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摆渡人
摆渡人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32,499
  • 关注人气:2,2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五谷杂粮·白璧寻瑕

(2008-10-03 18:14:30)
标签:

世界智运会

首届

北京

国际跳棋

国家会议中心

国际会议中心

体育

分类: 对弈

 

    首届世界智运会今晚隆重开幕,作为一项全新的赛事,在短短17个月时间内从构想变成现实,汇集144个国家和地区的近3000运动员参赛,堪称罕见之举,但是正因为是一种前所未有的高难度尝试,难免也产生了这种那种的缺陷,这无可非议,但看到网上有贴《智运会被强势媒体彻底抛弃了吗?》之后,作为本次大赛注册记者,还是有几句话不吐不快。
    尤其是,在今天——智运会比赛揭开帷幕的第一天的遭遇,让人犹为感慨:

 

    本届智运会第一个比赛项目,桥牌男子/女子个人赛今天上午11:30在分会场国家会议中心开赛,本来在主赛场北京国际会议中心(北宸)有整点班车送去,问题是我住的宾馆离两个赛场差不多距离,没必要绕着坐班车,于是“想当然”地自己打车前往,可是上来车之后一问,问题来了,北京的出租车司机不知道这个“国家会议中心”在哪儿,看到这儿有北京的博友能告诉我这个答案吗?恐怕绝大多数都不能!别觉得寒蝉,因为一路上交警、协管、商贩、保安、居民……没有一个能确认的,最大的问题是,在给记者提供的手册上只有简单位置图示,没有路名、路牌。打电话问组委会宣传部门的人还是不知,好在辗转询问之后,还是大致定位在水立方的北面,击剑馆的位置(后来回主赛场看见有宣传摊位,准确的地址是天辰东路7号,合适的进口在大屯路口附近),当时我已经在水立方附近来回走了半个多小时了——今天的太阳不错。
    这只是苦难的开始,接下来,保安不让进。是,我站在了天辰西路水立方、击剑馆综合10号安检处门口,但我连被安检的资格都没有,总算找到一个听说过“智运会”这个词的保安,在仔细查看完我的记者证之后指着橘黄色的带子说:“领导今天特地关照,这个颜色的带子不让进!”问题又来了,不是说我们媒体影响力大小的缘故,智运会从组委会主席到普通志愿者,戴的证件不同,带子的颜色却是一样的啊!就是比赛运动员来了,也一样不让进。
    打电话接着联系宣传部门的同志吧,结果就是不是关机、占线就是没人接,按照本人的做事风格,直奔宣传部门的领导,得要个领导电话吧……45分钟之后,等记者灰溜溜步行(水立方西侧的路上好像没有出租车停靠)、打车回到主赛场,在进门时终于到了工作人员转来的领导电话号码的短信,打了电话,负责宣传的沙老师和她问询的齐老师都非常热情,几分钟就问明了情况,表示意外之余人到中年的齐老师还叫了出租车去实地打探,但这样一折腾,比赛早开始大半了,照片没法照,采访也泡汤了。顺便说一句,在进门时碰到棋院某领导,人家用了2秒钟就给我出示了赛事工作人员通信录,对比之下,我觉得开始问询的渠道有点太没效率了。

    序盘!这还是一天遭遇的序盘阶段。
 

    返回主赛场是因为令我好奇的跳棋比赛也开始了,可没想到,在走迷宫一样找到赛场之后,得到的消息是,比赛取消了!因为一场正式的跳棋赛有可能延迟到5、6个小时,这样会耽误运动员、工作人员参加晚上的开幕式。这个考虑是合理的,但是,开幕式和比赛时间的制定不是这一两天的事吧?怎么早没考虑到呢?看着好多国家的运动员如潮水般涌来又失望地离去——他们的住所离赛场也得走一阵呢,还没开练智力,先练体力了。
    既来之则安之,记者好歹也见识过一些“万事开头难”的经历,决定利用这天上掉下来的半天时间做些没来得及做的准备工作,比如拿比赛秩序册。昨天参加新闻发布会,只拿到一本简单的资料册和记者工作手册,比赛眼看着开始,很多项目的具体参赛情况还是一抹黑。
    到哪儿都是忙碌的样子,围棋工作间,来自杭州分院的领队董勤帮我拿来了秩序册;国象,是麻烦中国国象协会副秘书长白岷老师;象棋那里更是惭愧,象棋部主任刘晓放老师亲自动手……那真是百忙之中的分神。
    还剩下两个,是我最需要了解的资料,桥牌参赛人多,但可惜在分赛场“禁地”,看着一直在竞赛部忙碌的范广生副主任,实在不好意思去开口打扰,拿国际跳棋去吧!看不懂的一幕来了,赛场里,几个老外在忙碌向失望的棋手解释取消比赛的原因,竞赛工作间,只剩下一位中方工作人员:“你得问外面坐着的那些……中国人!”他探出身去,隔着500多平方米的空间喊了一个人的名字,只见一个身影向这边走来,但他的眼神丝毫不向正朝他走去的记者身上看,目无旁视地直奔工作间去了,然后再也没出来,好在他来的方向还有不少同胞,不就是要个秩序册吗!上前,自报家门,一位女士的回答是“那……你得问徐××要去!”我四下看看,这座五角大楼似的建筑里有几千个身影,徐××这个名字又不像聂卫平马晓春,或者谢军诸宸那样让人耳熟能详,我怎么在几千人的脸上找出这位大爷的性格特征呢?再回头,那些中方工作者们坐着,依旧只是坐着,偶而承担着闲聊的工作,没有任何进一步阐述的迹象,而且去办公室拿一下秩序册对他们似乎比举重比赛超世界纪录还累。当时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角色扮演的电子游戏中,寻找到了三本秘笈之后,第四本的寻觅之路怎么也进行不下去,对着一个BUG发呆的感觉,只好轻叹一句“那算了”……

    下楼的时候遇到围棋部一位官员,他刚刚接了上海围棋协会主席周星增来,周先生对棋类非常热心,现在正在为上海组建第一支专业国际跳棋队,他也是为此放下手里繁忙的工作匆匆赶来的,联想到本人刚才看到的国际跳棋赛场那些大爷姑奶奶似的工作人员的表现,突然感觉这个新兴项目和这座建筑里的其他人,和忙忙碌碌的志愿者们的画面格格不入。

 

    在新闻中心门前遇到了王晓娟老师,在棋院办公室工作多年的她在智运会组委会成立时就去参与工作,上了年纪还天天到主赛场盯着,看见我便慈祥而真诚地嘱托:“要为智运会多写些报道啊!”这使得我一度对写上述的文字感到迟疑和惭愧。
    为了报道智运会,我在上海通宵忙完手里的工作,没睡觉就飞到北京参加赛前新闻发布会;在完成第一天专题版报道之后,直到深夜还在联络、采访棋手准备下一个专题,创作完这个专题、整理了配套照片已经天色大亮,实在坚持不住,睡了3个小时不到,想到“第一赛”不能不报,就赶去国家会议中心赛场,步行半个多小时,却还是吃了闭门羹……
    写这些的目的是从一个新闻工作者的角度让大家正视一些问题,当然这些问题充其量是本届智运会顺利举办的很微小的瑕疵,希望能得到解决,积累经验以达到完善,所以最终还是写了出来。或许,这同时也能给发出“智运会被强势媒体彻底抛弃了吗?”做点解释。事实上,作为第一个比赛日,如此重要的日程里我只遇到寥寥几个记者,一个是体坛网的老记者,被借调到智运会竞赛部;一位是天津某报编辑,职业棋手出身的她要兼职围棋赛裁判;一位是智运会官网记者,她也对拿不到国际跳棋的秩序册一筹莫展——尽管,我们都认为这个项目应该是最需要宣传的,也许,是我们太多事了!
    当然,棋界宽松、务实的传统新闻氛围也是我勇于写出这些问题的原因,要是换成中国足协,现在这时候肯定不是解决问题的,倒是该举起“封杀记者”的大令了吧!

 

文/张晓露

 

链接:

 

   首届世界智力运动会·换一道“奥林匹克”的眼神

   “磨王” 从此称“魔王” 

   “健在”——棋手的精神诠释

   特别专题:世界冠军常昊的生活写真

   绿茵场上国手英姿(组图·新)

   中日青少年“手谈” 开启交流新纪元

 

   别了 中俄对抗第五季(组图)

   高手们的“标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