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紫华
紫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9,545
  • 关注人气:24,6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放不下的其实还是围棋:对话冰筑雨巢

(2009-12-17 20:06:05)
标签:

棋访谈

冰筑雨巢篇

三峡刘星

文化

分类: 07天下行棋-行踪访谈

放不下的其实还是围棋:对话冰筑雨巢

(棋文化名博访谈:冰筑雨巢篇)

文:三峡刘星

活动策划:天下行棋(天下行棋棋艺博客圈圈主)、三峡刘星(新浪大众书评团斑竹、草根名博博乐)、紫华(新浪草根名博管理员、新浪文化漫谈博论坛助理)、星泪心寒(新浪棋艺圈主、围棋、草根两栖名博)等朋友联合发起“2009新浪十大围棋文化博主”

访谈策划:三峡刘星;访谈主持:紫华

访谈对象:新浪棋牌名博、冰筑雨巢

 

 “你是雨巢吧,邀请你参加围棋文化博主访谈呢。”就这样我们开始了对话。

一、博客,这个草根的平台

说是访谈,其实是心得交流,博客共享而已。太有模有样我还没有这个资格,而私下聊天对话,更见真切。因为在有意无意之间,我们表达了我们最想说的、最想干的,最真实的原生态的生活本身。

【插入他的博客文章】

关于冰筑雨巢,我们交往许久啦,而他的博客大作,应该说是因为围棋我走进过他。

博客,成为我与冰筑雨巢,最初交流的平台。他叫什么?做什么?我一无所知,也无需知。在茫茫人海中,在千千万万的网络博主中,我们通过博客的平台而有缘,而且是棋奇。

基于博客宽松的发言的平台。我们渐渐有了深入的往来。对于他的博客,我是偶尔做客造访。面对围棋的世界,针对围棋的风云,草根有草根的声音,尽管针对围棋内容的内容,我们不敢高声语。我对他的棋博文章,只能是蜻蜓点水式的点评。

而对于他的博客文字,特别是围棋视角的博客文字,我首先最留意的是他写做的态度和切入的视角。再然惊叹他组织驾驭语言文字的水准。

二、想关博了,不再谈围棋

【插入他的博客文章】

他说:最近忙,没有时间写,好久没写了,想关博了,不再谈围棋

想关博了,不再谈围棋 ?三峡刘星很是诧异,好端端的,写的很的精彩,文笔如此优秀的新浪写棋艺博客的名博,居然会产生如此想法,委实让三峡刘星诧异。

三峡刘星以为,参加围棋文化博主访谈,既是对围棋文化的宣传,也是对自己开博写博的反思或者小结。所以我说:“呵呵,可以作为自己的小结,或者总结啊。”

他说:每次想写点什么,都有人写了,自己又写不出新意,干脆就看看别人好了,我也不想拼命写文章搏取点击率,那个早就不放在心上了。所以最近两篇文章都和围棋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个我看出来了。”是对冰筑雨巢淡然的心态认可,还是赞赏冰筑雨巢对围棋的新认识,或者认同冰筑雨巢对博客游戏的重新诠释?我模棱两可的说。

“很多人是为了那个点击率在拼命抢时间,至于内容,实在不敢恭唯 。” 他娓娓道来,我去在反思:我也有想写的时事围棋呢,我没有写,也是因为有所顾忌。我几乎看见的许多都是反过来思考,所以,开口肯定是批评的多。面对围棋的蛋糕,我们需要的及时雨也。

 “我是平民,倒是没有任何顾忌,我脸皮也很厚,不怕人骂 。”

“你比我厉害,呵呵”

“不过看了那种文章之后,想写围棋的胃口都没有了 。”他委婉的批评着说。

“有时候点击率也象网游里的等级一样,会让人沉迷,现在许多知名的博主都在改变这个,或者都在漠视这个了。”我说。

“很多人写了文章就再不改,我是自己回头再看有时候不满意,就要动大手术的,经常修改,追求完美,也比较累。”他说。

追求完美应该是围棋写手至高的追求,应该要像高手一样,期待留下完美的作品,而不是为了虚名才好。有很多博主还在为那虚幻的五十万,一百万的点击率而不计文章质量,只管文章数量,让人很失望。对此我们深有同感。

“虚名也没有多少实际意义,本来开博客,就是一种表达方式和娱乐方式,没有必要。混迹其中有点感觉耻辱!”话虽然重,可是无疑还是期待围棋写手写出围棋的精彩、文化的精彩、生活的精彩。也许是期待太高,也许的爱之深,虑之切吧。

三、亲近自然的,才是最满意的

写得多了,反倒觉得变成合并同类项了,还是干脆不写的好。面对他如此调侃,我说,合并同类项了,哈哈哈,还好我才14万点击,就看得开了,不过重视的博主不少,不仅仅是围棋。围棋文章还不太厉害,在新浪草根博客,我看见多数文章都是抄袭的。有点更是追求虚名,即使抄袭了还振振有词,甚至到了恬不知耻的地步。

“我新开博士的时候,也有过模仿,也就是不知道究竟怎么写好,后面写多了,才发现怎么想就怎么写,亲近自然的自己的才是最满意的。”

那感情好,写自己想写的,写自己满意的是我们写博客的本真。自从有了博客这个形式的网络空间,我们草根就有了一个发泄、发布、分享、交流的空间,相比较那些纸质的泛黄的手抄版的笔记,是顺应了时代发展的一种必然,除非有更优秀的更方便的传播“草根”的载体。

我说,博客应该体现文化人的休闲娱乐特点出来。怎么想,就怎么写,写出自己满意才是真满意的。当然博客围棋的文章。

“呵呵,现在不食人间烟火了,我就不想写围棋了。遵从生活的本来吧,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其实生活中美丽的东西很多,不独有围棋,只是我们缺少发现。”

“对,博客应该是丰富多彩的,我见识的博客多,什么样式的都有,其实博客就是一种娱乐方式,不应该捆绑自己。相比较论坛而言,博客更严肃些,对自己更认真些,全面集中些。”我插话到,“那好啊,期待丰富多彩的才是真正的生活呢。”

 四,放不下的其实还是围棋

什么是笔下的真实的生活,为什么我们还喜欢写作。这个千古的命题,让我们困惑。

“不过最近忙,没有多少时间写,忙得今天连中饭和晚餐都没有赶上趟,以后闲下来了,可能会多写点各种各样类型的东西。我现在还是喜欢在QQ空间里写点东西,不需要什么虚浮的点击率,有三五知已好友偶然过来踩踩,或留下一言半句,或者就什么也没有留下,那种心情比上万的点击率要好得多。因为我的QQ只对好友开放,写的东东呢,日志嘛,就是给自己的心情看的 ,也许我的博客短时间还是要继续荒芜下去了,我要等待新浪围棋博主的浮躁之风渐去的时候,再多写写围棋了,但我一时半会还是看不到有那一天 。”

就是啊,他们该来该去,没有落实文章的质量,反正我觉得棋迷应该关注中国围棋高歌猛进中潜在的许多问题。

有些人不是在写文章,就象游戏升等级一样地看着他们的点击率上升,似乎很有成就感.如果这种成就是那么不负责任的话,我宁愿还是不要的好 百花齐放才是春呀,光中国一家玩围棋,那不等同于自慰? 故作惊人之语赚点击的人也特别多哦。

太多了,烦躁的很,看看题目那些标题党、炒作流、抄袭文章不少。

博客是一个崭新的世界,如何规范是网站的事情。我们有权选择,被限制才是悲哀。

说道“博客、点击、等级”他有自己的看法。他说:“比如唐诗,李杜,他们的诗歌,是不需要点击率的,但他们所触及的东西是能感动人的心灵的。而博客,古人比较喜欢竹林七贤,今人嘛,非孔和尚莫属了我只看孔庆东。那是个人才,且不是凡人中的人才。

他的博客很真实,很有个性。这个行文无忌的孔和尚就是北大棋迷孔庆东。我也很欣赏,不过反对他的也不再少数。我想到。

“现在还是比较喜欢出去爬下山,亲近一下自然。文章嘛,眼下也只能冷落了。冷落新浪,冷落围棋博客,也不等于冷落生活。生活中有意义的事情太多也太丰富了。”

“好观点,也是在期待吧!”三峡刘星说。

“呵呵,你要怎么杜撰都行,。我只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不要将我写成基因突变就行了。”

“基因突变。“我隔着银屏抿嘴而笑,其实在他心里永远有这块田园,因为放不下的其实还是那块围棋。

我心想,还是用冰筑雨巢妙答三峡刘星的《十问天下棋迷》权作访谈。

五、我的“三峡刘星之棋迷十问”答卷  文·冰筑雨巢

前几天,三峡刘星大搞逼供审,提着一篇《十问天下棋迷》,在新浪博客圈四处刑拘棋迷。好象自己也可以归类为一个不大不小的棋迷,想到我党历来奉行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政策,故有此文,作为我的棋迷十问供诉答卷:

第一问:大家都是棋迷,请问你是什么时候接触围棋?或者说会下围棋?最可以显摆的围棋趣事(丑事、怪事)是什么?

最早接触围棋应该是中日围棋擂台赛那时候吧,记得那时老聂一个光杆主帅对五个日本高手,日方擂主是大竹英雄,自称是个“拿鞭子的”,但最后他也不得不放下鞭子坐到老聂面前,心不甘情不愿地拿起棋子。记忆中是等到老聂拿下了大竹的时候,我也差不多会下围棋了。

平生围棋趣事不一而足,略举数例:

1、才刚学会围棋基本规则,立马上阵和人下棋,不知道征子,被人从棋盘这头一直征到另一头死光光;

2、第一次遇到模仿棋,是一个基本不会下棋的人和我下模仿棋,第一手下天元后一直模仿,居然无计可施,回家反省研究后择日再战,利用对杀,快一气将他彻底杀崩;

3、大二时,同系的大一高手向我们挑战,双方各出七人进行擂台赛。我为先锋,第一局眼看要败,在几乎不可能情况下,抢到所有大官子,并最后凭借一个角部做出的三子半的双活获胜。至此一发不可收,六连胜直杀到大一最强的主帅阵前,在实力略逊的情况下仗着连胜气势半目获胜,居然就此一杆清台。好笑的是,我队其实就我棋力最强,剩下六人没有人敢当先锋,如果我输掉,基本上面临对方主帅横扫。

第二问:什么时候接触网络围棋?在网络围棋的平台,记忆最深刻的是什么事情?

本人可能是最早接触网棋的那一批棋友之一,已经有十几年的网棋史。从最早听说美国人能上网下棋的羡慕,到很早学会拨号上网(那时还没有宽带),当时算是最好的奔Ⅱ机子,学着如何上CWS下棋,到后来联众围棋、中国游戏中心、基地城市、清风等,有一段时间还在余平自创的天平围棋上下过。天平围棋上,有些职业棋手也会上来,曾经和胡耀宇聊过几句,那时他刚输给李昌镐,说的几句话让我印象很深。他说,主要是自己技术上还有较大差距,还要继续努力才行。

天平关闭后,转战到新浪,和棋友们搞了个行会叫鹰之团,自己当时的马甲是鹰团政委,经常搞活动。有一次我借朋友的高段号,居然侥幸胜过韩国7段,算是咱“黄金时代”的巅峰辉煌了。最开心的一次是刚打入职业初段范蔚菁也入了会。行会里还有个十几岁的女孩网名叫小乔,很喜欢围棋,大家都经常指导她,只可惜她的年龄在学棋的小孩子中偏大了点,听说还曾经专门送去围棋培训机构,想来也早长大成人,不知道现在还好吗。

现在,由于工作关系和年龄增长,好胜之心渐失,下棋已经没有多少计算,只是下着好玩而已。等再度上新浪的时候,程序早不是原先的那个对弈程序,鹰之团只可待成追忆,有点模糊了,也许没有人记得曾经有过这个行会了。

第三问:你最得意的博客名字、或者马甲有什么意义?或者有什么深刻的涵义?

本人就一个博客,谈不上“最”字。博客名字也改了好几次,以前叫“置酒信手棋,懒算输与赢”,原因很简单,本人平生就喝酒和下棋是两大最爱,唐伯虎有“随缘冷暖开怀酒,懒算输赢信手棋”的诗句,因为14个字太长,放不上去,就改成10个字的。现在因胃不好戒酒了,不想再提到酒,所以重新改名为骞翥黑白之翼翮,其中黑白二字当然就是指围棋,骞翼是儿子的名字,这几个字翻译成白话,大致上就是“举起围棋的翅膀飞翔”的意思,如此而已。

至于博客的昵称冰筑雨巢,雨巢是我很早就一直用的一个名字。这里面倒有个故事,说出来不要笑话我。因为许多年前有个多愁善感的女孩自名雨丝,彼此心有灵犀,于是我愿意做个雨巢来容纳她,呵护她,宠爱她,可惜我一直没有能力让她得到真正的幸福,所以我这个巢是冰做成的,雨下来后,实际上承接不了多长时间的,冰就会慢慢化掉,只剩下一摊的伤感。

第四问:最难忘的棋局,可以给我们说说?

1、大学时曾代表学校和兄弟学校团体对抗,双方各出五人,其它四人已经败了,希望在我一局,我与对手从早上8点半到下到3点,局势一直在半目之间摇摆,周旋六个半小时最终以半目胜出,保留了母校一丝颜面;

2、大学时曾和好友挑灯夜战到天明,最后竟下出过本人迄今为止唯一的一局三劫循环无胜负。

第五问:用博客的形式、或者论坛的形式表达对围棋的理解,是我们草根棋迷的基础,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成为朋友、网友、棋友、博友。请问,你最难忘的自己的博客日记(或者是论坛帖子)是什么?为什么?

下了这么多年臭棋,终于有了想写写围棋的想法,就有了自己博客,不为别的,只为喜欢。因只为喜欢而写,不是专业写手,纯属自己开心。最难忘的博文当属第一篇,万事开头难嘛。还有件事也很难忘,那就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某几篇博文居然遭受乾坤大挪移,根本不标明出处,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别人的博客中。当时觉得有些人太不尊重别人的辛苦劳动成果,很难过。现在见得多了,倒是见怪不怪了。

第六问:围棋是什么?围棋会是什么?或者说:棋如人生、人生如棋的你的看法是什么?

我认为围棋肯定不是外星人创造的。对个人来说,围棋是生活中的一种调剂,并且会成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北宋诗人孔平仲有过“世间荣辱收棋局,楼上光阴入酒壶”的诗句。人生的种种,都有可能在棋枰上得到相映的感悟,围棋的所谓“平常心”和人生的“知足常乐”也存在着共通之处。但人生远比一局棋要来得范畴更宽大。人生只是局部如棋,棋则不必宛若人生,特别是在当今盛行暴力围棋的时代。

第七问:围棋给你带来了什么或者相反,会失去了什么?

围棋让我多了一项生活中的乐趣,也借此认识了不少现实中和网络上的朋友。在网络时代,围棋其实和其它网游有着类似之处,如果过于沉迷,就会占用你太多的时间,甚至有可能会让你腾不出手做一些生活中本该完成的事情,为此还可能会失去诸如亲情、友情、子女教育、养家糊口等许多更重要的东西。古人有木野狐一说,故网棋也要适可而止,不能只图一时上瘾痛快。

第八问:网路的围棋江湖,我最想听的是你最快意恩仇的故事。

平生最痛恨网棋赖皮,赖皮见多了,从无计可施到慢慢学会了以彼之道还彼之身。记得在某网站曾遇上一个赖皮,形势大差时他采取读秒填子战术,每一手都在60秒将到时落子。我不慌不忙,开大音箱音量以免超时,同样60秒一手和他干耗,带打劫提子,提掉后又填子,双方共耗400多手,大战七个多小时,其间还叫了宵夜送上门,并打电话给单位领导为第二天请假以防万一,到凌晨两点硬是耗倒了赖皮,对方每块棋最后都填子填到只有一口气、剩下的最后一个单官因规则不允许落子自杀,不得不投子认输。

第九问:网路围棋和棋友面对面手谈,那种最有幸福感?

网络围棋没有那么真实,当然是对面手谈更有血有肉,如果是和好朋友面对面,可以边下棋边侃大山,可以当场观察到对手因局势发生变化时的各种丰富的阴晴表情,可以对棋局作出戏剧化的评论,互相讥讽,比起所谓的君子来,这样下棋更平民化,更充满乐趣。在网上下棋,最难受的事是有时好不容易胜了一局,遇到少数对手会有冷不丁留下来脏话粗口的过分举动,使得围棋的文化性在这里彻底沦丧,输棋不算还输人。一直都说下棋的人中没有坏人,但一想到网络中居然会有这样的棋友,就让人伤心。

第十问:如果让你选择,你还会是棋迷吗?为什么?

实际上我觉得不是我选择了围棋,而是围棋找到了我。如果有选择的机会,我不一定会是棋迷,还真的得看看和围棋之间是否有缘份。因为生活是丰富多彩的,比如体育运动,比如旅游休闲,还有其它很多很多,都能让你找到乐趣,所以无论选择什么都要随缘。

事实上,这一生已经没有假如,已经喜欢了好多年围棋,注定和围棋分不开了,缘分哪!

三峡刘星点评:

离开围棋的纠葛,行江湖之远,走在这荒凉的古典,回味历史的画廊,疑虑未来之道。微言虽轻,鼓点却重。佩服朋友的文笔。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萧红系列散文
后一篇:月亮河边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