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谈古论今•豪商的食色

(2017-11-22 14:32:14)
标签:

文化

近代豪商

美食美色太离谱

分类: 谈古论今

首发于《羊城晚报》2017-11-21

豪商的食色

 

 

            在网络时代,有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和胡润中国富豪榜定期公开发布,国内最豪的首富是谁,确认也好,变动也罢,均一目了然。灶间田头,茶余饭后,大家谈论富豪某某某,就如同谈论路人甲、路人乙一样稀松寻常。倘若换到古代和近代,朝廷重农轻商,富贾明白事理,个个深藏若虚,不敢过度张扬,大肆炫耀。各省首富是谁?已经有些拿不准。全国首富是谁?更没有权威机构能给出令人笃信的评估依据。相隔久远的朝代且不说,在私生活曝光率偏低的清朝晚期,豪商在食色两方面的特殊表现就相当神秘,普通老百姓仍只能雾里看花。

       先说黄均太,他是两淮八大盐商之首。以其身家而言,早餐吃一碗金丝燕窝,喝一碗高丽参汤,外加两枚白水煮鸡蛋,丝毫不算奢侈。有一天,他翻阅账簿,无意间看到鸡蛋下面注明“每枚纹银一两”,不免有点吃惊,心想,我家底子比山梁厚实是不错,但也不能被下人当成傻瓜笨伯耍弄算计啊!黄均太对管家说:“优质鸡蛋再怎么昂贵,也未必能昂贵到如此离谱。”管家是个人精,当然听得出主人的言外之意和弦外之音,就赶紧把厨子叫来,责怪他浮冒。厨子大声申辩道:“每日府中所选用的鸡蛋,可不是市面上寻常的鸡蛋可比的,每枚一两纹银,只算平价。你要是不信,请让别人去采购,主人试过味道后,必定可以鉴别。”翌日早餐,黄均太食用的水煮鸡蛋果然味同嚼蜡,难以入喉。换来换去,什么样的优质鸡蛋都不如每枚纹银一两的鸡蛋味道可口。于是那位老厨子重新归位,鸡蛋又美味如初了。黄均太既好奇又疑惑,他询问厨子:“你究竟用了什么独家妙方令白水煮鸡蛋如此美味?”厨子如实相告:“小人家中,蓄养母鸡百头,将人参、黄芪、白术、大枣等名贵药材碾成粉末,拌入饲料中,这就是小人的独家妙方。主人要是不信,可以派管家前去验明真假。”黄均太闻言颇感欣慰,这下他总算是吃得可口,也吃得放心了。

       豪商锦衣玉食,纵然花销不菲,仍属小头,真正的高消费在于美色。咸丰、同治年间,广州豪商潘仕成经营盐业,打理洋务,颇有方略,鼎盛时期,其姬妾多达百余人。他专门建造一座大楼妥善安置她们,每人一室,装饰富丽,规矩是:玻璃门窗一概不许悬挂帘帷,左右邻室彼此监督,以防姬妾容奸;除非获得潘仕成允准,姬妾不得踏出大门半步;姬妾凡有所需,供应不匮。潘仕成别居一楼,姬妾日间侍宴和夜间侍寝,皆依牌号次第运行,井然有序。潘仕成是大收藏家,收藏的古玩、古书、古帖、古画不乏珍品,圈养的姬妾也多为绝色。潘仕成一生大起大落,晚年经历变故,竟濒于破产,只好遣散众多姬妾。此公办事,一贯精明,他让人去大楼中传唤某姨,说是主人特召,嘱咐她锁门关窗。某姨乐颠颠地踏入潘仕成的房间,结果迎接她的是兜头一瓢凉水,潘告诉她:“现在我已不再需要你侍候了,你要是愿意留下,我每月仍支银若干,否则我给你四百两白银,你想去哪儿都行。只有一条,你不能再回楼上。”那些年轻貌美的女子闻言色变,但事已至此,两相权衡,人身自由毕竟比房中的金银细软更宝贵,何况潘家正走败运,再苦守下去也没多大意思,于是甘愿散去者多达九成。

       盛极必衰,富极必穷,杭州红顶豪商胡雪岩也没逃过这个定数。他同样好色,可是单以姬妾的数量相比,潘仕成堪称大巫,他只算小巫。胡雪岩晚年走背字,不幸沦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在生意场上也因为过于自信,屯积大量生丝而输给洋商,各地银庄被疯狂挤兑,直接导致破产。胡雪岩遣散姬妾分为三步走:先是遣散年纪稍大的、姿色稍次的,令家属领归,室中所有物什尽可带走,行者所获不逊于中等人家的家底;及至家业快要被官方籍没了,胡雪岩就只留下最喜爱的两位姬妾,遣散其他的姨娘,行者所得虽不如首批之丰厚,仍有珠翠满头,绮罗被体;及至胡雪岩病体不支,快要辞世之际,他让老仆将两位心爱的姬妾送走,她们徒手出门,黯然神伤。都说“商人重利轻别离”,又岂能一概而论。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八字真言耳熟能详,向来都是由和尚、尼姑作权威宣讲,总觉得缺乏足够的说服力。如果由潘仕成、胡雪岩这些经历过极盛极衰、遣散过众多美艳姬妾的豪商来现身讲解,这句话倒是更令人信服不疑。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