝”【原创】

    第二天,家人带着小紫晨到桂林医专做检查,很快结果出来了,小紫晨的肝脏有一块肿物。夫妻俩向医生询问结果,得到的是令人难以接受的现实。医生说:“我们怀疑是肝母细胞瘤,这种病没有办法治疗了。以后呢,宝宝吃什么,喝什么,你们尽管给他吃,给他喝。在他后面的这段日子,给他吃好喝好就是了。”面对这样的结果,全家人已经崩溃了,宝宝的姥姥当场就昏过去。

(小紫晨和奶奶、妈妈在一起)

    肝母细胞瘤这种病多来源于母亲怀孕时胚胎中胚层的非上皮细胞,即胚胎源性肿瘤。这种病的发病率极低,广西仅此一例。

    以后的几个月里,唐汉林和唐丁香夫妇带着儿子寻遍全国各地名医名院,但均没能找到救治的良方。

    看着小紫晨一天天消瘦下去,小肚子一天一天隆起,并渐渐出现轻度黄疸,唐丁香说:“反正有一线希望就要救他,孩子太可怜了。”就在全家陷入绝望时,一个意外的电话打来了。唐丁香有一个在天津打工的表妹,说天津有一家小儿肿瘤专科医院,让他们来试试。

    2005年5月1日,全家人怀揣一线希望,带着宝宝赶到天津市肿瘤医院碰碰运气,但谁也不知道等待他们的将是什么。

    天津市肿瘤医院对小紫晨进行全面检查,确认小紫晨患的是恶性肿瘤的一种——肝母细胞瘤,且到了晚期,已累及第一肝门、第二肝门,侵占80%肝脏组织,并出现了肝功能衰竭,因此不能实施肝脏的部分切除,他的这种病在临床上称为“不可切除”的巨大肝母细胞瘤。

    据天津市肿瘤医院专家介绍,肝母细胞瘤多见于新生儿和处于婴儿期的孩子,且早期发现并完整手术切除可获得良好的疗效,年龄越小治疗效果越好。

    天津市肿瘤医院副院长、肝胆肿瘤专家李强教授说:“病人已经出现黄疸,并且肝功能开始衰竭,如果不动手术,这个孩子的生存期应该不会超过三个月。”

    听到这个结果,夫妻俩如五雷轰顶,眼看着心爱的宝宝就要离开自己,他们的心全碎了,一次次向专家们哀求,哪怕有一线希望都要救宝宝。

    为了挽救宝宝的生命,医院专门成立了由30多人参加的专家小组,经过专家小组的认真检查,得出的结论是只有进行肝脏移植才是救治小紫晨的唯一出路。据资料显示:此类型患儿实施肝移植手术,有50%可获长期生存,目前世界上肝脏移植最小的年龄是2岁零6个月,但手术没有成功。这样的手术在我国还没有一例,如果手术,在我国尚属首次,并且手术要克服以下四大难点。

    第一,亲体肝移植手术难度最大的是实施动脉端端吻合,并保证其通畅;第二,患儿的胆道只有自动铅笔芯细小,但却要实施胆道端端吻合;第三,该患儿仅有10公斤重,术中出血必须控制在200毫升左右;第四,像如此年幼的孩子肝移植手术麻醉实施没有资料可查询,没有经验可借鉴等,因而麻醉医生面临着极大难度和风险。

 

母爱感天,舔犊情深割肝救子

 

    进行肝脏移植手术需要的几十万元费用,成为宝宝全家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唐丁香说:“我们家里没钱,几万元钱把房子抵押给银行。除了这几万元钱,我们再也没有钱了。”

  宝宝的爸爸唐汉林找到天津市肿瘤医院副院长、肝胆肿瘤专家李强教授说:“请你们能不能帮一下忙,晚一点给钱行吗?我们把房子也抵押了,想尽了一切办法,只凑到了这几万元,我心里非常的难过。”

    宝宝的生命危在旦夕,一方面医院决定减免手术的部分费用,另一方面,十分爱面子的唐汉林开始东拼西凑,向亲戚们借钱。

    然而为宝宝移植的肝脏从何而来,成了最关键的问题。妈妈、爸爸、姥姥还有许多好心人都怀着一颗朴实的心愿打算捐献自己的肝脏。

    2005年6月初,天津市肿瘤医院副院长、肝胆肿瘤专家李强教授告诉他们说,母亲的肝最好,父亲次之,其次是爷爷、奶奶,还有其他非亲属。

    唐丁香毫不考虑地就选择为宝宝献出自己的肝,她说:“为宝宝做手术我决不含糊,我要是不做手术,宝宝也没救,大不了手术不成功,救不了宝宝,要是手术成功了,宝宝就能活下来,只要宝宝能好,干什么都行。别说割肝,就是把我整块整快的肉割给他,我也无所谓。”

    ■社会纪实■紧急手术:你是我的“心肝”【原创】宝宝的爸爸唐汉林说:“我的身体好,就割我的肝吧!”

    年近七旬的姥姥说:“我老了,反正活着没有什么用,别让我的女儿割,割我自己的肝好一些。”

    宝宝的奶奶说:“小紫晨是我的孙子,我要救他,我的肝好,一辈子没生过大病,就割我的肝吧。”

    远在广西全州的爷爷知道孙子要换肝,给医生打电话说把自己的肝割给宝宝。

    天津市民知道后,许多人来到医院主动要求为这个幼小的生命献肝和捐款。    (图为医生在为小紫晨妈妈检查术后恢复情况)

    为了救小紫晨,一家人都争着要割自己的肝脏,那些朴实的话语感动着每一个人。

    究竟谁的肝脏最合适宝宝,专家经过研究得出了最后的结论。

    天津市肿瘤医院副院长、肝胆肿瘤专家李强教授说:“考虑到病人和肝脏体积的大小,我们认为他母亲更合适一点。他父亲是76公斤,他母亲只有44公斤,算起来她左侧的肝左外叶多一点,应该接近250克到300克,这样对10公斤的一个孩子是比较合适的,所以我们在选择病例的时候,他的姥姥、奶奶、爷爷、父亲、母亲还有一些不知名字的市民都愿意给这个孩子献肝,我们最后选定了他的母亲。”

  2005年6月18日,手术的前一天,在病房里,妈妈、爸爸、外婆、奶奶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一岁半的宝宝,每个人都想暂时忘却明天的一切,分享和宝宝在一起的欢乐。在他们每个人的心里都知道,明天意味着什么。

  手术临近,全家人决定给远在广西全州的爷爷报个平安。

  宝宝对着电话说:“想你,想你,爷爷好。”

  宝宝的爸爸对父亲说:“我们好,你放心,明天早晨七点多钟就做手术。”

  唐汉林颤抖的声音难掩心中的担忧,14个小时后,27岁的唐丁香和18个月的小紫晨将要进行亲体肝脏移植手术,要进行一场生与死的诀别。对于18个月的年龄,手术风险巨大、危险重重,明天宝宝和妈妈将会怎样?谁都不知道,谁都不敢保证手术的结果会是怎样的。

 

挑战极限,医患共闯重重难关

 

  2005年6月19日,对小紫晨来说,是他来到人间18个月后的又一次生与死的考验,对唐丁香来说,她能否再给他第二次生命?

  早晨6时50分,院方要求唐汉林在麻醉知情书上签字,然而,做事一向果断的唐汉林那颤抖的手迟迟不肯拿笔。因为他知道,这个决定关系到他最亲密的两个人,妻子唐丁香和儿子唐紫晨的生命,无论他们中间的那一个人没有走下手术台,他的家都不再完整。而此时,一向开朗多话的妻子一言不发,她在平静的等待手术,眼神始终没有离开儿子。宝宝的手始终牵着妈妈的手一摇一晃,他哪里知道今天他和妈妈要共处一场生死考验。

    早晨7时,唐汉林和唐丁香两人没有说话,也没有互相安慰。这是他们手术前唯一短暂的相处。只有宝宝的欢笑让每一个人偶尔忘却即将开始的手术。

走上手术台的是一个健康的妈妈,她要用自己健康的身体挽救自己仅剩下三个月生命的儿子。

  ■社会纪实■紧急手术:你是我的“心肝”【原创】天津肿瘤医院也不得不面对一个巨大的挑战,虽然院方具备实力,但手术的难度实在太大,1岁半的年龄是国内实施亲体肝移植的最小年龄,手术风险巨大,难关重重。

  天津市肿瘤医院儿科主任张广超说:“在咱们国家,做此类手术最小的孩子大概是4岁多,但没有成功。这个孩子是18个月,可以说在国内做亲体肝移植年龄是最小的,创伤范围大,对这个18个月的孩子来说,手术相当的困难、风险十分巨大。”

  6月19日由副院长、肝胆肿瘤专家李强教授带队,以及肝胆科、儿科、麻醉科各方专家组成了一个30人的手术团队,将要对阵这次手术中 (图为医生给小紫晨做检查)碰到的各种难关。

  天津市肿瘤医院副院长、肝胆肿瘤专家李强教授说:“手术对我的压力很大,他的手术的难度是我们不敢想的。”

    早上7时,30人手术团队的人全部到达手术室,进行术前准备,主刀医生是副院长、肝胆肿瘤专家李强教授。

    手术先要进行的是妈妈唐丁香部分肝脏的切除,7时30分,妈妈唐丁香先进入手术室,8时整手术正式开始,宝宝唐紫晨在病房里等待。

    8时多,妈妈唐丁香的腹腔被打开,手术正在进行,按照手术的时间安排,两小时后妈妈的手术结束。

    此时此刻,奶奶、外婆、爸爸在病房中忐忑不安,他们一面惦记手术中的妈妈,一面不断想着手术中可能发生的种种结果。

    宝宝这边,医生们在为宝宝的手术做着各种准备,麻醉、刀口划线等等。首先医生要将半米长的胃管插入宝宝的鼻腔,在插胃管时宝宝疼痛难忍,撕心裂肺的哭声,让爸爸不敢回头,让家人无法接受,让在场的病友为之揪心。

    上午10时10分,宝宝唐紫晨被抱进了手术室。

    小紫晨的手术,第一步是切除肿瘤和病肝。在场所有的医生都高度紧张,因为1岁半孩子的肝脏移植手术,目前国际上还没有成功的先例。妈妈的手术室有一个通道和宝宝的手术室相连,再过一会,妈妈切下的肝脏将通过这里传递给宝宝,这个通道成了宝宝生命的延长线。

  手术已经进行了4个多小时,原本早该出来的妈妈还躺在手术室里,外面等待的家属们焦急不安。

  姥姥说:“进去这么久,还没有出来,我很担心我女儿,心疼女儿,如果两个人都救不了,就完了。”

  实际上,妈妈的手术始终在顺利地进行着,妈妈肝脏割取的时间尽量延后,等待宝宝肿瘤和病肝的切除。只有这样做,才能最大可能的保证妈妈切下肝脏的成活机率。

  妈妈三分之一的肝脏被顺利切下,经过秤量,重量上符合宝宝的空间需要。但妈妈的肝脏能不能在宝宝的身体里存活,取决于一个最重要的环节:动脉吻合。

  天津市肿瘤医院副院长、肝胆肿瘤专家李强教授说:“患儿的动脉就像大头针粗细,而妈妈的则像铅笔心粗细,这么细的动脉要保持通畅,还要把它吻上,这对我们是一个挑战。另一方面就是无肝期,也就是说宝宝缺血整个状态应该说是40分钟,吻合完肝上腔静脉、门静脉,留给动脉吻合的时间只有20多分钟。医生必须在20分钟内完成缝合,超过20分钟就超过了宝宝无肝期间的最长耐受力。宝宝的生命就会立刻受到威胁,所有的步骤就会前功尽弃。”

  一岁半孩子动脉吻和难度相当大,吻合时万分之一毫米的误差都会导致整个手术彻底失败。

  与此同时,宝宝的肿瘤和病肝已经被切除,危及宝宝生命的瘤子的大小和宝宝的头颅一般大。

此时此刻,家人已经回到病房中,每一个人都在为最后的时刻揪着心。

  突然,家属接到去手术室接宝宝的通知,家里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走到电梯口的外婆、奶奶就放声大哭。

  手术室里缝合过程已经完成,妈妈的肝脏在宝宝的身体里能否存活,对医生、宝宝来说仍是一个未知数。

  天津市肿瘤医院副院长、肝胆肿瘤专家李强教授说:“吻合得非常好,门静脉、动脉、腔静脉,吻合都非常好。”

    下午4时许,妈妈健康的肝脏在宝宝的身体里开始恢复红色,血液流通、胆汁流出,肝脏开始正常工作。宝宝的生命被妈妈、医护人员从死亡线上夺回,妈妈传递给宝宝的不仅仅是自己的肝脏,还有对宝宝生命的呼唤以及深深的母爱。

    天津市肿瘤医院的专家们经过近10个小时的奋战,手术成功了。

 

特别团聚,妈妈泣泪宝宝感应

 

    2005年6月20日清晨,经过近10个小时手术的小紫晨在第一缕阳光照射到病房前苏醒了。小紫晨睁开他那双大大的眼睛,一看到外婆、奶奶还有爸爸,就开心地笑了。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妈妈呢?”主治医生张主任含笑抱起小紫晨,小紫晨却伸手向门外喊:“奶奶,快带我去找妈妈呀!”

    下午3时25分,天津市肿瘤医院肝移植无菌病房格外宁静。小紫晨在医护人员的护理下睡得十分香甜,要不是鼻孔中插着管子,他跟正常的孩子没有什么区别。

    3时30分,无菌病房的门静静打开,母亲唐丁香被护士推进了无菌病房,在医护人员的陪护下,慢慢接近她一天没有见到的宝宝。看着熟睡的儿子,唐丁香面似平静,眼神中却分明流露出脉脉温情,同时妈妈的泪水在双眼里直打转。

    也许是母子连心,也许真的是心灵感应,一直沉睡的小紫晨突然醒来,一看到这位最亲的人就在跟前,委屈的他小嘴一咧“哇”地一声大哭起来,而且边哭边伸出小手,喊着:“妈妈,妈妈,抱抱……”

    以小紫晨现在的情况,妈妈跟本无法满足儿子的任何要求,其内心的痛苦可想而知。

    孩子的哭喊声,却让年轻的妈妈热泪夺眶而出,为了安慰儿子,她只能拿起病房床边的玩具放到宝宝的手上,不停地说:“宝宝乖,宝宝勇敢,不哭,妈妈也不哭,过几天就好了……”这一刻,时空在这里凝固了,病房里只回荡着母子间心与心的呼唤,延续着灵与肉的升华。

    为了让母子二人好好养伤,这次会面仅持续了短短的几分钟,唐丁香随即被护士推离了无菌病房。离开小紫晨视线的唐丁香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情绪,她咬紧双唇,硬是把悲痛留在自己的内心深处,母子情深让在场的每一个人无不为之动容。

    主持这一肝脏移植手术的天津市肿瘤医院副院长、肝胆肿瘤专家李强教授说,预计1周后患儿就可以由重症监护病房转入普通病房,实现母子真正的团聚。

    本刊在发稿时,记者再次来到唐丁香的家,又一次见到了小紫晨,家人告诉记者小紫晨恢复得很好,但他们还欠天津市肿瘤医院很多钱,现在还要定期到天津市肿瘤医院复查。天津市肿瘤医院儿科的张广超主任说,在复查时已发现唐紫晨的肝母细胞瘤已向肺转移,需要进行化疗等进一步治疗。小紫晨妈妈唐丁香说,定期到天津复查和化疗等要花很多的钱,但为了孩子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记者希望人们伸出援助之手,大家共同来帮助小紫晨,使他能够健康地成长。

 

【编后语】

寸草春晖

    2005年的父亲节,在天津市肿瘤医院,却偏偏发生了一件母亲给18个月大的孩子捐肝救命的感人故事。其实,不论是父爱还是母爱,也不管是什么父亲节母亲节,归根到底都是亲情二字的伟大,让人们怎样形容都不为过。

    人生有三情,曰:“亲情、友情、爱情”。一个人在一生中如果三者俱全,是谓幸福;三者缺一,是谓遗憾;三者缺二,是谓不幸;三者俱缺,生不如死。打个比喻:爱情如花,美丽娇艳自然不在话下,却也容易凋谢,时过境迁,“审美疲劳”挥之不去。友情如树,非长年累月久经考验而不得成熟,非经历大是大非的洗礼而难见真意。亲情是什么?亲情是草,生命力最强,几乎是不需要条件的,而且“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恢复力极强。古人云:“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就揭示了亲情和“草”的关系。

    作为亲情的主体,父亲和母亲对子女的亲情是既有共性又有差异的。共性就不用说了,也许差异更发人深思。我们在母亲节,可能想得最多的是母亲的养育之恩,想着母亲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一把屎一把尿把我们拉扯大,这些感情都像直接种植在我们的皮肉上。而在父亲节,我们想到的东西可能就没有那么具体,父爱更多的是一种教导之恩,父亲用他的言行教我们怎么做人,一个人的世界观、价值观、人品德行,可能更多继承自父亲。

    亲情是人类一个永恒的话题,在我们中国这个有着“以孝治天下”传统的国度,更具有普遍的意义。父亲节、母亲节虽然是“洋节”,但在中国很快落地生根,不是没有道理的。

    广西全州的普通下岗女工唐丁香在亲情的感招下,在儿子唐紫晨最需要她的时候,毫不犹豫走上手术台,献出自己三分之一的肝脏,她不仅仅是救了儿子的命,更重要地是为祖国医学事业的发展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实现了世界上亲体肝脏移植成活年龄最小的一例,也为以后类似病例积累了宝贵的治疗经验。唐丁香的这一壮举时刻感动着我们每一个人,希望我们每一个人都伸出援助之手来帮一帮现在的小紫晨,使他尽早康复,快乐成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