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祁国
祁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364
  • 关注人气:3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荒诞派长诗代表作之飞沙《假钞》

(2008-02-18 20:32:01)
标签:

荒诞派

长诗代表作

飞沙《假钞》

文化

分类: 愚公移文

飞沙的另一部长诗《雷锋外传》要比这部更棒,它瓦解了一个时代!---祁国

---------------------------------------------------------

 

假 钞(长诗)
1

患了斜视的病
看什么都不看中间

不看路上的豪华汽车
看路边垃圾堆上的小老鼠

看它咬着一张假钞
好像在盘算怎么花

赶走小可怜的小老鼠 
我就有了还算完整的一百元

小心把它擦干净
用熨斗熨平整

到照相馆封上塑料薄膜
但愿它可以保鲜一百年

2
有没有空的罐头
我拿它有用

空的罐头就是空罐头盒
这一点我不会弄错

你给我 不必问我干什么
我只是想把它放到我的书架上

书架上没有书 只有空盒子
空瓶子 空箱子 空套子

钢笔 牛奶 浆糊 牙膏 
咖啡 台灯 酒 鞋子

在这里不讲肉体和灵魂 
只留下一个名字的躯壳

没有什么是重要的 除了里面空的东西
如同一具老年的子宫 风在里面风干

3

有空就整理各种空物
我空空如也 是一个大洞

把空笔帽放进空笔筒
把笔筒放进空的饼干箱

再放进灯泡盒 名片盒
还可以塞进一个照片袋

饼干箱放进牛奶箱里放进电脑箱里
放进电视箱里放进电冰箱箱里
 
放进客厅里放进客人的来访里
把客人放进我的空洞

我使劲压缩自己 被空洞卷了进去
不错 里面什么空物都有  

4

用塑料袋把自己包起来
临时包佛脚 一个一个脚趾头

沿着小腿往上包 两边要对称
颜色很重要 注意力度 

用透明胶固定 小心松开
皮肤没关系 至少不会着凉

大的袋子用在腹部 也就是服务部 
陈桥告诉我的 他的记性很好 

做一日和尚撞一天钟 便把
万言平戎策 换了东家种树书

十个手指放在最后 脸上的包装已经完成
右手让左手先来 塑料袋多的是

要有耐心 必须坐在
黑洞洞的井口 打捞掉落下去的眼镜

5

走出地铁的门
走出地铁站的门

走过一处不锈钢伸缩门
走进一扇电子防盗门

走进电梯的门
走出电梯的门

拉开一扇反转门
叫开一扇铁栅门

一步跨入一道铁板门
和一道白色的木板门

这就到了我朋友的家
也就是我今天的家

一眼看去  看到了四扇门
背后还有两扇门  像一双眼睛

过一会儿  我要回头
把才走过的门  再走一遍

像一枚回线的针
把这一趟装订起来  放进提包

6

把自己放进提包
把提包放进柜子

把自己藏起来
让自己找不到自己

一摸鼻子 是我的鼻子
赶紧就把鼻子藏起来

一摸手 是我的手
把手放到手够不着的地方

等我把什么都藏好了
我开始找自己 闭着眼睛

先找到了一个指甲 接着找到了一只鞋
衣服也找到了 还有一串钥匙

最后找到了一只耳朵 一只袖子
我感到很高兴 这些都是我的

7

今天只有我
和一只白色的猫

把围墙门锁上
抬头看见月亮

锁好房屋大门
堵上一张几百斤重的红木桌

检查所有窗子
关严实了 扣上锁扣

把猫关进一只皮箱
再把自己反锁在卧室里

穿上棉大衣 戴上帽子
口罩 墨镜 避孕套

打开电脑 打开保险箱
从一本圣经里 翻出一盘黄碟

站起来时 突然看见
一个警察在对我微笑


8

他的老婆是银行职工
带回来一张挺刮的假钞

找三陪 付账的时候
有一套理论 以假对假

把衣服塞进头里
她说要找他老婆兑换

他说她是老虎机 只管没收
你就是源头 银行不赔偿损失

你可以用它买假烟
或者购买廉价化妆品

但你不能报警 因你
拿着它的手势也是假的 
 
9

用假钞遮住眼睛
我开始表演我自己

我换了一个又一个面具
我把小时候穿的衣服找出来穿

我洗了脸 在脸上画上一只猫
原来我真的是一只猫

但我害怕老鼠 那么我就做一只鸡
我在水泥地上趴土 想找点助消化的沙粒

我想起我是飞沙 肠胃消极
我还不如做一只羽毛状地鳖虫

我飞起来 看看天上的厨房
有没有下水管的内壁可以栖息

我喜欢潮湿的角落 
在那里 我安静下来 

一声不吭的思考一些严肃的问题

比如什么时候晒被子更加卫生
比如美国会不会来为我打扫床底下的灰尘

 

10

刚把被子盖上 想起小偷
起来检查一遍门窗

刚把被子盖上 想起煤气
起来拧了拧阀门

刚把被子盖上 想起小心火烛
起来将蚊香挪一个地方

刚把被子盖上 想起布娃娃
起来给她盖一次被子

刚把被子盖上 想起可能打雷
起来把总电源关掉

刚把被子盖上 听见了咝咝声
起来查看水龙头 摔断了一条腿

11

在病房里就看护士的腰
在她转身的时候 用钉子戳一下她的臀部

她猛然回头 忍住痛不叫出声
小样儿可好玩 但我不能看得太直接

我只在肠子里笑 笑断了无辜的输精管
钉子扎进大腿的肉里 月经失调

第二天她来看我 脸上红了一片
我说最近你好像瘦了

 12

之后 我决定
取出钉子交给警察

我决定
一切苍蝇都有权到庭作证

我并且决定
在喝茶时听到警笛可以不放下茶杯

因为这是个晴天
而云彩并不能代表滑板车

13

假钞持有者
把银行的钱宣布为假钞

他并且宣布 符号的意义
就是约定 假设假钞是真的

你并不以为 你并没有认出
那么假钞也就不存在

人人使用假钞的时代已经来临
这样的时代要保持一百年

罪与非罪的界限可以从这里考察
一个没有结束的梦就不是梦

流通不受限制 
繁荣没有止境

14

请问
你什么地方不好

脚底心痛
胳膊也痛

肚子里面不舒服
眼睛难受

牙齿痛
头痛

你是感冒了
给你开点什么药

速效胶囊
感康
白加黑
快克
泰诺

随便

好的
还要点什么

板兰根冲剂
头孢颗粒
息斯敏
蓝天六必治
正清风痛宁
胃炎干糖浆

随便

好的
还开点什么

灵芝粉
21金维他
维生素E
眼药水
皮炎康

暂时就这些了

对了
再来几包创可贴

15

在透明行走 脚有些凉
关键问题是 如何飞出去

气温渐渐升高 花也开了
这么光滑的生活 过于坚硬

未来很清晰 好像是模拟试卷
只是隔了一层 比永远要远

把你的嘴靠过来 走过来是你
看得见情人的肚皮 看不见爱

走过去是我 像一个陀螺
无论旋转还是躺下 

没有一天不想着你 
一只苍蝇 在钻石的棺材里

16

我在公厕旁等你
手上拿着一把草纸

我的肠胃有问题
而你又容易恶心

我会等你一个小时
我会等你今天 明天 

你带一箱方便面来
最好还有一壶热水

咱俩边吃边拉边吃边呕
永远保持新鲜的感觉

直到一脸厚厚的尘土
谁也认不出是谁

17

莲蓬喷水的刹那
看见磁砖上有个污点

用水冲一冲 用手抹一下
再拿浴巾擦拭

另一块也显得脏了
于是一路洗下去

这面墙干净了
再清洗另一面

然后是门 暖气片 
坐便器 镜子 窗  

再找来梯子对付天花板
然后是地面

然后把浴巾洗干净
然后开始洗澡

18

考验你的时候到了
请把一块墨洗干净

这是一块清朝的墨
先洗去上面的灰尘

在水里泡上两小时
黑的东西慢慢化了出来

这时候不妨用力洗
真的好脏 没关系 有的是江湖

洗出了九百吨王小二的臭汗
洗出了慈禧的五千缸脚臭

跳进去洗 把自己洗黑
把所有的水洗黑 再也没有干净的水

用黑水泡茶 用黑水浇花
用黑水在黑板上写1+1=4 

不再有人想到考验你
不见了清朝的墨 也不见了你

19

啪的一声 又停电了
没有保存的全部丢失

有回忆的自由 捡起来的自由
企图再一次跳进同一条河的自由

杀毒的自由就是
下毒的自由

在垃圾堆慢慢拼凑
碎玻璃的自由

停电是温柔的 轻轻的呻吟
一块石头在它落入水面之前

它是飞 是自由落体
它的方向是必然的

20

早上出去
提一只箱子

箱子里面
放着我的人头

我把箱子
藏在桌子底下
 
偶尔打开一条缝
伸手摸一摸鼻子和嘴

在吃饭和上厕所的时候
我把头装回脖子

有时不注意
把方向弄反了

这样我就看见了
自己的后脑勺

21

我还看见了你的过去
看见你善良的嘴脸

你的背信 在失去反叛父亲的机会后
对自己发动的一次背叛

有话好好说
就像西瓜 切开来比较好吃

吃枣子不须动刀
但牙齿并不是虚设的

听说最好吃的是刀字的一撇
不过胃溃疡者不宜

实在忍不住的时候就呕出来 排泄无罪 
打扫的时候小心 别脏了新刷的皮鞋 

22

一张画了15年的假币 
肯定比真币值钱

犯忌之处在于 
你把它带进了超市

它应该放进画框 
悬挂在书房的墙上

面值是假的 只是图案
它的升值要在多年之后

此时的去处是看守所
必须说明油墨的来历

这件新闻还配发了评论
题目就叫当艺术遭遇金钱

23

爱吃树叶的人 面色油黑
神农氏之女 被自己的体臭迷倒

她板结的屁股荒芜已久
望远镜里 一个教授正扛起锄头

为了把手掌印到石头上
她舍弃了一个卵子 N个男人

唾沫星四溅 一些脸仰着 伸出舌头
怎么尝这都是个伪造的春天


24

把受潮的麦粉称做面团
足够的睡眠可以使中间隆起

对于眼睛红肿的瘦子来说
这是一个讽刺 伸过去一只手

陷进去的却是一条腿 
在短路表演短跑 高呼宽恕一切

手表上的指针指向星期三
小贩来卖红枣 兼修油烟机

油炸食品不宜多吃 发酵之后
蒸煮烤无所不可 取小量用于垂钓 

有朋自远方来不宜悦乎
带上女友 管她妈的

25

走在去翡翠城的路上
同行的队伍渐渐拉长

托托坐着摇尾巴 说它不是这样子的
反思的习惯使它变得温和

铁人的胸前出现一个投币口
走一段就要人往里面投五美分

稻草人开始喊 受不了啦
要吃奶 多萝茜只有解开她的胸衣

狮子一边走一边唠叨
如果我有了狮子的胆量 我就将失去悲悯

奥茨早就看清他们的用心
伟大的魔法师 他对水晶球策反

多萝茜满身是汗 她怀念起
单身一人的日子 黄昏像雪糕一样溶化

26

在客厅装台电话
在书房装台电话

在卧室装台电话
在卫生间装台电话

在厨房装台电话
在餐厅装台电话

在大门口装台电话
在阳台装台电话 凑足8台

这样子
接电话
打电话
真方便

出门时
带个手机

27

两个古人从画轴下来
进入一台数码电视 

他们开始喝功夫茶
一些人往身后搬家具

讨论起太极拳 站起比划
搬家具的把家具堆到前面

他们爬上家具演习
这样不影响拍摄

两个人爬上去抓住他们
把他们推出电视机

其中一个掏出皮夹
伸出手把几张红纸递给我

28

有减价的东西就买回来
为明天做好准备

一本旧书可以开书店
一把无用的雨伞 开个修理铺

三台旧的电脑
买回来复活节的快乐

买断三个女人的未来
教她们学磨针 准备绣花

买一块人形的混凝土
用来雕刻新诗三百首

你给我留意一本挂历
那是1989年的黑白明星 

在那年的某一天 
我与你有个约会

骑着破自行车 唱着老歌 
一起去东市街买旧砖头

用来造有天空的新房子
为了这一天 爬上屋顶打喷嚏

29

打开阁楼的门向外走
就有一只手推动我

悬崖边 映山红的火
使头发爆炸 身体轻灵

开始丈量与地面的距离
风竖起快感 擦洗胀痛的皮肤

很多人就这样一直向前
进入一种权威 带走机密文件

那感觉是干渴时
终于坐在泉水边

人们只能在第二天的快报上
想像空气的速度 隔靴搔痒

30

读报 把纸上的字取下来
一个一个洗过

仔细洗掉新闻纸 晒干 
笔划卸掉 堆到阁楼上

收废品的来了
母亲问那些有什么用

我说没什么用 就占地方
母亲就拿去卖了一毛五分钱

我的手洗得发白 不生冻疮
请带给我今天的报纸 

31

谢谢你给我机会洗一张假钞
它在水里闪闪发光

洗着洗着 掉出了一个金戒指
一块蓝宝石 一条真丝围巾

还给你本钱 别的我留着
寻宝船出现在洗钞水的海平线上

脚盆里有食人鲨的影子
还有水手的一条腿

听说去年下了一场雪
有人用雪花烤红薯 一只手熟了

32

这些东西可用沙子保鲜
板栗 冬笋 萝卜

沙子不宜太干 也不能太湿
将上述东西逐层埋起来即可

原理 隔绝空气 保持水分
防止有害虫类骚扰 

吃的时候扒出来
去除沙子 该怎么吃怎么吃

冰箱可以保鲜 这个谁不知道
时间久了有一股尿骚味 

是唐僧的腐肉 老鹰盘旋其上
等着看守打瞌睡 一场盛宴

33

差不多包好了 
包好了放进大笼子蒸

蒸熟了凉一凉
切成一片片的 刀磨过了吗

一片留美 一片赠欧
一片还东国 不能忘记非洲 

还有一片自己吃
好像有点铁腥

刀要好 用金庸牌的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

吃的时候把塑料纸去掉
知道了

有人问起 
告诉他各大药店有售

注意门口有一块招牌
只收假钞 括号含欧元

34

喂 你的眼睛怎么样
我最近老流眼泪

人老了 不中用了
眼泪不值钱啊

说什么呀 没办法
该哭就哭

洗洗眼睛也对 
说得是

那 人家
人家相信这个

我可不是装的
拍出照片好难看

人老了 不中用了 
去见了医生 说不用治

这样挺好 挺什么呀
见风落泪 对月伤情

不哭不行啊
是啊 也不管那么多啦

新陈代谢 不去阻挠
是该多带几包手纸

好的 谢谢你的好意
说着说着 又流下来了

你好心肠 好心好肺
好的 再见

还有一句 你可别忘记
叫小丫别老打手机

那东西有辐射 嗯
好 就这样

35

怀孕的时候讲究营养
飞行物的胸大肌不错

开发区一家食品厂最近开张
盘活苍蝇 它全身都是宝

利用坠落飞机的存量价值
翅膀肉味鲜美 去除糊味的意义

在于天空需要保持它的蓝色
如同冰箱离不开制冷剂

或者就带一把刷子 
爬上最高的人字梯

用一公斤以上油漆 
把天气干掉

36

赶走小可怜的小老鼠 
我就有了还算完整的一百元

到照相馆封上塑料薄膜
估计它可以保鲜一百年

不看路上的豪华汽车
看路边垃圾堆上的苍蝇

患了斜视的病
看什么都不看中间

旁边的是有希望的
明天的太阳 从旁边升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