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露嘉
白露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009
  • 关注人气: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三回:妈妈怎么还不从天上飞下来?

(2007-03-17 06:23:48)
标签:

倚天屠龙记

杨逍

杨不悔

分类: 一榻临风蝶梦长:假语村言
第三回:妈妈怎么还不从天上飞下来?

这原是万里昆仑中的一座无名的高峰,峰上本没有这一片四季葱茏,无边无际的竹海,竹海中也没有这一条虎皮石垣逶迤环绕的庄园,遮映在庄园花木中的数楹修舍清厦,也不曾有过这几个主仆不分的男女,日出夜息,往来居住其间。
大约是八九年前吧,一个三十三,四岁的男子,以白驼载着他的女人来到这里,也不知什么原由,就喜欢上了。虽说那时他亦未必便有终老于是的打算,却仍然不肯轻就,自家细细地描画了图样,聚起一群高原上的吐藩胡子,种竹引泉,砌石铺瓦,不过短短的十数日,竟硬生生地在这荒荒莽莽的崇山峻岭之中,造出一个极为清雅幽适的所在来,那一般的景物风致,便是江南的淮左竹西,会稽兰亭,与之相较,也是大有不如。
这园子日夜赶工的修好了,一切与男主人图画上的设想全无不同。他与女主人似乎满意到再也不想离开那片竹林半步了,此后一个多月的时光里,没有庄园以外的任何人再看到过他们。当然人们想要去到那里也殊为不易,那山峰之阴,是方圆一千二百里终古不化的雪海冰川,而山阳,却又不知什么缘故,处处是四时不冻的温泉湖泊,轻烟暖雾长年飘荡,湮迷了路径,阻绝了人迹。
尽管这对陌生男女过得的日子,山民们无从设想,但他们一致的认为,这两人一定是幸福极了,为妻子牵着白骆驼的那个男人,生得一张轻而易举便可获取女子们痴心爱恋的俊朗面孔。而那位年轻的夫人呢,虽然不似丈夫那般光华耀眼,但她在异常的整洁与沉默中,由内而外的生发出一种娴静庄重的优美,让人毫不怀疑她会成为他身后,那个聪慧,温柔,忠贞的妻子。
但这令人羡煞的神话,没有多久,便在山中一个漆黑深夜里到处响起的敲门声,狗吠声与焦虑的询问应答声中结束了。从那神仙幻境似的山峰上下来一些人,他们向每一个山民打探女主人的下落。据说男主人应朋友之约,离家了半日,回来后就发现,心爱的妻子突然失踪不见了。
“她一个小妇人家,能在这没边儿没沿儿的大山里走上多远呢?”一个老回回认为女人只是偶尔散步迷了路,“一番兜兜转转的,不消几日就找着回家的道啦!”
真的,我下半晌去山里采药,还是见过她的。
那年轻的女人,静静站立在被大风狂扫的黄金色野麦地里,身上除了件单薄的衣裳,与天空疾驰翻滚的白云一起呼喇喇得向后飞卷,再别无他物,并不象是要出门远行的样子。望着她,老回回想起了在礼拜场默祷的阿訇们,这女人面上正有着与他们相同的,那一种虔诚,敬慕,而严肃的神气,她两只手交叠着合在胸口处,不言不动地向着远处眺望。远处的天野蔚蓝纯净,她的家,也就是那座雪白巍峨的雄峰,被强烈的日光照耀的银光灿烂。塔吉克牧民把那山峰称作“乔戈里”,意为“高大雄伟”,它的确很像是一个挺拔高大的白衣男子,亘古不变地坚守着他与生俱来的位置。
“就是这样了么?”山顶来的人忧心如焚地追问。
老回回点点头。一两个月前,这年轻女人由丈夫牵着手,带着温和的好笑容向山民们请教登峰的山路时,他就不再把她看作是一个异乡人了。他高高兴兴的走过去向她打招呼,要她从背篮里取些自己刚采集来的花果,她想了想,却只掰了一小块“当归”的根茎,那东西的滋味儿很苦又很甜,让她咀嚼了很久。然后他们互道再见,那女子的身影,很快就似一缕蛛丝被风吹去般的消失了。

接下来山民们听到的种种传言,令人更加不安。
先是男人在发现自己妻子失踪后,立刻冲出家门去寻她,数日里音讯全无。接着昆仑派的弟子们之间,开始终日血斗,山民们常常看见零碎不全的尸体从三圣坳搬出来,惊疑无比。听说是掌门人白鹿子道长,与一个大魔头在群山中偶遇,这大魔头不知何故,举止若狂,竟然一掌将这位德高望重的武学大宗师打成了肉糜,使得昆仑上下混乱得暗无天日,鸡犬不宁。又过了一个多月左右,男人满面风尘,孤身一人的回来了,人们早就猜测那传言中心智迷乱的大魔头就是他,果不其然,他这一回来,似乎再也不肯多看上那美轮美奂的大园子一眼,却命人另结茅庐于雪峰之巅,一日三餐,只由一个童儿冒着世人难以想象的严寒给他送上去,除此之外,他便一个人也不想见,一句话也不想说,竟是真真的疯魔了。
这一个秀雅绝伦的男子忽然间变成一个嗜血可怕的大魔头的传说,愈流传愈加恐怖离奇,山民们携家带口,忙不迭地向远处迁徙。渐渐地,连通往那山峰的路径,也都在荒烟蔓草中难以辨认起来,除了偶然走失的牛羊和孩子,再也无人接近那里了。
“为什么连他自己的妻子,都要离开他?”女人们威吓自家爱乱跑的小鬼时,常常拉长了面孔,压低了嗓子,切切地道,“那座山峰上,常常会飘来乐声,清脆悦耳之极,它不是笛子,笛子没那么高越,也不是树叶,树叶没那么悠远。那声音仿佛一个断肠人在绵绵不断的诉说着许多许多销魂的话,你若不赶紧捂住耳朵,就会给这声音勾住,啊呦,两只脚呀,就再不由着自己得直往那山峰走去了……”
“然后呢?”被吓得悄如归鸦的孩子们中间,忽然响起一个稚气明亮的声音。原来有两个衣衫褴褛的小流浪儿,也混在村童中听故事,那小妹妹看来胆子不小,脆生生的接口问。
“然后呀,呵呵,”女人的老公公拎着拾山的篓子,慢慢地向家门口走过来,一边摘了围巾拍打着身上的尘土,一边道:“象你这么好看的小女娃儿啊,一下子就给那大妖怪捉了去,再瞧不着妈妈啦。”
“我才不怕呢,我对他好,要他听我的话,带我找妈妈去,”小姑娘毫不示弱,嘟起嘴巴应道。
老公公笑了起来,真是个倔强有趣的小丫头,他心里怜爱她,把篓子递过去,叫她和那小哥哥,挑出些野果来吃。她也是饿了,说句谢谢就抓起一块根实大咬一口,但却马上又蹙起了小眉头:“这不是红薯呀,又苦又甜的。”
“哈哈,”老公公大笑,“这怎会是块红薯呢,小娃儿,你挑的是一味药,它呀,就叫做‘续断’!”


(未完,下章“续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