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苏繁烟
苏繁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750
  • 关注人气:1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唯有你最倾城

(2011-12-31 03:15:02)
标签:

北京

唯有你最倾城

情感

分类: [疯烟疯语]°

唯有你最倾城



 

等了这么久,终于要上市了。

说实话,现在得知这个消息,已经完全没了最初的那种雀跃,激动。
或许这样的年纪,这样的生活状态,任何消息,都已波澜不惊。
从2008年年初开始写文到现在,有四年时间了。这四年,遇见很多事,错过一些人,伤过,幸福过,好在,还有一个人,一直陪在我的身边,给我爱与温暖。
《唯有你最倾城》是这四年来写的第一个长篇。其实我真的没有写长文的天分,但总觉得要给这场青春一个交代,不仅仅是我自己的,是你也能够找到共鸣的,我们的青春。
现在我依旧记得在北京赶这长篇的日子,住处的桌子不舒服,就在周末的时候起大早去星巴克或costa占位,然后一坐就是一整天。从完稿到定稿,拖了有半年的时间,这半年里我不停地改稿子,有一段时间甚至觉得,我这是干吗呢,自己给自己找罪遭。后来想想,苦点累点也是值得的,不是每一场青春都如他们,也不是每个少女都能遇见谢倾城。
是的,我爱那个叫谢倾城的少年。
所以,我熬过来了。
所以,我的倾城,献给你们。
贴一下当时写的后记吧。

《唯有你最倾城》后记

 

构思这个故事时,是2010年的夏天。

当时我已经辞职半年多,是纯粹的宅女,每周去一次邮局,一次银行,两次超市。其余的时间,都窝在家里,读书,追剧,做饭。

偶尔休息日会有同学过来小聚,每次他们都会问我,什么时候写一本小说?

是啊,什么时候?要写什么?这都是我将要考虑的问题。

有几天,我一个人坐在小区门口的花坛边,看对面体育学院来来往往的学生,迷茫,烦躁,理不出头绪。

那段日子,最常浮现在脑海里的,便是大学的一段时光,爱,离别,伤害,背叛。

我想,就原汁原味的写吧。

或许你会告诉我,再怎么真实,现实中的人也不可能完全按照小说里所描写的方式来成长。

我不否认,小说总会虚构一些东西,但能让大家在这个故事里读到某些共鸣,于我来说,便已足够。

 

故事的前两万字,很早就写了,只是后来觉得有些无力,或是还没完全准备好,一直搁置。

来到北京以后,每天看到来来往往的人群,不免怀念曾经细碎的时光,便决定,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将故事写完。

之前写短篇时,我就不是个高产的作者,每写完一篇文章,就像是与主人公们一同经历了一场爱恨情仇,从身到心,都被作品里的情绪牵动。所以每次写完,我都会休息几天,再酝酿下一篇文章。

写这个故事,耗费了我全部的心力,很多个夜晚,我辗转反侧,想着怎么将那些人排列组合,想如何能还原一场青春。

未央星辰,不似少年时。

年少的时光,早晚都会远离,我只希望,每个人都能够朝着阳光成长。这样的愿望虽然有些执拗,却可以成为努力的方向。

很多年之后,对于长大后的我们来说,有些人,只有怀念的份了,有些爱情,就像一场青春电影,散场之后,灯光亮起,丢掉的可乐罐与零散的爆米花,唯有记忆深处,还存留着一丝温度。

所有的开始与结束,都是一个新的轮回,生与死,终点与起点,道路交错,人潮汹涌,慢慢地,都会以一种不知所云的姿态,远离少年们的青春。

而爱情也有很多面,可能刻骨铭心,也可能是大团圆,或者到最后会悲伤逆流成河。

当然,这只是一种方式。

时间会证明一切,而相爱的两个人,就要好好在一起,看细水长流。

顾未,沈凉,谢倾城,桥生,以及许南姜,甚至是陶璐,许家木,他们,将与我一起,共赴这浩浩荡荡的年华,从开始到最后,几座城市,几段爱情,慢慢地,随着年少时光的远离,终于平静。

故事里,写了三场死亡。我绝不是为了刻意营造悲伤的气氛才如此设置的,这三场死亡,都是我曾亲身经历过的,虽然会有相对的虚构,但内心的钝痛,是怎么都无法掩盖的。

要不要大团圆结局,一直是我犹豫的。

到底没有狠下心来,而且,我们都要心存美好。

最后将好姑娘许南姜给写死了,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写她死亡的时候,我一直在哭,那时候,我脑海里一直浮现我大学班长的样子。他在2010年的春天去世,如书中所写,很突然,从病发到死亡,都没有熬过十天。

在大学的班级群里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哭了很久,因为太突然,因为命运太仓促。

班长是我们那一届里面比较优秀的,大四的时候,考到了中央民大,家里条件也很好,只是老天太不眷顾他,那样一个好少年,就硬生生地被带走了。

这一次,将他写进了小说里,作为怀念和祭奠吧。

 

这本书的完结,非常感谢龟心似贱同学。

从我开始写这本书开始,她就一直在念我,妄图把我拉到勤快人的阵营里,尤其是在过稿之后,各种鼓励各种利诱。

介于我是个吃货,什么金钱豹啊,日本料理啊,小零食啊,轮番轰炸,总之一句话,只要你早点写完,想吃什么就去吃什么。

好吧,说到吃上面,我承认我很没出息。

还有,来到北京工作之后,最初大抵是不适应一个人的生活,有好长一段时间,我的情绪都很低落,小龟总会来安慰我,她安慰人的本事,还真不是盖的。

如果我说这是上辈子修来的缘分,她肯定会说我酸,没准还会爆个粗口,不过从哈尔滨到长春到北京,一路相伴着走来,不是缘分难道是神马?

还要感谢我的编辑,审稿的速度很快,非常细心负责,虽然改稿改到头痛时很怨念,也曾在电话里为了一个小情节吵得不可开交,但我知道,她是希望我能好一点,更好一点。

能够与她合作,同样也是缘分,亲爱的,辛苦了。

 

一切,到这里,已经终了。

深夜,窗外有车子呼啸而过,房间里,风扇不停转,收养的巴西龟一直不停地啄玻璃缸,平淡而温馨。

整个晚上,我一直在想怎么写这篇后记,不需要文学色彩,也不用夸张与铺垫,只是,我想对你们说的心理话。

最后,谢谢大家的支持,安。

                                                     苏繁烟 2011612日凌晨于北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