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开林
王开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21,192
  • 关注人气:12,6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文化随笔·神医也有“六不治”

(2015-07-24 07:59:49)
标签:

文化

中国古代的神医

没人能够起死回生

分类: 文化随笔

(已发表于《光明日报》2015-07-24)

(《中国剪报》2015-08-04转载)

神医也有“六不治”

 

 

    神医,即被神化了的中医。据宋人周煇的笔记《清波杂志》所载:“秦医和诊晋侯之脉,知其良臣将死”,宋妙应大师智缘诊王安石之脉,知其子王雱翌年登第。这样的奇技妙术完全超出了医疗诊断的范畴,不禁令我感叹:常人只长一个脑袋根本不够用啊!

    晋朝之前,中国最著名的正牌神医非扁鹊(秦越人)、仓公(淳于意)、董奉、华陀、张仲景五位莫属,其他的神医,如苗父、俞柎、长桑君、文挚等人,名气则要小许多。神医往往被获救的病人视为再生父母,实际上,他们与死神掰腕子,以乐观的态度去看,也只有不到三成的胜算。

    神医屈指可数,扁鹊的表现尤其抢镜,他留下不少传奇故事,两千多年来,民间对他的赞美一直都在滚雪球。

    据先秦道书《鹖冠子》记载:有一次,魏文侯询问扁鹊:“寡人听说你家三兄弟全都行医,谁的医术最高明?”扁鹊如实回答:“我家长兄的医术首屈一指,次兄的医术稍逊一筹,我的医术只能叨陪末座。”江湖上明明传闻扁鹊是无人能出其右的神医,因此魏文侯大惑不解,他问道:“何以见得?”扁鹊给出的理由是:“在病情尚未成形时,我家长兄就能将它消灭,所以他的名声传不出家门;在病情刚刚萌芽时,我家次兄就能将它拔除,所以他的名声传不出里巷;相比而言,我完全是后知后觉,要等到病象呈现出来,才能望闻问切,对症下药,可是我的名声反而传遍诸侯各国。”扁鹊的话充分说明了一个道理:能防微杜渐的人最高明,可是这种顶尖好手也最容易遭到低估和忽略。

    《列子》的某些记载极其夸张,扁鹊居然给鲁公扈、赵齐婴做过换心手术,信不信由你。公扈“志强而气弱,多谋而寡断”;齐婴“志弱而气强,少虑而伤专”。如果置换他们的心,彼此就能取长补短,堪称两全其美。当年,没有手术室,没有心电仪,没有麻醉药,没有抗生素,没有输血装置,扁鹊的操作流程相当粗放:让公扈、齐婴饮下毒酒(起麻醉作用),沉睡三日不醒,然后,他“剖胸探心,易而置之,投以神药”,免不了还要术后缝针。等到他们一觉醒转,手术早已完工。有趣的是,换心之后,两人性情大变,公扈返回齐婴家,齐婴返回公扈家,两家的妻儿惊诧不已,为此闹出纠纷来。解铃还须系铃人,扁鹊将换心手术的前因后果解释一遍,众人大眼瞪小眼,将信将疑,但好歹平息了争议。

    《说苑》也是有闻必录,扁鹊居然从死神的魔爪中夺回一条生命。他经过赵国时,听说赵王太子刚刚暴病过世,问明症状后,他大胆地断定赵王太子只是尸蹶(休克),并未死亡,立刻指导几位弟子分工协作,给太子扎针、捣药、吹耳、反神、扶形、按摩,经过一番抢救,太子苏醒过来。这个消息迅速传播开去,大家都夸赞扁鹊能够起死回生,他却实言相告:“太子奄奄一息,并没断气,我只不过使原本还能活着的人继续活着。”

    中医治病,望闻问切是基本功。在《韩非子·喻老》中,扁鹊的洞察力十分惊人。他寓居蔡国,在宫中行走,发现蔡桓侯的病情一天天加重,便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对方要赶紧治疗,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然而蔡桓侯讳疾忌医,竟怀疑扁鹊耸人听闻,是想捞取厚利。过了一段日子,蔡桓侯病入膏肓,扁鹊自知回天乏术,赶紧逃出蔡国,他可不干那种把死马当活马医的蠢事。这就证明,扁鹊所言不虚,他并没有起死回生的能力。

    扁鹊认为,良医悬壶济世,若想妙手回春,就必须具备两个先决条件:一是病情要发现得早,二是病人要配合得好。然而世间的疾病繁多,治疗的方法有限,所以神医也会声明六不治:“骄恣不论于理,一不治也;轻身重财,二不治也;衣食不能适,三不治也;阴阳并,藏气不定,四不治也;形羸不能服药,五不治也;信巫不信医,六不治也。”六者有其一,医生就难于措手,而某些病人身兼数项,蒙着头往死路上狂奔,纵然世间一百个神医赶来会诊,也注定救不了他们的小命或老命。

    扁鹊精通医术,善治疑难杂症,无论在哪儿,病人都对他感恩戴德,视若神明。但他的天才使一些居心不良的庸医恼羞成怒,秦国的太医令李醯见识了扁鹊的高超医术之后,自愧不如,竟然妒火中烧,派人刺杀了扁鹊。

    疾病难治,人心更难治。李醯患“妒贤病”而行凶,肯定无药可医。对照扁鹊的“六不治”,我们应该反省:自己的身心与“骄恣不论于理”、“轻身重财”、“衣食不能适”、“阴阳并,藏气不定”、“形羸不能服药”和“信巫不信医”有没有千丝万缕的瓜葛?讳疾忌医的人,真到了“六不治”的绝境,就算他们“有幸”找到胡万林之类专开虎狼药的当代“神医”,也绝对不会巧遇起死回生的奇迹。

    临到本文的结尾,我再提及一件趣事。后世,追认扁鹊为祖师爷的杏林高手不知凡几,最替扁鹊挣脸的则是北宋御医许希。据《宋史·许希传》记载,有一次,许希治好了宋仁宗赵祯的头痛病,获得重赏。他拜谢皇上的恩赐之后,便向西恭行大礼。赵祯不解其故,许希说:“扁鹊是我的师祖,我能治愈皇上的病痛,是因为师祖传下的医理高明。请皇上允许我将所得的赏金用来修建扁鹊庙。”宋仁宗满口答应,不仅赞助许希在汴梁城西建造了扁鹊庙,还将扁鹊策封为神应侯。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