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祁国
祁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364
  • 关注人气:3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荒诞派诗剧代表作--远村《大飞》

(2008-02-18 20:49:51)
标签:

荒诞派诗剧

代表作

远村

《大飞》

文化

看看什么是当代诗歌新的源头,什么是真正的当代艺术巅峰之作! ---祁国
----------------------------------------------------------

大   飞(荒诞诗剧)



第N届环球围棋公开赛。
第九轮进入前四名的争夺战。
对局者:尼姑庵门前老和尚(昵称秃驴);
微笑的疯子(昵称小疯)。
裁判长:张狗蛋(昵称蛋蛋)。
记录员:螃蟹第99代孙(昵称小蟹)。
读秒员:会跳舞的猫(昵称阿猫)。
时间:30001年14月36日。
地点:空气右角拐弯地区地下海大厦。
赛制:采用三局B胜法。
       
这是一场比赛,围棋的比赛,
也是象棋、军棋、五子棋、飞行棋的,
更是足球、排球、乒乓球或者田径、游泳的比赛;
这是一个现场,
是人们晚餐后还没有收拾完碗筷的饭桌,
是气候不断变暖,探讨春夏秋冬重新排序的会议室;
这是一种行为,
打电话告诉未出生的女儿撒尿后自己换尿布并关好门窗预防有人入室强奸,
顺便将在泉水边弹着琴与青蛙歌唱夜晚的人一网打尽;
这是一种暗示,
透露出欠债者曾居住过这里现在去向不明暂时不会有人收房租,
示意人们当洪水来临要从好的与坏的两个方面辩证地看待;
这是一种说法,
是法律与民间习惯冲突下流变的最后判决结果,
是领工资那一天发现被扣除一元钱所得到耐心说明的理由;
这是一种声音,
是被人打了几个巴掌同时听到有人娓娓道来为什么被打解释形成的旋律;
是飞机越过头顶地上有人卧倒屏住呼吸前的一声叹息;
这是一种滋味,
是高压锅中老鼠屎蒸发出熟透了的气流对这个世界的剌激,
是天空的碎片不断掉下所夹带来的雨水变成一杯咖啡给味觉的快感;
这是一种理想,
是希望梦中与情人约会时不要被睡在边上的老婆发现的心愿,
是躺在床上可以按照需要分配到一切想要东西的精神支柱;
这是一组数据,
是123456789或者987654321,
是一种记录,可能只是一种记录,完全的与不完全的记录。
(以上序中的全部内容,
均摘录自本次比赛主办人在赛前开幕式上宣布的比赛说明
与协办人的致辞。)
 


    ( 地下海大厦顶楼多功能厅门口悬挂着“欢迎各位棋手”的横幅,横幅左、右下角分别张贴着“闲人莫入,已入请出”与“棋手以及工作人员在比赛期间不要上厕所、不要吃饭”的告示;两份告示之间附有一份说明:因为闲人无聊,所以不能入内;因为厕所一般都在闲人居住的地方,我们不让他们进赛场来,他们也不让我们入厕所去;饭馆里常有闲人出没,进去恐被骚扰,安全得不到保障;以上请棋手与工作人员遵守,谢谢配合。)        
(比赛前棋手与工作人员分别握手致意。)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不向敌人开枪,从不,
这是我的习惯。
枪本来已有了威慑,子弹只是一种摆设,
瓶中将干未干的花草,
像棋盘边缘的线条一样地弱不禁风,
到这里只能说明,
鲜花开了是一种有语病的说辞。
螃蟹第99代孙:
横也不是,竖也不是,
卧也不是,走也不是,
复写纸与复印机的最大区别,
在于复印的时间不同地点不同。
会跳舞的猫:
        合同一式二份、三份,
        或者更多,
数字重复,天空下雨与娘出嫁的条件重复,
错别字也重复。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不是在这里吹自己是硕士,
我实在有文凭没办法。
清明的月照亮那个地方
风啊,也总是轻轻地吹。
会跳舞的猫:
        几个虚词装进手机,
叫了是卖春,不叫是偷懒,
反正大家都是上夜班,
也不会有什么夜餐补贴。
张狗蛋:
丢人不?硕士算什么?
春雷一声响,万物拚命地长。
我姥姥八十九岁学小提琴,
姥爷九十八岁学钢琴。第二年还得奖。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不丢人,我先去撒泡尿。
大鹏南去,湖滨有人垂钓,
大浪突起。
微笑的疯子:
昏死!这是MM与菜鸟并存的时代,
键盘是惟一的选择。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世界上的人都几十个亿了,
还丢人?加上人类的朋友,充满爱意的床上铺上鲜花,
雨,下下停停,
已没有了睡眠习惯的和尚、道士在方园中牵着天狗散步——
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
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
张狗蛋:
都丢了,老婆丢了,
女儿丢了,结婚证丢了,
棋丢了,棋手丢了。
微笑的疯子:
狂倒!

(螃蟹第99代孙与会跳舞的猫将棋盘与读秒钟安置完毕,赛前准备就绪)

张狗蛋:
好,现在宣布比赛开始,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执黑先行,
微笑的疯子执白后行,
黑白分清楚不要搞错,
按规则搞错两个人都要判赢!
自由支配时间为黑白各方1小时13分59秒,
自由支配时间用完后,开始读秒,
每手棋读秒用时6秒钟。
这个年头,看看天看看地,
乌云接日接得高,有雨在明朝,
乌云接日接得低,有雨在夜里。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下棋常在有形与无形之间,
有形者实,无形者虚。
虚实之道乃棋之真谛也!
想当初与二间跳师兄、小尖师弟在黑龙江探讨多年,
现在却老了,已经无法再有进取。
嘿嘿,桃花流水门前过,
医院看病挂号排长队,
车也没地方停。
张狗蛋:
是啊,秃驴,
我们师兄弟几个都老了,
像我老得只有做裁判。
如果你想走到高处,就先从低处走起。
大狗爬墙,小狗看样。
螃蟹第99代孙:
老师们,别多心,
宇宙飞船对接加油后,
太空人刚好做过爱,
三四只麻雀还在飞着抢食,
拉响汽笛的警车一路飞驰从高速路上开过。
张狗蛋:里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不清楚!
        围棋怎么下?问题不在于棋分黑白两色,
而是出现了中国流、清源流、宇宙流……
女人胸前明显有棋子,有人还在研究,
长长的文章怎么也说不清楚东西南北中;
棋子之间有人等候,
现在外面一片漆黑,约会中也下了那么几招。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棋还分什么流吗?没听说。
流是变的,有流就有变,
老虎的嘴边滑下几根黄花菜以后,
有人在唱歌,哭声从此不再间断。
微笑的疯子:
先别说,秃驴老师,
该下棋了,
你的自由支配时间过去一个小时十分,
快要读秒。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我已经下了,现在轮到你。
有眼泪沿着胡子落下,
有冰雹从彩云间排出,
绕过那个情节,绕过被包装得过于破碎的那个渡口,
棋已下过三遍。
微笑的疯子:
下了?您下哪了?
地上湿度刚好可以用尺寸衡量,
鸟也开始多了起来。
山丹丹开花红艳艳,
明天又该是一个艳阳天。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我过去下的棋是有形的,
后来下在有形与无形之间,
现在追求的是更高境界,
那就是无形。
微笑的疯子:
啊,喔……
有落叶掉下,有新芽现身,
只有扫地的人工资还没有发出;
秋天的灯光预报不出今冬明春的气温,
什么地方有一付眼镜掉下来,
听着像水开了的声音。
螃蟹第99代孙:
我也没看见您下哪?……显微镜下,
只有二三只虫子在慢慢地飞。
有夜晚从黎明中进入,
有狼嗥夹杂蚊子声音一次又一次地发出。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没看见,那是你小蟹的失职,
也是小疯棋力不足的表现!
视之不见名曰夷,
听之不闻名曰稀,
婚之不得名曰微。
此三者不可致诘,故混而为一。
会跳舞的猫:
我也没看见黑棋下哪,
夜将是漫漫的,
黑棋的自由支配时间却像流水一样朝太阳的背面奔去,
开始读秒,6、5、4、3、2、1……
螃蟹第99代孙:
秃驴老师快下棋,
否则要判超时负!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我已经下过了,
仅仅一瞬,那世界就来临,
即将归去的梦,簇拥一束萤火儿……
会跳舞的猫:
0.5、0.4.、0.3、0.2、0.1、0.06,
——时间到。
张狗蛋:
黑棋虽然早已下了棋,
但秃驴下的那棋是无形,
质量太高,大部分人看不出来,
根据规则,这次比赛棋必须要有形,
下得肉眼能看出,否则视为没下,
据此,判定秃驴超时负,
我宣布,本局白棋胜。
微笑的疯子一比0暂时领先。
桃花没开以前,桃子已大卖,
化肥工厂满街头,一年四季青菜绿油油。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胜负对我来说是在有形与无形之间,
黑色的夜一颗流星划过,
非空非相,非花非雾。
这夜风中什么都显得无所谓。
微笑的疯子:
秃驴老师,
我也听说过下棋的最高境界是无形,
我始终没能到达,
甚至连有形与无形之间的境界都没有达到。
张狗蛋:
棋的有形与无形不是现在能够讨论,
说什么硕士,姥爷姥姥的;
这棋没观赏性,浪费时间!
不明棋理的硬要下,明棋理的又不愿上。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狗蛋,你懂个屁!
棋分黑白,天也深谙此道,这就是
为什么有人哭泣时也有人在笑,有人睡着了还有人在比赛。
一座残败的小石桥恰如横斜在风雨中的茅屋,
赤裸裸的微笑表现了几千年的风情,
这就是围棋。
张狗蛋:
屁,当然不懂,
我只是在尼姑庵门前晃荡的人,
过去了,
过去的永远是天与地的题记。
会跳舞的猫:
哈哈……下慢棋吧,
快的没意思。
下载一个程序,速度并不重要,
强盗行动以前先填表格,
申请预先得到批准,这才是下棋时要考虑的事情。
张狗蛋:
嘿嘿,我也不与你们罗嗦,
现在宣布第二局现在开始,
交换黑白,由微笑的疯子执黑,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执白,注意要交换啊,
按照规则,
不交换我要判你们两个人同时输。
苞谷种子懒得去晒,一过冬天必霉坏。
微笑的疯子:
秃驴老师,那我就先下了,
无极之下,阴阳两分,
黑白之道,虚者为上。
向秃驴老师学习。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下吧,不必客套。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个庙。
我一直在想,
18年前我执黑与金角银边大师下的那盘棋,
可惜黑棋连走2个大缓手,
走得太重,棋形太过呆板。
张狗蛋:
是啊,不过,
秃驴你的那招透点,是好策略;
我一直怀念我父亲坐在门口的石板上,
开始老去,
披着棉袄去冬泳的日子,
麦子也有了生死的权利。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那盘棋黑的局部感觉一点都不出色,
没有注意骗招,
其中最差劲的是太过有形,
那手小尖,那手小飞,那手挤那手碰那手接那手断……
一只只蚂蚁在我的心中爬过,
一阵阵掌声响起却不是给我。
张狗蛋:
都是旧事重提,我也注意到,
黑棋感觉是一碰就倒,
感觉载不动沉重的棋子,形重则滞,
所以从那时起你的棋风大变,
下棋开始在有形与无形之间,
现在则更是下在无形中,
棋的境界大开,棋艺也长得突飞猛进。
春雷一声,笋重千斤啊。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废话,你蛋蛋还不一样,
我们师兄弟之间还不了解,
你现在做裁判也不是在追求有形与无形之间,
去年星际对抗赛的冠亚军决赛,
你不是在梦中判定天元大师获胜;
今天比赛规则,你也不是进行顺其自然的流动把握。

张狗蛋:
西瓜烂在田里还是自己的肥料,
种子下出去就是别人的东西。
嘿嘿,你与狂人下过吗?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没有,我懒得与他下。
河岸之西,舟有何求。
会跳舞的猫:
狂人的快棋更出色,应该比秃驴老师好点。
手机用一次电池耗一分,
充电器卖得很好也就是这个原因。
张狗蛋:
你们小辈懂个啥,
狂人曾经被花和尚狂杀过,
那时你还没出生。
会跳舞的猫:
        酒店里炸弹响起
海陆空三军将士才起死回生,
鱼虾成群游过时,
号角吹起攻击令。
张狗蛋:
有的人死的时候睁着双眼,
有的人活着也闭上一只眼睛,
有的庄稼越施肥越结稗,
有的畜生长膘不能吃,有不长肉味道好极了。
跳高的纪录是谁保持?
不知道是对与错,过程没有,
比赛的结束,
免费午餐才没尽头。
螃蟹第99代孙:
研究斯诺克是一门学问,
球进洞时,有一条蛇摇摇晃晃地游出;
跳水是一种行为,追捕死亡过程中必须具备的造型,
只有掌握自杀技能的人走向娱乐,
单杠上才有人掉下;
据说上班的钟声开始传来,
足球场有鱼被网住,
从此美人走在了伦敦的街头。
微笑的疯子:
秃驴老师,
你的自由支配时间又要到,
快下子啊!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哈哈,我早下了,去年就已下了!
那是将秋未秋的时节,
天在似明未明的时候。
会跳舞的猫:
白棋开始读秒,
6、5、4、3、2、1……
螃蟹第99代孙:
秃驴老师快下棋,不然又要超时判负,
快快……夏天燃烧的季节里,
两个GG与三个MM在键盘上比赛跳高,
结果显示屏坏了。快、快快……

(螃蟹第99代孙口中一边催,一边顺手拿起白棋子放到棋盘上。)

微笑的疯子:
啊……小蟹你是裁判,
怎么可以帮白棋下子?!
螃蟹第99代孙:
小疯,你跟秃驴老师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棋手,
他下的无形棋你连看都看不懂。
楼上的跺脚,楼下音乐伴奏,
乐感与节奏都是一流的,
你就像一条小溪,
去年冬天,报刊上登载了所有江河都将放弃了生存的机会,
你还在没日没夜地流。
微笑的疯子:
无形棋当然看不懂,
刚才蛋蛋老师不是说过按规则这次比赛要下有形棋的。
什么都要讲兼容,
否则要死机。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我本无心去,还尽青春来。
静了就是动,动了就是累,
累了就是亡,
亡了就也复归静了。
张狗蛋:
是的,要下有形的,
这是规则。
不过棋已在棋盘上,
成形了,棋即成立。
种子下去不浇肥也能长出苗来,
瘦是瘦了点,终究是长了苗。
谁下是不重要的,关键是棋要下在棋盘上成形,
这是规则所决定。
刚才第一局中,秃驴下得多少漂亮,
他那第一手下的是大飞,妙趣横生啊,
集深厚的功力非凡的气度潇洒的美学内涵于一体,
表现了围棋的精英成份,
可是那无形棋不合比赛规则,
不是也被判定输棋。
螃蟹第99代孙:
大飞?这才第一手棋怎么飞啊?!
微笑的疯子:
可是蛋蛋老师,刚才这棋不是秃驴老师下的,
小蟹子是记录员,属于裁判,
他怎么能随便动棋子呢?
我现在是与秃驴老师比赛对局。

张狗蛋:
我看你啊,小疯,
无形的你又不懂,有形的还在纠缠。
青春无悔,白了少年头。
比赛是什么我还没有研究,等一下看看规则,可是大飞呢——
大飞是从楼上到楼下的距离,
大飞是被施过肥的泥土,
大飞是间盘突出后的弯腰。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开门看见有风有雨,几个人吃完夜餐就撒尿,
山中乃空虚得长出了毛;
大飞——
是我出生时的誓言,是我娶妻生子的动力;
大飞——
是我的荣誉,
是我参加比赛的终极理想。
张狗蛋:
        大飞是做爱的姿势,
大飞是衣服最后一个扣子,
大飞是电梯上下运行的轨道,
大飞是米饭掉在地上又捡起送往嘴里的一瞬,
大飞是前列腺炎患者小便时的那一刺痛,
大飞是政府门口的保安人员,
大飞是向遗体鞠下去的那最后一躬,
大飞是医术高明的大夫。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大飞是走向深渊随身携带的手提包——
螃蟹第99代孙:
大飞是街头汽车的喇叭——
会跳舞的猫:
大飞是电脑病毒——
张狗蛋:
大飞是畦田边缘的一个坡角——
螃蟹第99代孙:
大飞是与恋人去看电影还是逛商店的争吵——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大飞是微笑——
会跳舞的猫:
大飞是双休日——
张狗蛋:
大飞是蛇——
螃蟹第99代孙:
大飞是火箭——
会跳舞的猫:
大飞是地球村——
微笑的疯子:
除了大飞还有什么,
会计凭证还在吗?棋还在吗?
会跳舞的猫:
小疯,不要再想什么了,
快下吧,不然你也马上要读秒!
微笑的疯子:
我……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人的状态无非是——
吃饭睡觉做梦跳高跳远,
不过下棋与做爱可以省略。
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
大飞是微笑中的哭泣,
大飞是咳嗽后吐痰的一低头,
大飞是男女拥抱时阴部的一阵闪电,
大飞是鱼上岸的最远一跃。
螃蟹第99代孙:
        从窗外朝里看,
一只股票在疯长,
从电脑系统安装过程看,
碟片播放少了一个等距离的对话记录。
大飞是传真机的启动,
大飞是化工厂的烟囱,
大飞是B超显示下的一块石头,
大飞是高尔夫球场上记分册上的涌动。
会跳舞的猫:
        大飞是致敬,
        大飞是舞池中的一了百了的催促——
快下棋!
6、5、4、3、2、1……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
世上的人,
有的种树,有的砍树,
有的睡觉不醒,
有的唧唧有的喳喳。
会跳舞的猫:
0.5、0.4、0.3、0.2、0.1、0.06,
时间到!
张狗蛋:
我宣布,这一局尼姑庵门前老和尚执白棋胜,
现在尼姑庵门前老和尚与微笑的疯子战成一比一平手。
下面第三局开始,
由小疯执黑棋先行,
注意还是由小疯执黑,
黑白子不要搞错,否则按规则双方作和棋。


会跳舞的猫:
厉害!厉害!
等我上9段也与秃驴老师弄弄。
拍卖师最后一锤子砸向玻璃瓶,
水煮沸了,水库开始泄洪。
微笑的疯子:
蛋蛋老师,我……
我对第二局的胜负判定有看法。
张狗蛋:
有看法,等年终考察我的裁判水平时再说。
东南西北风,
香烟入梦中。
微笑的疯子:
可是……
光碟播放,
磁带还未完全离散,
女人的两只鞋之间不断有声音响起……
张狗蛋:
没有可是,这是比赛,
是你做裁判长还是我裁判长,
规则的存在是一种责任的表现,
你要承担的义务是尊重规则,
现在你执黑,再不下我取消你的比赛资格!
种子也有累的时候,
横竖不肯发芽,不如早点炒着吃。
螃蟹第99代孙:
小疯,你的战绩不错了。
卫星偏离轨道,乱码不断,
一个漂亮MM就是一个病毒,
你还有什么想不开。
张狗蛋:
刚才秃驴下的无形棋,
你看不懂,现在定为有形你又不认可。
有形你懂不懂,
棋在盘上即为有形。
老虎张大嘴,影子满天飞。
微笑的疯子:我……

会跳舞的猫::
黑棋再不下又要完蛋。
东边太阳西边雨,
火车开到网上聊天,
吃了三天三夜方便面,口也不发干。
张狗蛋::
阿猫你这就不懂了,呵呵,
小疯已在下了,他也开始下无形棋,
不过太稚嫩,黑棋一片一片的出现毛病,
只能用可笑来形容。
螃蟹第99代孙:
厉害!厉害!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现在我清醒了,嘿嘿……
张狗蛋::
黑棋第199手太可笑,
哈、哈哈……牛鼻子断了,
羊圈太小,
喝碗稀饭填个半饱。
微笑的疯子:
我……
我是在向秃驴老师学习无形棋。
山中的风景永远是谜语一样地让人感到神秘,
鬼斧神工看来也不过是雕虫小技。
会跳舞的猫:
厉害!
山的那一边没有信号,
消息发不出去才使动物被保护多年,
空调负荷不堪,小草也发了脾气。
微笑的疯子:
秃驴老师,
我的这一手下这里可以吗?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
可以是可以,只是那个角上太虚,
有下雨的可能,
还会有冰雹出现。
虚是高境界,也不能太过。
过虚则松散,泥土滑坡,
风沙顿起,卧病几个月是小事,
更甚会发生瘟疫。

微笑的疯子:
那这手下在我自己家里总可以吧。
家中的老母亲不在了,
妻子正在月经期。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是的,可以是可以,
只是这样的话,
你家里的家具就会粉碎。
微笑的疯子:
看样子我不行了。
雨不断地下,伞还没打开,
冰雹又来。
张狗蛋:
是的,小疯的败象已显现。
我宣布,这盘白棋胜出,
现在秃驴二比一胜。比赛结束!
老母鸡生不出蛋来,
就休息一二天。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还是让小疯赢吧。
我已厌倦胜负,山外青山是我的归宿,
我欲归去,
只恐山洞里传来娇柔声音,
让我一生不得安宁。
张狗蛋:
算了,老秃驴赢一次吧。
这辈子你可一次都没赢过。
这都什么时候了,鸡蛋里的骨头发芽,
铁树也都一年四季开花。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呵呵……
一年一度秋风来,
瑟瑟声中觅花开。

微笑的疯子:
下一盘吧?
再来一盘吗?
螃蟹第99代孙:
微笑的疯子你别下了,
求你——
呵呵,我看着都不忍心。
棉布撕裂时,一种声音传来,
晕死三四个MM,
幸好安眠药工厂的厂长是个满脸胡子的人,
上洗手间时正好从这里路过。
会跳舞的猫:
反正都是等着秃驴老师来杀的,
这年头不是东风压倒西风,
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电脑的漏洞是生产电脑的人故意留下,
为的是方便病毒自由进出。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小疯,
刚才第199手如下在你老婆的家里而放弃你自己的家,
你家的家具就不会破坏,
有种宾至如归的感觉,
那你可能会赢。
微笑的疯子:
是吗?难道星星掉入河中,
山体不断下滑,
棋盘都没了,裁判也没了,
还能赢?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当然。这样就彻底地赢了,
智者必愚,无虑就行,
这是棋的精要所在。
旅途上一块路牌长出叶子,
窗帘挂起烟灰还没有散尽。
微笑的疯子:
可是这样的话,
冰川可能退缩
臭氧层就漏了,并且洞体越来越大。
电话本字迹模糊,
铃声不断。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不错,
冰川后退,求救信号会不断出现,
你就占得优势;
臭氧层漏,
你赢的局面也不可动摇。
形而下,
红晕在酒缸中游荡,只是一种策略。
微笑的疯子:
是这样!明白了。
再来一盘吗?!
春心萌动,
女人却总是在天涯。
张狗蛋:
下盘慢棋吧,不要太快,
开始,让秃驴教小疯几招。
公共汽车里挤满人,
街面干净多了,一个小孩不停呼喊,
妈妈再爱我一次吧。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好吧!开始。
情非我动,物非我思,
天地间有两只蚂蚁在旅游,
有缘人都没有让路。

(对局开始由微笑的疯子执黑先行)

会跳舞的猫:
啊?这算慢棋。
飞车抢夺,一个少女的处女膜丢失,
地铁站上班的人,
与妻子吻别三次就开始下岗。
张狗蛋:
小疯下得好多了。
三伏要把透雨下,丘丘谷子压弯桠。
螃蟹第99代孙:
不过双方还是落子飞快。
修自行车的人偷盗汽车轮胎,
驾驶员没发现,
三只车胎还在高速路上拼命开。
张狗蛋:
秃驴可是真够狠毒,
招招都有玄机啊。
西瓜当地雷到处埋下导火线,
油菜花开时,有条狗与疯子一起被炸。
螃蟹第99代孙:
秃驴老师教徒弟学棋,
肯定张牙舞爪的。
穿过南极,
有船在太空中飞,大飞,大飞……
会跳舞的猫:
哈哈。夜已深,
酒吧与酒厂往来的帐目没有清算,
灯忽明忽暗地亮着,
几个一本正经的人嘻嘻哈哈地说着明天故事,
今晚我已没有留恋。
张狗蛋:
老秃驴的棋都在我意料之中,
秋禾夜雨强似粪,一场夜雨一场肥。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哦。那下一盘,
你上啊。
书本打开,书号是非法的,
有人闭上眼,
山涧干涸了。
会跳舞的猫:
是啊 我也怀疑呐。
病毒从来都是破坏程序的,
硬件总坏不了吧,
奇怪的是非典与爱滋病老躲在我的文件夹中,
做爱。
张狗蛋:
嘿嘿。我下次下棋是401年以后。
东风湿,西风干,
南风热,北风寒。
东北风,雨祖宗。
会跳舞的猫:
那是闭关,
秃驴老师也刚刚结束闭关,
可喜可贺。
手机卸去电池,才发现里面有彩铃,
电视打开时,有人正在哭。
张狗蛋:
嗯,下得好,
不管哪块薄棋,
只有强行攻击厚味的线路才是导电的。
会跳舞的猫:
攻击厚味?
有几个人在双扣、红五、斗地主、拱猪之间转来转去,
一夜过去,
老婆还在别的男人怀里还没有醒来。
张狗蛋:
闭关?
云下山有雨,云上山天晴,
天上星星跳,有雨如水倒。
螃蟹第99代孙:
落后手了。
股票涨了,彩票落了,
总裁坐中间,操盘手里发现有猴子,
房产抵押还是有风险。
张狗蛋:
啊,猴子穿上衣服也不是人。
去年的今天,
尸体被分解,
正是油菜花时节。
微笑的疯子:
完了!
火车停下,快停下,
还有人没有上车。
螃蟹第99代孙:
要打劫。
刀呢,枪呢,
飞机呢,导弹呢。
张狗蛋:
秃驴是个女孩子,
你们知道吗?
女大十八变,山里的地瓜也变甜。



会跳舞的猫:
秃驴老师闭关很长时间,
吃斋念佛,连色都戒了。
螃蟹第99代孙:
哈哈 念佛?
怎么都成这样强奸杀人犯!
会跳舞的猫:
饮水机上长出几棵草,
有人杀心会更重。
传奇是一种缘,娘要出嫁是早晚的事。
螃蟹第99代孙:
棋该结束了。
现在进入空调时代,
砚台在桌子上发芽,
飞机一声不吭从棋盘上绕过。
螃蟹第99代孙:
黑棋75手,笨。
带上我吧,我的妻子,
睁开眼吧,我的儿子。
会跳舞的猫:
职业杀人犯——
开庭,法官在喝酒,
下酒菜差一点没炒出来。
螃蟹第99代孙:
清洁工哪去了?
天上的乌云一块一块地掉下;
满地自行车的铃声响起,
就是没人倒垃圾。
会跳舞的猫:
小蟹刚才睡着了吧?!
去年的今天是上网时间,
几把剪刀把我铰成一段一段。
张狗蛋:
拍打足三里,
胜吃老母鸡。
昨天梦见明年的麦子不错,
连稻谷一起收割。
螃蟹第99代孙:
杀死!
通俗与美声的歌发酵了吗?
杀死!杀死!
睡了吗?醒了吗?
吃了吗?生了吗?
张狗蛋:
秃驴脸上的妆褪了吗?
我哭了吗?
我笑过吗?
我是我吗?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地图上的线条隐隐约约,
山岚中有人走过,
什么也没有。
会跳舞的猫:
杀得好,杀杀杀!
张狗蛋:
微笑的疯子杀死!杀死!
马屁与马屁之间有人死去,
还有人笑容可掬地站着。
微笑的疯子:
你好!
很高兴见到你!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我似乎输361目左右了吧?
输是是非的还原,
赢是曲折的摇篮。
微笑的疯子:
你输了吗?
你赢了吗?
你走了吗?
你睡了吗?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这下,我是再也不敢向你讨教了!
意念穿梭在肠胃中,
脑子就再也没有停止活动过。
张狗蛋:
杀那——啊哈……
微笑的疯子:
左边的那房子里为什么每个人都喊杀?
手机的彩铃中有人打游击战地道战麻雀战。
螃蟹第99代孙:
杀死!杀死!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这叫胡喊乱杀,
哈哈……
螃蟹第99代孙:
……军师被谁砍了一刀,
——出谋划策的人总是最爱女人的笑声。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搞笑了!
轻点再轻点。
螃蟹第99代孙:
阴险!实话实说是一套节目,
状态在哪,
菜地里直冒青烟,
据说地窑中藏有一吨以上的炸药。
张狗蛋:
黑棋大晕啊,快去医院。
会跳舞的猫:
一个大勺子,
水还在流,父女沿着狼烟走去,
草地上的电线绕上了月亮,
猫叫也是歌唱。
张狗蛋:
靠,丢不起那人!
秃驴是你的师父呢?
你为什么说青出于蓝反而胜于蓝,
不动声色是一个疯子坐在土豆上撒尿,
你怎么不说!
螃蟹第99代孙:
哈哈。
啊?为什么啊,
医生穿上白大褂可以看病,
我穿白衣服只能扫地。
张狗蛋::
哈哈,什么为什么,
还有为什么吗?
山里的人捕鱼成瘾,
砍柴的在船厂办公,
图表流动得一直到阴沟里翻了船。
会跳舞的猫:
秃驴老师,
你怎么拣到这个勺子的。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神经兮兮,
吃是吃,睡是睡,
天亮了,天亮了,
我始终是一个不肯回家的人。
螃蟹第99代孙:
白领先50目,
白领先50目吧,
赞成就说话,赞成的把手放在家里,
里程碑也放在口袋里,
好吗?
微笑的疯子 :
让我悔一步,好吗?
谢谢!

(对局结束,结果为白中盘胜)


尾声

[话外音:这是一个节日,我们该去一个地方。]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火是泛滥情节,
会跳舞的猫:
下一盘吗?
微笑的疯子 :
再来一盘吗?
螃蟹第99代孙:
厉害!厉害!
会跳舞的猫:
厉害!厉害!厉害!
螃蟹第99代孙:
能吹倒BU世界上就是最牛的。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跟你吗?
张狗蛋: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厉害啊!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我向你学习。
张狗蛋:
好,不客气!
会跳舞的猫:
休息,休息一会儿。
螃蟹第99代孙:
因其不吹,
故天下莫能与之吹
螃蟹第99代孙:
学什么呀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准备看总决赛。
螃蟹第99代孙:
BU开吹了。
微笑的疯子:
大家快跑!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学习下棋。
张狗蛋:
下次再向你讨教!
(张狗蛋下)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ok
会跳舞的猫:
说话酸溜溜的。
螃蟹第99代孙:
秃驴老师战会跳舞的猫,
谁赢面大?
微笑的疯子:
我主要是酒喝得太多了。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会跳舞的猫赢面大一些。
螃蟹第99代孙:
你们都害怕?
微笑的疯子:
下一盘吗?
下的不错啊!再来一盘吗?
会跳舞的猫:
小疯你好,
你是怎么打上八段的?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用了什么电脑软件,用了什么软件?
会跳舞的猫:
身穿麻布口袋,认为自己是金身不败。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嘿嘿,开个玩笑!
来去本自由,
只可怜我心不得了无牵挂。
螃蟹第99代孙:
归去,
也无风雨也无晴。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
黑色的夜一颗流星划过,
空与相,花与雾。
从来处来,
到去处去找张狗蛋。
(尼姑庵门前老和尚下)
微笑的疯子:交友中心有人在等待,
            等等,出租车等等我们……

(众人散尽。落幕。)

 2003.11.初稿
2005.9.改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