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卧牛角
卧牛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958
  • 关注人气: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巨人身影下的贤者

(2013-08-28 15:38:03)
标签:

休闲

分类: 四处逛

巨人身影下的贤者

——走进颜庙

一说曲阜,人们想到的首先是“三孔”,而一说孔子,除了周游列国传播仁礼、集华夏上古文化之大成等众多惊世成就外,更让人们尊崇信服的,是他的三千弟子和七十二贤人。作为“世界十大文化名人”之首,孔子创造了儒家思想。在他死后,众多弟子将他的思想进一步发扬传承光大。“七十子之徒散游诸侯,大者为师傅卿相,小者友教士大夫。”众弟子在政治上打破了贵族垄断的世卿世禄制,为专制君主自由任免布衣卿相的官僚体制创造了条件。作为孔子最得意的弟子、位列孔庙大成殿四配之首、有“复圣”之称的颜回,在曲阜“三孔”一侧,也建有供人祭祀的祠庙。来到曲阜,我谢绝参观“三孔”的邀请,独自来到同样古朴静穆的颜庙。

贤哉回也

据《史记》记载,孔子有弟子三千,其中精通六艺者七十二人,史称“七十二贤人”。这些弟子中的许多人后来成为各国的高官栋梁,孔子的诸多思想也因此被传播并发扬光大。这些弟子除了通习六艺之外,在各方面均有代表人物。如在政事方面,以冉求、仲由为代表,在言语方面,以宰我、端木赐为最佳,在文学方面,言偃、卜商、颛孙师、曾参、公冶长等人均执当时之牛耳。但在孔子看来,道德行为的培养比掌握文化知识更重要,在他的教学内容中,最主要也最核心的就是德行。而在德行方面,最能代表他思想的当属颜回。

颜回,春秋末鲁国人。字子渊,亦称颜渊,被公认为孔子最得意弟子。《雍也》说他“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为人谦逊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他非常尊重老师,对孔子无事不从,无言不悦。孔子称赞他“贤哉回也”、“回也,其心三月不违反、仁”(《雍也》)。然而天妒英才,颜回有才无寿。“年二十九,发尽白”,三十一岁即英年早逝,也有享年四十岁一说(据熊赐履《学统》)。孔子对此非常悲恸,发出“噫!天丧予!天丧予!”之慨叹。

对于孔子格外垂青颜回,有人曾提出是因为孔子的母亲也姓颜,大概沾些亲戚关系。其实不然,颜回在追随孔子的多年中,除了德行和学识上有独到之外,更用多年的如一言行得到了孔子认可。在跟随孔子周游列国时,过匡地遇乱及在陈、蔡间遇险时,子路等人对孔子的学说都产生了怀疑,而颜回始终不渝,并解释道:“老师的理想很高,学问很深,所以才不被一般世人所理解、采用,这正是他们的耻辱。”他严格按照孔子关于“仁”、“礼”的要求,“敏于事而慎于言”。故孔子常称赞颜回具有君子四德,即强于行义、弱于受谏、怵于待禄、慎于治身。他终生所向往的就是出现一个“君臣一心,上下和睦,丰衣足食,老少康健,四方咸服,天下安宁”的无战争、无饥饿的理想社会。这种思想即便现在看起来,依然有着积极意义。

颜回一生没有做官,也没有留下传世之作,他的只言片语,都收集在《论语》等书中。因其思想与孔子的思想基本一致,所以自汉代起,颜渊就被列为“七十二贤”之首。此后历代不断追加谥号。唐太宗贞观二年(628年),尊颜回为先师;唐玄宗开元二十七年(739年)追封“兖国公”;宋真宗大中祥符二年(1009年)加封为“兖国公”;元文宗至顺元年(1330年)加封“兖国复圣公”。

陋哉斯也

旁边便是“三孔”,身为弟子祠庙的颜庙当然要冷清许多。但能冷清至如此,还是让我有些意外。颜庙占地三十六亩,东西三路布局,前后五进院落,总体极为规整。边行边看,边拍边赏,所有院落路径走下来,也不用一个小时。然而在这近一个小时内,连我在内,所有游客也不过三、五人。怪不得当我买门票时,那位打着瞌睡的工作人员竟有几分惊异。一旁贴着的文告写得明白,曲阜市民可凭本人身份证免费游览颜庙等景点。即便如此,庙内依然门可罗雀。几处展厅内,有工作人员枯坐。见我进来,忙强打精神。我问为何如此冷清,一位工作人员笑答:“有老师在,还有谁看学生!”想想也是。墙外便是车水马龙和游人如织,不能不让人生出几分恍若隔世之感。

游览有如此浓厚内涵和文化底蕴之地,最好有导游解说,但有时也烦于某些导游的东拼西凑和不着边际。游客稀少,古木成荫,难得能静下心来,想看便看,不必担心到处扬着剪刀手的抢镜者,也不用考虑静心思索之际耳旁导游们的一通喧嚣。相比“三孔”按庙、府、林的属性划分,颜庙无论气势和布局都大不相同。虽是历朝历代供奉之地,但颜庙总体看起来更像是一座“颜府”或“家庙”,无论规模还是陈设没有丝毫府第色彩。除了有不少与“三孔”相似的参天古树外,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各种碑刻。据统计,颜庙内共有从金到清的各种碑碣六十余块,其中以元朝所立“大元敕赐先师充国复圣公新庙碑”和“大元加封颜子父母制词碑”最为珍贵。该两碑均用古蒙古文与汉文对照刻成,记述了当时加封颜回及其父母的情形。与石碑上的斑驳字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不少石碑上都有个醒目的“留”字,字写得粗俗不堪却又清晰醒目,与整座祠庙的肃穆气氛极不协调。我问近旁一位工作人员,她说可能是文革时写的,大概是留下的意思。再问为何不处理掉,她说是油漆写的,以前也曾处理过几次,但对碑刻伤害很大,只好作罢。看她带几分尴尬匆匆而去,想起“三孔”处处可见的残破拼接痕迹,不能不生出几分感慨。历史如斯,我们面对历史的态度同样会成为一段历史。也不必再等多久,即便今天看起来,这样的一块块碑碣,依然能让我们感受到那个年代的荒唐和野蛮。

庙内的最主要建筑当是复圣殿,当时正在整修中。透过密密的建筑构架望进去,见中堂之上高悬一块蓝底金字巨匾,上面有乾隆御笔“粹然体圣”四字。是赞誉颜回思想纯洁,品德高尚,从躯体到灵魂,都达到圣人标准,是圣人之精粹。据说,颜回一次在路上拣到一个小包,里面有一锭金子,金子的正面刻有一行小字,内容是“天赐颜回一锭金”。颜回看过之后,也在金子上写了一行字,字为“外财不富命穷人”,写毕,拂袖而去。

那口“陋巷井”让人眼前一亮。与“陋”字相对应,“陋巷井”同样简约而古朴。一亭、一碑、一井,仅此而已。井口以辋状石砌成圆形,并覆盖圆石,仅留一孔。井亭呈六边形,单檐,灰瓦,形似攒尖顶,但尖部留空,与井口相对。从不大的井孔望下去,应该早没了水,却又黑黢黢看不见底。此井虽“陋”,历史上名气却不小。大文豪苏东坡在所撰《颜乐亭记》中云:“颜子之故宅所为陋巷者,有井存焉,而不在颜氏者久矣。胶西太守孔君宗翰始得其地,浚治其井,作亭于其上,命之曰‘颜乐’。”孔子第四十六代孙北宋孔宗翰在《陋巷故址》一文中也记录道:“得其也,浚治其井,作亭其上,命之曰‘颜乐亭’。”

在面积不大的整个院落中,因三路布局和五进院落而有诸多门,门的名字大都与孔子有关。东西门飞檐之下,分别悬挂着“克已门”、“复礼门”三字竖匾,中门正额匾上书“归仁门”三个金字。它源于孔子和颜回一次流传千古的谈话,《论语·颜渊》篇记载:“颜渊问仁。”子日:“克已复礼为仁。一日克已复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已,而由人乎哉?”

幸哉民也

 

但凡旅游景点所在地,当地居民大都会因景而商,进而因商而侩。但概因为孔子仁爱思想的气场过于强大,穿透几千年之后依然具有强大的精神力量,所以在曲阜当地,即便正值旅游旺季,也很难见到其它景点那样的喧嚣浮躁。曲阜城很小,也可以说是“三孔”成就了曲阜。随处可见的大小摊贩,很少有推销旅游纪念品的大声吆喝和穷追不舍。印有孔子头像和《论语》词句的折扇、镇纸等纪念物处处有卖,一问价格,竟便宜得不敢相信。后来才知道,相比一些旅游景点因季节而呈现鲜明的旺季淡季,曲阜并没有淡旺之分,一年四季游人不断,这些商贩自然也就跟着平和淡泊了很多。

碑帖、楷雕、尼山砚,被合称为“曲阜三宝”。碑帖是老祖宗所留,加上现在不再让随意拓,所以称宝理所应当。楷雕是指用楷木雕成的物件,以手杖和如意居多。因楷木为孔庙所独有,加上历年作为贡品的尊荣,所以不少游客都会买一柄留念。尼山砚则有些名不符实。绝大多数经营尼山砚的店主多是南方人,纵然做工精湛,但迎面便是一通绕口方言和讨价还价,顿时便没了兴致。一位当地朋友介绍,来曲阜即便不携一物走,也会带有满腹儒风仁义。

出得颜庙,旁边便是一座牌坊,上书“陋巷”两字,大概这便是颜回真正居住的小巷所在。据说,当年颜回上学,总是第一个先到校。有一次,孔子问他,为何吃饭那么快,来校那么早?颜回答曰:“回至家中勿需等,一碗香粥一张饼。”孔子不信,后经了解,发现颜回每次回家,仅有一碗放在锅里的野菜汤充饥。由于汤水冷却后表层有一张薄皮,颜回美其名曰“麦饼”。其陋由此可见一斑。

此时已近中午,烈日当空,陋巷空无一人。小巷很窄,只能容一车通行,不远处便是宽大城墙的城门。两侧多是临街而建的商家,经营些日常杂品之类,见一拐角处有一木牌,上有“颜庙街”几个字,便知这就是因颜庙而命名的街了。其实,无论长度还是宽度,这条街只能称巷,大概因“陋巷”名气过于响亮,这条不宽的小道也无形中抬高了身价。沿着小街慢慢前行,不断咂摸这些街巷屋舍间透露出来的古朴味道。不时有商店内略带惊异的眼光投来,稍一顿便收了回去,径自做起他们的事。他们大概早习惯了这种生活,看到外地人模样的我在这条少有人走的小街中慢行,半是欣慰并是淡然。前方伸出一角招牌,上有“烧饼卷”字样。抬脚走进去,里面一位大姐正在忙碌,一旁铺着笼布的筛子里盛满了如油条状的面食。看案板上和好的面团和旁边的烤炉,猜想应该是跟老家“火烧”类似的一种吃食。一问价格极便宜,便称上一斤。见街上依然没人,便撕一角烧饼卷在口中,一尝果然不错,稍显浓重的椒盐味道,带着烙得恰到好处的焦香。想不到在这颇为冷清的小巷深处,竟藏着有这样的美味。生就这片土地,任何不起眼的东西也许都有着上千年的光阴味道,说不定品德高尚的颜回,当然也曾与它屡屡相遇,只是安贫乐道于“一箪食,一瓢饮”,也因而开创成就了儒家的一个宗派——颜氏之儒。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杂鱼香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杂鱼香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