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咂摸年味

转载 2015-02-05 15:31:34

咂摸年味

去年过完春节临走时,母亲恋恋不舍地拉着孙子的手再三叮嘱,说等明年过年回来时怕要仰着头看了。今天,一抬头,看着已经比肩自己的儿子,再一看日历,已进腊月了。

都说现在年味愈发寡淡,即便在过年时突然热闹起来的农村,如今也远不是当年景象。前几天打电话问老家一位表哥过年是否还办高跷,他连连叹息,说早想热热闹闹办一次,可寻遍全村也凑不起人来,只能作罢。前几年作为替代品的农民运动会,也因为少人参加而黯然收场。“真想念当年一起踩高跷的时候啊!”表哥大发感慨。

现在想起来,小时候过年物质虽然远没有今天丰富,但无论是年前的清扫、置备年货还是年后的拜年、走亲访友,都有一番近乎固化的程式和味道。那时,年是从一进腊月就开始了,而最先敲响年关大门的当然是孩子们早就按捺不住的燃放鞭炮。那种燃速快、声音响的“大地红”属奢侈品,最受欢迎的是那种极小且便宜的土鞭。成串燃放当然过瘾,但最有意思的莫过于把鞭小心拆散后揣进兜里,然后手举一根长香,不时从兜里摸出一个来,把捻子凑在香头上引燃,胆大者根据燃烧速度估算好时间,猛地抛到空中,如果能在最高处炸响,便再自豪不过。当然也有失手者,或是捻子装药不匀,或是估算晚了时间,有时刚刚出手便炸响,虽然威力不大,但那份灼痛也委实不轻,更主要的当然是丢了面子,然后非要再掏出几个来,直到再次在最高处炸响。对于那时的我们来说,即便那种最便宜的土鞭也要珍惜,不但要经常拿出在阳光下曝晒,而且如果在燃放时出了“臭子”或掉了捻子,也要攒存起来。把鞭从中间掰开,小心倒出里面的火药,聚拢成一小堆,将香头远远凑过去,轰得燃起一大片火光,场面颇为壮观。对于男孩子来说,这种放法属于常规动作,总要找出些花样来。有的把引燃的鞭放进倒扣的罐头瓶中,看一声闷响后能否来个天女散花,有的把鞭塞进老树开裂的树皮,没想到看似了无生机的枯树竟毫发无损,也有的把引燃的鞭用弹弓抛射出去,但每每不成功,从未出现后来影视作品中的那些神奇。如今,和当年我们年龄相仿的孩子早已不见踪影,高档山地车、智能手机等早占据了孩子们的课余时间,而本该由他们掀启的过年味道,依然要由步入中年的我们来完成。套用那句话,不是我们长大了依然贪玩,而是当年的那些贪玩的孩子长大了。

在小时的记忆中,过年的最大好处就是能吃好东西,“谁家过年还不吃顿饺子”这句俗语,即便现在听起来也并不觉得可笑。但我知道,在老家有的人家能吃顿饺子的确是种奢侈。过年除了团聚,还有个重要内容就是走亲访友,而吃饭则是其中最重要的环节。不管胃口如何,准备得怎样直接关乎主人的面子,所以每个家庭都会尽力备好年货。所谓忙年,很大程度上忙得就是吃。正像如今的春晚一样,为了过年,每个家庭很早就开始了准备。有的会提前几个月买回猪崽,等过年时正可以出栏。毕竟,肉作为过年的当家硬菜是万万不可缺少的。即便不养猪的人家,也都要在过年前的集市上一下买回几十斤肉。起码要调一大盆包饺子的肉馅,再切一大盆用来炒菜的肉丝肉片,还要煮好大块的熟肉,作为宴席最后那道下饭菜的主料。老家不临江靠海,虽没有什么特产名吃,但对年夜饭也有些约定俗成的讲究,如一尾糖醋鲤鱼万不可少,虽然自家做不出那适宜的酸甜味道,但必须是条整鱼,而且须用油炸成鱼身弯曲状,寓“鲤鱼跳龙门”之意。还要有道“四喜丸子”,集市上早有现成的卖,只需将丸子在沸水汆熟,再放进稍加调制的汤中就行。至于青菜,可以有芹菜但不能有藕,大概是希望勤快而不能沤气。除夕夜的饺子则基本可以确定是韭菜猪肉的三鲜馅,由于冬天韭菜是大棚生长的“泊来品”,所以每到年底买韭菜都是一项极重要且不容不失的任务。同样名字利好的豆腐是过年的另一主角,差不多家家都会到村里豆腐坊做上整整一板,然后切成四四方方的十几大块。当然都有用场,最主要的是切成薄片后油炸,既是下饭菜的主力,又可以用大葱一炒,便成为极清口又不失身份的待客佳肴。也有的把炸好的豆腐浸在煮好肉的汤汁里,饱吸味道后便摇身变为味道浓郁的酱豆腐。吃时只需切成细条,不再加任何佐料,便是一道极可口的凉菜。要说过年最特殊的味道,莫过于小年过后几乎家家户户飘出的燎烤皮毛的焦糊味道。没错,那是家里的男人们在精心收拾猪头下货,虽然也有现成的可买,但乡亲们似乎更相信自家手艺,而且吃着也更放心。猪头下货讲究要买一整套,也就是猪头、猪蹄和内脏一样不缺。收拾干净后便开始长时间的卤制,虽然没有专门的老汤可用,但寻常几味调料也能拼凑出好味道。在年前年后的宴席桌上,煮好的下货可称得上是“万金油”,一是品种多,二是调制方便。最家常的做法是和烫好的菠菜调成凉菜,无论心、肝、肺、肠还是口条、肚子,都可照搬照套,味道却各有千秋。在那时的我们看来,虽然到姑婶舅叔家吃的饭菜惊人类同,但味道却有明显差异,也许是吃的顺口或是现在怀旧,总觉得还是母亲包的三鲜饺子味道最鲜,父亲炖的猪头下货滋味最香。

老家只剩下年迈的父母了,从前些年开始,每进腊月我们都打电话给母亲,让她少置办些年货,一是在家时间短,二来现在也的确吃不动那么些油腻。但每年过完年临行时,母亲都会把我们的车厢塞得满满当当。虽然我们也知道,回去之后只能塞进冰箱,有些东西甚至能在冷冻室里留到下个春节,但看着父母一遍遍清点惟恐遗漏,还是任由他们忙活去。

已过腊八,听不到鞭炮声,看不见雪花飘,年味和我一样,似乎还没有踏上回家的路,但记忆中的那些年味,早就在内心里晕染荡漾开来。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前一篇: CBA季后赛哪家强 后一篇:回味拜年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鍗х墰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900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