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人物随笔•狂士汪中

(2018-01-07 12:18:16)
标签:

文化

清朝名士汪中

老顽童

狂得很靠谱

分类: 人物随笔

首发于天津《今晚报》2018-01-06

狂士汪中

 

 

       汪中是清朝扬州学派的杰出代表。乾隆时期,文网严密,士子多半裹足屏息,躲进书斋,钻入故纸堆,不敢佯狂,更不敢真狂。汪中却是异数,他言行出格,狂名满天下,居然保住了吃饭的家伙,堪称奇迹。

  在扬州安定书院求学期间,汪中即以爱搞事出名。每当有新山长蒞任,汪中就会精心挑选几道经史方面的难题,去向对方请益。结果如何?蒋士铨就被汪中窘在当场。至于授课老师,受困更甚。沈祖志好诗成癖,喜欢当众夸示,某日,酒酣耳热,他又以新诗示客,客人都赞不绝口,汪中却将诗稿扔在一旁,正眼也不瞧一瞧,出口就是酷评:“公为人师,不以经世之学诏后进,而徒沾沾言诗。诗即工,何益于生民?况不必耶!”沈祖志久负时誉,却当众碰了汪中这么大个硬钉子,心气如何能平?他怫然作色,质问道:“仆虽不贤,犹若师也,师可狎侮乎?”沈祖志摆出师道尊严,殊不知正中汪中下怀,汪中立刻将《诗经》中的几处疑义摊开在桌面上,请沈祖志解答,沈祖志瞪眼抓瞎,嗫嚅久之。汪中便拊掌“补刀”:“诗人固如是乎?师长固如是乎?”他拂衣大笑而去,扔下无地自容的沈老师,扔下满座皆惊的客人。

  汪中学识渊博,明明是通儒,偏偏喜欢扮演老顽童的角色。扬州有一位大盐商给朝廷报效了十万两白银,获赏红顶花翎、二品官衔,乐得到处显摆。汪中便瞅准这位官商阔佬,存心要出他的洋相。每当对方出门拜客,汪中就骑驴尾随在大轿后面,他戴一顶草帽,以十几个红萝卜铺顶,以松枝假充孔雀翎,尤为滑稽的是,将一串冥钱挂在脖子上当朝珠,官商行他也行,官商停他也停,招引来许多围观者,令对方既恚恨,又难堪,但惮于汪中的名气,不敢动粗。最终官商服软,以五千两白银破财消灾。汪中故意让官商出乖露丑,本意倒不是讹钱,而是要让扬州城的盐商们长记性,买来的顶戴和官衔并不光彩,适足以为闲人增添茶余饭后的笑料。

  在学问方面,汪中自信心爆棚。有一次,扬州学者雅聚,他在席间放出烟雾弹:“扬州一府,通者三人,不通者三人。”于是大家都支起耳朵,静听他揭晓谜底,他给出的标准答案是:通者为高邮学者王念孙、宝应学者刘台拱和江都学者汪中,不通者则为在座的程晋芳、任大椿和顾九苞,此弹放出,立刻炸锅,但众人回家平心静气想一想,又发表不出什么异议。何况汪中所说的“不通”,并非贬损,同样是高规格。当时,有位扬州的缙绅亦属风雅之士,竟麻着胆子请汪中评估一下他的水平,汪中笑道:“君不在不通之列。”对方大喜过望,连忙起身敬酒。汪中接着说:“君再读书三十年,可以望不通矣。”如此反转,敬酒者顿时愣在当场,满面羞愧,嗒然若丧。

       好玩就好玩在,与汪中同时代的那些久负盛名的文人、学者,被他指名道姓地嘲骂固然难受,不被他嘲骂甚至更为难受。有人规劝汪中多积口德,少与他人为忤,怼来怼去,树敌树仇,会把自己的前门后路全堵死。汪中的回应仍旧振振有词:“子谓吾好谩骂人乎?吾所骂皆非不知古今者,人得吾骂亦大难。或言吾骂某某不通者,妄耳。彼方苞、袁枚辈,吾岂屑骂之哉!”方苞是桐城派的掌门,袁枚是名噪天下的才子,汪中却瞧不起他们,不屑于骂他们,方苞和袁枚闻讯,简直如芒在背,如坐针毡。

   汪中出言诙诡,往往能够收获奇效,这是他最牛气的地方。他致书陕西巡抚、大学者毕沅:“天下有中,公无不知之理;天下有公,中无穷乏之理。”言外之意是:眼下我手头拮据,请先生“借”点钱用。这种“雅借”等于拉赞助,说是打秋风就显得恶俗了。毕沅阅罢来信,大笑认账,立刻寄去五百两白银,成全这段佳话。

  狂士皆有所畏惧,汪中也不例外。他自称生平有三憾三畏。三憾是:“一憾造物生人,必衣食而始生,生又不到百年而即死;二憾身无双翼,不能翱翔九霄,足无四蹄,不能驰骋千里;三憾古人唯有著述流传,不能以精灵相晤对。”三畏是:“一畏雷电,二畏鸡鸣,三畏妇人诟谇声。”倘若汪中生于今日,三憾就只剩一憾,有飞机可乘,有高铁可坐,岂止是翱翔九霄,驰骋千里,简直就是全球任他遨游。汪中怕打雷闪电,还好理解,但他终生未仕,不用早朝,为何怕鸡鸣?这有点不可思议。汪中的发妻孙氏有咏絮之才,其句“人意好如秋后叶,一回相见一回疏”确实耐人寻味,但她不爱做家务,婆媳关系不和,汪中怕妇人吵架,故有第三畏。他的解决办法既简单又粗暴,休妻再娶。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