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露嘉
白露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009
  • 关注人气: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四回:……是我第一个喜欢的糖人儿

(2007-03-19 04:07:43)
标签:

倚天屠龙记

杨逍

杨不悔

分类: 一榻临风蝶梦长:假语村言
第四回 ……是我第一个喜欢的糖人儿

常夏嬷嬷的记性,与她的牙齿之间,有着某种神秘的关系,每当她又脱掉一颗牙齿,回忆的老树藤上便会有许多往事的落叶亦随之飘走,再不知所踪了。
可是如今,虽说她嘴巴里的牙齿早就掉得一干二净了,她却总还是忘不了那一天——她的小主人杨不悔,来到了坐忘峰上。
“是至正十七年丁酉四月廿一呀,”她絮絮地道,“日头都快落山了,忽必烈那条吃饱了就雷打不动的老东西,突然间发了疯,乱扑乱叫……人人跑出来瞧……你爹爹……啊呀呀,有多少年我没见过他了呢?……他就站在那儿,浑身是血地,怀里紧紧抱着毛茸茸的一团,我本以为那是一只山里的小兽,却原来是个被狐皮包裹住的、好瘦好小的孩子,脸蛋瘀肿地再瞧不出个模样来。就这样很轻很轻地,他把你放在我的怀里,说,常嬷嬷,这是我的孩子,她的名字叫作……”
……唉。
老妇人无声的叹息了,手掌颤颤地摩挲过身边老狗忽必烈灰黄的脊背。
那是暮春黄昏中的一刻,夕照就像这老狗的脊背一样,柔软且温暖,百竹林的每一片细叶都似是熔在销金水里,稠密地竹竿上泛起一种日久年深的漆器才会有的光泽。
常嬷嬷听见自己那副和阗玉的连环镯因手腕的颤抖而互撞,嗒嗒地作响,在她的对面,光明的使者面无表情地站立在庄园藤萝密布的大石门下,他象牙白的面孔正中间,自额头至颈下,不知被何种锐器划出一道笔直,纤细,鲜艳的伤口,层叠地在如雪的衣襟上开出蔷薇色的花朵来。也许是在强自忍受着疼痛,抑或是为了压抑住某种剧烈的情感,他紧紧地咬住了牙关,两道僵直的筋脉,在太阳穴下缺乏节律的轻跃着。
一时间无人想起去向他提出任何的疑问——他这多年自锢的生活,脸上这崭新的伤口,怀中这又脏又丑的孩子来历。每个人都因与他们深深爱戴着的男主人突如其来的重逢而惊喜地哭泣起来,他们小心翼翼地传看着手中裹着兽毛的小主人,那精疲力竭的孩子睡得极沉,小脸上满是被殴打过的瘀伤与干涸的泪痕。
但是很快地,在巨大的喜悦之中,常嬷嬷突然发现这小孩不知名的母亲并没有跟随同至,接着,向光明使者的面伤手忙脚乱地上着药的人们也都同时的注意到,他们多年来一向熟知的那一个人,正以一种他们完全陌生的眼神毫无目的的望着前方,那是废墟与死灰一样寂冷的目光,又似乎是一种过度震惊后无意识的迷茫,仿佛这一次归来的,并不是旧日里那位洵洵儒雅的文士,决胜千里的智者,神光离合的英雄,而仅仅是一尊仍然还呼吸着的石像,而命运之神的手,已在这尊石像的面上留下了一线奇特的,血红的标记,把他此生的过往与未来如此斩截地划分开来了。
说起来有违常理,但自此之后,坐忘山庄真的再不曾有人问起过那位母亲的名字,她究竟姓甚名谁,经历了怎样的命运,人们已经在那一日,从主人无光的两目中得到了准确的答案。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吧,在这一场旷日持久的等待之后,结果虽然绝望地沦肌浃髓,然而它终究还不是最糟的:这个世上,因为一个孩子的到来,而又诞生了一位父亲。
那一晚,坐忘峰的半腰起了雨云,峰顶的长风抚荡过山庄紫竹梢头系挂的占风驿。碎玉相激,越然作响,听来有如万千天女出行,环佩叮当交错。“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柔暖被褥里安睡的不悔笑弯了小嘴,她梦到了徽州的竹海,妈妈正倚着竹子教她背唐诗。
“不悔,你知道么?”她眺望着远方说,“有一天,你将会去到的昆仑山,是人们传说中仙人的居所。”
那些传说啊……天外飞来的仙人阿……妈妈,不儿今天便亲眼见到了呢……

此时此刻。
面对长窗伫立的光明使者,为女儿醒来时能见到的一个最自然最衷心最了无阴霾的笑容,一次又一次艰苦的努力着。
毕竟他已将近十年,不曾有过这样一个表情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