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安迪心理
安迪心理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4,005
  • 关注人气:2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原)不可忽视情绪压抑的代价

(2014-07-10 09:06:14)
标签:

心理治疗

亲子教育

心理健康

情绪宣泄

情感表达

他离婚了,而且一无所有,孩子见不着,还改了姓。父母与亲戚都在讨伐他无能,傻瓜一个,他觉得做人真没有意思。

他低垂着眼睫毛,似乎再看看这个世界的力气都没有。

“唉…..,我真的好无能,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看着他垂头丧气的样子,要想办法改变他对自己不一样的认识。

于是对他说:“其实,你不是一无是处,你今天能够来到这里,就说明在寻找一种不一样的方法来解释自己的过去,不是吗?”

他点点头表示同意。

就这样与他开始了为期十几次的晤谈, 探讨的内容涵盖了生命的意义;与父母的关系;如何识别自己的情绪与更好的表达;爱情与婚姻的不同概念;怎么去爱自己以及爱别人等等人生重大发展问题。

他在第三次见我的时候说:“原来我过去一味努力做个听话的孩子,结果,大部分时间都在思虑自己是不是那个地方做错了的焦虑之中,根本不知道一个人需要独立思考独立承担责任的重要性……

他的醒悟让人感到“好孩子”被压抑的代价是如此的惨重,他活到30岁,还不知道自己可以决定上什么样的大学,也不知道谈恋爱结婚是天经地义光明正大的事情,面对痴心不改的姑娘,心里头只记得母亲“不许娶外地姑娘做媳妇”的紧箍咒。

他因为放不下这个紧箍咒,不敢公开带女朋友回家见父母,把她雪藏好几年,直到与前妻秘密登记结婚,尤其孩子出生了,婆婆与公公都没有来请她回家,到动议离婚的时候,才知道他父母给儿子规定了这条铁律.....

她妻子带着很多的疑惑与不解,还有满腹的怨恨,携着孩子,孤苦伶仃地在他乡安顿下来,以不允许他探访孩子来惩罚他曾经的不屑。

离婚之后,他陷入了深深的愧疚与自责中,一次次罗列罪状,以惩罚自己的无知与无能。

说到这些,他时不时泪流满面….

治疗师头脑中跳出来很多的问题,他父母的关系僵硬到什么程度?他的家庭是名门望族还是秉承传统外衣的暴发户?

其实,他也是城市的新移民,在五六岁的时候跟随父母在城郊办工厂来到陌生的城市生活,他也经历从农村到城市漫长的不适应期,开始被城里的同学排斥,因为他不能够与小朋友交流动画片的情节,也不知道变形金刚怎么玩,被同伴嘲笑为傻冒。他学习成绩一般,常常被父亲打骂,“笨蛋”“倒牌子”和“不争气”不绝于耳。到现在为止,他都觉得自己对不起父母,没有给他们增光溢彩,尤其是离婚之后,他能够评价自己的就有十几条“罪状”,所有贬义词都套用上了,没脸见人是他这一年来的心境。

在他年幼的时候,母亲特别同情儿子的处境,处处关照他,保护他,背地里抱着儿子哭。但更多地要儿子接受父亲严格要求是“为他好”的大道理。这种充满矛盾的亲子教养方式,给这个听话的男孩留下的全是消极的观念与不安全的人际关系模板。

他就是这样在父亲的打骂与母亲的呵护中,形成了自卑、胆怯、极强负罪感、遇事退缩,优柔寡断与自相矛盾的个性,他活到三十,表面对父母言听计从,内心也常常叛逆,他说“公开反抗不敢,私下赌博经常。”

可以想象,一个经常被打压的人,基本上无法体验成就感,只有在赌桌上难得赢钱的时候,体会即时的快乐,尽管那种快乐一闪而过,但对他来说却弥足珍贵。

他说:“自己目前最急迫的问题是渴望妻儿回来有不知道去爱她们。”这是他越来越明悉的困惑?也是治疗的终极目标,让情感回归被他无意隔离太久的灵魂。


通过详细的评估,结论离不开无论是父亲的严历还是母亲的溺爱,他们双亲达到了一个共同的目的,即不支持儿子独立的尝试?如果这个假设成立,那么,到底是父母在他成长中以什么样的教育态度与方法对他进行有效的控制,是我们必须要探讨的严肃问题。

如何进一步了解这个家庭亲子互动的状况,需要设置父母一起的家庭会谈,看看他对父母的回应策略,提出治疗干预是有价值的参考。

听了治疗师的建议,他开始非常紧张,说至少等他有点勇气去邀请。第五次,他的父母进入家庭会谈现场。

他说自己从小就害怕父亲,这从母亲的言谈中得以证实。

母亲也觉得丈夫无论对待自己还是孩子责骂无常,是导致孩子胆怯的原因。但是,父亲出口一个“放屁”,就把儿子的感受轻易抹掉了,会谈气氛带到沉默的状态。

当问谁来回应父亲刚才的发声?

沉默在延续…..

但是,这一次青年人准备表述自己的压抑太久的情绪,尽管声音降了几个分贝“你以前都是这样的口气,让妈妈闭嘴,使我恐惧

父亲很快反击“你如果好用一点,我会批评你吗?现在连老婆都跑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这一次母亲也接住老公的话,儿子不是怕你怕到这个程度,他会离婚吗?父母之间又推诿责任问题。

青年人缓了缓气说:“你是不知道我有多怕你,不是这段时间在梳理自己的情绪,我早忘记由心里埋藏严重的恐惧情绪支配着我的一切行为,我不敢跟你说任何自己的事情;我不敢与朋友说心里话;甚至我不相信如何人当我试着相信老婆的时候,头脑中立即会响起你的话-找外地姑娘谈恋爱他们只会骗钱财的”总之,你的观点始终在左右我的情绪与行为……

如果这个时候提醒父亲去体会儿子的感受,可以加快消减他们父子紧张的关系。看着父亲不停转换坐姿表示极不耐烦地听完儿子说话,问他二十几年来有想过儿子也有自己思考与想法这个事实,他本来还想批评儿子一翻,看着发问着诚恳的眼神,他调整了自己的语气,说这个过去想的不多,更多的是想努力挣钱,为他创造好的环境接受好的教育。

我们无可厚非,他当时把握机会在城郊办厂,托关系将儿子送进最著名的小学上学就是有力的证明。

与很多注重外表条件的农民致富着一样,这个父亲也只关注学校的名誉,老师是否优秀即决定孩子的发展方向,他没有心思了解儿子适应环境中会碰到哪些困难?也不可能评估在名校聚集着多少高智商且条件优越的儿童,会给他的儿子带来怎样的压力。后来他发现儿子成绩平平,开口骂他鄙他恨铁不成钢,伤害了幼小心灵的自尊,成为他以后人际恐惧与行为退缩的直接源由。

 

 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郑丽君  2014.6.27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