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卧牛角
卧牛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873
  • 关注人气: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钱给了没有

(2016-01-11 15:56:19)
分类: 想老家

钱给了没有

 

在外上高中的儿子一回家,我先把下周的生活费给他。已高出我半头的儿子说走时再拿,我说不行,给了就放心了。

这样的情境,像极了当年的我。

那时我也在外上高中。家里虽不再为温饱为难,但大哥刚结婚,二哥当兵在外,全家唯一的现金收入就是父亲在工厂上班的微薄工资。与其他农村同学一样,我们每周回家一次,周日下午返校时都尽量带些饭菜,维持两三天后,再在学校买着吃。加上买些笔本杂用,每周一般要五元钱,后来又升至十元。每次离家时,母亲都把要带的饭菜包好,再给我十元钱,然后目送我骑着自行车远去。在当前,每周十元钱略显充裕,除了吃喝杂用,我甚至能用几周攒下的几块钱,买本喜欢的书,或晚自习后和同学一起去校外商店吃碗加了海带丝和鸡蛋的方便面。

一次离家时,我跨上自行车,一脚撑着地,故作轻松地问母亲是否还有事。因为我知道,下周的生活费还没给我。当然,我也看得出,母亲确实是忘了。恰有位邻居来借农具,母亲便匆匆和我挥别。我想母亲应该能马上想起来,便有意慢慢前行,几次回头看是否有母亲追出来的身影,直到村子离我越来越远。

那是我第一次面临真实的困境。带来的饭菜最多能维持两天,好在前几周节约了两元钱,原准备买双拖鞋的。手里也还有些饭票,起码能保障一周的馒头供应。看来只能靠自己精打细算和从牙缝中挤了,加海带丝和鸡蛋的方便面自然不能享用,准备扔的旧拖鞋继续服役,唯一能省的就是吃菜,因为食堂最便宜的菜一份也要三角钱。一天,我正在校内众多卖菜小摊间徘徊,忽见有位中年人在卖小酥油饼,须配着一种胡盐吃。油饼看上去极是诱人,价钱自然也高。我正想离去,忽见那胡盐很是熟悉,低头一闻,正是家里常用的花椒面掺了盐,类似如今吃炸制食品时配的椒盐。我灵机一动,问他这胡盐能否单卖。那人一愣,说从没卖过,再说有谁只买胡盐不买饼的。见我一脸恳切,大概生意也冷清,稍一犹豫,便把那些胡盐以五角钱卖给了我。

那时,我们的宿舍就是餐厅,将床上的铺盖卷起一半,露出来的半截床板便是再方便不过的餐桌。同学们虽不在吃上攀比,但也都在极力维护那份年轻的自尊。我悄悄打开饭盒,将一些胡盐夹进馒头,尝一口,没想到味道还不错,须臾几个馒头便已下肚。刚想盖住饭盒,旁边一位同学眼尖,问我吃的什么。我说是从家带来的,并故作大方的让他尝。他也实在,用馒头饱蘸胡盐,一口下去大呼好吃。这一来旁边几位同学都把馒头伸了过来,饭盒内顷刻精光。到了周五已是弹尽粮绝,唯一的办法就是干嚼馒头,怕被同学看见,索性不吃,静等下午的下课铃声。不吃的直接后果,就是到家的最后几里路,我是推着自行车一步一步捱回去的。

回家依然有母亲包的饺子和准备带回去的饭菜,直到我推出自行车,母亲拿出钱正准备给我时突然想起了什么,“上周给钱了吗?”我说给了。母亲想了想,“我咋记得没给呢?”这句话,在后来好一段时间里问过多次,我都坚定地说给了。当然,从那以后,每次离家时的最后一句话,母亲都要问:“钱给了没有?”

前几年,我所在的城市为老年人办一种福利待遇,就是一次性缴些钱便能按时领取退休金。我立即给母亲办了一份。当母亲看到那本写着她名字的存折果然有了钱之后,又惊又喜,说没想到一天班没上,还像父亲一样能每月拿退休金。看着背着书包要上小学的孙子,母亲突然又问我:“那年那十块钱,我到底给了没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