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杜鲁门为何突然出兵朝鲜——没有胜利者的战争(四)

(2010-09-21 12:12:55)
标签:

朝鲜战争

抗美援朝

中国出兵朝鲜

军事

李承晚

杜鲁门

杂谈

分类: 战争史研究

突然被推翻的既定政策:杜鲁门为何突然决定出兵朝鲜

 

1950625凌晨,东京美国大使馆卧室内,麦克阿瑟被司令部值班军官的电话惊醒。极度愤怒的南朝鲜总统李承晚让麦克阿瑟的副官叫醒了他。据说李承晚在战争爆发后,马上打电话给南朝鲜驻美国大使约翰张博士,用“愤怒得发抖”的声音命令后者“马上去见杜鲁门总统,对他这样说:‘敌人到了我们的门口!美国国会和你签署的2000万美元武器(拨款)究竟是怎么搞的?’”

副官报告说:北朝鲜人已经于今晨4时越过三八线大举向南进犯。9年前在菲律宾遭遇到同样突然袭击的麦克阿瑟回忆说:当时我有一种离弃的噩梦似的感觉我自言自语的说,这是不可能的,不会重演吧!我当时一定还没有睡醒,而且还在梦中。不会重演吧!

在巴丹时,麦克阿瑟面临的是已经入侵中国并开始入侵东南亚的日本帝国。但此时在麦克阿瑟心目中,刚刚被从日本人手里解放的北朝鲜怎能和击败了日本帝国的美国对抗?在他的内心,如果这是一场大规模的战争,那么只能是苏联参与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在乘坐巴丹号(这正是麦克阿瑟从菲律宾撤退的半岛的名字)飞往南朝鲜的途中,麦克阿瑟回忆说,我承认有刹那间我失去了勇气

清醒过来的麦克阿瑟最初仍旧判断“这大概只是一次武力侦查”。但当时的美国国务卿顾问杜勒斯并不相信这个判断。他刚刚去过三八线(这被北朝鲜方面认为是前往朝鲜下令开战的。显然,对美国的政治制度稍有了解就可以知道,这绝不是一个国务卿顾问所承担的职责)。杜勒斯认为自己非常了解那里一触即发的局势。他在一张黄色便笺上给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和腊克斯写了一封短信:“袖手旁观朝鲜无端遭到武装攻击而垮台,将引起一连串灾难事件,极有可能导致一场世界大战”。

美国领导人们产生如此大的惊恐并非是杯弓蛇影。在朝鲜战争爆发之前,在“杜鲁门主义”的指导下,美国曾经军事援助希腊和土耳其,帮助希腊政府镇压了希腊共产党游击队(顾问团团长正是后来朝鲜战争中的第8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1948年斯大林和铁托决裂后,杜鲁门开始谨慎的向南斯拉夫提供经济援助以对抗苏联。有过在欧洲镇压共产党和支持反苏力量的行动,此时美国人自然而然的认为苏联开始在远东指使朝鲜挑起战争了。此时按照麦克阿瑟的说法,美国已经“浪费了”自己在二战刚刚结束时最有实力和号召力的时代。因为朝鲜战争爆发前9个月,苏联爆炸了第一个核装置,美国的核垄断已经被打破。此时如果美国出兵导致和苏联的直接冲突,引发新的世界大战,自然是所有人都感到恐怖的事情。

但在最初的阶段,美国的普通民众并没有意识到,一场持续三年,将由超过百万军队参加的残酷战争,真的将在太平洋两岸两个大国之间展开。在这个星期天,许多美国报纸关注的是一架西北航空公司的DC-4型飞机栽进了密执安湖。《纽约时报》虽然谴责苏联挑动对南朝鲜的攻击,但这篇无关痛痒的报道被安排在第20版。和麦克阿瑟一样(这是个巧合吗?)美国国防部长对新闻界的表态,表面他不过认为这是一次“偷袭”。

得到战争爆发的消息后,杜鲁门的国务卿艾奇逊临时决定将此事提交给星期天将召开的联合国安理会紧急会议讨论。在此之前,美国国务院和陆军部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在征得杜鲁门总统批准的情况下,决定建立汉城、金浦机场和仁川空中保护区,用来撤退美国家属,同时向韩国军队提供武器支援。

当代很多人开始反对英雄史观,但至少对于朝鲜战争,它的爆发和扩大正是少数政治人物引起和导致的。它充分证明,人民很多时候是历史的主体推动者,——但并非是引导着。在从家乡密苏里州返回华盛顿的3个小时航程中,杜鲁门对于朝鲜战争的对策似乎是像被点燃。他在回忆录中写道:“我想起了每一次民主国家是如何来能采取行动,鼓励了侵略者得寸进尺。共产主义像希特勒、墨索里尼和日本人在10年、15年和20年前干的那样,在朝鲜动手了……如果就这么顺当的放过去,这将意味着一场第三次世界大战……我还很清楚:联合国的原则和基础危如累卵,除非对朝鲜的这一无端攻击被阻止。”

就在不久之前,杜鲁门政府还明确宣布,朝鲜半岛在美国的第一岛链防御圈之外。然而626日在回到华盛顿后,杜鲁门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指着乔治华盛顿肖像下的一个地球仪上的朝鲜版图,对一位助手说:“这儿就是远东的希腊,如果我们现在足够强硬,就不会有任何下一步的事情发生。”

许多史料今天能够证明,正是杜鲁门觉醒让美国对朝鲜内战进行干预。这个计划虽然是艾奇逊带头制定的,但却是杜鲁门决策的。

“如果自由世界不加干预,允许共产党强行进入大韩民国,那么在强大的共产党邻国面前,就没有敢于反抗侵略和威胁的小国了”。艾奇逊在回忆录中以表达出他对于把朝鲜置于美国战略利益防线之外的变化,那不过是他在1950112才在华盛顿新闻俱乐部发表的声明。“显而易见,这次进攻不足以构成向苏联宣战的理由;同样显而易见的是,这次进攻是对我们拥有的国际公认地位提出了明目张胆的挑战,我们是韩国的保护者,而韩国对这一地区对美国占领的日本的安全又非常重要。看起来,我们必须下定决心来使用武力”。

美国人认为,如果没有得到苏联的明确支持,北朝鲜绝对不可能单独发动这样一场可能引发美国干预的战争。根据这个推定,既然苏联参与其中,那么“附庸于苏联”的红色中国必然是其中的参与者。中国就这样突然间成为美国政府心目中的敌人。

“对于西方领导人来说,1950年的朝鲜进攻似乎跟1914年的萨拉热窝进攻差不多。北朝鲜人敢于蔑视美国,跟1914年塞尔维亚敢于小瞧奥匈帝国一样,是因为他们得到了保证:如果对抗失败,俄国肯定回来帮忙”。贝文亚历山大在他的《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中,描绘出当时美国政军界的本能反应。

但美国政军界却从未重视过一个曾经和中国共产党有过深入接触的记者的分析。埃德加斯诺曾提醒美国政府,毛泽东领导的中国绝不是一个甘心作为苏联仆从的国家。然而此时的美国被反共主义的气氛所笼罩。印度大使潘尼迦因为被美国政府怀疑亲共,他带回中国明确表示出兵的公开信息被美国政府忽略,更何况同样被怀疑同情共产主义的记者埃德加斯诺?

杜鲁门决定出兵朝鲜并非是要挽救李承晚政权,而是要对他和同僚们臆想出的苏联征服阴谋进行打击。美国历史学家贝文亚历山大评价杜鲁门这一完全与他此前政策相矛盾的举措,“跟根一位牛仔意外的发现一条响尾蛇盘踞在他的脚边,便处于盲目的本能和怒火朝蛇打去没有什么两样。”于是在和将军顾问们开完会,杜鲁门命令国防部长约翰逊用保密电话通知麦克阿瑟,指挥他的海空力量去支援大韩民国,“但只能在三八线以南”。

“精心盘算的政策顷刻间就被推翻了……”,美国历史学家约翰托兰如此评价白宫当时的这一决定。对于突然间改变自己的政策,杜鲁门在会后充满感情的对他的国务卿艾奇逊说:“我当了5年多点时间的总统,我还花了5年时间去避免做出像我今晚不得不做出的那样的决定。我想叫你知道的是,这个决定并非只是为了朝鲜。这个决定也是为了联合国本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