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祁国
祁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440
  • 关注人气:3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网上搜到的部分平面媒体对西峡诗会的报道(2)

(2008-03-14 12:16:47)
标签:

西峡诗会

媒体报道

文化

分类: 愚公移文
 2006中国西峡第五届伏牛山诗会在河南召开
 

[西峡讯]诗歌报网站新闻中心  2006年9月22日据西峡诗会报道组提供的消息在河南西峡现场报道:“2006年中国西峡第五届伏牛山金秋诗会”在河南省西峡县召开。

  诗会是由河南南阳市西峡县委、县政府主办,上海有仙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承办。该届诗会继承了以往四届的特色,来自全国20多个省市的近50位诗人、诗歌评论家聚会西峡,对当代诗坛及诗歌现状与发展趋势等问题进行了有效而有意义的广泛探讨与研究。
  22日上午,隆重而赋有诗意的开幕式在西峡宾馆会议室举行。参加开幕式的有来自全国的近50位诗人,中国南阳市委、市政府,西峡县委
、县政府等市、县两级党、政府领导分别在主席台就座。南阳市委副秘书长王韵华主持了开幕式,南阳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孟水昌代表市委、市政府致辞,南阳市文联主席王遂河、西峡县政府副县长舒伟等领导也讲了话,对诗人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与祝愿。世中人代表诗人致辞,同时也代表了西峡诗会组委会向西峡第一高级中学赠送了一大批书籍。
  在诗歌研讨会上,与会诗人祁国、默默、李明、严力、兰马、世中人、梅花落、阿角、小鱼儿、田桑、凸凹、伊有喜、张乎、北魏、陶林
等诗人分别代表“朦胧一代”、“第三代”、“中间代”、“70后”、“80后”纷纷就“生命的发言:我和我们的诗歌旅程”等诗学问题发表了各自的观点,且展开广泛的讨论与激烈辩论。另外,诗会还进行了一场诗歌朗诵会。
  2006-9-23日始,诗人将深入西峡县境内的龙潭沟、老界岭、恐龙遗迹园、寺山森林公园等著名风景区,在秀山丽水之中采风。
                                                 原载《诗歌报》

http://www.shigebao.com/html/articles/11/1979.html

 

 
由河南南阳市西峡县委、县政府主办,上海有仙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承办的第五届西峡诗会日前在河南西峡县隆重召开,该会继承了以往四届的
特色,邀请来自全国 20 多个省市的近 50 名中国当代著名诗人、诗歌评论家聚会西峡,对当代诗坛及诗歌现状与发展趋势等问题进行了有效而有意义的广泛探讨与研究。

    在诗歌研讨会上,与会诗人严力、默默、祁国、王韵华、杨四平、李明、兰马、世中人、雪峰、阿角、小鱼儿、田桑、凸凹、伊有喜、张乎、北魏、吴元成、袁杰、陶林、张陵、马相武等诗人、评论家分别代表“朦胧一代”、“第三代”,“中间代”,“ 70 后”、“ 80 后”纷纷就“生命的发言:我和我们的诗歌旅程”等诗学问题发表了各自的观点,且展开广泛的讨论与激烈辩论,之后还进行了一场诗歌朗诵会。


                                                   原载《中国文化报》

http://www.ccdy.cn/pubnews/480332/20061108/506316.htm

 

中国西峡第四届伏牛山金秋诗会举行


 10月9日上午,中国西峡第四届伏牛山金秋诗会在西峡县隆重举行。中国当代著名诗人梁小斌,赵野,潘维,世中人,祁国,默默,远村,郁郁,叶匡正,高春林,森子,张小云等30多人和部分评论家,文化传播学者出席了开幕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市委副书记李天岑到会致贺,并与当前活跃在诗坛的各个诗歌流派的新老诗人亲切交流。李天岑说,文化与经济结合是当今时代发展的潮流,也是大力发展文化产业的需要,可以说任何经济社会现象都是以文化形态流传和发展下来的。西峡县以诗歌为媒体,以文化为载体,以诗人为朋友,让诗歌与旅游和经济结缘,向社会广泛宣传西峡,从而推动西峡的旅游业和整个经济社会的发展,提高了西峡乃至南阳在全国的知名度。
  据悉,中国西峡金秋诗会从2002年开始举办,先后吸引了国内外近200名当代著名诗人,理论家,学者,教授到西峡来进行诗歌理论研讨和创作,留下了300多首感悟西峡山水的诗篇。本届诗会为期3天,诗人们除了研讨当代诗歌的发展方向等理论问题外,还要观赏龙潭沟,耍荷关,五道石童景区,进行新的诗歌创作。
                                           原载《南阳日报》http://www.nynews.gov.cn/news/nanyang/szyw/200510/53650.html  
 

2005年中国西峡第四届伏牛山金秋诗会召开


2005年10月8日至12日,由中共西峡县委,西峡县人民政府主办,上海有仙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承办的“2005中国西峡第四届伏牛山金秋诗会”在河南省南阳市西峡县隆重召开。中共南阳市委副书记,著名作家李天岑到会致辞祝贺。梁小斌,赵野,默默,祁国,远村,世中人,潘维,袁杰,王韵华,叶匡政,森子,郁郁,高春林,张小云,梁建,夏子华,苑涛,阿角,王未,简单等来自全国各地的40多位著名诗人,评论家参加了会议。
  会上,诗人们围绕“时代与诗歌”主题进行了深入研讨。西峡诗歌峰会组委会,中国城市诗歌研究所,东方伯乐文学研究所还对当代诗歌发展进行了回顾,并对作出贡献的代表性诗人进行了表彰。诗人们在伏牛山风景区进行了采风活动,举行了大型诗歌朗诵会,并对“诗歌村”建设进行了研究。

                                            原载《诗歌月刊》

 

诗人聚龙乡     诗坛唱大风

中国西峡第四届伏牛山金秋诗会举行


  龙乡劲吹新诗风,伏牛山里诗意浓。10月9日上午,中国西峡第四届伏牛山金秋诗会在西峡县隆重举行。
  中国当代著名诗人梁小斌,赵野,潘维,世中人,祁国,默默,远村,郁郁,叶匡正,高春林,森子,张小云等30多人和部分评论家,文化传播学者出席了开幕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市委副书记李天岑到会致贺,并与当前活跃在诗坛的各个诗歌流派的新老诗人亲切交流。
  李天岑说,文化与经济结合是当今时代发展的潮流,也是大力发展文化产业的需要,可以说任何经济社会现象都是以文化形态流传和发展下来的。西峡县以诗歌为媒体,以文化为载体,以诗人为朋友,让诗歌与旅游和经济结缘,向社会广泛宣传西峡,从而推动西峡的旅游业和整个经济社会的发展,提高了西峡乃至南阳在全国的知名度。

  据悉,中国西峡金秋诗会从2002年开始举办,先后吸引了国内外近200名当代著名诗人,理论家,学者,教授到西峡来进行诗歌理论研讨和创作,留下了300多首感悟西峡山水的诗篇。
  本届诗会为期3天,诗人们除了研讨当代诗歌的发展方向等理论问题外,还要观赏龙潭沟,耍荷关,五道石童景区,进行新的诗歌创作。

                                                        原载《南阳日报》http://www.nynews.gov.cn/news/nanyang/szyw/200510/53650.html       

 

 

江山百年有此客              伏牛山里诗意浓

 

  坐落在豫西南边陲的河南省南阳市西峡县是一块古老而神奇的土地,震惊世界的第九大发现——恐龙蛋(骨)化石群就在这里。在此之前,全世界发现的恐龙蛋化石仅有500枚,而1994年西峡出土的恐龙蛋化石就超过5000枚。专家们说,西峡恐龙蛋化石年代最早、品种最多、原始状态保存最好,且蛋骨化石共存一层,实为世界独一无二。这一发现不仅引起国内科技界的高度重视,还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古文化遗址保护区”。由此,西峡被称为恐龙之乡。
   西峡历史悠久,文化源远流长。县长张生起谈起西峡的历史和文化,如数家珍。战国初,孔子周游列国,经西峡(楚)去秦时,被楚昭王阻拦,只好回车返鲁。该县现在的回车镇镇名的来历,就由此而得。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屈原,也曾在回车附近的屈原岗上行吟,留下感人的诗篇。中国历史上唯一的一位女皇武则天,曾在西峡城内建紫金城行宫,日理万机之余到此观花、避暑、养生。驰骋金元之际百年文坛的杰出诗人元好问,曾任西峡县令,不仅造福一方,还留下了不朽的遗迹和上百首诗作。以诗称颂西峡的历史名人不止元好问一人,如李白、孟浩然、白居易、李商隐、苏辙、司马光、李衮、郑板桥等等,都有不少赞颂西峡的杰作。西峡不愧为伏牛山的明珠。
   这里融峰、林、洞、瀑于一身,集秀、幽、野、险为一体,被誉为“扩大的盆景,缩小的仙境”。张生起对记者说,近年来,我们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依托丰富的历史内涵,把旅游文化产业放在县城经济发展的大局中去把握和定位,经济搭台,文化唱戏。中国西峡伏牛山诗会自2002年成功举办以来,美丽的西峡吸引了国内外100余位著名诗人、理论家、学者、教授到西峡采风,感受这里的青山秀水,进行诗歌创作与理论探讨, 诗人们遨游西峡山水,歌颂其壮丽雄奇之美,相继写出了数百首优美诗篇,在国内外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该县探索在独特的人文景观下发展经济的内在规律,把西峡旅游定位为自然历史文化风光游,努力打造生态旅游和恐龙文化两大品牌。“突出个性、丰富内涵、提高品位、打造精品”,以生态为本,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他们牢固树立保护历史遗产和生态环境,就是发展文化产业的观念,在策划大型文化活动和编制旅游规划时,一并编制生态规划,在开发文化资源的同时,推进生态建设,使之协调发展。
   前不久,2004年中国西峡第三届伏牛山诗会又在西峡举行。“世上红尘争白日一丘一壑去来休。”来自全国各地的数十位当代诗人聚集一堂,参加了这一诗坛盛会。
   在这届诗会期间,诗人们对当今诗坛流行的先锋诗派、诗歌作品进行了理论探讨和前景展望,在感受老界岭、五道童、龙潭沟、石门湖等西峡山水的同时,还到老界岭为“诗人峰”举行了揭碑仪式。西峡县人民政府与上海有仙文化公司正式签订的“中国诗人村”项目建设意见书,标志着中国第一个“诗人村”将落户西峡.。正所谓,“江山百年有此客,云树六月生凉秋。”
   “中国诗人村”的初步设想,是在上届诗歌大会期间提出的。本届诗会期间,与会的诗人到老界岭景区对“诗人村”进行了实地选址。诗人们徜徉在“桃花三百里,浑是武陵溪”的美丽山水间,极赞西峡民风的古朴厚纯,如世外桃源。他们最后确定将诗人村建在太平镇乡老界岭景区北侧,一期工程占地30余亩,主体工程由文化广场、会务中心及30余幢代表各个诗歌流派的别墅组成,预计投资600余万元,两年内建成开放。
   张生起表示,近几年来,他们根据西峡历史悠久、资源丰富、生态环境优越的实际,确立了建设“经济强县、生态大县、旅游名县”的奋斗目标,树立经营旅游文化资源的新理念,按文化市场的规律办事,用市场经济的办法解决文化产业开发中的实际问题,探索形成了“政府引导、企业主体、市场运作、部门参与”的开发模式,走上了市场化的文化与旅游经济发展的新路子,提前跨越了依靠景区自身缓慢发展的“原始积累”阶段,直接进入大投入、快建设、速见效的快车道,近年来,完成文化、旅游及相关产业投资达4.5亿多元。
   如今,到过西峡的人,就像中国作家西峡笔会上,杨子敏先生在《西峡风光赋》上写的那样——“西峡美,催人醉,不思归”。

 原载《中国文化报》http://www.shigebao.com/html/articles/24/420.html

 

 

中国第一个“诗人村”


  提到世界“第八大奇迹”-----秦兵马佣,可为世人皆知,而世界第九大奇迹是什么?恐怕就不是每个人都能回答出来了.她就是位于我国河南省南阳市西峡县的恐龙蛋化石群.西峡恐龙蛋化石群出土数量之多,埋藏之集中,原始状态保存之完好,年化之久远,均为世界罕见.“世上红尘争白日,一丘一  去来休”为发挥西峡的历史文化优势,当地已连续几年举办了全国诗会.日前,2004年中国西峡第三届伏牛山诗会又

在西峡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数十位当代诗人参加了这一次诗坛盛会,南阳市的领导同志也专门到会祝贺.
  “西峡美,惹人醉,不思归”.县委书记杨炳旭谈起西峡的历史和文化,如数家珍.这里有孔子回车,楚邑白羽,汉王成,武则天行宫,李自成囤兵的操场等遗址; 李白、孟浩然、白居易、李商隐等文人骚客都曾游过西峡,其中元代诗人元好问还留下几十首歌颂西峡山水风光的名篇佳作,”潭影乍从明处现,竹香偏向静中闻”已成为千古名句.近年,美丽的西峡更是吸引了国内外百余位著名诗人,理论家,作家和教授到西峡采风,他们相继写出了数百首优美诗篇和诗歌论著,在国内外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在这次诗会期间,诗人们在感受老界岭.五道幢,龙潭沟,石门湖等西峡山水的同时,对当今诗坛流行的先锋诗派,诗歌作品进行了理论探讨和前景展望,还到老界岭为”诗人峰”举行了揭碑仪式.西峡县人民政府与上海有仙文化艺术传播有限公司正式签订的”中国诗人村”项目建议意见书,标志着中国第一个”诗人村”将落户西峡,正所谓,”江山百年有此刻,云树六月生凉秋.”
 “诗人村”将建在西峡太平镇乡老界岭景区北側.一期工程占地30余亩,主体工程由文化广场,会务中心以及30余幢代表各个诗歌流派的别墅组成,预计投资600余万元,两年内建成开放.西峡县县长张生起表示,近年来,对经济有巨大拉动作用的旅游文化产业进入了他们的视线,并且担负起新的经济增长点和文明建设的重要任务,经过多年探索,西峡已形成了”政府引导,企业主体,市场运作,部门参与”的旅游文化产业开发模式,走上了两个文明共同发展的新路子.
人们有理由相信,在西峡独特的人文景观中,中国诗人们将迎来诗歌的春天!

                                                       原载《经济日报》

西峡生态旅游推介会在北京召开

“恐龙之乡”生态游成为业界新焦点


“中国西峡生态旅游推介会”近日在北京举行,西峡县县长杨炳旭向与会代表作了详细的推介报告。      西峡地处豫西南边陲,地理上位于秦岭—淮河一线南北交界地带,资源特别丰富。该县森林覆盖率达76.8%。作为医圣张仲景的故乡,西峡素有“天然药库”之称,《本草纲目》中记载的1800多种中药材,西峡就有1300多种。境内有老界岭国家自然保护区、寺山国家及森林公园等自然人文景观100多处。特别是1993年在境内发现的大面积恐龙蛋化石群,被誉为“震惊世界的科学发现”。近年来,由于西峡具有交通优势被旅游界看好,旅游业呈现方兴末艾的

局面。      西峡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上游水源涵养区,境内有大小河流526条。那里环境清幽,生态良好,构成了西峡生态旅游景观的鲜明特色和亮点。      近年来,西峡县确立了建设“经济强县、生态大县、旅游名县”的总体目标,探索出“政府主导、企业主体、社会参与、市场运作”的旅游开发思路。突出“山、水、龙、园”四大特色,打造生态旅游和恐龙文化两大品牌,科学定位、突出重点,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建设。目前,已建成了老界岭生态旅游区、龙潭沟瀑布群、五道幢风景区、石门湖景区、蝙蝠洞景区、寺山国家级森林公园、特色农业观光园、灌河漂流等一批精品景点和旅游项目。
                                           原载《人民日报》

http://www.people.com.cn/GB/paper39/8952/834903.html

 

第四届“中国西峡伏牛山金秋诗会”在河南西峡拉开帷幕

 

近日第四届“中国西峡伏牛山金秋诗会”在河南西峡拉开帷幕.诗会由西峡县委,县人民政府,中国城市诗歌艺术研究所等合办.著名诗人梁小斌主持本次诗会的首场诗歌研讨,诗歌讨论的主题为:诗歌的现状与未来。与会诗人就诗歌流派或写作主张,展开了激烈讨论,进行了广泛交流,高潮迭起,庄谐并存.此次诗会将持续3天,诗人们将前往西峡的著名景点五道幢、龙潭沟采风,在山涧边呼吸城市生活中难以一见的清新空气,领略了素有“天然氧吧”美誉伏牛山生态旅游区的美景。
                                       原载《中国文化报》

 诗歌界也玩“封神榜

 

三十六天王不是《封神榜》里的武将,而是由中国当代诗坛最新评选的诗坛三十六天王。近日当代新诗三十六天王评选揭晓,并在西峡举办了颁奖典礼。其中新古典天王封给洛夫、朦胧诗天王封给梁小斌、撒娇天王封给默默、第三代天王封给赵野、第三代天后封给翟永明、学院天王封给臧棣等。
78岁的老天王洛夫对“新古典天王”颇有微词,他感觉“新古典主义”的定义历来存在争议,“从上世纪60年代起头我就从事现代诗的创作,从80年代起头借鉴古典诗的策略、技能、语言,但诗骨子里仍是现代性的。我盼望封给我‘纯粹的中国的现代主义天王’的封号。”对于封号,他感觉,“这是诗坛世俗化的表现,这很好玩。”他说,以前只听说过香港歌坛有四大天王,这次诗人不但有四大,还有三十六天王,很好玩。不过这也不新鲜,自古李白是诗仙,杜甫是诗圣,李贺是诗鬼,这些也都是后人的评价。所以,诗人以及流派的地位毕竟是怎样的,要期待光阴的检验。

对于封号,诗人也有不同的见地。“撒娇天王”默默感觉,所谓封号是把诗人道貌岸然的面具活活撕去,使诗歌从象牙塔走向娱乐化。事实上,大多获得封号的诗人也多是淡泊功名且维持默默创作诗歌的,像诗人殷龙龙是脑瘫患者,他在北京摆个香烟摊,过着贫寒的生涯,他的诗为日常生涯的美恢复了新的秩序。“知识分子天王”封给张曙光,他在黑龙江大学教书,重新翻译《神曲》,对诗歌始终维持忠厚之心。

                                          原载《新京报》

http://fuxiaqu.cn/obzs/37958.html

 

日前,中国诗歌“众望所归的三十六个天王”出炉,这是中国城市诗歌艺术研究所、北京伯乐文艺研究所、中国西峡诗歌峰会组委会经过数月认真审议,“以候选诗人全部作品及其诗歌美学的影响力考量为准”评出的。“三十六位天王”包括“朦胧诗天王”梁小斌、“学院天王”臧棣、“新古典天王”洛夫、“民刊天王”黄礼孩、“诗评天王”燎原、“诗论天王”陈超、“第三代天后”翟永明、“网络天王”伊沙等等。

 
  让人感慨的不是“组委会”对“三十六位天王”的总结性论断,而是这些论断及人选出台的娱乐性方式。“三十六个天王”的命名方式让人不由想到香港歌坛的“四大天王”,或者《水浒传》里一百单八将什么的。不能不让人感而叹之的是:在严肃的文学艺术界、学术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不耐烦做枯燥的“功课”,转而开始弄些“好玩的”,将艺术与学术,包括人类精神文明中的那些“不动产”,也试图娱乐化了

  应该承认,文化的娱乐化趋势近来渐渐形成了一股不可小觑的潮流。各级电视节目花样不断翻新的“选秀”,网络上红男绿女搔首弄姿的“做秀”,艺术家们渴求的“明星效应”,出版商在书名和包装上的“卖点意识”,即便对科学家的介绍也开始注重所谓“娱乐性”报道。在这种“隔江犹唱后庭花”、“浮夸风式”的社会态势下,寂寞已久的诗歌界推出自己的“天王”,借此发出自己的声音,顺理成章,应该是可以理解的。

  被评为“新古典天王”的老诗人洛夫认为,“这是诗坛世俗化的表现,这很好玩”。不过他又说,诗人以及流派的地位究竟是怎样的,要等待时间的检验。如果对这类娱乐性评选抱有轻松宽容的态度,把诗歌界的这次天王游戏看作是单纯的几个人的事情,看作是诗歌界偶尔对大家开的一个玩笑,看作是几个年轻人导演的一场话剧,然后一笑了之,该吃的去吃,该喝的去喝,该爱的去爱,这种态度离真理大约也差不了多少吧。

  但当事人之一的“撒娇天王”默默的话却让人费解。他认为,“所谓封号是把诗人道貌岸然的面具活活撕去”,并“使诗歌从象牙塔走向娱乐化”。我不清楚这位名为默默的诗人此番话是否意有所指,如果没有特指的话,这句话应该是指向了所有时代与国度中的诗人。问题之一在于:诗人一定会有“道貌岸然的面具”吗?问题之二在于:这种娱乐化思路适应于所有时空中的全部诗人吗?问题之三在于:诗歌从象牙塔走向娱乐化就有十分把握地值得称赞吗?而这位默默的心目中,这三个问题似乎是确定无疑的。

  尼尔·波兹曼是世界著名的媒体文化研究者和批评家,在其代表作《娱乐至死》一书中,他以美国的三个城市作为时代的象征和美国精神的代表:18世纪后期,波士顿是美国激进主义的中心;20世纪早期,芝加哥开始成为美国工业发展的中心;今天,以一幅30英尺高的老虎机图片和表演歌舞的女演员为城市标志的拉斯维加斯又成了美国民族性格和追求的新象征。“这是一个娱乐之城,在这里,一切公众话语都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我们的政治、宗教、新闻、体育、教育和商业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毫无怨言,甚至无声无

息,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

  美国人成为了娱乐至死的物种,但我们却不能。我们的基因中其实还流淌着另一种非娱乐化的东西,这种东西使我们认识到:娱乐不是一切,娱乐并不能代替优秀文化。恰如许多有识之士所指出的那样,代表一个民族和国家的优秀文化,尤其是那些有思想深度有长远文化价值的作品,它们才是这个民族和国家的灵魂所在,它们才是这个民族和国家精神力量的源泉。而正是它们,现如今正在被“娱乐化”的风潮所侵蚀甚至取代。

  当诗歌也开始了“忽悠”,当健康、严肃、正常的文化产业纷纷指向了娱乐,当浅层庸俗的感受大行其道,当人类理性精神的消解博得越来越多的喝彩,当我们也向着娱乐之城的方向高速前进时,我们离尼尔·波兹曼的预言也就相差不远了。

                                         原载《济南日报》

http://news.sina.com.cn/s/2006-01-20/03408031426s.shtml

 

诗学各大纷争划上句号 当代“诗歌天王”出笼

 

 诗人命名与自我命名还没完全失效的中国当代诗坛,日前又酝酿出一起集体性的“诗歌天王”事件。上周,由中国城市诗歌艺术研究所、北京伯乐文艺研究所、中国西峡诗歌峰会组委会等机构联合遴选的中国当代诗坛36位“诗歌天王”正式出笼。

    据称,这36位当代中国的“诗歌天王”几乎涵盖了1980年代以降中国诗坛林立的各个“山头”,其中,既抬出了当代诗歌先驱“朦胧诗派”的早期人物,又囊括了“第三代”之中的“莽汉派”、“非非主义”、“撒娇派”、“他们”等林立的诗歌派系;不仅力挺“学院派”入榜,而且也为“下半身”正名,甚至连“80后诗歌小天王”也并归囊中,赫然在册。

    本次“诗歌天王”的发榜人诗人世中人称,“本次36位‘诗歌天王’评奖是经过组委会以数月时间的认真审议,以候选诗人全部作品及其诗歌美学的影响力考量为准,而才得以出笼。”

    同时,炮制这次“诗歌天王”的三家组委会也在其发榜词说,这次评奖“将平息诗坛历年的硝烟烽火,为诗学各大纷争划上圆满句号”。

                                  原载《东方早报》

http://www.022net.com/2005/10-23/512230333189535.html

 

当代中国“诗歌天王”36榜出笼

 

诗人命名与自我命名还没完全失效的中国当代诗坛,日前又酝酿出一起集体性的“诗歌天王”事件。十月中旬,由中国城市诗歌艺术研究所、北京伯乐文艺研究所、中国西峡诗歌峰会组委会等机构联合遴选的中国当代诗坛36位“诗歌天王”正式出笼。

  据《东方早报》报道,据称,这36位当代中国的“诗歌天王”几乎涵盖了1980年代以降中国诗坛林立的各个“山头”,其中,既抬出了当代诗歌先驱“朦胧诗派”的早期人物,又囊括了“第三代”之中的“莽汉派”、“非非主义”、“撒娇派”、“他们”等林立的诗歌派系;不仅力挺“学院派”入榜,而且也为“下半身”正名,甚至连“80后诗歌小天王”也并归囊中,赫然在册。
 
  本次“诗歌天王”的发榜人诗人世中人称,“本次36位‘诗歌天王’评奖是经过组委会以数月时间的认真审议,以候选诗人全部作品及其诗歌美学的影响力考虑为准,而才得以出笼。”
 
  同时,炮制这次“诗歌天王”的三家组委会也在其发榜词说,这次评奖“将平息诗坛历年的硝烟烽火,为诗学各大纷争划上圆满句号”。

                                                原载《星岛网》http://www.singtaonet.com/culture/culture_news/t20051024_25568.html

 

中国“诗歌天王”36榜出笼 古有诗仙诗鬼 今朝诗歌天王
 

  天王不是《封神榜》里的武将,而是由中国当代诗坛最新评选的诗坛36天王。近日,由中国城市诗歌艺术研究所、北京伯乐文艺研究所、中国西峡诗歌峰会组委会等机构联合遴选的中国当代诗坛36位“诗歌天王”正式出笼。据称,这36位当代中国的“诗歌天王”,几乎涵盖了自1980年以来占居中国诗坛的各个“山头”的人物,其中,既抬出了当代诗歌先驱“朦胧诗派”的早期人物,又囊括了“第三代”之中的“莽汉派”、“非非主义”、“撒娇派”、“他们”等林立的诗歌派系;不仅力挺“学院派”入榜,而且也为“下半身”正名,甚至连“80后诗歌小天王”也并归囊中,赫然在册。

  其中新古典天王封给洛夫、朦胧诗天王封给梁小斌、撒娇天王封给默默、第三代天王封给赵野、第三代天后封给翟永明、学院天王封给臧棣等。

  78岁的老天王洛夫对“新古典天王”颇有微词,他认为“新古典主义”的定义历来存在争议,“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我就从事现代诗的创作,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借鉴古典诗的策略、技巧、语言,但诗骨子里仍是现代性的。我希望封给我‘纯粹的中国的现代主义天王’的封号。”

   对于封号,他认为,“这是诗坛世俗化的表现,这很好玩。”他说,以前只听说过香港歌坛有四大天王,这次诗人不但有四大,还有36天王,很好玩。不过这也不新鲜,自古李白是诗仙,杜甫是诗圣,李贺是诗鬼,这些也都是后人的评价。所以,诗人以及流派的地位究竟是怎样的,要等待时光的检验。

对于封号,诗人也有不同的看法。“撒娇天王”默默认为,所谓封号是把诗人道貌岸然的面具活活撕去,使诗歌从象牙塔走向娱乐化。事实上,获得封号的诗人也多是淡泊功名且坚持默默创作诗歌的,像诗人殷龙龙是脑瘫患者,他在北京摆个香烟摊,过着清贫的生活,他的诗为日常生活的美恢复了新的秩序。

“知识分子天王”封给张曙光,他在黑龙江大学教书,重新翻译《神曲》,对诗歌始终保持虔诚之心。

炮制这次“诗歌天王”的三家组委会也在其发榜词说,这次评奖“将平息诗坛历年的硝烟烽火,为诗学各大纷争画上圆满句号”。

                                        原载《杭州日报》

http://hzrb.hangzhou.com.cn/20050801/ca908955.htm

 

诗歌:向左走还是向右走

 

  原本在神话传奇中才有的“天王”,如今被搬到了诗坛上,且一评就36个,这不能不说是诗坛的一大怪谈,而如此做法也引来各方的质疑。昨日,记者就此采访了一些诗人和《诗刊》的编辑,他们对诗歌未来的走向给出了自己的观点。
    新“天王”看齐诗仙诗圣

    据悉,这36位当代中国的“诗歌天王”,几乎涵盖了自1980年以来占据中国诗坛的各个“山头”的人物,其中,既抬出了当代诗歌先驱“朦胧诗派”的早期人物,又囊括了“第三代”之中的“莽汉派”、“非非主义”、“撒娇派”、“他们”等林立的诗歌派系;不仅力挺“学院派”入榜,而且也为“下半身”正名,甚至连“80后诗歌小天王”也并归囊中,赫然在册。其中,新古典天王封给了洛夫、朦胧诗天王封给梁小斌、撒娇天王封给默默、第三代天王封给赵野、第三代天后封给翟永明、学院天王封给臧棣等。

    诗歌该不该娱乐化

    “撒娇天王”默默认为,“所谓封号是把诗人道貌岸然的面具活活撕去,使诗歌从象牙塔走向娱乐化。”如此说法,军旅诗人胡世宗则不敢苟同。他说,诗人是靠诗来说话的,但诗歌不能娱乐化,诗歌从来也没娱乐过,诗歌所表达的是人的喜怒哀乐,所以它必须是和生活、时代息息相关的。诗歌如果真想娱乐,朗诵会应该是一个选择,这样还可以拉近诗歌与大众之间的距离。诗人商国华也表示,诗歌是大众的,离开了大众就谈不上诗歌了,所以诗人应该关注大众,不能局限在“小我”,因此诗歌坚决不能娱乐化,这是对读者的亵渎。

    “天王”之说诗坛冷淡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天王”是由中国城市诗歌艺术研究所、北京伯乐文艺研究所、中国西峡诗歌峰会联合评出,其发榜词说,这次评奖“将平息诗坛历年的硝烟烽火,为诗学各大纷争画上圆满句号”。此举是否真的就让诗坛“化干戈为玉帛”了呢?正在参加中国诗歌节的诗人商国华告诉记者,在诗歌节上他们并不知道这件事,他是从记者口中得知的,很多诗人听了这个消息后都感到很滑稽。当记者问,如果把这些头衔安到他们身上时,他们都表示这不是一种褒奖,他们觉得“天王”就是诗坛的泡沫,经不起时间的推敲。另外,诗坛同样需要百家争鸣,这有利于诗歌的发展,根本不需要息事宁人。

    多出好作品,是诗坛进步的关键,这是诗人胡世宗、商国华等人的共识。胡世宗说,诗歌是时代的产物,它必须有鲜明的时代特征,而诗人的责任就是写出有时代精髓的好作品,这才是硬道理,而不应该图那些虚名。《诗刊》的编辑大卫认为,诗人写一首诗,能够打动读者,让读者愉悦,而不是娱乐,这是诗歌的目的。

                                                   原载《沈阳晚报》

http://www.ln.xinhuanet.com/xwzx/2005-10/28/content_5453644.ht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