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卧牛角
卧牛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080
  • 关注人气: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有些事早晚要来

(2013-04-09 15:55:21)
标签:

杂谈

分类: 军旅梦

有些事早晚要来

 

前段时间,有当年军校同学建了班级QQ群。开始时大家都觉新鲜,又多年不见,于是群里很是热闹,但没多久便冷清下来。偶尔上去看看,如果有找自己的便寒喧几句。都被生活和工作压着,大都没了多少激情。

忽一日看见发来消息,说老武率先在同学中调了正团。真想不到当年不显山露水的他竟第一个“入团”,而我们则绝大多数转业到了地方。那一阵子,群里祝贺声一片。遥想十几年前毕业时,我们一个个意气风发,当然也都怀揣一个个将军梦。但时运决定命运,一年后便有战友转业,引得我们唏嘘不已。又过几年,因为大家单位变化频繁,不少同学失去联系,只知道大都转业,将军梦便逐渐转移到了仍在部队几位同学身上。

部队正团相当于地方“县太爷”了,当然羡慕,但更多的当然是高兴。几天后又一条消息则震惊了我们每一个人,一位同学提议大家为同学老于捐款。说他出了车祸,而且情况很不好。我忙打电话过去,才知道情况的确很糟。老于刚转业安排了工作,节假日外出发生车祸,已经抢救了近一个月仍未醒来。尤其麻烦的是,他转业后有关医疗保障尚未办好,已经产生的高额医疗费用只能先由自己垫付。

提起老于,那个憨厚朴实几乎一说话就脸红的大个子便一下浮现出来。在军校时,他同样是个不声不响的人,不冒尖也绝不落后,时间久了也最容易被淡忘。但毕竟在一起摸爬滚打了三年,而且没有任何利益纠葛,那种环境中凝聚起来的情感最是真切牢固。有同学指定了一个捐款专用账户,没几天能联系上的同学就捐了一笔不小的款项。虽然不太多,但毕竟能缓一时之急,天各一方的我们大概也只能如此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终于听到了最不愿听到的消息:老于走了。几个距离近些的同学说去送送,因为太远,许多同学都托他们带去哀思。后来再聊时,大家都相互提醒要注意身体,毕竟不再是当年的血气方刚。虽然都不过四十左右的年纪,但都上有老下有小,无论压力再大也得咬牙坚持,无论事情再难也松不得劲。一位去送别的同学回来说,让他最无法面对的是老于妻儿的泪眼,而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巨大悲痛,更让老于已年迈的父母几度昏厥。

失去战友的悲痛,在让我们感到震惊的同时,也引发了深深思考。以前,总觉得生活才刚刚开始,想让父母和妻儿过上好日子的目标,也才刚刚起步。怎么在这个时候,死亡竟悄悄向我们这代人袭来。群里谈论最多的依然是当年那些旧事,谁从炊事班偷来米饭,半夜里用烧开水的炉子炒米吃;谁去附近卫校找刚认识的女同乡,却被哨兵认为是来看望闺女;谁因收到女友的分手信,悲愤之余写血书要求毕业到西藏……

十几年,应该是人生中一段不短的路。从二十多岁的热血青年到迈入不惑的沧桑中年,更经历了一段艰难辛苦而又屡屡碰壁的必然曲折。有人说,这段日子在人生中最为艰苦,承担着渐重的责任,拿着捉襟见肘的工资,努力兼顾事业和家庭,无奈而吃力地建立人脉……但总要坚持下去,上天只会给出能迈过去的坎。如果累了,就坐下来攒攒力气歇歇劲,然后继续走下去。

同学老王感慨,现在希望能早点退休,然后到城郊盖间民房,养群鸡,种片菜,与世无争,平平淡淡。这种想法虽不再被我们视为颓废,但从他嘴里说出来,还是让我有些吃惊。要知道,当年他是全队唯一一个能把单双杠一到八练习全部完成的学员,当兵时就立了两次三等功,还是全院的训练标兵。接着他又叹口气,说还得好好干,因为还有几十万的房贷要还,儿子已经长大,还得准备给他再买房子。

有些事早晚要来,正如已经来过的那些事。比如青春,比如生活,比如死亡。有些事觉得突然,并非因为不到时候,而是从没有过些许的心理和精神准备。准备了,未必要来,猛得来时,却又往往猝不及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红豆的功劳
后一篇:知难不难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红豆的功劳
    后一篇 >知难不难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