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祁国
祁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440
  • 关注人气:3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荒诞派诗人访谈之 飞熊 篇

(2008-01-21 20:57:08)
标签:

文化

分类: 愚公移文
飞熊:生于60年代,属蛇,籍贯湖南郴州。20世纪90年代开始写诗,仅有少量作品刊出。长沙开福区政府工作。2006年创“野草堂”:www.野草飞飞.com。好独行,在边缘游走。

一次酒前的短暂交谈——访飞熊

时间:2007.3.12

地点:上海有仙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祁国:认识你也有几年了,你一直很低调。去年在广州“中国诗歌的脸”的活动中,大家可能还以为你是宋岗叫来帮忙布展的呢。

飞熊:确实,就气质而言,我还真不像个诗人。其实杨克也不像诗人啊,那么好的好男人形象,那么阳光!一点也不张扬。我写诗还是比较早的,大概在96年吧,那时特别有激情。但回过头来看,也没有能拿得出手的东西。我没有参加过任何诗歌圈子,但长沙的谭克修还是知道的,唐朝晖在长沙青少年宫时还去闲谈过。我住的地方离那很近,长沙青少年宫还是我们的辖区呢。可能由于他们都是所谓70年代吧,都比较活跃,而我似乎存在一些交流上的障碍。他们写诗目标性都比较强,而我呢,只是业余的。还不好意思承认自己写诗,怕同事骂我神经。无非就一个人写,自娱自乐呗。以前的作品随写随丢,也没怎么整理。我是在2006年才弄了个叫“野草堂”的网页,开始收集自己的作品。

 

※祁国:但我看了你的部分诗歌以后,感觉语言很平实也很精致。许多诗歌都有一种氛围,特别是近几年的一些诗,黑

色幽默的色彩更强了。粗看很有趣,看过以后发现里面有些圈套。一琢磨,感觉有比较复杂的寓意。比如你的《小蜘蛛……》什么,你的《诗歌工作计划与总结》……包括有些诗歌在形式上,也有突破。有点阿什贝利的风格。

飞熊:你过奖了,其实说到阿什贝利,我的心情很复杂。他的诗阅读起来很不轻松,有时我非常恼火!但你又会忍不住想看。我最大的遗憾是无法进入英文的阅读。我感觉了解他是很困难的。可有时又感觉好像知道他想说的。很矛盾,也很兴奋。

 

※祁国:其实目前国内介绍阿什贝利的作品并不多。好像马永波在2002年翻译了他的一些作品。阿什贝利以难度写作和晦涩著称,他和奥哈拉、肯尼斯·柯克并称“纽约派”三巨头。“纽约派”其实也吸收了许多东方诗歌的精华,他们的荒诞、嘲讽和戏仿使很多人着迷。但我感觉阿什贝利与抽象绘画似乎有些渊源。

飞熊:你说得很有道理。阿什贝利就像一个抽象画大师,不过他挥洒的是他的词语。他以印象派的手法点彩,使画面获得了原初的质地。但他骨子里还是悲凉的,可能他的这一点使我很着迷吧。这也与心情有关吧。他的许多诗歌在内容和形式常常是脱节的、非惯性的。而不像我们的习惯写作,一首诗仅仅只表现一个主题,一个中心。这或许就是人们所说的“复调”之美吧。其实,诗人的精神世界是很复杂的,就像阿什贝利对知识秩序的颠覆来表现这个世界的复杂性。我感觉,我们都已习惯了单视角的描述和静止的视点,但这是没有出路的。因为,我们和美国诗人一样,同样面临一个难以言说的世界。

※祁国:我和远村等诗友发起荒诞诗歌实验小组,对荒诞这个主题进行过一些探索。你的一些诗歌,特别是近几年来的诗歌,这方面的风格很明显,对人的偶然性存在以及扭曲的形象,也有很多好的表现。这是否和借鉴国外的荒诞派作品,特别是美国的黑色幽默小说的写法有关呢。

飞熊:其实我对纳博科夫他们的小说确实很有兴趣。国内的小说倒是看得不多,唯独残雪的作品是个例外。残雪确实很牛,自感觉非常好。我必须坦率地承认,她有些东西,我至今都没有看懂。如她的新作《最后的情人》,梦境般的场景与人物简直就是一个谜,但这个谜很有趣,早几年也看王小波的作品。我的诗歌抒情的东西很少。表面看来似乎很直白,很好懂,许多人看后,客气的人只是笑一笑:有点意思……但我知道,大多数人都没看明白。这也没办法,我身边的人,大多是不读诗歌的,虽然他们也有很高的文学素养,知识面也广。有的人干脆就说:你的诗太搞笑了!弄得我有段时间都不敢写,不知道怎么去写。其实,我喜欢用最平实的词语去颠覆这些词语在日常使用中的指向。我们有些词因为各种原因在使用中被扭曲了,而这扭曲的过程就有很多令人思考的东西。

 

※祁国:其实“中间代”与70年代和80年的大多数人最大的不同并不在写作的手法上,而在于对一些问题和现象的态度上。关注点以及情怀是不一样的。我们感觉荒诞的,或者说很绝望的一些东西,他们可能不以为然。所以,在“中间代”诗人中不约而同会产生相似风格的作品,这其实和这代人的整体禀赋不无关系。另外,我感觉中间代诗人,大多更安静些,不太会来事。

飞熊:要说来事,我们真是望尘莫及啊。你看沈浩波他们,什么事做不出来。可你做得出吗?哈哈哈……其实,真正重要的还是作品,一个没有谦卑心和同情心的诗人,不管他多么有才华,最终是不会有成就的。我倒有一个预感,主要是针对朦胧诗以后的现代诗歌命名,不管是70年代还是80年代,或者以后的90年代的称呼,这都是一些愚蠢和草率的命名。真正有能力对中国现代诗歌进行梳理,当然是其美学风格而言,这个担子可能还只有“中间代”诗人才能完成。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更能沉下心来做事。更客观、更公正。

 

※      祁国:有意思。你这说的是冷水泡茶,慢慢浓啊!就聊到这吧,很多朋友等着呢,喝酒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