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邂逅小面

转载 2016-05-26 08:36:20

邂逅小面

 

忝列吃货的我,对重庆味道之麻之辣的理解,层次异常分明地分为两种:一是翻滚沸腾火辣霸气的火锅,一是锋芒内敛乾坤深藏的小面。相比之下,我更喜欢小面。

小面和火锅作为重庆味道的代表都曾在《舌尖上的中国》浓墨登场,但论名气,小面可能难与火锅并列,若论对于初到山城的外地人感受,却是一碗小面更显率真亲切。

对于重庆小面的最深切认识,缘于那部《嘿!小面》的纪录片。相比大红大紫的《舌尖上的中国》,它的拍摄手法虽略显粗糙,但对这碗小面刨根问底般地深挖细抠,却是那种大而全手法无法比拟的。片中通过对红油炸制、配料搭配等细致入微的展示,一碗再普遍不过的小面顿时便鲜活起来。看完片子,我便和刚上初中的儿子约定,一定要去趟重庆,专门尝尝最正宗的小面。没想到,一次出差便遂了此愿。

刚是初夏,重庆的大街小巷便满眼都是时尚光鲜的美女,满耳都是缠绕翻转的方言。也许早在心理上做足了功课,但举步望 去,三步一火锅、五步一小面的街景还是让自己暗暗一惊,这两种重庆代表美食的密集度竟要远超我去过的任何一座城市。在当地人看来,小面专属早上,火锅最宜夜晚,二者你方唱罢我登场,给了重庆人再从容不过的舌尖享受。

走过一些地方的我摸索总结了些心得,要吃到当地最正宗的小吃,商业繁华地段绝不可取,最好是到寻常百姓聚居之处,能让普通群众接受的才最正宗,也最地道。这倒没什么困难,山城高低错落的街道一眼便能看见不少居民楼。天光尚未大亮,我便走出宾馆。没走几步,发现开门营业的几乎都是一色的面馆,有的竟是极不起眼的楼梯间,有的只在小巷门口伸出一面临时招牌,底气十足地写着“内有小面”,自信之气喷薄而出。一边继续朝前走,一边寻思,要吃到最正宗的小面当然不能靠误打误撞,打别人打听又似乎少些悬念,不如采用上次去兰州品尝拉面之法,寻它三两家去吃,一比自然立分高下。靠近小区,我看着各种面馆颇有些犹豫。从外观看,这些面馆也有些相似之处,店面大都不大,进门处便是一个煮面的不锈钢大桶冒着热气,一位女店主正手脚不停的一边嘴里说着什么,一边手里飞快把面前一片调料盆摆放得整整齐齐。看有一家店面略宽绰,我便信步进去。第一次在重庆吃小面,自然不知道有纪录片中所谓“提黄”、“多青”、“干熘”等要求,只模仿着方言底气不足的喊一句:“来二两小面”。女店主早看出了我是外地人,有意放慢了问我:“要不要海椒?”我知道海椒就是辣椒,也知道调料辣且多是重庆小面的最典型特征。万里迢迢来到重庆吃碗小面,岂能不要辣椒,于是豪气胆边生:“要!多放些!”

事实证明,我高估了自己,当然主要是低估了重庆之辣的威力。后来知道,那位心地善良的店主大概见识过不少我这样自不量力的外地客,所以并未多放海椒,但只是在重庆人看来再普通不过的一碗小面,便让平日对吃辣颇为自信的我由衷折服。

要的是最便宜也最朴实的素面。看上去,算不上精致的粗瓷大碗里盛着大半碗白净清爽的面条,四周汪着泛着星星油光的清汤。我知道,重庆小面那标志性的种类众多且口味浓重的调料都藏在碗底,在煮面的过程中,我早看女店主手脚麻利地在碗里打好了料。用筷子轻轻一翻,碗底的世界便都蹿将出来,刚才清亮白净的碗里霎那间满是浓重的红油,点缀其间微泛着星光的辣椒籽和花生碎裹缠着每一根面条,几片青翠的菠菜叶上也饱涂了红艳的油彩,一看便食欲大开。

与前几日在成都吃的肥肠粉明显不同,重庆小面特有的麻辣果然层次鲜明。吃一口进去,先是麻在唇边飞速游走,接着辣如闪电过后的雷声滚滚而来,一波胜过一波,后来如擂鼓般连成一片。似乎又有点遗憾,与在老家略有不同,重庆小面的面条虽也是擀制而成,但略有些生,口感稍有发涩。

店里开始上客,看来都是老主顾,没听清他们寒暄的什么,一碗碗不同形状颜色的面便端出来。看有的碗里放着煎蛋,我便也要一个。很快,一个煎得金黄的蛋便端过来。蛋煎得刚刚好,两面微焦,黄白分明,软硬适中。咬一口下去,也让刚才一直苦苦支撑麻辣的舌尖味蕾喘息一会。越往下越辣了,碗里的颜色越来越重,调料的比例越来越高。吃到最后,汗早沁了出来。还想故作轻松的喝一口汤,但端到嘴边,那已是密密麻麻的辣椒籽让强攒起来的心理防线顿时坍塌。哼!那位正一边吃一边和店主闲聊的熟客也是大汗淋漓,心里便有了几丝安慰。

辣的分量足了,但一碗面略有些不饱,况且早准备至少要吃两碗,否则以后聊起来可能有盲人摸象之嫌。一是肚里有粮,二来让唇齿稍做休息,我便从容在各个面馆间游走。细一看便看出些门道,只看招牌便有不同,什么“重庆小面前五强”、“重庆小面副会长级单位”。早知道曾有坊间评比过“重庆小面五十强”,也依稀记得什么“板凳面庄”、“老太婆面馆”等,但即便本地人吃起来,大概也不会有太大区别,况且胃口决定口味,自己感觉好就是最好。忽然想起那面“内有小面”的招牌,觉得即便是噱头也要去尝尝,看内里到底有怎样的乾坤。于是,我便移步前寻。

小巷极窄,仅容两个人擦肩而过。店面却不小,里面也早有几位正埋头吃面的食客。门口照样是位忙碌的女店主,面前照样是一片盛放着各种调料的搪瓷盆。断然不敢再多放辣椒了,怯生生要了二两小面,煎蛋当然要。也是几分钟,一碗面又端过来。同样清清爽爽,用的却是淡黄色的敞口搪瓷盘,分量似比上家更多些。略一搅,碗里顿时又翻江倒海。我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自己点的面无论如何也要吃下去!

嘴里的麻辣尚未散去,随着一口面吃下去,两股麻辣味道瞬间胜利会师,一路翻滚着顺着舌尖喉头直窜下去。这时突然有了些酣畅淋漓的感觉,唇边已有些麻木,倒觉得刚才还有些遗憾的面条煮得略生些再合适不过,如果煮得过烂过软,拖泥带水,早没了麻辣的豪爽之气。实话说,除了一味的麻和直接的辣,两碗小面我感觉不到任何不同之处。吃到还剩小半碗,我实在有些坚持不住。一是两碗小面已有些超量,二是之前从未在早上吃过如此浓烈持久的辣。本想再喘息片刻,坚持把那碗吃完,甚至还想再喝口汤试试,但一鼓作气泄过之后,再而衰,三则竭,只好有些心有不甘地站起身来。

走出小店,感觉那条小巷愈发窄了。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鍗х墰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900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