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邓海建:胡曼莉事件给我们上了生动的一课

(2007-04-14 01:18:42)
标签:

感悟随笔

谈天说地

胡曼莉

  官方审计揭示胡曼莉慈善敛财真相,催生慈善规范。胡曼莉,这位一度被视为中国民间慈善象征的中年女人,因其献身孤儿事业的形象而在中央电视台的公益广告上被称为“中国母亲”。但这个形象在七年前被委托胡曼莉创办丽江孤儿学校的张春华戳破了。她在两份审计报告中做了手脚,“仅仅是目前审计出来的就已经够严重了”。(4月12日《南方周末》)

  慈善成为敛财的牌坊、善良成为发家的道具,“胡曼莉”不是第一个、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若不是张春华这个连走路都颤巍巍的美国老太太用了七年的毅力、最终促使媒体与地方政府把胡曼莉从“中国母亲”的圣坛上拉下马来,我们可能还时常感动在其道德广告里。民间慈善,多么美好的一个语汇,结果却成了戕害经济与道德双重暗器,或者,这也不能怪胡曼莉,如此复杂繁难的慈善事业,仅仅倚仗一个人的良知去实践,注定是一场可怕的冒险。只能说,我们对民间慈善的走向暧昧不清。依赖慈善机构从业人员的良知与热情支撑起庞大的慈善大厦,这已经屡屡被现实归谬了。从这个意义上说,在大把大把缺席监管的善款前,胡曼莉也是受害者——是民间慈善制度的受害者。

  慈善事业需要“好人”来传承,遗憾的是,我们习惯于放大这个“好”、却忽视了还原后面的那个“人”字。自由主义大师哈耶克早就告诫我们说:“一种坏的制度会使好人做坏事,而一种好的制度会使坏人也做好事。”我宁可相信胡曼莉也不是个坏人,十数年前当她把邻居的一双孤儿领回家那天起,她一定没有预料到今时今日的“名利双收”。胡曼莉的倒掉,只不过再次戳破了那个肥皂泡:在制度缺席的地方,任何神话都是可疑的、靠不住的。其实,胡曼莉比我们更深谙这个道理,她曾在接受采访中表示,“既然鼓励我做就该对我监管,有效检查我,因为有红灯有警察才不会闯红灯”。但,在民间慈善的悲情色调下,我们的“红灯”和“警察”在哪里呢?据说,民政部早在前几年就开始起草《慈善事业促进法》,此前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郑功成称“有望在未来几年进入人大立法议程”,遗憾的是,我们除了感慨那微薄的捐赠数字,却很少去反思制度设计。中国每年募集到的慈善资源不足100亿元人民币,不到全国GDP的0.1%——政策的限制、法律的滞后、经验的缺乏、信用的不足,都事实地阻挡了中国民间慈善的起步。

  “善款必能善用”——这是慈善公信的基本逻辑,如果这个逻辑事实可疑、或者被证伪,则很可能成为阻挡民间慈善的最高门槛。因此,在西方慈善事业生机勃勃的国家,都有天罗地网的慈善监督:税务和审计时常关注媒体,把被质疑的慈善机构彻查到底;检察长被赋予最高的监督权力……公民基本达成一种普遍共识,即对慈善机构人员的怀疑并非亵渎爱心、而是保证其获得民众公信的关爱。因为公众信任才是慈善事业的真正源泉,慈善机构只不过是一道桥梁。“胡曼莉事件”给我们上了一课:民间慈善的口袋越大越好,但,必须是玻璃做的——这“玻璃”,就是养成并捍卫慈善公信的慈善体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