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写给吴承业校长的一封公开信(全文)

(2007-05-17 20:33:18)
 
 敬爱的吴校长:
  尝拜读校长《素质教育是大学的最基本任务》一文,文中,校长您说道:“在我们的学生生涯里,我们也曾犯过许多错误。同样我们应宽容同学们的错误,宽容同学们的不成熟,宽容同学们的过激……”这也是校长宽容思想的具体体现。学生受到您的这几句话的怂恿,一时冲动,便将一直以来郁积在心中的一些话不分是非曲直的说了出来,写了这封信。无论是学生的错误、不成熟还是过激,都希望校长您能宽容我。
  身为华大学子,身为厦门校区的首批拓荒者,我是倍感光荣的。我写这封信的目的,是想和校长坦诚的交流我的一些想法,并向您提出我的一个请求.学生知道校长集教学与管理于一身,还要为繁荣华大而四处奔走.我这封信的初衷是想协助校长为建设和谐华园做出我的一点贡献,希望华大和我们一道健康成长。
  您曾多次提到,一所大学不仅要有“大楼”、“大师”,更要有“大爱”,我非常之赞赏您的这一观点,钦佩于您的远见卓识,并在厦门校区固执而倔强的寻找着大楼、大师和大爱:
        
                大楼:幻想中的辉煌

  厦门校区可以说最不缺少的就是现代化的大楼了,可惜,那些只属于N年之后的学弟学妹们。而我们,只能透过校区的模型,幻想着它的辉煌。此时的厦门校区,能称的上大楼的,只有教学楼、餐厅和宿舍楼,正在建设中的图书馆等,也只能称之为半成品,当然,还有正在规划中的大楼和正在想象中的大楼,可我感觉那些都离我好遥远。
  尽管好多华大人对新校区的建设倾注了大量的心血,但客观的说,新校区的工程进展还是很慢的。很多地方,初来时那样,现在依然如故。令人不解的是,每天还确实能看见几个工人在那边敲敲打打,声响传至教室,终日绕梁,不绝于耳。有时候看着看着我都替他们着急,如果学校不是用栅栏将我和工地隔开的话,说不准哪天我会实在忍不住的冲上去,和工人兄弟一起,以最直接的方式,为学校的建设添砖加瓦。
  我想学校开放厦门校区模型室是要让学生们了解新校区的建设进度,可当我急切的问模型室的老师:“我们什么时候能有个足球场”、“图书馆什么时候建成”之类的问题时,他的回答是:“慢慢等吧,工地上的事我也不清楚……”
       
                大师:千年等一回

  我觉得一个真正的大师,首先应该学识渊博,其次应具有亲和力,很容易让人接近,让人一见他就对他肃然起敬,让学生们觉得听他的课是一种至高的享受.
  大师,华大肯定是有的,他们就算年事已高,学富五车还是使他们风度翩翩,气宇不凡,他们是华大至为宝贵的财富,是我们的镇校之宝,是我们最该尊崇的人.
  可是我们的课堂,物理英语,听者寥寥,语文毛邓,去者无几.造成这样的局面最该做检讨的自然是学生,是我们没有珍视老师的劳动成果,没能体会老师两校区奔波之劳累.
  但是,您试想一下,若是要让易中天教授来教我们的大学语文,那将会是一幅这样壮观的景象:即使是用全厦门校区最大的教室,也定会被同学们围的水泄不通的,这就是大师的魅力!
    ……
  所以我特别关注每周末的讲座,以期在那里相会令我尊崇的大师.我听过校长的每一期讲座,校长之举手投足,皆彰显大师之本色,透过校长充满激情的演讲,我觉得您是很有风度的校长,很有风度的大师,此乃就事论事,实话实说,绝非奉承之言.学院也安排黄宜坚老前辈给我们上过几节课,尽管他讲课的内容我有好多都听不懂,但那几节课,无疑是我上大学之后听的最为认真的几节课.
  可是这学期开学七周了,据我所知,只有第二周的周末有过两个讲座,也就是说,我们一个多月都没有听任何讲座的机会了.这在全国绝大多数高校都应该是不可思议的吧!而且,如若学校为了充数,请一个矫揉造作的教授来向我们推销他所谓的学术成果,倒不如就近到工地上去请一个建筑工人来给我们讲他的故事来得更真实,更有力!
  大师啊大师,你在哪里,不要让我望穿秋水,千年等一回啊!
        
               大爱:黑夜里,独自忧伤

  您曾经说过:大爱对我们大学生来讲,是超出其他学科知识之上的最基本素质,我认为它是一所大学的最高理念,它培养出来的人有同情心,有责任感.”我想这种大爱不是老师在三尺讲台上的那几十分钟的课上时间就能够让我们尽情领略的,还是要通过课后师生之间的交流,学生们从老师的言行举止中透露了人格魅力,潜移默化,感受得知的。
  但是新校区呢?老师们手持<<乘车证>>,可谓来去匆匆,五点多下班,六点就得上车走人,要是赶不上校车想回家还得自掏腰包.老师们连吃饭的速度都都加快了许多,哪还有工夫和闲情陪你聊天,让你从他的言行举止中感受大爱呢?
  我听说学院和班级都有辅导员,坦白的说,我只认识几个,而且都只在公共场合见过,我的许多同学都和我一样。听说他们“专做学生思想工作”,多么温暖人心的字眼啊!
  可是,当我们步入大学来到这个全新的环境,举目无亲,感到形单影只、满心孤苦时,你们在哪里?当我们不习惯于流浪于各个教室的自习方式、当我们为大学的学习方法倍感迷惘时,你们在哪里?当我们看到新校区漫天黄土、建设缓慢而感到我们这三千人被抛至荒郊野外无人在意时,你们又在哪里?我亲爱的辅导员同志?
  我真的好想好想会有人时常来问我们一句,哪怕是最简单的“你还好吧”,可是没有,一次都没有。你们只会说“全心全意为学生服务”,只会说“把工作做到最好”,只会说“做学生的良师益友”……
  如果因为所处角度的不同而使你们不知道我们在想什么的话,那么请你们有空去桑梓,去贴吧、去BBS上看看吧,那里记下了我们的所想,记下了我们只能在黑夜里独自忧伤的无奈和悲哀。
  我曾经对大学有过两种极端的期许:一所大学,如若大师云集,就算是要我跟在大师后面去窑洞里上课,亦甘之如饴,倘若四年都有大师为伴,四年之后就是要我直接去石鼓路卖红薯,我也会二话不说;另外一种,一所大学,同样可以没有大楼,甚至可以没有大师,但能保证四年之后由这里制造的产品,没一件都有很好的销路,那也还是蛮不错的,尤其是在现在的就业环境下。
  但我更期盼的还是前者。我个人经历了一个漫长而艰苦的征战高考的历程,那段岁月可谓凄风冷雨,但支撑我一路走过来的,不是无奈于考不上大学就得上街卖红薯的压力,也不是因为老师们斗志昂扬的鼓动,而是源于我对大学深沉而急切的企盼,对我想要的大学生活的无限向往,那是神圣无比不容亵渎的。我觉得大学生活是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个过程,而且还应是我生命长河中最为晶莹剔透光彩夺目的一朵浪花。如若缺少,那将是我此生之大憾。
  我觉得大学应有其底韵,置身其中,一花一草,一水一石都应该让人感到咄咄逼人的文化气息。大学里的花草水石鉴证了大学的历史,倾听了太多高人雅士的言论,目睹了一代代青年才俊的成长成材而具有灵性,它对我的心灵具有长久的震撼力,我对它的虔诚是一般人不可想象的。
  而这一切的一切,于厦门校区的同学们来讲,有如镜中花,水中月。
  很多大学都有新校区,新生往往能延续他们高中时艰苦奋斗的作风,所以通常都被学校安排在新校区,但后几年就会回到校本部,所谓“X+X”模式,听说厦门大学就是“2+2”模式,前两年在漳州校区,后两年便搬回有八十六年文化沉积的校本部。我十分急切而真挚的请求学校能克服诸多困难,也采用这种模式,让我们有去校本部学习的机会。我相信,这是我,也是许多厦门校区同学的一个夙愿。如若夙愿以偿,我们会对您,对学校,感恩戴德,没齿不忘的!
  待到那天,我定要仰天长笑,奔向那有四十六年文化积淀的校园,我要去那里追寻华大人四十六年的奋斗足迹,感受大学博大的情怀;我要去那里亲吻每一寸土地,每一棵花草,融入它们灵性的身躯;我要去那里仰慕大师们气质卓绝的容颜,享受他们每一次智慧的灵光带给我的精神之圣宴;我要去那里会见我的良师益友,与他们坐在草坪上促膝长谈,领悟他们无尽的大爱;我还去那里遨游在学术的殿堂,在大师们的指引下,分秒必争的去学习,成就属于我和华大的辉煌……
  校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