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祁国
祁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364
  • 关注人气:3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荒诞派短诗选--飞沙作品

(2008-02-01 03:12:02)
标签:

荒诞派

短诗选

飞沙作品

文化

分类: 愚公移文
 

飞沙,本名董正勇,1963年生于浙江金华。出版有《荒诞诗歌》等诗文集10部。主编《浙江先锋诗歌》,主编大型民刊《中国新诗刊》。

 

拔钉子

 

我提了一篮生锈的钉子去废品站

告诉路上的人我拔了这么多钉子

 

这些钉子是从五十根旧木料上拔出来的

我买它们是想用来装修房子

 

旧木料像刺猬一样黑 它们就是刺猬

长满了短如睫毛 长过铅笔的 钉子

 

我爱上了这些钉子 有半年时间

我每天抽出一个小时拯救它们

 

我不能容忍拔不出的钉子

断在里面 烂在里面的 钉子

 

我动用一切工具 锤 钳 凿 锯 刀

让木头没有办法藏匿一小片铁锈

 

把一个钉子捏在手上 甜滋滋的打量

感觉比挖到一块金子还要满足

 

最后所有的木料都变成了柴火

而钉子全拔出来了 瞧 这么多

 

       2002年4月22日 下午忆写

 

 

 

对声音的爱好

 

 

在盐城 收藏了一个酒瓶

我的箱子太小

把换下的衣服扔掉

 

在南京 买了三本书

把漱洗用具扔掉

我的箱子太小

 

在合肥 朋友送我土特产

为了腾出地方

就把书送掉

 

在安庆 给妻子买了一双鞋

我的箱子太小

只好把土特产吃掉

 

回到金华 我整理行包

把酒瓶扔出十二楼的窗子

站在窗口好久 听到了一声碎裂

 

2002年2月8日

 

 

欢乐公社

 

 

人人都是欢乐的海洋

在这永远欢乐的日子里

不欢乐的人是有罪的

至少是不道德的

 

大汇演主场上人山人海

歌舞的主题叫欢乐一万年

彩灯辉煌下的一张张脸孔

无不洋溢着内心的幸福

 

那边的马戏场里 笑声滚滚

脸上画了大笑的小丑

做着绝对好笑的动作

让每个人把肚子笑痛

 

另一处正进行欢笑比赛

赛手的嘴巴拼命裂到脑后

牙科大夫也没见过这么完整的口腔

一条条机灵的舌头像流水颤动

 

有一个欢乐场离得较远

这里在惩罚不爱笑的人

几个笑星用鸡毛嗝肢一个人的腋窝

围观的人一个个笑出了眼泪

 

在无比欢乐的人群中

有一些人笑起来没有牙齿

他们是为欢乐做出贡献的人

胸前的勋章映射出千万张笑脸

2002年2月21日

 

 

 

 

我在纸上画一扇门

回头看看 走了进去

 

在一所空房子里坐下

四面都是门

 

从十二扇门里

走出十二个人

 

他们在我身上

开了十二个房间

 

我把自己折叠起来

丢进纸篓

2002年2月23日

 

 

我和苍蝇同喝一杯茶

 

     

一只苍蝇停在茶杯口

那是我刚喝过的茶杯

 

我挥手 它就飞走

我端起杯子 又喝了一口

 

我口渴 我不能不喝

有那么多人看着我 不能不喝

 

在我喝茶的时候 

并没有那只苍蝇

 

它飞走了 而我不能飞

我又举起杯子 喝了一口

2002年3月11日

 

一 生

 

我一生低着头

专心寻找钥匙

 

捡来的钥匙真多

堆了一个房间

 

我计划拿这些钥匙

铸成一把大锁

 

作为我的遗产

留给未来世界

2002年3月16日

 

 

老年康复院

 

去老年康复院

看一位朋友的父亲

 

看见他裹着可疑的白雪

被各种根须缠绕

 

听见他喉头冒出咕噜声

好像在痰中游泳

 

护士小姐向我介绍

老人家有多么勇敢

 

这三十年 他垂危七十一次

情况一有好转 就滚下床来

 

他说党的事业需要他

他也离不开同志们

 

他使其他病人变得年轻

使护士加速衰老

 

他只说一句话 只要一息尚存

就不停止战斗

2002年4月8日

 

 

开关

 

开厨房的灯

亮了厕所

 

关卧室的灯

亮了微波炉

 

开洗衣机

亮了客厅

 

关阳台的灯

亮了一支电筒

 

开餐厅的灯

黑了电视

 

2002年4月14日

 

五一节记事

 

我去买一只火花塞

一路遇到许多领导

 

一个一个微笑着

伸给我白胖的手

 

我眯起眼检阅他们

与它们一一相握

 

手上修摩托车的油污

就这样被擦干净

(2002年5月10日 在全省公民道德教育电话会议上)

 

光 

 

 光明列车工程使十多万

 白内障患者重见光明

 83岁的胡月仙老太是其中之一

 下面我们来听听她是怎么说的

 

 我真是太高兴了

 失明了十几年

 又看到了

 

 你知道  胡老太

 这一次治疗都是免费的

 你对此有什么感想

 

 我就是高兴啊  你想哪

 我失明了十几年  又看到了

 

 胡老太  你觉得

 应该感谢谁呢

 

 我太高兴了  我只能说太高兴了

 真的又看到了  你说我能不高兴吗

 

 (胡老太高兴得流下了眼泪)

2002年5月21日

 

极 限

 

 他们非得承受极限

 我给你打个比方吧

 一个强盗叫你脱下外套

 你脱了

 叫你脱下裤子

 你也脱了

 叫你把惟一的裤衩脱下

 你可能……

 

 你为什么要这么侮辱我

 你以为我没有自尊吗

 你竟要拿走我的裤衩

 你也太缺德了

 

 别——你别生气  对不起

 我不过是打个比方

 

 打个比方也不行

 你不拿自己打比方

 你让我赤身裸体

 大庭广众的  叫我怎么做人

 

           2002年5月25日

 

 

洗 

 

  这些天我不停的洗手

  

  我用洗洁精洗

  我用香皂洗

 

  我买了滚烫的猪血洗手

  我找黑亮的墨水洗手

 

  我用雷声洗

  我用纪念碑的石头洗

 

  我不停的洗手

  洗过之后是闻了又闻

 

  我想我已经洗干净了

  接下来我要把这干净洗掉

2002.06.24   北京

 

洗 澡

 

 莲蓬喷水的刹那

 看见磁砖上有个污点

 

 用水冲一冲 用手抹一下

 再拿浴巾擦拭

 

 另一块也显得脏了

 于是一路洗下去

 

 这面墙干净了

 再清洗另一面

 

 然后是门 暖气片 

 坐便器 镜子 窗  

 

 再找来梯子对付天花板

 然后是地面

 

  然后把浴巾洗干净

 然后开始洗澡

 

      2002.07.14 

 

第二眼

 

 一只大肚子烧杯旁边

 是一把黑铁锤

 

 我看到烧杯突然碎了

 而铁锤并没有移动

 

      2002.07.19 

 

 

 

 安全帽

 

 我一有空

 就跑去建筑工地

 

 那些未完工的房子

 特别令我着迷

 

 我想搬进来住

 但没有人允许

 

 我只好戴着安全帽

 在家里走来走去

2002年7月25日

 

一 天

 

 看见人来人往的大街

 都是行走的炸弹

 

 我手抱前胸一路大叫

 别碰我 别碰我 别碰我

 

 病房的一个老人让我点烟

 他说他的导火线潮了

 

 妈妈在厨房忙着

 把面粉做成一个个地雷

 

       2002年8月15日

 

汽 枪

 

 一辆沉重的卡车开过

 掉下来一杆汽枪

 

 我拿它打死了一只苍蝇

 又打死了一头水牛

 

 我瞄准向我开来的坦克

 坦克炸成了碎片

 

 我想我可以打世贸大楼

 我真的把它打掉了

 

 警察夺走了我的枪

 强迫我缴出子弹

 

 我说子弹就是空气

 他就把空气抓走了

 

      2002年9月2日

 

 

皇上气派

 

 报告皇上 西庄死了丈夫的妇人上吊几次了

 让她吊吧 封为烈妇 允立牌楼表彰

 

 报告皇上 太平县饿死几千人了

 死就死了 造个寺庙纪念一下

 

 报告皇上 千年盘庚街不能拆

 拆了再说 到时候建回去吧

 

 报告皇上 徐公是少有的忠臣哪

 杀了再说 准备国葬 嘉赏九族

 

        2002年9月5日

 

一天的事业

 

  今天经过广场

  捡到了一根线

 

  线上有三个结

  我决心解开它们

 

  第一个结化了我两小时

  弄得手指都疼了

 

  第二个结比较合作

  它知道我不会罢休

 

  但第三个很顽固

  使我的晚饭延迟了一个小时

 

  抻一抻这条线线

  大约长了三个毫米

 

  这使我的一天

  充满了成就感

 

         2002.09.28

 

被捕的老鼠

 

  好  你进笼子了 

  你也有今天

 

  先放到水龙头下冲一冲

  你觉得还凉快么

 

  冷  我哪天不比你冷

  再把你丢冰箱里冻一冻

 

  你承认你动不了了吧

  出来  让我用铁夹夹你脖子

 

  系上绳子  吊到树上

  孩子们  拿鞭子来抽呀

 

  看你又活过来了 

  拿汽油来  给你消消毒

 

  嘿  点火  快跑呀 

  你还吱吱叫  唱歌哪

 

  你唱呀 嘿嘿

  你来看看  这刀快不快

 

  你可别这么就死  我还没完

  瞧  锅烧红了  你来蹦迪

 

  哈哈  没想到  你蹦得

  比我想像的还要好

 

          2002.09.29   北京

 

 

北京的房子

 

  北京的房子

  不隔音

 

  我上厕所的时候

  楼上也有人上厕所

  楼下也有人

  我听见

  各种怪异的声音

  以透明的干脆

  把大肠中最腐败的部分

  通过一个喉咙

  输送到不为人知的地方

  我感觉到那种欢畅

  匆忙

  和隐匿的微笑

  都从一个肛门开始

 

  一根钢丝穿过我的耳朵

  这里的房子

  用纸片做成

 

  我忽然觉提

  这是这个大城市

  最动人的声音

2002.10.11

 

 

防枪击方案

 

 在户外活动时

 尽量保持移动状态

 因为静止的目标

 更容易被冷枪击中

 

 行走时尽量加快步伐

 而且最好走Z形路线

 

 如果你必须在一个

 可能比较危险的区域停留

 最好选择那最黑的地方

 坐下来或是站立

 

 尽量在你与狙击手

 可能隐藏的地点之间

  的空旷区域

 寻找一个保护屏障

 

 加油时站在汽车与加油机之间

 弯曲膝盖以降低身体高度

 

 如果你在一个空旷地带遭到枪击

 一定要立即俯下身 蜷成一团

 以滚动的姿势离开原先站立的地点

 寻找最近的保护屏障

  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沿着Z形路线小步跑到那里躲藏起来

 

 对任何可疑的车辆或是人员活动情况都要非常留意

 尽量远离对方 然后及时向警方报告

 

 一定要记住 一个训练有素的狙击手

 如果有合适的设备 可以从500码(大约457米)

 以外的地点 进行精确瞄准和打击

 这段距离相当于5个足球场那么远

 

 摘自《新闻晚报》  目前尚无证据显示

 在华盛顿地区发生的系列枪击案

 与恐怖分子有关 美国警方

  周三向公众提供防范被狙击手击中的技巧

 

                  2002.10.20

 

指路者

 

 六岁时出现的一个问路者

 决定了他的一生

 

 积水潭怎么走  小弟弟

 就是我姨家里  从大柳树过去

 

 现在他七十岁  每天在门口来回

 脑袋里装着一个阡陌纵横的北京

 

 睡梦里翻着一张张模糊的笑

 不知有多少人走过他的指尖

 

 我来告诉你怎么走  他拦住一个男人

 那人头也不回钻进了出租车

 

 他拦住一个女人  问她去哪里

 你说一个我不知道的地方  我带你去

 

 她骂他有神经病  他不火

 活这么大岁数了什么人没见过

 

 他猛然觉得自己不中用了

 嘿  赶明儿去火车站  不信就用不着我

 

      2002.11.28

 

理 由

 

 我最后的痛苦

 来自一条悬梁用的直线

 

 麻绳是古老的经典 有足够的结实 

 却未免粗糙 勒口一定很疼

 

 塑料绳不够雅致 那颜色多俗气

 而且 闻起来味道有点儿过敏

 

 电线更不行 模样太草率

 像个投机分子 口是而心非

 

 棉布朴素大方 只是过于平民

 仔细看 疵点较多 档次低了

 

 我要的是一匹白绫 几千丈的白绫

 云一样垂下来 丝绸之路一样垂下来

 

 而我喜欢悬梁 双脚离地的感觉

 恐怖而惟美 正可吓你一跳 让你牢记

 

       2002.12.27

 

 

专 案

 

 撬开一台保险箱

 发现了一小块面包

 

 把面包吃了

 撬开又一台保险箱

 

 见到一张餐巾纸

 用它擦了擦嘴巴

 

 打开第三台保险箱

 里面是一瓶矿泉水

 

 喝了矿泉水继续干

 他得到了一只保险套

 

 套上保险套 劲头更足

 他大颗的汗滴在上面

 

 在第五台保险箱里

 有一副崭新的作案工具

 

        2003.2.22

 

 艺 人

 

一个流浪艺人

盘坐在地铁的入口

 

他的面前放着一张报纸

他在调他的二胡

 

他不停地说着一句话

等我调好我的二胡

 

他始终没有调好他的二胡

他的乞讨也就没有开始

 

       2003.07.16 

 

  

 

父亲的病

 

 刘副院长看了彩色B超

 说父亲肝内有血吸虫

 

 半年来 父亲脸色浮肿发白 

 上山乏力 晚上皮肉痒得人打滾

 

 潘医师开了七贴中药

 说 我会把你爸弄好的

 

 父亲吃了母亲煎的药

 一个疗程后 不肯进城复诊

 

 石塘的老勾说他黄胖病

 给他撮了十二贴草头药

 

 我去接他 他说正在吃

 塔石卫生院如海开的方

 

 如海说他贫血很厉害

 目前重中之重是补血

 

 这回又吃了十五贴中药

 吃得胃里肠里都苦透了

 

 病不见好 母亲拖他进城

 潘医师改了方 还是七贴

 

 吃药后 晚上痒得更加难忍

 潘医师说 要痒的 达克宁没用

 

 父亲要去直里去看仙姑

 那家四代看小孩惊悸 很灵验

 

 我不信那个 反对他去

 父亲说 你不懂 是要到处都看的

 

 他说 这点钱用掉 心中好过些

 况且也不多 你不知道我的难受

 

 人家说起来 我也有话说

 一下子就看好 不像个生病

 

 早上六点出发 下午回来

 来去车费二十元 仙姑收了五元

 

 他说仙姑说他受了惊吓 给他放了血

 他想不起什么地方受了惊吓 

 

 他同意明天不吃早饭 做B超复检

 去皮肤科看看 到血液科见匡医师

 

        2003.03.25

 

 

 

楚 王

 

 屈爱卿 我只能流放你

 既然你立志做一个忠臣

 

 你要在汨罗江边走来走去

 你要用投江玩完离骚的一生

 

 不然 后世的人不会记得你

 他们不会有赛龙舟这项健身运动

 

 并且 他们不会有粽子吃

 河里的鱼也不会那么肥

 

 屈爱卿 我保证几千年的教科书

 都选你的诗篇 它们写得不错

 

 世世代代的人在五月怀念你

 摇头晃脑 不忍心看见水

 

 屈爱卿 我如果不流放你

 我会不仅是一个昏君 还是千古罪人

 

        2003.05.27 21:38

 

 

一盒精装的咖啡

 

 

一盒精装的咖啡

有杯子 镀铜的长柄量匙

当然 还有咖啡及其伴侣

 

这不是自己吃的咖啡

是用来送人的咖啡

这就是人家送来的

 

包装这么漂亮

打开来看一下是可以的

看完后放好 别人不会知道

 

这一盒咖啡 送给谁好呢

看老陈去 他是不喝的 

去年还送来一盒 后来坏掉了

 

两个瓶子不能扔掉 

洗干净当茶杯 出差好用

我一个 太太一个

 

后来我的那个打坏了

在家里就用太太的那个

她有时有意见 有时没有

 

        2005.05.23

 

 

 

一碗芝麻

 

 

一碗芝麻摔到地上

大理石的黑色溅起一片

 

妈妈拿来了干净的笤帚

我说 不扫 让我来捡

 

我来练习数数

练习手指的灵活性

 

我来练习视力

到时候再跟纪昌学射

 

一粒一粒的被捡起

被手指打量 被眼睛抚摸

 

芝麻应该有这样的待遇

它们有自己的单位:粒

 

我告诉妈妈 你仔细看

一粒芝麻与一粒芝麻很不一样

 

          2005.12.03

 

   乳房下垂

 

 乳房下垂是人类普遍面临的困境

 最有效的方法是改善食品结构 多吃水果

 桃子要选坚硬的 西瓜以半熟为佳

 柿子挑青的 苹果不能吃 果脯禁食

 

 还有胃下垂 应该引起足够的警惕

 目前还没有特效药 食疗足以缓解

 朝天椒能起到一定的校正作用

 丝瓜不能吃 白杨的叶子不错 但有副作用

 

 阴茎下垂也在说明地心引力的不不可抗拒

 很多烦恼由此而生 造物主有他的局限

 建议多吃冬笋 春笋稍差 鞭笋一年四季都好

 还有芦笋 菱白须是6月6日之前的

 

 子宫脱垂和直肠脱肛有某种相似性

 注意保养 但通风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适宜吃富有弹性的东西 如牛筋 鸡爪 各种动物皮

 海绵和钢筋有特效 惟其不好消化 不作提倡

 

 鼻子的下垂为一般人所忽视 功能影响不明显

 对关心自己美貌的人来说还是早关注为宜

 建议服用适量七月霜 姜子牙和南瓜皮 不要吃醋

 有报告说苍蝇的翅膀极具疗效 有兴趣的不妨一试

 

              2003.06.10

 

早 安

 

 下丘脑在静脉曲张的第3333个弯迷路

 到前面去成了难题 左是左 右是左

 

 在两扇玻璃之间 十三天的苍蝇 一个巡警

 顽强的要越过非法的隔离墙 逮捕一块臭肉

 

 突然刹车 倒车 下车 捡起一份日报

 高速公路被一阵风吹走 剩下一群蚂蚁

 

 人命不如坐便器 在一个半圆内 清点

 瓷砖上的九根头发 五根阴毛 其中三根雌性

 

 把嘴唇涂到面包上 牛奶淋湿了胃

 我在银河书店门口等你 手上拿着一个瓢羹

 

              2003.06.10

 

一个人睡

 

卧室朝南 容积 电梯四公斤

近地窗采光充足 紫纬的竹帘

卷到了怀春的三分之一以上

 

床宽一米八 灰色3500分贝

靠背是弓形的 左侧的电子钟

比星期一右移了一小时又几秒

 

手写出一横 抒情撇捺它的短腿

宣纸十点不到 大字等着晾干

顶灯的玻璃 豆芽拱起了一层薄土

 

男性一名 腰椎间盘第N节突出

生于癸卯年 已婚 育有二女

还想生一个儿子 明天带去看外婆 

 

        2005.09.30

 钉钉子

 

 后来 我又不想卖这些钉子了

 我想 我可以派它们别的用场

 

 我回头 把钉子洗净

 烘干 一枚一枚敲直

 

 我买来一堆新的木头

 要把这些钉子钉上去

 

 我绞尽脑汁 捉摸各种图案

 务必使每一锤都敲出新意

 

 我还买来新钉子 长的 短的

 让它们掺杂在旧钉子里

 

 我把木头图腾柱一样竖在院中

 过了十年五年 钉子就会烂在里面

 

 到那时 我重整旗鼓

 把钉子一枚一枚拔出来

 

      2003.3.24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