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祁国
祁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364
  • 关注人气:3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当代诗歌新纪元:西峡诗歌峰会/阿尔

(2008-02-22 21:28:34)
标签:

西峡诗歌峰会

/阿尔

文化

分类: 愚公移文
 当代诗歌新纪元:西峡诗歌峰会
--------------2003中国西峡第二届伏牛山诗会不完全记录
2003年8月1日,在河南省西峡县,2003中国西峡第二届伏牛山诗会拉开了帷幕,毫不夸张的说,这次诗会是21世纪的第一次具有高水平和质量的诗歌峰会,与会的诗人达50多 位,著名诗歌评论家陈仲义、 蓝棣之、 任洪渊 ,著名诗人梁小斌、 西川 、黑大春 、梁晓明 、杨黎 ,以及活跃在诗坛的60年代(或说中间代诗人)、70后诗人和许多网络诗人和国内新近出现的荒诞派、第三条道路、宁夏硬表现主义等诗歌流派的代表诗人如何拜伦 老巢 树才 莫非、森子、远村、 祁国、 飞沙 、毕游塞(法国) 、苏非舒 、牧野、 爱若 、小鱼儿、 汪剑钊 、瓦兰、森子、 张岩松 、魔头贝贝、 竖 、世中人 、格式 、柳亚刀 、阿尔、 梅溪 、 田桑、田雪封、左后卫、陈鱼、琳子、冰雪莲子等参加了诗会,在国内外有一定知名度的行为艺术家苍鑫 、何成瑶(女)、 枫翎(女)也应邀在诗会上表演了行为艺术,同时现场还有人体彩绘的表演,多元化的诗歌景象在这次诗会上得到了诗意的呈现。
一、 诗歌与商业的成功接触?
西峡,河南省南阳市的一个小县,在中国地图上不过那么一点点的地方,没有多少人会注意它,但是现在一切完全变了,西峡的名字开始频繁的出现在报刊、网络和电视里,甚至在偏远的西北,也有报道提到了西峡,老界岭、五道幢、龙潭沟、蝙蝠洞、石门湖这些西峡县的风景名胜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而究其原因,我们会发现这变化得益于被当代人认为是阳春白雪的艺术形式:诗歌。
西峡县与诗歌的首次直接接触应该是在 2002年的中国西峡第一届伏牛山诗会,当时与会的诗人有20多位。也许是从第一届诗会中领悟到了什么,今年,西峡县突然使出了大手笔,和北京远方国际文化传播公司联合举办了这次具有深远影响的2003中国西峡第二届伏牛山诗会,作为一个在经济上刚刚起步的小县,能够举办一个与经济好象扯不上边的诗会,这的确让人感觉有些不可思议。更让人不可理解的是,在传统文化势力相对保守处于中原比较闭塞的小县西峡,国内争议很大的行为艺术可以在这里光明正大的公开表演,这在国内恐怕也是不多见的。
诗歌一直被认为是小众艺术,在这样一个越来越物质化的时代, 诗歌难道只有退守一隅,才能坚守诗歌的本质?连续两届的西峡诗会的成功举办告诉我们,诗歌与商业的联合是可能的,而且背后隐藏的商机无限。诗歌与经济产生的互动、诗歌与商业的秘密沟通而不是互不往来在西峡无疑得到了最大化的实现。其实诗歌是最能反映现实的艺术形式,这种反映现实的特性不再只是用纸面语言来表达,相反,经济的渗透和介入也能使诗歌在不断的前进中形式愈加多样化。物质时代的加速使得诗歌不断审视自身,而诗人这一身份不再是唯一的,诗人 的身份在物质的诱惑下变得多样和模糊不清,但是诗人的身份却并不可疑,诗歌的纯真本质使他们的身份与文化密切相关,媒体、网络、影象,诗人们在其中自由的游弋,并将得来的各种资讯以他们 身份向外界传送,这是一个巨大的发射群体,他们把诗歌语言用在公众视野无疑具有极大的号召力,他们的公开身份不是诗人,而是传播,而是快速的捕食猎物满足自身生存的需要,这对每一个人都不例外。由此,商业就有可能进入了诗人的活动区域,这个区域是广阔的,尤其是网络化社会的逐渐渗透使得潜在的商机在片刻之间也许就能获得最大利益。西峡县的决策者是聪明的,无意之中的合作使得西峡首先成为诗人们的圣地,诗歌界大腕的云集把西峡的历史添上了浓重的一笔,或许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名字:老界岭、五道幢、龙潭沟、蝙蝠洞、石门湖等西峡名胜,重要的是这些官员:王韵华、刘朝瑞、党长双,他们与一次诗歌的盛会、与一场诗歌的狂欢和当代艺术紧紧联系在了一起,而这个联系,已经具有了艺术价值的意义,这在于他们的对诗歌的支持,对艺术的理解,在于他们开放的观念和思维,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们代表了中国基层官员的良好素质和充满智慧的聪明的经济头脑。

二、 触摸当代诗歌的脉搏:个性、交流、融合、团结
我们无法想象在所谓的盘峰诗会之后,在诗歌被人为的划分为知识分子和民间阵营之后,也许是网络,也许是机缘巧合,而更重要的是诗歌本身所具有的内涵,在这个急速变革的时代需要一次新的融合。那么,作为诗人而言,从四面八方汇聚在一起,用语言、用行为、用酒、用彼此试探的眼神,互相触摸、互相物以类聚,互相暧昧的打招呼、问好,我们也许无法排斥诗人们的集合有多么重要,我们也无法去设想一次庞大的诗人聚会能给这个世界带来多少令人铭刻在心的东西,然而, 不管如何,这种接触是重要的,其实在这个纷繁复杂的时代,我们的心灵唯一缺乏的是真实的沟通。这个也许就是西峡诗歌峰会的意义。
当代中国诗歌的发展进入了崭新的时期。进入21世纪后,中国当代诗歌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时期,在全球一体化的大变革中,借助网络的发展,诗歌正在以琐碎、密集和多元的形态渗透于这个时代的各个层面,在不停的消解和重构着诗歌的又一次集合与狂欢。西峡诗会无疑是对这些年来中国当代诗歌的发展趋势和当下状况在21世纪进行了第一次总结和归纳。诗会上,与会的诗人和评论家就当前诗坛状况和诗歌精神、语言、荒诞主义等主题进行了广泛研讨,北京师范大学的任洪渊教授认为,21世纪,是汉语重新临场的时世纪。中国诗人应该在与西方语言的相遇中,重新发现汉语。清华大学教授蓝棣之先生则认为诗歌要与时俱进。每个写诗的人,在当下都要不断地给自己重新定位。不可以用过去诗人的标准,作为我们乌托邦的榜样。要对生活保持一种批判性的诠释,同时也要取一种策略的态度。厦门工业大学教授陈仲义认为诗可以用很多方式对世界进行干预。《中国,我的钥匙丢了》的作者梁小斌则谈到诗人总希望把自己交卷的时间放在最后,生怕遗漏了什么。在我们这样一个世界语境全球化的时代,表达思想感情的情绪非常不安,形成我们要最后交卷的心理,或不愿交卷。每一个诗人都将赢来最后交卷的时候,交卷后不允许有任何添加。每一条小河都要融入大海,在融入前不要急急忙忙的融入,要在世界的大河中漂伏,漂浮。多年来一直很低调的诗人西川对参加西峡诗会很有感触,他说诗会把自己拉到了真正的诗歌现场,培养了现实感,诗歌新人的出现也让他对当代诗歌的发展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就诗歌本身而言,他的诗歌观对不少诗人应该有很大的启发,他说,个人的独特性在哪里?到书店走走,就知道写不写都一样,不多你一本,不少你一本。自己写出一个好的句子,毫无意义。在这种状况下,我会追问汉语的秘密在哪里?手中的媒介到底有什么特点?以前,于坚曾说我“你的问题是要把什么问题都弄清楚”,我说当然要弄清楚。不想要弄清楚,是背离了真诚和真实的。一个诗人要形成自己的小宇宙,他与世界的关系不是直接的关系,是他的小宇宙与世界的关系,诗人的价值就在这里,诗人翻译家树才谈到自己坚持“第三条道路”的写作在诗歌上就是“每一个诗人都有自己的路可走”的意思,当然这个提法同当时“知识分子写作”和“民间立场”搞对立的背景有关,写诗就是要在不断的语言探索过程中找到诗人自己的声音,它鲜活、独特、深入人心。不论在语言上,还是在观念上,每一个诗人都有义务发挥自己的独创性,而“第三条道路写作”最早的提出者莫非,健谈而幽默的莫非,会上的发言也很简洁,他说:我觉得诗歌只有一条道路,那就是把诗写好。蓝老师讲诗人的策略,要有也只有把诗写好一个。成为一个诗人,确实需要策略,深谋远虑的东西,但关键在把诗变成诗。诗歌选择真正有价值的诗人,把自己从黑暗中带到光天化日之下,不然生活永远在等待,直到这样的诗人出现。诗人要心存敬畏,心怀感激。
参加过不少诗会、以诗歌《冷风景》享誉当代诗坛的四川诗人杨黎说话梗直,他谈到的诗歌交流问题很有针对性,他说诗歌无法交流,但认为,诗歌交流还是要看时间,看地点,看对象。梁晓明也持这种观点,他说:在一段时间,中国不能开诗歌会议,一开就吵架。我气太盛,不能参加这样的会议。现在气平了,确实到了可以聊一些问题的时候。开小说会议是一团和气,等着人家讲故事,说不定明天他就写出来了;开诗会就是互相不服气,会杀得“头破血流”,都想杀出自己的道路,然后在中国诗坛造一个殿堂,在里面供一个自己。谁都有这样的野心,也恰恰是这样一个思想基础,造成了目前这样的诗歌局面。我来了,迟到了,看到了很多朋友,很舒服。有谁讲过,有养着的诗人和野生的诗人,不管哪类,诗人的意思就是一个人写诗,所以说是“诗人”,不是“诗家”。人与人不一样,有人爱酸,有人爱甜,没法交流,谈得来就谈,所以诗歌永远是圈子里的事。
网络化使诗歌成为许多无名的年轻诗人所游戏或者打发时光的一个媒介,他们对待诗歌的态度不再是那么的严肃和认真,这次诗会也有一些网络诗人参加,而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说,与会的不少诗人应该都是网络诗人,他们大部分都上网、发诗,对网络诗歌的概念,目前还十分模糊,上海的网络诗人小鱼儿的观点大概代表了不少活跃在网络中的年轻诗人们的观点,他的观点很明确,写诗就是玩。
诗会上,诗人、翻译家汪剑钊还针对当代诗歌美感的越来越丧失,诗人森子针对“我(诗人)与世界的关系”,诗人王韵华就诗歌与现实的联系,诗人阿尔从即兴写作出发各自谈了自己的观点,
荒诞主义诗歌得到肯定。而8月1日下午的诗歌研讨无疑是荒诞派诗歌的专题讨论。作为国内目前影响较大的荒诞诗歌流派,已经开始进入当代诗歌的视野,引起了不少争议,也引起了许多诗歌评论家的兴趣。 荒诞主义诗歌实验小组成员飞沙、远村、祁国、牧野先后就自己的荒诞主义诗歌观做了精彩阐述,并得到了与会诗人评论家的肯定和较高的评价,(关于这方面的讨论,在荒诞诗歌工厂论坛http://my.ziqu.com/bbs/665075/已经有较为细致的整理,本文不再赘述)我们有理由坚信,荒诞诗歌流派将成为继下半身之后中国当代诗歌的又一个具有相当影响的诗歌流派。
诗歌的光荣与梦想。上个世纪的盘峰诗会论争把诗歌人为的划分为知识分子和民间两个水火不容的两个阵营,其实这个划分是很不科学的,不少诗人谈到自己归属的阵营,都是满脸的困惑,个别诗人甚至说自己和这些阵营根本没有关系。西峡诗会能成为21世纪的第一个具有重要影响的诗歌峰会,我想,原因之一是参加诗会的诗人们对团结的真诚渴望,诗人老巢的话包含了他对21世纪中国诗人们的期待,他说,进入新时期,诗人们更边缘化了。是不是可以做些努力,避免更加边缘化?在社会生活中,我常常看到艺术家在场,而诗人不在场。长期不在场,那还有诗人吗?可以努力做一点。第二点是诗人的眼界过于狭窄,这次诗会来了很多艺术家,以后应有更多的交流,因为面临的问题是一样的。有几个写诗的人知道中国谁画的好?又有几个画家能说出几个诗人的名字?交流可以促进了解,团结起来,成为一种力量,不要对立、吵骂,大家共同寻找一种方式,把诗歌的天空寻找回来,自称是后现代主义诗人的何拜伦的发言使在座的诗人特别感动,他希望全世界的诗人都团结起来,他说,我认为写诗人的都是诗人,因为不团结,所以造成了诗人的边缘化,我将为诗做什么?我要在10年时间,在一个城市造一座“诗歌大厦”,30层高,88.48米,是喜玛拉雅山的百分之一,我想我有能力实现这个梦想。何拜伦的这个梦想也许代表了诗人们在这个物质化时代依旧崇高和本真的真实本质,而西峡诗会则为诗人们对未来的憧憬提供了一个具有相当意义的巨大平台。
三、诗歌回到现场:与前卫艺术的直接对话
随着社会分工的愈加细化,艺术的划分也十分专业,艺术家的多领域交流和互动不再成为可能。这种不可能使得艺术彼此间的交流与融合横亘了一道深深的鸿沟。这个鸿沟在当代诗坛是最严重的。诗人就是诗人,诗会就是诗会,在许多诗人哪里,诸如认为麦当娜是牛比的摇滚乐歌星,认为行为艺术就是脱光了衣服的裸体,持这样观点的人不在少数。改变这种状况的做法唯一就是交流、沟通和对话。
当尴尬的泼水事件在2003年7月12日银川大地房产诗会引发了西部诗人们对行为艺术的无比愤慨并认为对诗歌的侮辱之时,不到半个月的时间,西峡诗会邀请了三位行为艺术家进行了行为艺术表演,在诗会上有行为艺术作品的参与,这在中国的当代诗歌史上是罕见的,也许是绝无仅有的。而人体彩绘的表演也让与会诗人们的目光游离和飘渺,诗人与当代中国前卫艺术的直接接触乃至交流就此正式拉开了帷幕。不管在场的诗人们对行为艺术的看法和态度如何,这种交流与融合已经隐秘的进入了诗人们的视野与内心,或许是风暴,或许是溪流,或许仍旧是拒绝,然而,缓慢的渗透是不可避免的。 现场的目击只是瞬间,留下的却不是影子,而是更多的空间。
行为艺术表演是在河南西峡著名风景区五道幢的一个水流比较缓的地方进行。首先表演的是画家何成瑶,她在一条小径上隔一段放一片很大的树叶,然后光脚重复的从这些树叶上走过,每走一次把每个树叶撕去一小块,因此,她每次的行走越来越困难,因为书页的面积在不断减少,直至消失,她的行为艺术也就此完成。她的这个作品名称是《无题》。
接下的是画家枫翎的表演,她脸上戴着一个写着“人,诗意的居住”的口罩,身上穿了一件用许多白色口罩缀成的长衫,让诗人们在她身上写字,诗人爱若是第一个在她身上写字的诗人,随即,不少诗人开始在这些口罩上即兴写下自己的片刻所想,个别旅游者也参与了进来。这个行为的名称是《人,诗意的居住》。
最后表演的、也是最有争议的是苍鑫的行为艺术,他的作品是《天人合一》。在用墨写满“道”字岩石旁他迅速脱去了衣服,同样让诗人们在他的身上随便写字,不过这次他给诗人的笔是毛笔,而不是签字笔。为数不多的诗人们,主要是 男诗人么们参与了他的这个行为,一些女诗人对他的这个行为艺术表示反感和拒绝,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在大庭广众下暴露了他的裸体。
而据记者的随机采访,很多诗人和诗歌爱好者以及一些普通观众,他们对行为艺术作品中出现的女裸体比较欣赏,而对男裸体则很反感,这或许能折射出我们中国人对待艺术的一些有趣的观念,但是用一位比较极端的女行为艺术家的观点就是,中国从根本上就是一个男权社会,所以他们才会这样认为。
记者同时也采访了与会的一些诗人和评论家,他们对行为艺术简述了自己的观点。
陈仲义(诗歌评论家):我感觉我们这一代(指50年代)人接受行为艺术是很正常、很自然的,我已经50多岁了,在道德上是保守的,但在行为上是接受的。我从1986年开始注意后现代文化,在思想观念上有很大的变化。和我一样年龄的同行接触,他们对这个比较保留。我觉得应该包容,行为艺术绝对是一种艺术,国内目前的行为艺术根据我自己的了解,觉得还在初级阶段。行为艺术按照中国的国情,还不能做的太前卫,而在国外,行为艺术已经司空见惯,被公众所接受,这是一种世界性的艺术潮流,中国目前能做到这一步,是顺理成章的,对此我 感到欣慰,我们同时也不能要求行为艺术走的太快,公众的艺术观念和艺术家是不可能同步的,先锋艺术家只能走在公众前面。而公众的艺术观念要跟上艺术家还需要一个过程。
杨黎(著名诗人):行为艺术不是艺术,行为只能是行为,行为本身有它的特点,行为是有意做的,只是提醒,看不出好与差。同样,绘画是一门艺术,可以画在纸上、布上、墙上,这要由画家自己决定,展示体裁的应该是画而不是人。
蓝棣之(诗歌评论家):对行为艺术我一直很关注。艺术还是应该发展行为艺术,下半身艺术是社会发展到这个阶段必须的,是什么也阻挡不住的,它把人的欲望升华了。这次诗会的人体彩绘和行为艺术的表演,我发现观众(包括当地人)并没有少见多怪和吃惊,我对大家的不吃惊反而感到吃惊,看着大家观看人体彩绘和行为艺术时候眼睛里奇奇怪怪的表情,感到很有意思。不过这种表情会逐渐正常的,这次诗会行为艺术家做的很认真,也很不容易,他们在国际上很有影响,比诗歌的影响要大的多。行为艺术是跨国界的。这次的几个作品我认为稍微简单了点,应该做的更大一些,更刺激一些,并更具有戏剧性。
任洪渊(诗歌评论家):我们中国汉民族是一个最早失去舞蹈的民族,直接失掉了自己最原始的生命力,行为艺术是一个大的开始,我觉得舞蹈、雕塑、人体,用人体来展示自己,是第一艺术,但这仅仅是个开始。
西川(著名诗人):人体是很美的,人体彩绘应该由大艺术家来做,应该成为一个作品。在国外,人体彩绘大部分不在舞台,而在人群里,在公众场合。对中国的行为艺术,西方是欢迎的,它投射出了中国社会的发展和变化。诗会上的这及格作品都很好,当然也有考虑不周的地方,苍鑫的行为艺术在中国目前很活跃,它有自己独特的地方。枫翎的作品很有诗意,或许与非典有关。行为艺术在中国,很多人不了解,诗会的及格作品会对当地百姓的内心产生很大的冲击力。行为艺术有好有坏,我对这个不排斥,是因为我能看出是好是赖。
昨夜(诗人,《青年时代》杂志社主编):艺术有多种表现形式,行为艺术是艺术家用身体的行为来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想法,它的存在非常直观,把原来传统艺术所不能表现的很明白的表现出来了,但是个别行为艺术家做的过于偏激,违背了人性,这是不应该的。好的人体应该充分用画面来表现,人体也应该是艺术的载体,女性人体比较高尚、美丽,本身就是艺术的一部分。但是同时也满足了一部分人对女性窥视的欲望,我们应该把这个区分开来。
毕游塞(法国诗人,现在中国研究新儒学):行为艺术是有想法的东西,我比较喜欢,在北京经常看。行为艺术在法国也有,很多,法国这个方面(包括其他前艺术)的展览太多,没有时间去看。到北京后,反而每周都去看。(笑)
在7月12 日的银川大地房产诗会上,我见到过诗人苏非舒行为表演,但是苏非舒坚持认为自己做的是行为诗歌,与上次激烈的行为不同,在诗会最后一天西峡情朗诵会上,每次诗会都不愿意多说的70后诗人苏非舒带来了它的诗歌行为(诗人自己的认为)《鸟语》,朗诵会现场诗人将一个能发出鸟叫的装置放在桌子上,诗人自己退场。这个行为持续了 分钟,并引发了与会诗人、评论家的共鸣,评论家蓝棣之认为这个作品是对他们评论家的嘲讽,陈仲义教授则兴奋不已,觉得这是后现代诗歌的精神体现,朗诵会结束后,诗人们对这个作品进行了热烈的讨论,我们无法来评论这个作品的真伪,对与错,我们也许只能通过这个作品来审视诗歌的存在形式是否有了新的出发点和新的方向,这个作品在西峡诗会留下的想象空间是巨大的,也是延伸的,它也许预示着当代诗歌的一个可能的开始?也许中国当代诗歌已经进入了一个真正自我但却并不是充分个性化的时代,诗歌正在与社会的各种形态相融合,诗人们的虚弱的表达也就此进入了一个多元化的梦幻期和想象期。
诗人峰的命名则是中国当代诗歌的又一个梦想。西峡县选取了该地风景名胜区老界岭的最高峰把它命名为诗人峰,这在世界上也是没有的,从诗歌的角度出发,我们不考虑它给西峡县带来的文化价值和商业价值,我想此刻我们想到的是西峡县对诗人的尊重,对艺术的尊重,乃至对文化的尊重。而对 当代中国诗人而言,诗人峰的命名使诗人们有了良好的感觉,诗歌不再是被公众视为边缘化的艺术,而是绝对能够进入公众视野的艺术,最起码,在西峡县,在外地游客仰望诗人峰的时候,诗歌仍旧是那样的高大、高贵和纯洁。当代中国诗歌也许应该以诗人峰为精神图腾,重建中国的诗歌精神,这大概就是诗人峰存在的深刻内涵。
而2003中国西峡第二届伏牛山诗会则为这个内涵的建立,赋予了长久的意义:历史已经过去,诗歌在西峡留下了难忘和具有纪念性的光辉一页,我们回首才蓦然发现,诗歌的道路原来是如此广阔和高远。 转载于《青年时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