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临海市安迪心理健康咨询中心官方微博

(原)在亲密关系中辨识自我分化程度

转载 2015-04-22 21:50:31
标签: 亲子教育 情感 情感表达 心理健康 心理治疗

在亲密关系中辨识自我分化程度

分化本来是病理学上的术语,用在癌细胞的恶性程度的描述,高分化的癌细胞与周围的组织不发生粘连,表示肿瘤属于良性;而低分化的癌细胞,则与周围组织发生千丝万缕的粘连,表示肿瘤为恶性。

这个术语经美国心理学家鲍温引入到家庭结构的研究上,用它来解释家庭成员之间的依附关系,比如他在精神科的临床研究中,发现,精神分裂症的患者对母亲的情绪发生敏感的共振,而其他观察到这些现象的人称为“共生”,鲍温认为,这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有倾向性的情绪影响的集中反映。也就是说,家庭系统中,母亲对精神混乱的子女之间的紧密情感链接所产生的问题核心是“依附焦虑”,即与焦虑有关的病理表现,人们可能成为其他人行为方式的“情感囚徒”。这种情感关系意味着个人失去了自主独立性的代价。

自我主张或独立性缺失的人,在成长过程中,过多地被母亲或者权威人物对自己思想与行为的控制,这些被控制的结果是,子女完全隔离了自己的思想与情感方面的真实性体验,甚至对生命意义与价值观的定位,完全不能够发展自己的思想感受与价值观,每碰到一些生活问题,或者碰到决决策犹豫不决,他(她)们犹豫的理由是自觉地考虑到情感关系中主要人物的心理感受,但对特定场合的特定人物的极力表示忠诚,如果这些特定人物没有在场,他们会说出属于内心意愿的言语。那么,这种类似于自言自语的表达方式,就被控制者认为不正常的行为而被认定的所谓的“患者”。

其实,这个被认定的患者,不是真正的病人,而是家庭关系冲突的“替罪羊”。可能是父母关系不和谐,被这个孩子发现并且让他感受到不安全,他们想用自己的方式来转移父母的矛盾,这个超出范围的努力,会发生很多让人意想不到的另类表现,“替罪羊”由于小时候总是以破天荒的行为引人注意,被认为是麻烦孩子,被否定被不理解得更多,获得的爱也更少,这些“替罪羊”在不间断的惩罚与批评中长大成人,自我结构支离破碎,同一性混乱,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他们第一个念头就是逃离原生家庭,将情感上的强烈依附念头快速地转移到另一种人身上。

弗朗西斯曾经就是家中的替罪羊,因为父母根本不懂感情地生活,在她小的时候,就发现他们总是吵吵闹闹,她有时被父母的吵架吓坏,一个人躲起来让他们找不着。因此,父母会暂时停战一起去找她,直到找回家,这样她就可以享受短暂的平静生活。

弗朗西斯8岁上学,上课常常会害怕父母吵架,因此注意力无法集中,作业也拖拖拉拉,总之学习成绩一般般,这样的她在学校是不被老师喜欢的学生,因此她也不喜欢读书。13岁中断学业,很早踏入社会打工挣钱,20岁之前就有丰富的异性交往经历,但她说自己与男生交往三个月就会“分手”。原因很简单,当自己认为爱上男人的时候,就不想去工作,愿意在家做个全职太太(保姆更合适)伺候对方以换取被爱。但是,现代男人不是农耕时代的男人,郎种田来女织布的婚姻根本不现实,当男人离开她的时候,她会哭着哀求他回来,每一段情感关系都会演绎成哭哭啼啼你死我活的苦情戏。

在弗朗西斯25岁那年,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个没有正规职业的男青年,她很快被爱的欲望燃烧,也很快用以上停止工作甘当家庭主妇自我牺牲的做法,让男青年留在他身边,而且她在同居几个月后就怀孕啦,随着孩子的到来,他们顺理成章地领了结婚证,当然,这个丈夫因为没有经济实力,不可能给她一个婚礼。后来,在艰难的婚后生活中,随着孩子的到来,她与丈夫的矛盾激化,不久丈夫就离开家,当然,这个以租房组织的家并不代表真正意义的家在风雨飘摇中倒塌,孩子让给了夫家人抚养。弗朗西斯又开始出去找工作过着自给自足简单的一人生活。她的困扰不是因为自己没有养活自己的能力,而且她无法克服一个人的孤独感,需要把自己依附在男人的身边才以为获得了安全感,结果,她与异性朋友建立的安全感可能是她一厢情愿的虚幻构建的精神大厦。到现在,她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但是,她不知道如何给孩子施爱,她的孩子已经上学啦,而她很少去看他,她只关心自己能不能重新得到被人爱…..

弗朗西斯虽然在这七、八年中法律上是独身生活,由于她常常在人前流露自己的寂寞、软弱与无奈,当然有好心人会帮助她介绍对象,也与几位数的男人交往同居,但是,由于对男人太依赖太黏乎,而且,没有学会象个成年人的以成熟的情感与异性相处,一边甘愿在家做保姆,却时不时地给男朋友打电话查岗,这样的不安全感与控制行为频频令男人生厌,每当一个男人要离开,她却会不失尊严地苦苦哀求极力挽留,最后均落得人财两空非常尴尬的境遇…..

弗朗西斯最近的一次恋情,是她认为打定主意要第二次结婚的男人同居,但是,尽管她是如何的小心翼翼维护这段关系,也不能逃过上面的“三个月分手”的魔咒,与该男士分分合合经历了三四年纠葛,都没有彻底分清,她说自己每一次在气头上说不想见到他,却抵挡不住他隔三差五来个电话甜言蜜语的诱惑,说白了,她实在无法抗拒黑夜里的孤独感,当同居男友掌握她的弱点,不招即来的享受弗朗西斯一夜温柔的待遇,天亮时分,又会告知无法忍受她的粘人、她的时刻查岗….,可是,她的记忆选择性地遗忘第二层意思,每每念叨的是喜出望外等他归来的那一刻快乐,她会买他喜欢吃的,也会甜美得轻声细语呵护男人来住的这个晚上,当然这样的幸福是短暂的,接下来男人会说:“要不是你唠唠叨叨,疑神疑鬼我也愿意留下来…”如此这般的婉言谢绝,她就守着几年的痛苦等待且被淘汰的煎熬…..

可以说,弗朗西斯是幼稚父母婚姻冲突中的“小替罪羊”,年幼没有获得父母的成熟之爱,却还要更早地要承担父母冲突的调停者,这个角色也不乏与人纠缠或控制的意义。所以,她小时候形成的未分化的自我认知与行为,却成为她成年后与男人经营婚恋关系的模式翻版,而且,这个模式的惯性力量大得使她在经历了N次失败的情感关系之后,也没有引起她的足够的审视与反思…..

一个成熟的自我,可能是珍视意识独立前提下的情感与认知行为方式,她可能需要挑战父母的价值观,甚至权威的影响,也需要在现实生活中经受不同的历练,每一次历练可能都会靠近现实自我一步,不仅仅关乎美好,甚至错误的教训,也值得让自己满意;或者每一回的教训都给自己一次领悟的机会,只是,弗朗西斯在成长中,既没有感受到生命的价值意义,又没有发展出成熟的独立的自我意识,他把自己存在的意义绑定在男人的价值系统里面,也就分不清与异性建立的亲密关系要保持边界,如果没有这样的领悟,使她在情感生活领域追求强烈的依附,并且每一段都在不断重复以前的经验,而且这个经验属于糟糕的范畴,把她一次次推向崩溃的深渊中无法翻身….

总而言之,自我就象个体人生征途的指路明灯,当她的功能健全之时,与人相处分化良好,意味着个体成熟,她(他)既有亲密的能力,也有独处的能力,既有爱人的能力,也有自爱的能力,在爱他人之时不会斤斤计较,在独处之时不会被寂寞淹没,照样快乐地日常起居,保持平衡的社会功能。相反,弱小的个体,他必须时时刻刻依附着他人,独处之时找不到自我存在的价值,哪怕是暂时的分离,也会表现出莫名其妙的被抛弃感,她的认知中基本是消极的观念。所以,常常打电话查岗,偷看手机留言,以获得是否被抛弃的证据。

自我整合良好者,其内心对每一个体验与需要心知肚明,也会对挫折保持理性与清醒,她会一步步指引个体朝着快乐的方向挺进…..

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郑丽君 2015.4.20

网站:adxl.cn 联系电话:0576-85113381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瀹夎开蹇冪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4,005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