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念青
念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4,458
  • 关注人气:5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影视读书】舞动的祈愿

(2020-09-09 09:03:49)
标签:

念青

电影

陈非

舞龙

分类: 影视读书

舞动的祈愿

                                                      

 

看完《祈祷的草龙》我在想,陈非导演无剧本拍摄的这部纪录片,想要表达什么?

电影很简单,记录了陕西省汉中市勉县定军山下新铺镇,久旱不雨,传承人杨大宝组织巫师老洪、乐师老王等一众人,扎草龙以舞之祈雨的过程。


开篇气势磅礴,由“南雨不翻定军山”,到刘备、曹操定军山之争而“历史演变成传奇,传奇流传成神话,神话成为定军山下人们的一种习俗”,所有弘大的历史,最终都将浓缩在日常的每一天中,杨大宝一家在农田里劳作,望着骄阳与干涸的土地,生出舞龙的念头。

随后,镜头跟着杨大宝的摩托车,挨家挨户通知,从召集,扎草龙、选吉日、到三场舞龙,除了手机和摩托车是现代符号,一路看到的是农院里曲项的鹅、打铁店四溅的火花、给老妇人号脉开方的药铺、拨动算盘珠的手,白鹰冠的巫师咒语……当视线从耀眼的油菜花田穿越过去,似乎暂时隔绝了现代文明对这里的同化。


巫师在祈雨前对舞龙者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祈神就要相信神!“以现代科学视角审视,这种古代沿袭的仪式是毫无逻辑的,但结构主义人类学认为,即便在远古,人们也是生活在某个文化结构之上,因此不同地域、不同肤色的早期人类,都是通过巫术与自然之间发生交感,万物有灵。

神话通过仪式被整合在生活中,而必须被仪式化的,就是当下生活至关重要的东西。对新铺镇农人来说,祈雨是他们生活中的重要部分,舞龙正是以身体舞动与自然发生感应,以影响天神。草龙是风调雨顺、丰衣足食的美好愿景,巫师和咒语,则是民俗与超越界之间的活管道。


农耕文化的祈雨仪式并不少见,即便南北相异,相异也仅仅是形式上的不同,究其根本,对神祇的崇拜一脉相承,沿袭至今。但影片中的祈雨似乎又很随意,除了舞龙者众,竟无旁人围观,这也许是新铺镇人的生活常态吧,旱久了便可舞一场。这好像与印象中庄严宏大的场面有些不同。不过据说,在新铺镇,祈雨的确是欢快和释放性的,我们从杨大宝跟随舞龙队伍情不自禁“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可见一斑,这释放或许才更接近人的本性,以达到人神相通的信息传递。

在现代多元文化中,影片选取草龙与神对接,将农人靠天吃饭——这已被渐渐忘掉的现实,重新拉回到观众眼前。


影片没有记录片通常的采访,也没有人物的表白与陈述,可以看出导演没有对片中人物进行任何情绪与行为上的干扰,一切都在舞龙祈雨的推进中呈现出来:杨大宝儿媳妇无奈看着天空的眼神、舞龙队汉子沮丧的情态,乐师二胡的旋律,听到的似是祈愿,亦是忧伤……三场舞龙仍不见滴雨,便一夜无话。

靠天吃饭的农人,祈雨不得是最大的无望与失落,于是第二天,杨大宝牵着牛到河边,阳光抚过浑圆的牛身,形成一道美丽的光,主人落寞的蹲在一边,沉默无语,只有牛颈上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天降甘露的祈愿,此刻变成泼向牛身的河水,随后,他轻轻抚摸牛身,温暖又惆怅。

另一处的巫师,同样一筹莫展,抽着烟久久徘徊,随后在流水声中走出镜头。

音乐渐起,巫师再次祈雨,孤独的身影在大山背景下显得苍凉。此刻被感动的已不只是观众,还有上苍。


导演陈非采用无剧本拍摄的大胆尝试,打破题材—故事线—脚本的创作思维,用大量时间跟随农人拍摄日常生活,抓住新铺镇人的生活样态,让事件按自身逻辑发展,再通过后期剪辑来完成祈雨主线。

如果说拍摄草龙祈祷是乡村传统文化的生态,那么如此手法,极其对应着这一生态的展现。高速发展的时代下,依然有令人心酸的乡村角落,沿袭着古老的生存方式,没有太多奢望,简单的快乐与知足,与当下欲望社会形成强烈反差,不禁唏嘘。

而《祈祷的草龙》在记录非遗文化传承的同时,也给我们展示了美丽世界中骨感的一面,我以为,这正是它的价值所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