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文化随笔·行善造福

(2017-10-15 11:19:35)
标签:

文化

苏东坡

一辈子做善事

善意如甘露

善行如甘泉

分类: 文化随笔

已发表于《西安晚报》2017-10-14

行善造福

 

 

善意生发于心底,宛如甘泉涌流于石间。苏东坡只要看到别人生前受苦,死后失葬,就按捺不住恻隐之心。凤翔进士董传是不折不扣的书呆子,谋生乏术,箪瓢屡空,但苏东坡写诗夸赞过他“粗缯大布裹生涯,腹有诗书气自华”,可见其人不乏可取之处。董传想娶妻谋职,一直未能如愿。他死于熙宁二年(1069),寒棺寄放在寺庙中,寡母弱弟生计拮据,要择期安葬,心有余而力不足。苏东坡时任低级别京官,俸禄微薄,致送赙金之后,又专门为此写信给判大名府、充河北路安抚使韩琦,请他垂怜。韩琦有宰相之度,有仁者之风,特事特办,董传这才入土为安。

三十八岁时,苏东坡出任密州太守,当地遭遇大饥荒,百姓有断炊之忧,卖儿卖女,苦不堪言。苏东坡盘点本州仓储,拨出数百石大米,专门收养弃儿,每人每月配给大米六斗,总共救活数十人。那些幸存的孩子无不视苏太守为再生父母。

四十四岁那年,苏东坡谪居黄州,一落脚就仿佛生了根。在四年零两个月的日子里,他自力更生,建房,种地,植树,养猪,酿酒,研制红烧肉,《前赤壁赋》《后赤壁赋》《念奴娇·赤壁怀古》就是那个时期的杰作,至今脍炙人口。

当年,黄州、鄂州等地有溺死新生婴儿的野蛮风俗,亲生父母不忍心,通常都会闭上眼睛,将婴儿背对着自己,背转手将婴儿的头摁在水盆中,婴儿哀叫片刻方才死去。北宋的刑法规定,长辈故意杀害儿孙,判处两年徒刑,乡下农民只图自己清省,根本不管那么多,这与地方官的熟视无睹和姑息纵容有很大的关系。苏东坡是佛门居士,以慈悲为怀。佛家认定,在众多杀生的罪孽中,祸及胎儿,罪不可恕,因为胎儿无辜。苏东坡有好生之德,但他是待罪之身,不能直接干预地方事务,于是他与黄州太守徐君猷当面沟通,又写信给驻跸于武汉的鄂州太守朱寿昌,希望徐、朱二守晓喻官民,强调法律,该罚款则罚款,该判刑则判刑,尽快革除黄州和鄂州两地的恶风恶俗。在写给朱寿昌的信中,苏东坡举出历史上有名的例子,西晋大将王濬曾任巴郡太守,当地穷人常有杀婴之举,王濬就立法保护婴儿的生命权,减免穷人的各项负担,几年内挽救了数千名婴儿的生命。后来,王濬统军征伐东吴,当年被王濬救下的大批婴儿已长大成人,入伍当兵,父母就对儿子说:“王府君让你活了下来,你一定要誓死效忠于他!”这封信对鄂州太守朱寿昌的激励作用显而易见。

苏东坡还牵头成立了一个民间组织——救儿会,由心地善良的邻居古某担任会长。救儿会向富人募捐,每位会员捐助十缗钱,多捐不限,这些钱的用途是为那些获救的孩子买米、买布、买棉被。古某管理银钱,安国寺的一个和尚管理账目。会员经常下乡访察贫苦人家的孕妇,对方若答应保留腹中的婴儿,就提前赠予钱粮衣物。苏东坡的心愿是救儿会每年救活一百个婴儿,为此他与家人省吃俭用,捐出了十缗钱。

据元末作家郑元祐的笔记《遂昌杂录》记载:宋京畿各郡有慈幼局。贫家子多辄厌之不育,乃许其抱至局,书生年月日时,局有乳媪育之。他人家或无子女,却来取于局。岁祲,子女多入慈幼局,故道无抛弃子女。应该说,这一善政只在京畿各郡施行,范围有限,受益者不多。相比之下,苏东坡以待罪之身在黄州大力宣传和推广救儿会,更显得难能可贵。

元丰七年(1084)四月,朝廷解除了苏东坡谪居黄州的禁令,移置汝州,他上表请求安置在常州,宋神宗御批允准。经朋友们的劝导,他决定在紧邻常州的宜兴定居,终老江南。苏东坡买下一块地,手头还剩五百缗钱,又在荆溪盘下一座老宅子,接下来就准备安顿家眷。

一天夜里,他与邵民瞻在村庄里散步,经过一户人家,听见老妇人哭泣,就敲门询问。老妇人说她有个败家子,未经她同意,就将祖屋卖掉了,她不得不搬离自己居住了大半生的老宅子,就是为这事她伤心难过。苏东坡问明情况后,心里不禁格登一下,他从这位老妇人的儿子手中购得房屋,无意间做了一件伤害物主的事情,怎么办?他拿定主意,当着老妇人的面烧毁了合同,然后把那个败家子找来,叫他孝顺母亲,将她重新接回老宅子居住,可是那五百缗房钱,他并没有索回。房子没了,钱也没了,苏东坡的善心善举一度使自己陷入困境,好在他有许多真心敬重他爱护他的朋友伸出援手。

苏东坡谪居惠州时,一个叫徐中的老汉来拜访他。此人白发苍苍,已经七十六岁,他写了两首颂,苏东坡看了,觉得“虽非奇特,亦有可观徐中孑然一身,长期漂泊,现在老无所依,寄食不易。由于自伤晚景,老人失声痛哭,苏东坡也为他流下了同情的泪水。如何才能把善意落到实处?苏东坡写信给泉老,请他将徐中收留在寺中,每天给他一份斋饭,使他得尽天年。苏东坡还为徐中添置了衣物。

善良者无私敌,因为他不肯挥舞仇恨的双刃剑,更不会落井下石,临坑推人。章惇曾是苏东坡的好友,后来反目,他打击故人可谓心狠手辣,将苏东坡流放到岭南的惠州仍不满足,又将他流放到海南的儋州。对于这种狠角色,苏东坡依然能够包容。天道往还,风水轮流转,苏东坡晚年获赦北归,章惇却在政治上彻底破产,完全倒台,被流放到了广东雷州。章惇的儿子章援是苏东坡的弟子,写了一封长信给老师,情辞委婉地恳求他宽恕自己父亲的过失,假若老师被皇上重用,不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苏东坡读完这封信,百感交集,其回信的大意是:我与丞相做朋友四十多年,虽然中间各人的遭遇和主张有所不同,但交情并没有增加或减损。听说他这么大年纪还要远赴海岛,我心里只有难过。以往的事情,再说有什么益处?倒不如关心未来。……现在我病体支离,是生是死还不一定。半个月来,进食极少,见到饭菜就好像饱足了。现在只有赶紧回到常州,在家中休养,也许还能够活上几天。写到这里,我十分疲倦,放下笔来,长叹而已。

苏东坡的这封信、以往他写给鄂州太守朱寿昌请求拯救溺婴的那封信和他写给高太后祈求宽免贫民欠债的那封信,被林语堂先生称赞为“三大人道精神的文献”。

除了行善,苏东坡在八个州出任过太守,每回都能造福一方。

四十一岁时,苏东坡任徐州太守,碰上百年一遇的特大洪水,城墙都快要被冲垮了,他坐镇抗洪抢险第一线,指挥军民加固外围墙垣。大雨昼夜不停,他数十天没有回家,一些富家子弟想逃出徐州城,苏东坡说:

“要是富人都逃跑了,民心就会动摇,我还能够指靠谁来加固城墙?我在这里死守,决不让洪水毁掉徐州城!”

为了安定人心,苏东坡亲自出面劝阻那些惊慌失措的富人,有些富人任性,不肯听从劝告,试图夺门而出,苏东坡就下令将他们赶回家中。众人见苏太守没有撤离的打算,誓与徐州百姓共度难关,就镇定多了。由于人手太紧,苏东坡亲赴武卫营,寻求军方支援,他说:

“河水侵害徐州城,事情万分危急,请禁军为我出力!”

“苏太守都不怕洪水滔天,我们这些吃粮的,自当临危效命!”禁军首领答应得很爽快。

军人训练有素,纪律严明,一旦出动,功效大增。一条首起戏马台、尾至于城的东南长堤以最快的速度筑成了。水涨到离城墙高处只差三版(一版为二尺),苏东坡就在城墙上搭个棚子,住在里面,有事经过家门口,也不进去一下。

一个半月后,大水终于从黄河故道入海,徐州转危为安。苏东坡请求朝廷拨款,修筑一座大木坝。他还建造了一座高达百尺的黄楼,用它来镇水,此举成就了苏辙、秦观的同名杰作《黄楼赋》。

据明朝作家田汝成辑著的《西湖游览志余》记载:“西湖,杭人无时不游。凡缔姻、赛社、会亲、送葬、经会、献神,无不在焉。故杭谚有‘销金锅’之号。”沈遘(字文通)任杭州知州时,禁捕西湖鱼鳖虾蟹,禁食蛤蟆,此举并未造福地方,徒然留下笑柄。苏东坡任杭州知州,他的主要政绩是疏浚西湖,筑成长堤(苏公堤);改造杭州的供水系统,使杭州全城百姓(五十万人)都能喝到西湖的淡水;建立潜火队,使杭州城的火灾损害降至最低;修缮官舍、城门、城楼、二十七座谷仓;由官方出资两千缗,他捐资五十两黄金,设立医院安乐坊(中国最早的公立医院,后改名为安济坊),由道士主持,三年之内医治了一千多个病人。杭州遭遇水患之后的大饥荒,苏东坡为了救济贫苦灾民,给米市注入十八万石平价米,市民买到米后,无不叩头诵佛,感谢苏太守的菩萨心肠。相比之下,秀州发生风灾,秀州的地方官却不让老百姓报告灾情,理由是只有水灾、旱灾才能上报,结果数千人聚集,发生踩踏事件,死亡十一人。苏东坡向朝廷提出了两项治理浙江水患的合理化建议,可行性方案都出炉了,但由于某些权贵在上面拆台,某些奸小在背后捣鬼,最终都泡了汤。

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苏东坡先后两次在杭州任职(前为通判,后为知州),造福于民,功德无量,老百姓家家都悬挂他的画像,平日饮食必定为他祈福祈寿,还建造了生祠(为活着的人建立祠庙,加以奉祀),以此报答他的恩德。

元祐七年(1092)三月,苏东坡由颍州太守移任扬州太守。这年七月下旬,东南地区连日大雨暴风,造成巨灾,苏州、湖州、秀州等地饿死者过半,情形极惨。苏东坡描述道:“有田无人,有人无粮,有种无牛,殍死之余,人如鬼腊。”苏东坡深信及时防灾胜过充分救灾。饥荒刚露苗头时,他就上报朝廷,请求尽快拨发赈灾款,稳住浙西湖区的粮食价格,甚至在奏章中明确表态:“若来年人户原不缺粮食,不须如此擘画,则臣不合过当张皇之罪,所不敢辞。纵被诛遣,终贤于有灾无备,坐视人死而不能救也。”高太后认可苏东坡的建议,但那些具体执行的官员态度消极,政令难出汴京城。苏东坡的奏章和朝廷的批示徒劳往返,灾情日重一日,最终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朝廷加倍拨给浙西地区的赈灾款也变成了杯水车薪。苏东坡悲愤不已,他说:“小人浅见,只为朝廷惜钱,不为君父惜民!”可怜天下苍生。民为国之本,那些高官尸位素餐,居然罔顾如此浅显的道理。苏东坡有良知,有良能,有良策,却处处受到小人掣肘,造福一方的良好愿望被大打折扣。

更令人震惊的是,苏东坡回到京城,遭到御史的弹劾,他的罪名竟然是现成的,“论浙西灾伤不实”,夸大灾情,危言耸听,扰乱朝廷对浙西灾情的判断。在一个黑白颠倒、是非混淆的世界里,好人做好事,老实人讲老实话,真是千难万难。

即使苏东坡被贬谪到惠州,他仍然念念不忘造福地方,与当地官员协商,建造了两座桥梁,一座沟通河岸,另一座沟通湖岸。他还写信给广州太守王古,把杭州的经验贡献出来,建议他募集资金,创办医院,那个使用数千根大竹管引清甜山泉入广州的主意更是新颖实用,可惜王古尚未动工,就因为“妄赈饥民”被革职了。

不管手中有权无权,随时随地,苏东坡都竭尽所能行善造福,根本无须他人从旁鼓动。内心有大慈悲,即是现世佛。东坡居士的善行福泽为后世所津津乐道,足见公道自在人心,人心自有衡量,不因岁月流转而畸轻畸重。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