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历史随笔•又见戊戌年

(2018-02-18 15:01:41)
标签:

历史

戊戌年怕什么

求变太躁

图新太急

分类: 历史随笔

首发于天津《今晚报》2018-02-18

又见戊戌年

 

 

岁末光景,一位老朋友邀请我到他新搬的工作室坐坐,我欣然赴约。高楼层,大空间,明亮而雅洁,但吸引我眼球的既不是六联排红木书柜和威武的大班椅、大班桌,也不是全套名贵的电子设备,而是白壁上那幅圆光墨亮的篆体书法:“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九个篆字来历非凡,出自商汤的《盘铭》,已接近四千大寿。这幅书法气韵不俗,可是上面只钤盖两枚闲章,并无题款,我立刻启动了好奇心,询问书者是何方名流?老朋友谦称是他的拙作。真没想到啊,一不留神,他已由好手变成高手。关键之处还不是书法水准的飙升,这位老朋友是狗年生人,“苟”与“狗”同音,他将九个篆字挂在工作室中,堪称绝配,妥帖之极。好啊!借力鼓劲,他的本意是:敢于尝新,勇于创新,锐于革新,勤于出新。透过九个篆字,其澎湃的心潮昭然可见,訇然可闻,我的激赏之情也油然而生。

粗看一掠而过,细看惊心动魄。“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商汤的《盘铭》被《礼记·大学》纳入正文,与《康诰》的作新民、《诗经·大雅·文王》的周虽旧邦,其命维新等量齐观,结论呼之即出:“是故君子无所不用其极。”这个腔调迥异于中庸的腔调。诚然,前方的日子色色俱新,鼓励勇者奋其勇,智者周其智。微观地看,一个人、一个群体要精进,宏观地看,一个民族、一个国家要腾飞,除了适时更新,顺势维新,大胆创新,锐意革新,就别无活力之源和希望之路。

老朋友之间交谈毋庸客套,他问我:“快一年了,怎么不见你送新书给我?”我回答:“新书窝了工,还没杀青呢,丑媳妇迟早要见公婆。”他笑道:“明年是农历戊戌年,没个新面貌我都不好意思出门!”这就逗趣了,哪年不求面貌新?为何戊戌年值得格外强调?老朋友洞察到我眼神中的疑惑,他又追加一个问题:“以往两个戊戌年,中国都干嘛了?”容我想想,再想想,一百二十年前的那个戊戌年,举国维新,变法改制是个大目标,一天多至十余道上谕下达,却石沉大海,由于求变太躁,图新太急,欲速而不达,中央政令具文而已,各级官员不是延迟响应,就是阳奉阴违。百日维新的脆败直接导致了六君子血溅菜市口的惊天惨剧,朝廷中最顽固的保守派还因此获得了疯狂反扑的机会,此后的庚子之乱和《辛丑条约》仿佛双鬼拍门,古老帝国竟如同巨鲸搁浅,元气大伤。六十年前的那个戊戌年,全民放卫星,赶英超美是个大目标,用土炉炼出了无数铁疙瘩,中国的工业化进程却仍然挣扎于泥潭之中,造成难以估量的资源毁损和财力浪费,粮食产量锐减而浮夸风猛刮,无异于磨刀自杀。嗣后,饥馑肆虐,遍地饿殍,大数据怵目惊心,至今言之而心痛。同样是求变太躁,图新太急,导致了远比天灾更可怕的人祸。我感慨道:“沉痛的教训都明晃晃地摆在那儿,戊戌年,我们还有必要心急火燎地求新吗?”老朋友摇摇头,又点点头,他发表了自己的见解:“一百二十年前,维新派想用旧瓶装新酒,旧瓶没有消毒处理,新酒也并非如法酿制,就仓促端上前台,结果酒不醉人人自醉,醉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六十年前,全民吃大锅饭,土法炼钢,夸海口,放卫星,试图用新瓶装神酒,无奈神酒不合人间配方,一旦全民狂饮沉醉,就形成了集体无意识,死神大收割。这两次失败,中国交付了巨额学费,但求新的脚步从未停止,路径上确定的民主共和,方法上锁定的改革开放,都是长期摸索之后所获得的解决方案,进步的空间巨大,求新的步伐当然不能停止!”

对于老朋友的见解我是认同的,可补充的只有一点:决策者、求新者要稳健稳健再稳健,吸取史上“求变太躁,图新太急”的教训,脚踏实地,进一尺即得一尺,进一丈即得一丈,适时更新自能创新,顺势维新必能革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这九字真言是古人给予今人的启迪,签收之后还须心领神会。

又见戊戌年,创新和革新的课题仍待深化,聪明人何不扪心自问:“我准备好了吗?”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